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一十九章 表明身份

    见苏长老回来了,王天眼睛一亮,接着得意地朝林焰望了一眼,似乎在说:“小子,待会有你好看!”

    苏长老一袭灰色长衣在风中猎猎作响,下山速度很快。

    让林焰意外的是,他从苏长老的脸上,看到的是铁青和愤怒。

    王天察言观色,瞬间明白其中缘由,待苏长老在林焰面前站定后,立马说道:“长老,就让我出手将这人擒下,押上山交由掌门发落。”

    苏长老眼睛恼怒地盯着林焰,冷冷说道:“不必了,这人,我亲自出手。”

    王天心中大喜,退后,准备在一旁看热闹,同时寻思着将对方擒住后,自己要动一些什么小手段来让对方吃苦吃痛,好一报今日接连被嘲讽之仇。

    “看来你是成心捣乱来了,哼,我天煞门虽然近日事多,但门派之威依旧存在,岂容你这样的小儿如此戏弄本门?看我如何拿下你!”

    苏长老双眼圆瞪,怒发冲冠。

    林焰心中咯噔一下,急忙问道:“长老询问过仇小曼了?”

    苏长老没好气地“呸”了一口,不耐烦地大声说道:“当然,大小姐说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算命先生,什么贵人,否则我又如何明白你是来捣乱的?少废话,要么束手就擒,还可以少受一点罪,要不就休怪我出手没有分寸了!”

    苏长老怨恨林焰将他耍得团团转,说出手不会有分寸,就肯定不但会没有分寸,而且会往死里下力气,借此来报复。

    “千算万算,我怎么就没想到仇小曼的记性这么差呢?”林焰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寻思着面对苏长老,自己实在没有半分胜算,一味斗狠只怕会被苏长老挟私怨以泄愤,还不如随他上山,待见到仇厉时,再作打算。

    这样想着时,林焰对苏长老身形暴起后施展的“苍鹰搏兔”干脆不躲不闪,摆明了不会动手。

    哪知,事情再有变化发生。

    “苏长老,且慢。”

    一个系着黑色披风、头戴银制鬼王面具的男子急急忙忙从山上下来,有如金属刮擦的刺耳声音才落下,人就已经站到了苏长老身边。

    林焰刚才没有动手,将这男子下山的情景看得真切,心中骇然。这人看样子是在贴着台阶的侧面急行,但实际上,双脚根本就没有与地面接触!

    御空境强者?

    林焰对这名面具男无意展露出的一手大感惊讶,料想这人在天煞门中肯定不是一般人。

    果然,苏长老闻声撤去“苍鹰搏兔”,回头时客气朝面具男说道:“银戈统领,有事?”

    面具男微微颔首,转而朝林焰说道:“我有一个问题,代大小姐问你。”

    说话语气生硬,冷漠,带着一股不容人抗拒的霸道。

    林焰微微皱眉,对面具男这种问话方式有些不喜,但还是点点头。

    “你遇到大小姐时,大小姐在干嘛?”

    林焰一听,顿时明白了,看来仇小曼还记得此事,只是对自己说的“有贵人相助”将信将疑,起先没有理会,但最后还是重新派人来求证此事,不过以仇小曼的性格,心思不会这么细密,估计是仇厉在一旁出的主意。

    如果自己的答案与事实不一致,不用怀疑,自己肯定会被押上山,等着迎接仇厉的怒火。

    旁边的王天已经在幸灾乐祸了,他笃定林焰就是来捣乱的,断然会在银戈统领面前露陷。

    可林焰微微一笑,很轻松地答道:“她在骑马逛街,骑着一匹小红马,手里还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后来,小红马受惊,她……”

    似乎是不愿林焰将仇小曼接下来的糗事说出来,面具男直接说道:“好了,就是这么回事,小姐让我带你上山。”

    说罢,面具男径直走到林焰身前,一把拉住林焰胳膊,脚不沾地,飞快就往山上奔去,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长老愕然。

    王天傻眼。

    谁都没料到事情到最后竟然是这个样子。苏长老还好一些,王天心中却愈发怨恨起林焰来。

    “这个混账该不会真的是一个高人吧?不,我要狠狠诅咒他,让他惹得掌门不高兴,最好被赶下山,那样,我就有机会好好报复了,哼,接连嘲讽戏弄于我,我不将你狠狠修理一顿,以后怎么在其他人面前抬头?”

