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29章:后院起火

    浑然不知后院要起火,林惊涛的注意力都放在李海的身上。走到这一步,他发觉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小美人赵诗容和李海的关系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更进一步,李海还利用自己给他的机会,用一块翡翠石料就赚了几十万!要是不能把李海狠狠坑上一票的话,怎么能心安?

    所以,他就站在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李海说着话,帮他出主意,让李海多选几块石头。一千多块现金,玩完收手?你做梦!总有办法,让你输红了眼,欲罢不能的!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让李海继续赚点小钱就是难免的了,所以林惊涛还是很热心地帮着李海选石料,他的目的很简单,让李海再积累点资本,然后引诱他参加待会的正式拍卖——到了正式拍卖上,一旦冲动举了牌,那就不能耍赖了,赵诗容还管得住李海的钱包么?

    不得不说,这堆石料中,绝大多数还是废料,以至于李海即便有“钱眼”法器在手,也挑不出什么好料子来,找了半天,也只挑出两块石料来,解开之后,一块卖了八千,一块卖了三万,还都是林惊涛出手给收了去。这家伙坏的很,有意付了现金,几万块沉甸甸地塞到李海的袋子里,他很满意地看到李海的眼神又亮了起来,这是刹不住车的征兆了。

    可他哪里知道,李海的眼睛之所以亮,不是他自我膨胀,有了前面的四十万打底,这点钱已经不能让他多激动了,何况他在挑选石料之时就知道了结果,没有那种患得患失和大起大落的心情变化,哪里能勾起赌瘾来?

    真正让他眼睛发亮的,是钱神。俗话说见钱眼开,这话用在钱神的身上最合适不过,数百年来都是处在半饥不饱的状况下,好容易终于有了一个神使,有了补充神力的渠道,钱神对于神力的向往,就跟饿急的人见到肉包子没两样。而且,这是现金,是现金!当那三万八千元神力收进五铢钱神体的时候,李海都能听见钱神那满足的叹息声了。

    他不满地抱怨道:“好歹你也是个神灵吧,用得着这么激动吗?上次一百万都给你了,也没见你这样。”

    钱神顿时叫了起来:“你好意思说!你自己说说,打从上次那一百万之后,你除了让本神花钱如流水之外,有过什么进项吗?有过吗?你连赚钱的门路都没有一条!本神这些日子好过吗?”

    李海这个汗啊,这口气哀怨的,感觉自己就跟找了一个需要自己养着的老婆一样,成天见不着家里进项,在耳边唠叨个没完似的!这怨妇腔真是听不下去,不能直视啊。

    被钱神一顿唠叨,李海只好答应他,今天既然有这么个好机会,那就多捞一点。何况他还没忘记,自己和林惊涛之间,还有一笔账要算呢!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林惊涛先是恭喜李海又赚了两票,然后指着场地中央那一排架子说:“那边就是这次展会的重头戏了,可都是精挑细选过的料子,小李,一起去看看?你今天运气这么好,要是这堆料子也让你解涨了一两块,那说不定就是上千万的收益,够你吃一辈子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确实很擅长抓人的心理,如果李海只是个一般的大学生的话,已经赚了这些钱,早就失去了平常心,一个能够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机会放在眼前,谁会不赌?大不了输掉一点,反正前面还有四十万打底呢,今天总是赚了吧!

    李海原本就下定决心要参与了,当即顺水推舟,赵诗容想劝他收手,一来自己和李海的关系也没到那地步,总不好事事管着,再说自己揣着他的卡呢,还是那句话,就算输掉几万块又能怎么样呢?

    于是几个人一起走到中间的架子边,李海随手拿起一块来,用放大镜一照,就发现这石料的神力上限居然有一百万之多!到底是挑选出来的石料,跟刚才那堆废料是不能比的。

    只不过——他放下石料,看了看底价,不禁咧了咧嘴,这标价也是挑选过的丫,居然就标了八十万!这还只是底价,万一有人争起来,轻松过百万,哪是他能玩得起的?摇摇头,走人。

    一连看了几块,不是坑爹的废料,就是标价超过应有的价值,李海一边看一边摇头,赵诗容面带微笑,林惊涛可有点忍不住了,照这么玩下去,这小子几时能上钩?

    好容易见到一块合适的,底价一万块,李海拿着这块石头看了半天,好像很动心,又难以决断的样子,林惊涛上来,对着这块开了个小窗口的石料看了一会,微笑道:“小李,这块料子很适合你玩,你看,底价不高,这开窗的表现很好,虽然没见绿,不过有雾呢,值得一赌。”

    他的话,李海只当是耳旁风,不过赵诗容也很看好这块石料,让李海不禁慨叹,赌石这行当果然不是一般人玩的,根本无法预测啊!没错,在他钱眼审视之下,这块普遍看好的石料,其实跟本就是一块废料,蕴含的神力上限居然只有五十块而已!

