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九十一章 拾阶而上

    “嗯?”

    一只脚踏在第二级台阶后,没有什么异变发生,林焰于是两只脚都站在了这级台阶上,却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可具体问题出在哪儿,又不清楚。

    于是,林焰顺势上到了第三级台阶上。

    这下,林焰感觉清楚了。

    头顶上方有一股压力在压着自己。

    先前因为压力太小的缘故,即使依靠灵敏的身体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却无法具体言明,现在,林焰明白了。

    看样子,接下来的考验就是顶着压力上台阶了。

    又连着登了八级,林焰却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压力太大,不扛住,会被压到地上。

    可是,压力实在很大,林焰已经觉得骨头都在隐隐作痛了,头顶上、额头上的汗珠也密密麻麻流了出来。

    这还总共只登了十级台阶啊!后面台阶上形成的压力到底会有多大?

    林焰很快就从第十级台阶上走下,跑到石门外挑选了好几块拳头大的、特别坚硬的石头揣在怀中,才重新回到了台阶上。

    咬着牙,林焰吃力地又登了两级。

    这时候,无形的压力牢牢束缚着他,想将他的身体挤压变形,元气外放形成的护体战衣已经撑到了最高强度,可林焰还是感觉身体痛得厉害。

    怀中揣着三块石头,但林焰并没有马上使用的打算。

    将身体佝偻着,林焰咬紧牙关,闷头又朝上一口气跨了五级,上到第十七级台阶上时,林焰飞速将身体下蹲,一屁股坐在地上。

    压力实在太大,只能靠更多的身体面积与地面接触来分担压力。

    可饶是如此,在这第十七级台阶上时,即使是坐着,感觉也要比在第十二级台阶上站着,更为难受。

    汗水已经沾湿了衣服,全身的骨骼都在作痛,仿佛还在发出摩擦声,提醒着林焰本人要注意这具身体并非铁打铜铸的。

    下去,还来得及,可这不是林焰想要的结果。

    林焰非常想登顶,去看看台阶最高一级上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

    而且,越是这种压力压着他的身体,他的内心反而越是激发出了一股不服输的劲头。

    于是,林焰掏出其中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向上扔了三级台阶。

    石头落地后,被压力压得一顿乱转,稳定后还有“嘎吱”的挤压声传出,不过,林焰认为自己达到了蜕凡境三重天的肉体还是可以承受的。

    没有犹豫,林焰弓着腰再次爬了三级台阶,速度比之前又慢了许多,但最终他还是上来了。

    第二十级的台阶上,林焰屁股着地,却还是能够感觉压力欲将他的骨头压成一张纸片那么薄。

    忍着痛适应了好一阵后,才勉强将压力带来的痛感暂时压下,林焰却不敢再贸然向上攀登,又掏出一块石头朝上抛去。

    连抬起一只手够到上一阶台阶,所承受的压力都要将手折断一样,石头“啪”一下落地,接着,却传出了一道轻微的“咔嚓”声。

    “嗯,这个位置我应该还可以承受,大不了身体躺在地上,应该能够分去不小的压力。”

    虽然被压力压着,但林焰的脑子却比平常时候还要清晰,冷静地分析后,他抛出了最后一块石头,只不过这次抛的力度又大了许多。

    石头落地后的同时,“咔嚓”声就传出,而且来得更为干脆。

    林焰艰难地抬起脑袋看了一眼,发现这块停在第二十六级台阶上的石头已经裂开成了好几半,而处于第二十三级台阶上的那块,则只是出现了丝丝裂痕,并没有断裂。

    在第二十三级台阶上,或许能够用身体平躺的方式来抵挡住压力,但林焰很清楚,处在第二十六级台阶上,连坚硬的花岗岩石头都很快碎裂成了好几半,他并非铜皮铁骨之人,面对这个台阶上产生的压力,骨头肯定会变形,即使不当场断裂,但内脏肯定会被变形的骨头刺破,造成内出血的恶果,他不能冒这个险。

    所以,现在再往上踏三级台阶,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如果不能够想出一种办法,来保证能够一直安全踏上第五十级台阶,用石头作什么试探都没用。

