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世事难料

    第五百九十四章

    某种程度上,李海认为,钱神赋予他的所有神通中,威力最大的其实就是这个估价的神通。假如真的按照钱神所说,世间万物都可以用钱来衡量,那么这门神通,就是通向所有人内心,连接人心和现实世界的桥梁,而掌握这座桥梁的人,也就掌握了世界。

    只可惜,一来这门神通能显示出来的信息也还是有限,二来,这个世界虽然拜金严重,但也远远没有到钱神理想的那种程度,还是有很多事情,是钱所搞不定的。如果钱神的等级不断提升,在一个没有别的神明可以和他较量的世界里,或许真的会达到那个程度,不过李海总觉得,钱神的这种野望不太靠谱,别的不说,光是李家祖上传下来的神明,就不止它一个,还有文章神和权神呢。那么这个世界,又怎么可能变成完全拜金的世界?

    说到底,人心是无限的,永远都难以满足啊!比方说王峰吧,除了钱之外,他难道就不觊觎王韵吗?而以王韵的身家来说,王峰假如想要用钱来把她砸倒,这辈子都不用做这个梦了。而相反的,王韵虽然有钱,可是正因为太有钱了,足以令人铤而走险,假如没有了李海的庇护,她真的就是块大肥肉而已,多少人会把她一口吞下肚!

    李海把“钱眼”从王峰的头上收回,心里想着,假如是为了王韵,那么王峰想要打倒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不这样的话,他这辈子都只能看着王韵流口水。看来,必须找人盯着王峰,看看他最近到底做了什么,在和谁交往。家贼难防啊!

    为什么家贼难防?不仅是因为家贼知道得多,如果只是这个原因的话,李海想要王峰的信息来源,其实很简单,哪怕他进入了基金会,李海随便安排他个闲职,到下面哪个会员单位里面去看场子,也就把他排除在核心之外了。家贼的另外一个棘手之处,在于和家庭成员的牵缠,如果处理不慎,就会伤及无辜,最终伤害到自身。

    好比建国前的那位光头大佬,都说了“不抓亡国,抓了亡党”这种话出来,可见这种家贼的棘手了!

    从王峰身上,李海又想到了程潜,程潜不也是家贼的一种吗?要不是程卫国的关系,他早就把程潜干掉了,就算不从生命上抹除,也会把程潜手中的所有钱都弄光,然后一脚踢得远远的,让他再也不敢回来。

    至于文素——李海有些好奇,在吴燕琳的计划中,并没有文素出场的机会,但文素在这个时候来到之江,肯定不会是无所为而来,在京城刚刚吃了自己那么大的亏,马上又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来,她是有多没心没肺?这不科学!

    想到这里,李海不禁叹了一口气,真是累啊!这要是全都能用简单粗暴的方法来解决就好了,直接杀上门去,一枪一个干掉,统统浇上水泥种了荷花或者封进混凝土地基之中,为之江的基础建设做贡献,省心啊!可惜啊,这种手段,用在下层很有效,到了上层可不行,那上面的利益,全都是远远超过个人生命价值,况且李海自己,也有家人啊!

    他正想着,忽然感觉到桌上的动作都停下来了,抬头一看,才发现老爹在内,大家都在看他。不自在地笑了笑:“怎么,都吃饱了?丛姨做的饭菜这么好吃,我可没吃够呢。”

    丛惠笑了笑,拿起他的碗来,帮他又添了一碗饭:“喜欢吃就多吃点,以前我做饭都没人吃,这手艺都没剩下多少了。还有,李海,再忙也好,饭还是回家吃,在外面哪有这样好,油也好材料也好,都不如家里放心,味道也不会依照你的口味来调,你说是不是?”

    李海连连点头,很享受这种唠叨,也是有点愧疚,自己真的好多天没回家吃饭了。

    老爹咳嗽一声,于是大家继续吃饭,王峰一边扒饭,一边悄悄地打量李海,心中不无快意地想着:看你这忧心忡忡心不在焉的样子,最近压力很大吧?哼哼哼,你得意不了多久了!等程二少把基金会夺过来,让你一无所有了,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把那个极品小寡妇搂在怀里,人财两得!霍哈哈!

    吃完了饭,李海回到自己的书房,老爹抱着茶杯,后脚就进来了。关上门,看着李海的脸,老爹道:“怎么了,最近?”

    李海送给他一个自信的笑:“没事,爸,我能应付。现在身边能用得上的人少了,慢慢培养吧,这个急不来,暂时我也只能自己多干点,所以有点累吧。别替我担心了,说说你吧,婚事筹备得怎样,有没有要我帮忙的?”

