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七十九章 盼望着输

    梅降雪朝裁判点点头,示意自己也会参赛。

    观众们终于松了口气,要是连这场比赛都泡汤的话,那只能说今年的这届全城比试的奇异特点,已经奇异到了极点。

    想到还有最后一场比试可看,而且还是金童玉女之间的比斗,观众们稍稍缓减了之前的郁闷和愤怒之情。

    也许,在外人甚至是青武门的自己人看来,梅降雪之所以选择会和受伤了的林焰打斗,而不顾什么胜之不武的风言风语,是站在门派的立场、出于门派的利益而做出的选择。

    可是,林焰不这样想。

    林焰知道,梅降雪要和自己打斗,其实就是为了教训自己一顿,用来出气,出梅降雪自己的气,出青武门众人的气。

    说白了,梅降雪承受的心理压力太大,只有当着万人观众的面,将他这个罪魁祸首暴打一顿,才能缓解内心的负罪感,才能够在众人尤其是青武门众人的欢呼声中为她自己重新找到一个说服自己还是青武门门人的理由。

    是的,梅降雪觉得自己真的累了。

    每一天,她几乎都要和青风见面,和天玄见面,一见到他们,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青绝掌门死亡的真相,甚至还会将自己也当做杀死青绝的帮凶。

    况且,青武门的人都在忙着齐心协力要找出杀死青绝掌门的真凶,所以她每一次走出自己独居的院落,几乎都能够听到大家有关这方面的议论,这让她背负的心理压力更加的大。

    她实在是痛苦无比。

    一方面,她不可能背着林焰,将林焰杀死青绝的真相告诉门派内的其他人,因为站在林焰的立场,青绝掌门确实必须死,有合理的必死的理由。

    另一方面,她眼看着门内众人为找出凶手而辛苦着,努力着,很于心不忍,特别是看到青风进入供奉青绝灵位的房间时,就更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多少天了,她就是在这样的煎熬中度日的。

    她无法向任何人诉说这个难以言明的痛苦,吴妈不行,林焰也不行。

    这些天,她一直没有去郊区的院落,去看林焰。

    她想象自己能够克服这种左右为难的痛苦,然而,她失望了,因为她没有办法做到。

    可是,她仍然固执的坚信,至少,不应该将真相说出来,否则,会害死林焰。

    她选择的,是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份痛苦。

    所以,她需要这样一个机会,能够在擂台上击败林焰,为青武门众人带去欣喜的同时,也为自己洗刷那无形之中的负罪感。

    现在,她就以一袭白衣的姿态,迎着上午的微风,在初春阳光的照射下,静静看着林焰。

    林焰能够体会到梅降雪心中的痛苦,他朝梅降雪笑了笑,意思很明确,也很明白,你尽管出手吧,不要去考虑会伤了我,我输得越惨,对你,对我,其实都好。

    其他人当然不明白这一笑的含义,然而,梅降雪明白了,所以,梅降雪轻微地点了点头。

    这恐怕是谁都没有想到的结果,连林焰自己都没有想到。杀死青绝参加全城比试后,他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全城比试中当着潇水城全体居民的面,宣告自己的强势归来,可没想到最后一场比试,他不想赢,反而会心甘情愿的希望自己输。

    而且,希望输得越惨越好,这样,他对于梅降雪的愧疚感,才能够减少一些。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林焰刚才还在感叹独孤剑魔只为本人而活,而现在,他却不得不用自己的反面例子来凸显独孤剑魔这种独特品质的唯一性。

    “绛雪姑娘,让你陷入万分为难的境地,我真的很抱歉。”林焰看着欺霜赛雪的梅降雪,心中喃喃说道。

    “哐当!”

    金锣被重重地捶响,比斗正式开始了。

    “师叔祖。”

    谁都没有注意到,主席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正对着天玄说话。

    “青风啊,你还是来了。”天玄笑呵呵说道,并指了指擂台上。

    来的人,正是青风。

    青风在青武门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来一趟比试现场,虽然今天不是林焰和梅降雪比斗的日子,但却是林焰挑战独孤剑魔的日子,所以,他很想看一看林焰吃瘪的样子。

    然而,当他来到主席台、顺着天玄师叔祖手指的方向望向擂台时,却不解了。

    “师叔祖,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台上一袭白衣的绛雪师妹已经和可恶的林焰动手了,青风于是问道。

    天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青风这才明白这场原本应该是后天才会上演的比斗,为什么会在此刻就出现的原因了。

    “哼,如果我昨晚知道林焰会和独孤剑魔比斗,我一定会在旁边埋伏,等着取林焰的性命。”青风心中恶狠狠说着,嘴上却不表露半分狠样,只是说道:“绛雪师妹好像真的在用全力,难道真的想打败林焰?”

