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六百七十二章 桌底交手

    第六百七十二章

    这种时候,叫神也没用啊,钱神很明确地表示,本神能用的神通你都能用,你没有的神通本神也没法用,这就是你身为本神神使的权力,你还想本神如何救你?况且对于女人心,神也是一样没有办法,这两个女人的神魂都相当干净,几乎没有被钱神神力侵蚀的部分,神通几乎无用武之地啊。

    在今天之前,如果有人告诉李海说,当他和两位大美女同席的时候会感到如坐针毡的痛苦,李海一定是嗤之以鼻,身为男人谁不爱美女?哦,错了,有一部分男人确实对美女不怎么感兴趣的,好吧如今时代不同了,你可以不理解,但是要接受他们的存在——总之就李海来说,美女是一种多么美好的事物,就算不动手动脚,站在旁边看看也很赏心悦目,吃饭都能多吃两碗。

    可是这会,李海真巴不得出个什么意外事故,让这顿饭吃不下去。即便对于神使而言,同时面对两个和他有关系的大美人,两位美人彼此之间还是很复杂的貌似死对头关系,而俩人对于对方和自己男人的关系又都是心存疑虑,这种处境简直就像是在走最细的纳米级钢丝!

    李海集中精力,努力摆出公事公办的表情来,干咳一声:“贵樱姐,你说得恐怕很难吧,我总不能弄得整个之江的司法界都和我为敌,这样下面人还不翻天了,吃亏的都是他们啊。我顶多是找几个人,在监牢里面把那混蛋给做了,表面上,还是要尊重法庭的判决公正的。”一面说,一面用眼睛盯朱贵樱,意思你收敛一点,朱莎在这呢啊!

    朱贵樱轻笑一声,显得格外妩媚,李海眼前一花,心跳有点加快,这妖精真是天生下来迷惑男人的,就算是以他神力护持的心智,也会为之稍微动摇一下,若是凡夫俗子遇到,那得成什么样?就算是李海,和朱贵樱在一起这段时间,彼此间的关系可以说是亲密得不能再亲密了,他也从没见过这种样子的朱贵樱。

    这女人,是存心想要刺激朱莎的吧!李海刚明白这一点,脚上一沉,朱贵樱居然把脚都伸了过来!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把鞋给脱了,就用一只小脚在李海的脚面上揉来揉去的,还顺着裤脚朝上挑。随着她的碰触,李海脑海中立刻勾勒出一只肉感十足的小脚来,说实话,朱贵樱的脚真是应了那句话,能让人一看脚,就确定这脚的主人肯定是个大美女!尤其是在床上,当握着这两只小脚,开始推车的时候,这种姿势总能让李海兴奋不已。

    硬了!李海对于自己这个没节cao的小兄弟,实在是无语,你好歹注意一下环境和时间吧,怎么能说硬就硬,完全无视你大哥现在的处境呢?当然这不能怪小兄弟没节cao,这算是一种条件反射吧。

    朱莎狐疑地在俩人之间瞄来瞄去,眼睛里精光一闪,忽然道:“李海,你这么做,一样是挑战司法界,现在你的形象还算不错,应该是努力洗白而不是变黑,在牢里要人命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做。嗯,要多点阳光下的行动,少一些见不得人的桌底交易。”说到桌底俩字的时候,朱莎格外咬重了一点点。

    李海心脏又是一跳,朱莎看出毛病来了!他用最小幅度的动作,伸脚尖踢了踢朱贵樱的脚心,那意思你快点收回去!也仗着他神打功夫在身,这种动作可以控制得非常隐秘,别说上身,大腿都不动一下,从上面完全看不出来。可偏偏朱贵樱就是不肯罢休,反而用脚缠住李海的脚,用她肉乎乎的脚心在李海的脚面脚踝上摩擦着,说实话那种触感简直能比得上用手摸了!

    赶紧说话,赶紧说话!李海连忙对朱莎点头,表示她说得有理:“没错,我也是这个想法,弄他是肯定要弄的,不能明着说,不过现在这局面,我早先就放话出去了,一定要弄死郑峰辉这人渣,以后他到了牢里不管出什么事,恐怕都是我的责任,哪怕不是我派人做的也一样。”这倒不是胡扯,他早先就叫信徒邓健帮忙,从羊城找了黑人出来,在牢里逼着郑峰辉捡肥皂,才使得这案子最终以强j罪名起诉。有这样的前科,郑峰辉在牢里恐怕也是重点照顾对象。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李海使劲用眼睛瞪朱贵樱,那意思你也稍微差不多一点,该说话还得说话,发表一下意见噻!别光顾着用脚来挑逗我啊!

    朱贵樱眯起眼睛反瞪李海一眼,然后才慢条斯理地道:“其实要顾着司法界的影响,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办法就是在法律的框框里面,正大光明地给他加刑!死刑缓期执行,哪怕抗诉不成功,没法改成死刑立即执行,可法律也不是说就一定不会执行了,只要在这段缓刑期间再犯新罪,那就得加刑了吧,一加,依法就是执行死刑!”

