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九十章 打脸

    天玄不担心林焰会趁天帝城雪幻高原历练之时报复青风,却没料到就在自家的地盘上,会反过来有人要对林焰抢先出手.

    当林焰落后于其他早已经下山的年轻武者、一个人行走到松柏林这处人迹罕至之地时,却突然感觉后脑勺传来了一道冷风。

    心知有人偷袭自己,林焰冷哼一声,飞快从腰间抽剑、拔剑、握剑回挡,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甚至都没有回头去看偷袭者的模样。

    “铿锵!”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伴随着几点火星的冒出,在松柏林中突兀地响起。

    身后那人发出一声闷哼,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后,才停了下来。

    可他才停下,林焰却紧追了上来,手上的锋利战剑发出夺目的寒光,笔直刺出后,剑尖对准了他的胸口。

    这人的脸色吓得煞白,胸口还在剧烈起伏,却仍然兀自逞强着,在疯狂的叫嚣:“你干什么!在青武门的地方居然敢袭击我,还想要对我下杀手么?”

    竟是在倒打一耙!

    “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家伙,你再颠倒黑白试试!”

    林焰厉声喝道,剑尖紧紧挨着这人的胸口,将胸口刺出了一个小口子,沁出了一块拇指盖大小的血迹。

    林焰并不认识这名青武门的年轻弟子,但既然对方敢惹他,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哪怕是在青武门的地盘也一样。

    “林焰,你敢这样对我,你可知道只要我高呼一声,本门的其他人就会马上赶过来,到那时候我看你还怎么下山!”

    这人仍然仗着青武门的威势在咄咄逼人。

    可惜,他这次真的高估了自己而轻看了林焰。

    林焰突然收回战剑,却将剑身对着这人的脸部,顺势就是狠狠一记拍出!

    “啪!”

    宽约有一寸半的剑身在这人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长形红印,而打脸声更是响亮无比!

    “林焰,你竟然……”

    这人又痛又羞又怒,捂着脸,手怒指着林焰,就要破口大骂。

    “你什么你!”

    林焰一句话顶了回去,脸上笑意显得很轻松,带着戏谑的意味,“是不是嫌刚才一巴掌拍得不够响亮,还准备来一次啊?”

    说罢,林焰甚至再次做出了扬剑拍脸的动作。

    这人几乎要被气得吐血,嘴中怒吼一声,扬起拳头就要朝林焰冲过来。

    “唰。”

    林焰突然将战剑放直,锋利的剑尖再次对准了对方。

    “你袭击我在先,我现在就是杀了你,也可以找到理由来证明我毫无过错,你信吗?”

    林焰脸上带笑,但说话的语气却冰冷无比,像是刚从万年冰窖中滤出来的,透着一股深深的寒气。

    这人不禁被吓住了,脚步畏缩不前,不敢再乱动。

    林焰冷笑一声,说道:“我如果杀了你,只需要和你青武门的人说我是为了自保就行,相信这个理由还算站得住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受谁主使,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你的主子居然这么白痴,要对付我起码也得派个像样些的人才是!”

    接下来的话林焰没有再补充,但其中的意味却让对面那人愤懑和羞愧不已,摆明了,林焰就是对他不屑一顾。

    可面对那把锋利的剑,他却不敢再动。

    林焰将这一幕瞧得真切,心中再次冷笑一声。

    今天自己上青武门,是全潇水城都知道的事情,相信青风那个金贵少爷再嫉妒心重,再傻,再沉不住气,也绝对不敢在自家门口伤害和杀死自己,之所以派人来偷袭一下,无非就是要朝自己出口恶气,当然了,如果自己误伤了这人,青风只怕立马会现身,并将此事闹大。

    可是,明白青风心思的他,肯定不会冲动到反过来在青武门杀死打伤对方门人的地步,所以,他只是羞辱了这人一番。

    “记得下次将功夫练好一些再出来,免得丢人现眼。”

    林焰抛下一句明对这人所说其实却是对幕后的青风所说的话后,收回战剑,继续上路。

    这人还站在原地怔怔地,脸色通红一片,羞愧不已。

    “哪里走!”

    可是背后又响起了一句洪亮的大吼,林焰回过头,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号称“板斧小霸王”的饶逵,已经从坡顶冲进了松柏林中,一把半人高的雕花板斧随着他的俯冲而急速劈出,划过一道黑色的光芒后,锋利的气lang直接将面前一株需要两人才能合围的大松树一斧头劈断!

    “去!”

    饶逵随即再次挥出板斧,板斧结结实实砸中了大松树的根部,传出的巨大力道立即让大松树的速度大增,就像一支利箭,径直冲向了林焰!