    虽然青风只是装作随口一说,但眼睛却没离开擂台,显然对此很是看重。

    天玄作为一只经验无比丰富的老狐狸,岂有看不出来的道理,当下也不点破,笑道:“青风这次你可是错看你的师妹了,在事关门派利益的时候,绛雪这丫头可是从来都不会犯糊涂的。你看吧,先不说林焰昨晚受了伤,即便林焰没有受伤,绛雪也会出击,击败林焰,将这次全城比试的第一名拿下,为我们青武门争得荣誉。”

    看到台上绛雪师妹确实招招用心的情景,青风的心情才好受了一些,似乎觉得梅降雪对林焰越手辣,自己就越有机会重新挽回师妹的心。

    “师叔祖,那我到旁边去观战了。”

    青风于是客气地和天玄打过招呼,在选手区找了个靠前的位置,静静地观看起来。

    场上。

    观众没有看到梅降雪和林焰这对金童玉女眉来眼去、你来我往的“爱情”招式,看到的,反而是真的最终比斗。

    不但受了伤的林焰在拼命,连带着梅降雪仿佛也变得不认识林焰一样,每招都在发力,似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打败林焰。

    一时间,擂台上剑影重重,杀意四起。

    梅降雪和林焰各使一把长剑,近距离打斗近五分钟了,激烈相斗了不下两百余招。

    只要是稍稍懂武学的人都看出来了,梅降雪是存心想要耗费掉林焰本来就不足的体力,然后再发动更为凌厉的攻击,来击败林焰。

    梅降雪翩翩起舞,宛若花中仙子,剑气虽然凌厉,但姿势却分外的优美。

    “唰。”

    梅降雪朝前直刺一剑,逼得林焰不得不运用战剑挡在身前,而梅降雪此后突然变招,剑身旋转后陡然下滑,顺势一剑劈向了林焰的腰侧。

    林焰只好再次用战剑抵挡,但禁不住梅降雪大力的一劈,战剑都差点脱手。

    可林焰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愤怒之色,反而心情平静,右手一紧,复又紧紧握住战剑,继续稍显被动地化解着梅降雪的攻击。

    像这种情况非常的多,梅降雪摆明了是要耗尽林焰的体力,不断迫使林焰回防,疲于应付自己的攻击。

    “嘿嘿,我就说嘛,在门派利益面前,即使梅降雪喜欢林焰,也不可能放水,必须打败林焰才行。这下你们大家都看到了吧,林焰必败无疑。”一人对着周围人得意的说道。

    “嗯,是的,我还以为原本梅降雪会娇羞一番呢,哪知道一上来就是全力以赴的攻击,看样子,林焰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时间了。”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虽然这场比试的精彩程度因为林焰的受伤而打了折扣,但是在经历独孤剑魔连着两次退赛之后,观众已经顾不上这么挑剔了,只要有比试看就好,何况,梅降雪这么美丽,能够目睹她的容颜和绝技,本身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了。

    观众说话间,林焰又被逼退了好几米,出剑速度愈发缓慢起来,败局,似乎已定。

    “唰。”

    梅降雪毫无花哨地急速一剑,再次刺了过去。

    而这次,体力大大消耗了的林焰没能够再避过,梅降雪使用的细剑刚好一剑刺中了他的肩膀,虽然有幽冥软甲护身,但肩膀处,本来就不是幽冥软甲能够覆盖的地方,因此当梅降雪往回拔剑时,林焰的肩膀上已经飙出了一股细细的血花,不多时,鲜血就已经染红了整片肩膀。

    可让众人诧异的是,梅降雪并没有因此而担忧林焰的安危,而是继续出击,同时冷声说道:“林焰,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趁早认输吧。”

    包括青风在内的青武门众人都面露喜色,对梅降雪点头赞赏,因为梅降雪显然是在将门派的利益放在首位,已经没有去考虑和林焰的其他事情,在梅降雪眼中,林焰就只是今天她的对手,仅此而已。

    可是,林焰却非常明白,这不是梅降雪在用话攻心,而是梅降雪在关心自己,让自己认输,这样的话,她才能够找到理由停止攻击,而自己,也能够少受一点伤。

    但林焰不会轻易认输,因为他知道自己输得越惨,才是越好的结果。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