    老爹连连摆手:“得了,你都忙成这样了,还找你帮忙,我没老糊涂呢!李海,老爸没什么用,从小让你一个人过,长大了也没给你铺什么路,至少不能再给你添什么麻烦了——”说着,神情有些落寞。

    李海赶紧安慰他:“说什么呢老爸,这个家能完整起来,我很高兴啊!你就说今天吧,回家吃顿饭,和你们说说家常话,我这心里真是松快了一大截呢,干什么都有方向,这就是家的作用。”

    听到李海这么说,老爹也很宽慰,这说明李海虽然年轻暴富,心里却没有忘记自己的根本,但凡一个人心里还装着家庭,他为人处事就不会偏到哪里去。所以那些贪官们,一出事必定有qf搅合在内,这是有其深刻原因的,倘若他始终关注自己的家庭,家和万事兴,说句难听的话,就算贪了,也没那么容易揭露出来。

    “那个,你还记不记得,老爹和你说过,早年给你定过一门亲事?”

    老爹要是不说,李海真差点忘记了,他这方面分心得厉害啊,四个情人,外加朱莎这个“梦中情人”,还有赵诗容这个大头悬在半空中,哪里还有心思记挂那什么娃娃亲的未婚妻?只盼着早点断了这一头,少一门烦心事:“嗯,怎么,对方找到了?”

    “找到了!”老李长出一口气,神情有些不忿,李海看着就不对劲,问道:“怎么了,爸,人家不认这个账了?”

    老李看看自己的儿子,忽然眉头一扬,道:“对,你猜的不错,我的老战友发过来的消息,说是对方有退亲的意思。退就退,我的儿子,谁家能比得上?退亲是他自己的损失!”

    李海看着神色郁郁,却还试图安慰自己的老爹,心中真是百感交集,有这样的家人,自己在外面的奋斗,终究不是没有意义的啊!他走过去,有力地搂着老爸的肩膀,笑道:“那是,瞧咱这一表人才,年轻有为的,配谁家的姑娘还不是绰绰有余!谁稀罕那不知道是不是老母猪的娃娃亲啊,当年老爸你也太心急了,退了正好,我现在正挑媳妇挑的眼花呢,放心好了。”

    老爹本来听得笑眯眯的,听到后来,把脸一板:“你要学好!不要仗着有钱,就随便玩弄人家女孩子的感情,否则我可不饶你!还有,看到合适的就带回来我们看看,帮你把把关,也帮着你媳妇管管你。我可知道,现在这社会风气不正,有钱的男人喜欢玩,那些不要脸的女人也一个劲地往前凑合,想要好好建立一个家庭不容易呢!你这小子又年轻气盛——”

    老爸又唠叨开了,李海笑嘻嘻地听着,回家来吃饭,本来就是想多听听家人的唠叨,这个听着舒服!他可一点都不觉得烦人。

    知子莫若父,老爹一看李海这德行,就知道他没往心里去,索性也不说了,一锤定音:“行了,这事你知道就成,有个心理准备,等那边说定了,退亲不退亲的,咱们都得上门去,有个交代,顺便啊,也让那丫的瞧瞧,咱儿子是什么样的人物,悔死丫的!”李海暗笑,老爹这是要挣面子啊!行,这还不简单,就凭咱这人才,什么样的面子都给你挣回来。

    差不多也在同一时间,赵诗容在大洋彼岸,也收到了类似的消息:“乖女儿,别气了,老爸已经找到你那家娃娃亲了,听老战友转述的,人家也倾向于退亲呢,这下你满意了?我这个脸,反正是丢尽了,这么好的女儿,居然被人退亲!”嗯哼,两家到底是谁想退亲?貌似有点扯不清的意思。

    赵诗容可不管老爹的唠叨,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四九年建国一样,天都是蓝的!她兴冲冲地关上电脑,跑到书桌前,摊开纸就想给李海写信,将这个大好的消息报告给他。可是,从哪里说起呢?

    最终,赵诗容还是决定,只是含糊地提上一笔,等到回国,了结了这桩娃娃亲之后,再给李海一个惊喜吧。姑娘得意地想着:“不能这么轻易让李海得意,那他以后说不定会不拿我当一回事呢!嗯,就这么决定了,哪怕退了亲,也要这小子从头好好追求我,来得艰难,才会更加珍惜呀。”

    于是,就在几个人各自的一点心思之中,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变得又诡异起来——第五百九十四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