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六百六十四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六百六十四章

    李海一下子差点叫出声来,实在是太爽了!和朱莎也不是第一次在一起欢好了,可是这样的感受还是头一回,想来是因为她现在处于完全清醒的状态之下,格外地紧张,所以下面也比平时更加紧。进去以后的感觉要怎么形容呢?男人都知道,那玩意来劲的时候,里面都是充着血液的,内部压力很大,感觉涨得慌。而在朱莎的里面,李海却觉得下面一点压力都没有了,来自周围的压力恰到好处地平衡了内外压,小兄弟真的感觉像是回家了一样自在轻松。他甚至觉得,哪怕不动,自己也能这样放一辈子。

    朱莎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她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强烈的冲击让她的头皮都在发麻!甚至在最初的出其不意引发的尖叫之后,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就好像人走在雪地里,一张嘴就会被寒风和低温塞满了口鼻和肺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似的。

    嗯,就是这种感觉,朱莎什么都说不出来,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完蛋了,完蛋了,真的进来了,全都进来了!好长好大!受,受不了,怎么会这么强的啊啊啊!

    假如李海这时候趁机大动的话,朱莎没准就会被他一下子弄到巅峰去,幸好李海也在细细地体味那里带来的美妙滋味,并没有急于大弄大抽。朱莎好容易才恢复了思考能力,可是坐在李海的身上,下面有一根粗大的凶器深深侵入,她完全没有挣扎的力气,原本已经断续滴下的眼泪,这一下顿作倾盆:“你,你怎么全都进来了!全都进来了!这下全完了,全完了啊!”

    看着泪如雨下的朱莎,李海莫名地感到一阵欣悦和满足——没错,就是满足,对于男人来说,此际真是征服感爆棚的时刻,一个有着倾城容貌的大美人,平时又是那么的坚强自信高高在上,令无数男人都只能仰望她的存在,现在却近乎一丝不挂地坐在自己身上,被自己下面的凶器所支配!就算明知这美人并不完全是被自己从感情上征服,更多地是阴差阳错,可这重要吗?

    此时,李海不由得叹服古人的用词精到,所谓观音坐上莲,用来形容眼下真是最合适不过,朱莎这样子,可不就像是一位女神堕入了凡尘?看着嘤嘤哭泣的朱莎,李海只好把她再抱紧,吻着她的脖子和耳垂,吸着她的眼泪,轻声道:“别哭,别哭了,有我在呢,好不好?”

    朱莎也不是恨李海,就是觉得太难以接受了,怎么一下子就和自己的学生走到这一步了?这根本就没法回头了啊!尤其她还一直矜持自守,对这方面是非常保守的,哪怕今天是和一个她非常满意的相亲对象在一起幽会,朱莎多半也不会容许对方把自己弄成这样,在车里就直接上了,这成什么样子?可是偏偏世事无常,她就是被男人这样子了,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的学生!这让她如何能承受?

    此时的朱莎,可以说是人生中最低谷,最彷徨,最没有自信的时刻。这一次的冲击,冲垮的是她几十年做人的根基。所以李海这时候停下来,先不去品尝朱莎美妙的滋味,是正确的选择,对于朱莎来说,不存在什么**屈服自暴自弃的说法,假如不能达到精神上的平衡,或许yi夜欢愉之后,第二天起来她就能寻了短见。

    心中一片混乱的她,只懂得不停地哭泣,想不出有什么出路,听到李海说有他在,朱莎的情绪好像忽然找到了突破口一样,一口咬在李海的脖子上,姿势就跟吸血鬼的初拥差不多,咬得真叫用力!李海疼得一呲牙,心说这年头女人怎么都爱用牙啊!胸口那两圈齿痕还没消下去呢,这脖子上又添了一圈了!话说这部位不大好啊,难道今后几天要穿高领子毛衣出门?

    腹诽归腹诽,他不敢挣扎,现在朱莎需要的就是放松和发泄,等她这股劲过去了,自己才能帮助她做心理重建和补救。所以,李海就只能扮演被吸血的角色,老老实实地待着不动,忍着脖子上的疼,轻声安慰朱莎:“好了好了,莎莎姐,你想咬就咬吧,我只想让你知道,不管你怎样,我都会陪着你都会跟你站在一起的。”

    也不知是这句话起了作用,还是李海同时抚摸朱莎的身体起到了作用,总之脖子上的力道倒是轻了下来,不再疼了。可朱莎依旧不肯抬起头来,埋在李海的脖子旁边,温热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李海的肩膀上,衬衫都湿了一块。

    李海就这么抱着她,一面温柔地抚摸,时而亲她一下,不停地在她耳边这么说着,差不多十分钟以后,他终于听到朱莎说了一句话:“你说得倒好听,便宜还不是都被你占了!”

