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360章 这不科学

    李海便知道,这必定是代理词泄露的后遗症了,否则谁会在这种问题上发难?不过他也有点好奇,这上头能挑出什么毛病来?

    只听丁丽道:“那一期的报道之后,有热心读者来信指出,文中出现了两个错别字,所谓的林荫大道,依照最新的汉语官方解释,应该写作林阴大道才对。因为这个问题存在很大的争议,我的委托人花费了很多时间进行查证和辩论,更请教了这方面的权威学者,直到最近才得出了结论。我的委托人接受了热心读者的建议,决定在最新一期的杂志上,刊载更正和道歉声明。最新一期的杂志,今天凌晨刚刚出印刷厂,分派给各个发行点发售,也就是说已经公布于众了。”

    她一边说,一边扯出一份杂志来,交给法警,提交到法官那里,与此同时,丁丽身边代表南国旭日杂志社出席的两名记者,都对着原告这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尤其是那位黄记者,眼睛死死盯着李海,极度期盼他脸上显露出错愕惊慌,好让他出一口恶气,要知道他上次在之江被李海折腾得不善!

    其实,李海倒是很想装装样子,且让黄记者先爽一爽,待会打起脸来会更舒服。可惜赵诗倩没个城府,急匆匆地问朱莎:“朱老师,这算什么?”

    朱莎泰然自若地低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个小把戏,想要打一打我们这边的士气而已,目的还是给下个阶段的法庭辩论做铺垫。你们都学着一点,这就是经验,看我怎么应付。”赵诗倩一听说只是个小把戏,立马就安心了,冲着对面翻了个白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李海不由得叹气,都象你这么藏不住事,那就真的没得玩了呀。

    等法官看完了那本新的杂志,询问原告的看法时,朱莎就很淡定地表示:“尊敬的法官,我和被告方代理律师的看法不同,带有错别字的报道,并不影响读者对于文中意思的理解,这只能证明该报道在误导读者的看法,损害了我两位当事人的名誉同时,也散播了不规范的汉字用法。我很高兴地看到,被告方从善如流地改正了错别字,那么我认为,他们更应该从善如流,弥补他们对于我两位当事人的名誉损害。”

    高,实在是高!李海暗挑大拇指,朱莎真不愧是之江市顶级的大律师之一,这一下连消带打,漂亮之极,轻而易举就把气势又拉了回来。赵诗倩更是兴奋得俏脸发红,这可是她第一次庭审经历,第一次呀,意义很重大的,绝对不能输,要赢得漂亮!

    丁丽面色一僵,心下对于这个比自己漂亮很多的之江女律师重视了几分,不过正如朱莎所言,这不过是小把戏,抢个先手罢了,哪怕对方2当场瞠目结舌回答不上来,大不了也就是补充一下证据,把一份新杂志提交给法庭,就完事了。既然是小把戏,那么成功固然好,失败也无妨。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她对于原告方所提交的,计算原告方所受到损失的数额,提出了质疑。这个真的要感谢林菲力的吃里扒外,一般来说这个损害数额的计算,法庭都会选择比较保守的方式,也不是没有原告提出巨额索赔,但很难得到法庭的认可。

    名誉权的官司,最难的就是这个损害的估算,法庭对于难以计算的部分,那就不能认定了。这一次不同的在于,李海提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计算模型,把名誉权的损害造成的经济损失,进行了量化计算。老实说,虽然律师因为职业的关系,懂得会比较多,但是极少有人会去钻研高等数学,要不是林菲力吃里扒外,提前泄露了这边的代理词,被告方当庭看到这个模型,只有傻眼的份,你连看都看不懂,上哪去反驳?

    说实话,开庭前一天,也就是昨天,在李海出海逍遥玩一起飞的时候,被告方这边就忙着找数学系和经济学系的教授,分析这个模型。分析的结果令他们很惊诧,因为被问及的专家教授,统统对这个模型大加赞赏,称这个模型使用了最前沿的数学理论,比如博弈论,概率论的新成果等等,而且计算的方式匪夷所思,给人以很大的启发。当他们得知这个模型是出自一名法律学生之手是,没有一个能相信的。