    王天望着林焰消失的方向,心中想道。

    ……

    林焰很快被面具男带上了台阶,接着路过一片竖立有十二尊鬼物石雕的平地,曲折穿过多幢建筑,在一处幽静院落前的圆形入口处停下。

    “跟这位嬷嬷走,自然会见到大小姐。”说罢,面具男银戈就直接离开。

    由一名老妪带着,在一大片假山、湖泊、花园、走廊中走着,最后,老妪在一间古色古香的二楼房间前停下。

    房门适时被人从里面拉开,出来的人是仇厉。

    老妪匆匆离开,估计没有仇厉的命令,这房间周围都不会再出现其他人。

    林焰不奇怪这个,面色平静随着仇厉进了里面。

    房间很明显是仇小曼的闺房,处处充满了小女儿的生活气息,空气中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正中的雕花红木床,披下了一层白色帷帐,估计仇小曼就睡在里面。

    武者之家自然没有多少忌讳,设置帷帐估计是为了更好地让仇小曼休息,不过,仇厉当然不会贸然让林焰见到自己的女儿,而是在一张圆桌前坐下,招呼林焰也坐下后,语气还算客气地说道:“事情小女都告诉老夫了,老夫不解的是,先生为何自称为小女的贵人?难道先生真的算准了小女今年会有此一难?”

    不待林焰说话,仇厉说话的语气更加客气起来:“如果先生真的能够治好小女的病,无论提出什么条件,仇某都会答应。”

    很显然,仇厉对唯一的宝贝女儿很疼爱,表情中自然流露出的焦急和连日担忧下形成的苦恼,都让林焰明白这位在别人看来或许是杀人如麻的大魔王,实际上也是一位父亲,也一样会有无助的时候。

    林焰没有直接回答仇厉的问题,而是将声音恢复成本来模样,问道:“仇掌门仔细看看,是否还能认出我?”

    林焰清楚,既然决定要替仇小曼解除体内“蚁毒”,自然得将仇小曼中毒之事的前因后果都说清楚,自然也就必须暴露自己的身份。虽然眼下暴露身份是大忌,但林焰相信事后仇厉父女会保守自己的秘密。

    仇厉听到林焰的话后,神情明显一滞,有些搞不懂这个自称是算命先生的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仔仔细细将林焰瞧了好几遍,最后摇摇头,不过却说道:“先生难道刻意改变了容貌、隐瞒了身份,却是仇某熟悉之人?”

    这时,白色帷帐内有了动静,一个显得无力、有些嘶哑的声音却夹杂着一丝兴奋。

    “我听出你的声音了,难怪上次在大街上见到你时,发觉你很像一个人,你是不是林焰?”

    相比于宝贝女儿的兴奋,仇厉的反应可就大多了。

    “林焰”两个字落到他的耳中,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突然炸响,他“嚯”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差点将桌子上的水壶和茶杯扫倒,表情中带着深深的不可思议。

    “你是林焰?”仇厉死死盯着林焰,一字一顿说道。

    仇厉真的有种大白天撞到鬼的感觉,尽管他的天煞门最不怕的就是鬼物。龙岛被封困,林焰是上岛历练者当中唯一一个没有安全脱身的人,随后,龙岛彻底消失,大家都在猜测龙岛是不是被巨龙转移到另一个空间中去了,或者是沉入地下了,至于林焰,一致被人认为即便没有当场死在那次异变中,但也绝对不可能再活着出来。

    可他现在看到了什么?

    如果对方真的是林焰,那岂不是说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居然就发生了?

    “对,我是林焰。”林焰回答得无比干脆。

    “哼,你个自大的家伙,居然装算命先生来糊弄我,先还我钱,一锭黄金!”

    仇小曼首先想到的,不是林焰为什么能够神奇地从龙岛上出来,而是对林焰戏弄自己耿耿于怀,聪明如她,很快就明白那天小红马平白无故受惊乱跑乱跳的原因,对这个原本就没什么好印象的家伙就更不满了,病得这么重,吵嚷着让林焰还钱的声音倒是响亮得很。

    “敢情我高人加贵人的形象,在这丫头眼中,居然还成了一个专门骗钱的骗子了。”林焰在心底自嘲道。

    而仇厉目瞪口呆了半天,最后才从愣神中恢复过来,连忙对女儿说道:“小曼,别胡闹。”

    然后目光看向林焰,没有询问林焰在龙岛被封困后的生活,也没有询问林焰是如何走出龙岛的,只是问道:“林焰,你有把握治好我女儿的病?”

    毫无疑问,在人人关心的龙岛秘密上,仇厉并没有陷入进去,他一如既往地将女儿的身体安危放在了第一位。

    林焰心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看了看帷帐里面的仇小曼,不知道为什么,就很羡慕仇小曼有这样一个疼爱她的好父亲,好爸爸。有这样的父亲,应该很幸福吧?而自己呢,七岁时就被迫逃离林家,忍受追杀、受尽折磨才算保住了一条命,而下令追杀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母亲,焰儿想您了。”林焰心中喃喃说道。

    不过,这股情绪林焰并没有表现出来,他很有自信地对仇厉说道:“我上天煞门,就是为了替仇小曼解毒。”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