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253章浑身是刺

    在那位开头审讯李海的刘队带领下,程卫国一冲进李海所在的审讯室,就被这重口味的场面给惊呆了!哪怕是看到李海被人倒吊起来灌辣椒水,或者是上老虎凳,他都不会有这么意外:被审讯的人完好无损地铐在椅子上,两个大男人,其中一个还是警察,脱光了衣服在他面前滚来滚去,这是什么新发明的逼供手段?还别说,这手段可能真有点用处,起码他看了一眼就有点受不了了,想吐!

    孙局身为一名老警官,手段也是有一点的,本不至于被杨明这么纠缠着,可是他知道杨明的身份,恒久公司的小纨绔,这倒也不算什么,关键是恒久公司身后的那位,个头实在太大了,不光惹不起,人家眼睛不看一下,只要随便暗示出去,就会有无数人冲上来把他这个小小的一级警督给生吞活剥了!所以他被杨明这么一抱住,什么手段都不敢使,甚至还悲愤地想着,要不咱就贡献一下自己所剩无几的青春?可怜自己那里还是未开垦的荒地啊!

    刘队可不管这些,在自己的警局里看到这样一幕场面,真是让他丢尽了脸,上去一脚把杨明踹开,跟着掏出电击枪,不由分说就是一枪打上去,杨明顿时口吐白沫,翻身栽倒。刘队捡起杨明脱下的衣服扔到他身上,把关键部位都给盖住了,然后才把险些痛失荒地的孙局给扶起来。

    哪知道孙局还不满意呢,我都想着要牺牲自己满足那位钻石小王子了,你这么上来把人电晕了算怎么回事?也不管自己还衣衫不整,他对着刘队怒吼道:“刘黄,你怎么回事!怎么能滥用警械,他们不是嫌疑人!”怒火中烧之下,孙局甚至没顾得上看他身边还有谁,就又叫道:“这些人都是什么人,你怎么能随便把人带到审讯室里来,保密条例怎么说的!”

    刘队脸色铁青,他是业务专精的刑警队长,出警也是听说有人开枪了,才身先士卒的,所以对于这个主管治安的副局长,他大有底气不买账:“对不起孙局!如果我看得没错,地上这位也是我带回来的嫌疑人之一,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就算他被定性为正当防卫了,就能进入审讯室吗?至于这些人,是嫌疑人的家属和律师,做过登记了,手续齐全!”

    孙局一怔,才看到程卫国身后的一个人,拎着公事包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看着确实像是个律师的模样。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子落在律师眼里,会作出多大的文章来?一念及此,不寒而栗,孙局甚至有点庆幸,一庆幸刘队进来得早,自己的那片荒地还没被杨明开垦,这未遂和既遂的区别还是很大的,二庆幸来的不是记者而是律师,这种猛料落到记者手里,可想而知他就算背后有人,也得倒霉个好几年了。

    不过,他马上就庆幸不起来了,因为李海很是淡定地说了一句:“刘警官,我作证,地上这位杨明先生,在警局审讯室试图强行对这位一级警督同志进行性侵犯,幸亏你们来得早啊,不然这位警督同志恐怕就要被迫发生器官接触了。按照最高法院两千零一年的批复,这种情况是不是应该比照**罪未遂处理?”

    你忒么能闭嘴吗!孙局气急败坏,差点回身去痛打李海一顿,好在一丝理智尚存,知道身边不但有同事,还有律师在,这时候还是先走开的好,免得真的留下什么证据,自己可就死定了!他提了提裤子,紧了紧皮带,正要走人,李海又说了一句:“刘队,当事人现在情绪不太稳定,我觉得你还是先去固定证据,你们审讯室应该是一直有录像的吧?那可是法定证据。”

    孙局眼前一黑,完了!这段录像要是落到了刘队手里,自己这副局长的位子保不齐都得挪给他坐了!就算监视器那头的程潜想要出手帮自己把录像给抹掉,也不行,在那边是没法进行这样的操作的,只有中心监控室那里才能做到。

    恰在这时,程潜也畏畏缩缩地溜了进来,站在程卫国的面前噤若寒蝉。程卫国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甚至都没有跟他多说一句话,便道:“李海这边,以正当防卫结案,程潜这边,因为关系到保密层级,转交军事法庭论处,地方上把所有材料和证据全部上交。就这么办吧。”