    不信归不信,好歹专家也不都是吃白饭的,很多时候专家提出些脑残的言论,都不是脑袋出问题,而只是屁股坐歪了而已。对于这个模型,专家给出的反驳意见,就是目前还不能证明其有效性。简单地说,从数学的角度,这不能称之为定理,而只能称为假说,有待验证的理论。在经济学上,这很常见,大牛们都是靠自己弄出来的模型吃饭的,尤其是那些搞分析的,谁都确信自己的理论更正确,谁都不服谁。话说回来,要是这方面真的有所谓真理的话,那么华尔街也不会落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搞得天怒人怨了。

    所以,别看专家提不出李海这种模型来,挑刺还是能做到的。其实丁丽对如何挑刺都不感兴趣,她最好是法庭不认可这个计算方法,那就一了百了。可惜的是,通过之前私下里的工作,她也知道,对方的实力也很强大,居然让羊城的地头蛇王家去做法官的工作,搞得她这个资深律师都无从下手。要不是被告方南国旭日身上也有层官方的皮,丁丽她本人腰杆子也很硬扎的话,换个普通的律师早就吓得不敢接这个案子了。——对于这一点,李海自身的感受其实是最深刻的,3当初他接下王韵和伍豪的离婚案件时,不就落得好像过街老鼠一样,王家在羊城的名声,可比伍豪还要臭多了。

    说回来,正因为知道法官可能倾向原告方,丁丽要是简单地说这个模型不能接受,没法律依据什么,那是不成的。法庭在这方面不会管,因为是民事案件的审理,只要法律没有明文,那就随便你们当事双方折腾。换句话说,只要原告对这个模型能自圆其说,法庭就能认可,甚至这个案件还会上报到最高法院,以司法解释的形式,为以后的类似案件审理提供法律依据。

    所以丁丽只能从数学的角度来挑刺,她把数学家们提出的理由,一一罗列出来,一时间整个法庭一片肃静,只听见这位女律师在那里吃力地读着各种数学名词,而在场的人们,包括那些旁听的记者在内,就没几个能听得懂的!法官的眼睛都直了,审了那么多案子,从来没审过这么有技术含量的!

    朱莎也不言语,她也不懂啊!反正是李海弄出来的,她直接不说话了,等着李海上去。

    李海等丁丽说完了,干咳一声,道:“尊敬的法官,现在是质证阶段,似乎不应该进行辩论吧?当然,我可以就我方的计算方法的理论依据,向法庭进行解释。”法官恍然大悟,这确实不是法庭辩论的时候,当然这个解释还是需要的,原告的态度也是很正确的嘛!

    要怎么解释?李海当然不可能告诉大家,我这个计算方法是从神通里得出来的——我党可是无神论,你在法庭上宣扬封建迷信,那还当什么律师?他用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先请丁丽把她去年的收入写下来,放在一个信封里。然后李海问了丁丽几个问题,诸如她从业多少年,每年上庭多少次,身上的衣服买了多久了,然后装模作样用笔算了一会,便抬起头来,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丁律师,我计算出来,你去年的收入,是这数字,你看对不对?”

    丁丽看了,大吃一惊!因为这个数字,和她自己所写下的数字很相近,而且是计算了她很多灰色收入以后的结果!这下她可没话说了,要是她不承认的话,那就得打开信封来印证,而她更加不想自己的收入被这样公之于众。

    权衡再三,丁丽只得微笑点头:“李律师,你的计算非常准确。”一边很优雅地把写着她收入的信封给揣到包里,不肯公布谜底了,搞得旁听的记者们一阵小骚动,都在暗骂这女律师太怂了,唱完一出戏居然不揭晓谜底,这算什么嘛!

    丁丽可不管围观群众怎么想,她现在很头痛了,居然被对方用这样的方式过关了!黄记者更是不忿,本社的领导是不肯上庭的,他4自告奋勇地担任了本案的被告代表,可不是为了来看李海这个冤家对头春风得意的!冲着丁丽低声道:“丁律师,这个公式现在就算被法庭认可了?这样对我们很不利!”

    丁丽心说这还用得着你来说嘛?打官司的时候最烦的就是当事人不听话了!她还不得不安抚:“别担心,只是个公式而已,对于里面的那些变量,采用什么数值来计算,哪些可以采信,这都是可以争论的,胜负还早!”话是这么说,可是她想到代理词里所罗列出来,对方准备好的那些证据,就不由得一阵阵地头痛,不仅仅是为了这官司的难度,更是因为这官司的高科技含量,几时打官司还要学高等数学和经济学了?太不科学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