    被她这么一说,李海还真想起来了,确实如此,只不过这种事非常少见:“确实是这样规定的,不过郑礼辉是司法界的高官,他哥坐牢,他肯定是上下都打点安排好了,我想接触他都不容易,要让他犯新罪,那谈何容易?贵樱姐,你有什么办法?”

    朱贵樱嫣然一笑,脚尖顺着李海的裤脚,朝上挑了挑,弄得李海心都有点痒痒的,才道:“他要是真的这么搞,那倒是好了,违反监狱管理条例,这虽然算不上新罪,却能牵连到郑礼辉身上,只要弄他一次,就没人再敢照顾郑峰辉了。之后,想要给他栽个什么罪名,那还不简单?其实这都不是关键,对于你来说,最关键是不要自己动手,要找这郑家兄弟的仇家去做,最好还是郑礼辉在司法界的对头,这样子才万无一失。”

    李海叫好,朱贵樱果然不愧是出名会搞歪门邪道的大律师,瞧这损招!刚要点头,朱莎却冷冷道:“李海,我不同意你这样做,诉讼事务是由我主管的,如果你非要这样来,那我辞职好了。”

    朱贵樱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不屑,李海哪能让她再刺激朱莎,赶紧道:“嗯嗯,我也是没办法,事先都已经放出话去了,莎莎姐,你也知道我手下有很多捞偏门的人,要是我说话不算数,那问题可也不小啊。莎莎姐你有什么好办法,能在法律范畴之内光明正大地解决?”一面说,一面用脚踩了踩朱贵樱的脚,示意她暂时别说话。朱贵樱倒也听话,若无其事地闭上嘴,专心去对付盘子里的松露去了,脚上可没闲着,绕着李海的小腿转啊转的,害得李海还得躲着她一点,要不然这下面硬的有点吃不消。

    朱莎见自己的威胁起到了效果,也有些得意,看了看朱贵樱,才道:“两条路,一条就是继续追查,找到郑峰辉曾经犯下的其他罪行,当然这不太好办,打这个官司的时候,郑礼辉检察长肯定是把相关的手尾都尽量收拾干净了;还有一条,就是设下个陷阱,让他以为会被加刑,惊慌失措之下就会铤而走险,露出更多的破绽。”李海大感兴趣,正要追问具体怎么操作,谁知朱莎话锋一转,却不说了:“总之,你这件事交给我办吧,我有七八分的把握,能让郑峰辉吃那一针。”

    现在死刑改革,江南省早就改成注射了,所谓吃一针,也就是过去的所谓吃枪子儿。李海见朱莎这种姿态,才知道她也不光是为了让自己在法律的范畴之内行动,更多的还是要在朱贵樱面前捍卫属于她自己的领地,诉讼事务都归她管的!真是,女人的竞争心啊——

    还在慨叹的功夫,朱莎忽然手肘一动,把一只叉子碰到地上。她很有礼貌地说了声抱歉,正要弯腰去捡,李海惊得魂飞魄散,朱贵樱的脚还在自己的腿上蹭着呢!就算这回收回去都来不及了,朱贵樱的鞋都脱了啊!当然这也不是解释不通,可李海这不是心虚么,况且朱莎刚刚和自己挑明了关系,她现在的心理建设正处于微妙时期,李海不敢冒险。

    所以李海只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手伸出去拦住朱莎正要弯下去的身子,一面弯腰去捡那支叉子:“我来我来,莎莎姐。”捡起叉子的时候,李海顺便往桌子底下瞄了一眼,说实话,这种高级酒店,桌布都是很奢侈的样子,一直拖到地上,桌子底下有什么鬼,不掀起来真看不到,当然如果有人想要一探究竟的话,那区区桌布也挡不住什么。

    把叉子放到一边,重新拿了一把叉子给朱莎放上,李海一坐下来,就决定先发制人!

    朱莎正要说话,忽然神情一僵,略带惊慌地看了一眼李海,随即恢复正常,平静地道:“那么今天下午参加庭审之后,发表意见的时候,也请你好好表态,会尊重法庭的判决,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被告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李海笑眯眯地听着,一边听一边点头,还时不时嗯嗯两声。

    这回轮到朱贵樱狐疑了,她看看朱莎,又看看李海,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可是又说不上来,便用小脚又踩了踩李海。李海若无其事地用脚尖在她肉乎乎的脚心反勾了一下,弄得朱贵樱倒有些心痒痒的,她的脚心可是很敏感呢!

    而朱莎呢,正在竭力用最小的动作,躲避着李海从下面伸过来的坏手,这家伙竟然在朱贵樱在场的情况下,从桌子底下摸自己的腿,大腿!第六百七十二章完

    【作者题外话】:谁知道为啥上会忽然就断掉,重启就好了啊,不是一回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