    不过,这料子,不是正好用来放给林惊涛?李海心中冷笑,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林哥,你怎么不玩玩?这块料子,我实在是看不好啊。要不,你来?”

    这小子起疑心了!林惊涛大恨,李海啊李海,你现在正在行运啊,又是桃花运又是财运,老子看着都眼红都受不了了,你还这么谨慎干毛啊!

    一咬牙一跺脚,林惊涛也豁出去了,就拿这块石料定定李海的心:“小李,你真不玩?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这块石料你可别跟我抢啊。”他写了一张字条,丢到这石料前面的箱子里去,还有意让李海看清楚了,上面写了个两万。

    这次展会的规矩是这样的,中间这批石料,有人看好的就出价,投纸条进去,到时间揭晓,出价最高的就得到石料,算是暗标。剩下没人看好的,就分成几份打包叫卖,那是明标拍卖,所以林惊涛要这样出价。

    两万——李海算了算,刚刚林惊涛捏得自己差点手骨骨折,治疗用去的神力大约有一万出头的样子,自己已经是赚了。好吧,我大人有大量,就让你亏这一点,不过你后面要是自作孽,那可别怪到我头上。

    他有钱眼法器在手,看起石料来比一般人可快了很多,基本上哪怕是装腔作势,也就是看两眼就过去了。饶是如此,几百块石料这么看过来,也花了很久的时间,赵诗容看着有点着急,忍不住又说:“李海,你随便选几块吧,碰碰运气,别太当一回事了,这行里——”

    这行里有句话,叫神仙难断寸玉,石料好不好,里面有没有翡翠,值多少钱,这基本上都是没谱的事,哪怕是开了好几个窗,看着都跟明料差不多的石头,最后都能大亏,这种事也是很多的。况且李海懂什么翡翠呢?

    赵诗容这是持平之论,可是林惊涛等的就是这种机会,哪能让她把话说完了,赶紧截断:“小赵,你这说得不对,李海眼光还是不错的,最起码,他能看出那些不值钱的,这就很难得了。”

    这小子坏就坏在这里,男人都有虚荣心,有自己的傲气,谁愿意被一个美女看扁了?被他这么一挡,赵诗容的话好像就是在质疑李海的眼力了,这下子不但会让李海对赵诗容有所不满,还很可能刺激李海作出不理智的举动来,比如一冲动就下了重注之类的,那可就是林惊涛喜闻乐见了。

    赵诗容脸色顿时为之一变,她虽然聪明,到底阅历还是浅了,被林惊涛这么一说,才意识到自己被人抓住了空子。正要分辨,忽然侧后方有个女人冷冷地道:“是吗?我怎么觉得你的眼光才不怎么样呢?”

    林惊涛脸色一僵,转头过来,很是勉强地笑了笑:“雅洁啊,你怎么来了?”

    李海肚子里狂笑,陈雅洁居然也出现了,今天这场戏真好看了!他瞥了一眼陈雅洁身后的陈家哥俩,就知道肯定是这俩兄弟通风报信,才把陈雅洁引了来,现在后院都起火了,你林惊涛还有多少空闲找我的麻烦?这会林惊涛已经进了套子了,少说也要赔个两万块,李海已经没是什么耐心再陪他玩下去了。

    他笑着抬手和陈雅洁打了个招呼:“陈姐,巧啊!我觉得陈姐说的有道理,赵学姐眼光可准了,她说的准没错,我就听她的,不看了。”扯了一张纸,写上自己的编号和出价,索性一次把三万八都扔到这块石头上,然后转身和赵诗容走开了。

    等回到座位上时,李海实在忍不住八卦心,回头朝着陈雅洁和林惊涛那个方向望过去,如果能看到大房掌掴花心男之类的戏码,岂不是大快人心,喜闻乐见?只可惜,陈雅洁显然不是那么没城府的人,和林惊涛也不知说了些什么,俩人居然有说有笑地朝着这边走过来了,居然还牵手!

    李海大失所望,正在叹气,却听见身边的赵诗容长叹一声:“唉——”俩人竟是同时同声,约好了也未必有这么齐整。

    李海先是一愣,继而大乐:“学姐,原来你也这么八卦啊!”

    赵诗容脸上一红,瞪了他一眼:“你才八卦呢!我,我只是出一口气,这会场空气真差——”说着说着,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咬着嘴唇,很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李海看着桃花一般娇艳的赵诗容,只觉得有种热潮在心头涌动,一浪一浪的,好似要推着自己去做些什么,去靠近这个眼前的美人学姐——

    这就是所谓的心动吗?感觉很好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