    程潜大吃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大哥,想不到大哥对于这个平民小子、实习律师居然能袒护到这种程度,打了特勤人员都不计较吗!他马上想到,自己的老爹和爷爷一生戎马,可是最痛恨那些倚仗着身份权势作威作福的人了,如果自己命令特勤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的事,被他们知道了,后果会是怎样?一念及此,顿时顾不上再衔恨李海了,紧张兮兮地看着程卫国:“大哥,我——”

    大哥?孙局把头一缩,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的程大少?听说人可是第一代的特种兵出身,要不是一直坚持在一线部队,现在都该挂上金星了!这位都出面了,自己本该抓紧机会巴结一下,可是看看自己这德行,算了,老老实实按照程卫国说的办吧。他拎着裤子,讪讪地告退了。

    让刘队把李海的手铐和脚镣都打开,李海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对程卫国挠了挠头:“程先生,不好意思,一到京城就给你添麻烦。”

    程卫国上下打量了一番,摇头道:“算了,这些话就别说了,你没事就好。李海,这个——”欲言又止。

    李海马上就明白过来,点头道:“程先生,我现在好端端的,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不过,地上这个,我这次可是至少有一半是冲着他来的,要是能把他刚才的所作所为整理一下形成材料,我有用处。”

    程卫国心说这小子够黑的啊!这样丢人的把柄捏在李海的手里,甭管杨明身后是什么样的大靠山,也不好替他出头。不过,李海是可以肆无忌惮,他可不行,他拍了拍李海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捏人家的把柄,不如送个人情来得更干净,你觉得呢?”

    李海一想也是,自己到底还是年轻啊,人情世故上欠缺了,可是这个人情要怎么个送法?那就最好是和杨明直接交易了,捅出去的话事态就失去控制,也就无所谓人情了。

    看出了他的踌躇,程卫国问明了李海的来意,听说他是要请恒久公司恢复之江明海公司的进货资格和待遇,指了指身后的律师:“你和刘队去把这小子搞定,他应该会识相的,记得把证据都留好,明天晚上再给他。还有,李海那两个同事,也都弄出来,让他们先回宾馆。”

    这么处理,李海自然没话说,程卫国当先出门,程潜在后面狠狠地盯了李海一眼,李海眉毛一扬,心说你还不认怂么?他指了指地上的杨明,又对程潜呲牙笑了笑,程潜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脚底冒上来,难道杨明忽然出现这样的丑态,狂性大发似的,是李海做的手脚?!想起自己在监视器上看到的那一幕,他吓得手都在发抖,杨明不就是先打了他一棍子,然后就变成这样了吗?

    什么降头啊蛊术之类的名词,一个劲地在程潜脑子里转悠,他本来是不信的,可是这么邪门的事情就在眼前活生生地上演,不信也得信!他再也不敢和李海呲牙了,一溜小跑跟着程卫国出去,似乎只有大哥那宽厚的肩膀和挺直的脊梁,才能给他以足够的安全感。

    走廊上,赵诗倩**着衣角,别扭地叫了声程大哥,程潜的那两个跟班,华子和亮子,也都过来一脸谄媚地叫程大哥。程卫国对这两个是理都不理,倒是对赵诗倩还应了一声:“倩倩,你还小,好多事情不懂,就别在里头掺合,知道吗?回头上我家去,我妈惦记你呢。”

    “哦,我知道了。”赵诗倩不敢顶嘴,年少从军又在一线部队摸爬滚打的程卫国,在她们这一辈当中是绝对的偶像级人物,老一辈提起来也都是要竖根大拇指的。而且她也看出来了,程潜和杨明两个,恨李海的程度更胜于她,自己明显是被人利用了,刚才自己可没有让手下的特勤开枪,是程潜忽然发出了命令,紧张的特勤才扣动了扳机。

    她不怕李海,也愿意给自己的堂姐出口气,但是不代表她甘愿给程潜打冲锋啃硬骨头。盯了一眼程卫国身后的李海,赵诗倩暗想:程卫国亲自出马了,暂时肯定是没法找李海的麻烦了。可是堂姐这口气,要怎么出呢?总不成就这么放过了李海!咦,要不要转学去之江,顺便看看大伯?有大伯在那给自己撑腰,就算是程卫国也护不住李海了!嗯,就这么办!

    赵诗倩在程卫国眼里,还是个没断奶的小丫头呢,他参军的时候,赵诗倩才学会走路,他哪能想到这小姑娘脑袋里的念头?放了一句话就当没事了,程卫国转身走了出去,只有程潜和李海跟在他身后,当然程潜跟得更紧一点。

    出了警局,上了车,程卫国道了声:“开车,去我家。”李海却道:“不好意思,程先生,我有个同事中枪了,我想去医院看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