    大松树“呼呼”旋转前进着,展开的树枝覆盖的范围足有十平方米那么大,而且这么多的树枝就像无数的皮鞭在急剧抽动,人挨上一下估计都得皮开肉绽,更别提是被树干砸中了。

    这样强劲的攻势,没几个蜕凡境实力的武者敢轻视。

    可饶逵要对付的人,却是林焰。

    林焰回头后马上一个跨步冲了上去,侧身迎向大松树,战剑朝其大力劈出,一束硕大的银色剑刃闪过之后,大松树从中间断裂为两截,斜着飞了出去。

    然后林焰脚下毫不停留,直接施展简化后的“灭世五步”第一步,身体腾空后接连几个闪落,人就已经到了饶逵的身边。

    当人还在空中时,林焰双手握剑,用尽全力朝着底下的饶奎狠狠劈出一剑!

    饶逵只得举起雕花板斧相抗。

    一连串的火星随着一道响亮的撞击声响起,巨大的力道涌出后,让饶奎举着板斧的双臂如遭雷击,身体也在“蹭蹭蹭”地往后退着。

    “去你的板斧!”

    林焰得势不饶人,落地之后马上又上前飞出一脚,直接将饶逵手上的板斧踢飞!

    “嘭”,一声闷响发出!

    雕花板斧飞到了二十多米远的松柏林深处,斧刃深深嵌进了一棵柏树中,让这棵百年柏树的巨大树干都在剧烈震荡着。

    “林焰,你欺人太甚!”

    兵器被林焰砸飞,饶逵气恼不已,羞愤不已,铁塔般的身体紧绷起来,骨骼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就要朝林焰挥出铁拳。

    “住手!”

    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却带着一股冰凉的气息,突然在松柏林中响起。

    梅降雪一袭白衣,出现在林焰的面前。

    “青风师兄,绛雪师姐,这林焰太无礼了,先是打伤了小师弟,然后又将我的板斧打飞,今天不好好教训他一顿,传出去别人还会真以为我青武门怕了他。”饶逵瞪着林焰,狠狠说道。

    “青风公子好雅致啊。”

    林焰懒得理会饶逵的恶人先告状,视线落在梅降雪旁边的青风身上,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林焰,你莫要得寸进尺,虽然天玄师叔祖看得起你,但不代表你就可以在本门为所欲为!”青风却显得比饶逵还要气愤,怒声斥责着林焰。

    “谁安排了今天这么一出自己心里有数。”林焰重重哼了一声。

    只要是个明白人,就不难看出从松柏林中跳出来为难他的两人,肯定都是得到了青风的授意,所以才敢这么做。

    青风听到林焰的话后,却压根就没有承认的打算,反而还在怒视着林焰。

    “青风,让你失望了,我还不会傻到在青武门伤人而给你留下把柄的地步,哼。”林焰将战剑入鞘,挂在了腰间。

    “你!你还敢胡说八道!”青风气得身体轻微颤抖,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林焰戳中了他那不可告人的心思。

    “林焰,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当青风随后看到林焰收拾好战剑就准备走人时,又大声质问起来。

    “师兄,回去吧,让天玄师叔祖和叶掌门知道了,就不好了。”

    梅降雪突然开口,不冷不淡地说了一句,然后自己转身离开,分明就没有问责林焰的打算。

    “麻烦你下次要抓我把柄、找我麻烦时,事先得仔细想好,因为我可不是那种不带脑子的人。”

    林焰朝着青风笑了笑,随即也转身,大步朝青武山下走去。

    “林焰,你敢变着法子骂我……”

    青风死死盯着林焰,双目都要喷出火来。

    两人在松柏林中袭击林焰,的确是他安排的,他的本意也不在伤到林焰上,反而希望自己的人被林焰伤到才好,那样的话,就有了林焰在自家门派撒野的铁证,到时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让几个师叔师伯生擒林焰并将其好好教训一顿,以出最近被林焰在全城比试中狠狠羞辱的一口恶气。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林焰只是羞辱了自己派出的两人一番,却没有伤到他们,让他怎么也抓不到把柄。

    那留在小师弟脸上的一道醒目剑印,就好像是林焰一巴掌狠狠拍在了他的脸上,让他愤怒万分,火冒三丈!

    而且,这次又是当着他的面,绛雪师妹居然再次替林焰说了好话!

    这让他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林焰,你给我记住,下次我再对付你时,你可就没那么轻松能够逃脱了,我一定要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对着林焰下山的方向,青风扭曲着一张英俊的脸庞,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完了这句话。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