    能说话就好!李海心中一喜,先在心中对下面早已蠢蠢欲动的小兄弟喝一声:“等会,有你吃肉的时候,现在先稳住!”然后对朱莎说道:“是啊莎莎姐,能和你这样子,多少男人做梦都想不到呢,我说没想过,那肯定是假话。不过莎莎姐,我相信这世上也不会有什么男人,在这时候还愿意以你的悲喜为悲喜,陪着你,安慰你了。”

    这正是朱莎现在最想听到的话,哪怕是下地狱,身边有个人一起的话,人都会觉得好过很多。何况在心中,李海对于她早已有了特殊的意义,那一次次迷离的梦境中,她和李海在一起翻滚着,一幕幕记忆都好像在眼前回放着一样,如果说这世上有个男人,是朱莎最不希望看到他转身离去的话,那就非李海莫属了。

    听到李海坚定地表示会站在自己身旁,再想到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什么动作,只是抱着自己,亲吻自己,安慰自己,朱莎忽然就觉得心里好过了不少。只是心中还有许多顾虑,她还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抽噎着道:“坏蛋,小坏蛋,怎么没看出你这么坏呢——那你说,眼下该怎么办?”

    这时候就不能装圣人了,得耍流氓,否则女神始终飘在天上,什么时候才能落到人间?李海下面聚力,让凶器在朱莎的里面搅动了一下,这一下可是见功力的,错非神打功夫让李海对于自身的肌肉有着精准过人的控制力,根本就别想做到!直白地说,李海甚至可以做到让那玩意转圈。

    这一搅,朱莎不禁啊地一声娇呼,抱着李海的脖子一阵猛摇,嗔道:“你,你乱动什么啊!好好跟你说话呢!”李海心中暗笑,要好好说话你怎么不把那玩意拔出来,这种姿势下,有能好好说话的人吗?那就不是人了吧!毕竟俩人是有过关系的,不管朱莎怎么欺骗自己,将那些事情都放在潜意识里,但她终究是习惯了李海的侵入和爱抚,所以并没有太多抗拒的心理。

    面子上还是做无辜状:“莎莎姐,我不是故意的,不过那玩意时不时会自己跳一下而已,请不要在意。”嘴上一边说着请不要在意,下面又聚力搅动了一下。

    朱莎一声长吟,那娇媚真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听得李海骨头都差点酥了!朱莎自己也是羞愤,她这次有了防备,察觉出李海果然是没有动,只是下面的那玩意自行搅动而已,可这更加让她害羞,同时忍不住又好奇,好像在梦里,李海并没有这样过啊?

    急急道:“那,那你管管那东西吗,现在和你说正事呢,这样乱动还怎么说啊——唔~”不用说,李海又动了第三下,动完了还一脸无辜地,对着朱莎的耳朵道:“莎莎姐,我真管不住它,那玩意说是我们的兄弟,其实从来不听话的,该老实的时候总不老实!莎莎姐,你帮我管管它?”

    朱莎又气又急,照着李海的耳朵就是一口,咬得李海下面用力一动,这下可是自讨苦吃,正正刮在朱莎内壁上最敏感的部位,她浑身一颤,顿时软了下来,全靠着李海的手臂搂抱才能保持正坐,身子却不由自主地朝后仰去,眼睛眯成了了一条细缝。

    “别,别动了~”好容易,朱莎才能咬着牙说出话来,心里却是在恨自己,怎么就这么见不得男人呢,一沾着李海的身子,就是这样的丑态!却不知道这纯粹是习惯成自然,俩人早就有过多次最深入的接触了,哪怕她能欺骗自己的表意识,但是身体的反应终究是惯性的,她早已习惯了和李海这样。

    李海很乖地不动了,愁眉苦脸地道:“对不起莎莎姐,可是你这么迷人,我真的好像做梦一样呢。”继续把过错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这是李海的一贯方针,总之别让朱莎的负罪感加深就对了,越是自责,就越是能解开朱莎的心结。

    朱莎果然如李海所料,反过来安慰他:“没你的事,我懂的,是我的错,没有保持好距离,给了你这样的机会,你这么年轻,会有这种想法很正常——”说到这里,不禁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其实李海在她心中,也未尝不是个合适的对象,怎奈遇到了对的人,却是错误的身份,俩人最初是以师生的身份开始,以后要怎么过渡到正常的男女生活?朱莎真的想象不出来。

    正在彷徨,李海一句话,犹如石破天惊一般:“那,莎莎姐,我们不如约好,要是你想我,或者我想你了,那么我们就都不是在现实中了,都是在做梦,好像红楼梦里的太虚幻境一般,这样好不好?”第六百六十四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