    最终,面对能够将他压成一张纸的如山压力,林焰决定暂时放弃。

    当然,放弃并不意味着从第二十级台阶上走下去,既然决定要登顶,在没将办法想尽的情况下,他还不想就这样走下去。

    顶着压力硬上,只是登上台阶的其中一种办法。

    林焰深信一定还有其他办法。

    索性,林焰干脆保持元气外放形成护体战衣的状态,平躺在了地上,开始思索起来。

    这样一来,身体各部分都能够分担压力,适应了一段时间后,林焰也没觉得特别难受。

    而他的大脑,则依然清醒。

    林焰很认真地在思考解决办法。

    短暂的时间过后,他很快想到了一个办法。

    不过却不是登上五十级台阶的办法,而是如何减少此刻承受的压力的办法。

    林焰心意一动,自动进入了战剑的时间加速空间中。

    “我靠!”

    仅仅在里面呆了片刻工夫,原本以为成功找到了一个好办法来躲避压力的林焰,却气恼地骂了一句,无奈地重新从战剑空间中出来,身体继续趴着。

    压力居然同样在战剑空间中产生了,而且力道跟外界的一模一样。

    想要使用战剑来取巧的方法看来是行不通了。

    放弃了这种想法后,林焰继续想着。

    拼尽全力,将元气全部释放形成护体战衣冒死往前冲?只怕很快会被真的压成一张纸。

    利用“灭世五步”的第一步,凭着一口气在空中连续移动八次,跨出十六脚,再登上十六级台阶?可上面还有十四级压力更大的台阶在等着,这个方法也行不通。

    林焰有些气馁。

    难道无论怎么走,越来越大的压力到最后肯定会将自己挤压成一团肉泥、一张纸?

    林焰躺在冰冷的台阶上,喃喃自语。

    可蓦地,他却疑惑地出声道:“一张纸?”

    “纸因为够薄,所以不怕这些压力的压迫,也就是说,它利用了自身的特点来抵抗压力。而像布匹什么的,也都是因为这个。”

    “我的身体不能变薄,最后还是得承受压力,可我真的利用了我身体的特点了吗?”

    “向上冲,硬顶着压力而上,就是在和压力抵抗,是被动地在承受压力,那有没有什么主动的方法,来发挥出我身体的特点,帮助抵挡压力?”

    林焰自言自语了几句,随后满嘴都是四个字:“主动化解。”

    “如果我能够主动化解这些压力,那问题岂不是解决了?”

    转换了一种全新思路的林焰,开始沿着这个方向苦苦思索。

    眼下,他的实力不足以支撑他登上五十级台阶,看起来,似乎只有通过这种途径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最有效的办法。

    可拿什么来化解压力,又如何化解呢?

    林焰双手枕着脑袋,平躺在台阶上,眼睛张开直直望着青色的天花板,思绪却在蔓延。

    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想着想着,林焰竟然睡着了!

    适应了第二十级台阶的压力后,林焰没感觉身体有多大的不舒服,反而渐渐将外放元气形成的护体战衣褪去,到最后,他已经可以不用护体战衣也能够在压力下生活下去,故此干脆撤掉,不过换来的却是身体渐渐变得劳累,到如今居然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焰才醒转过来。

    林焰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奇地嘀咕了一句:“怎么这儿的灵气这般贫瘠啊?”

    达到蜕凡境三重天以后,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能够自动吸收天地自然之气,在龙岛的临时住所,由于附近森林茂盛,灵气很是充沛,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吸收方式。

    随后他进入了这个法阵中,之前也早觉察到了灵气被法阵吸收了无数年,连树木都长不出几棵来,自然贫瘠。

    但是,一觉过后,林焰却是将这茬给忘了,情不自禁地就发现了这点不对劲,将话脱口而出。

    “原来是睡着了。”

    随即林焰发现自己正躺在台阶上,才重新想起此刻的遭遇,不禁苦笑。

    但是,紧接着,他自己说出的那句话却给了他极大的震动!

    “毛孔能够吸收灵气,如果每个毛孔都能够分担一点压力,即使量非常小,但我的毛孔何止百万千万?这样一来,岂不是真的能够达到主动化解压力的目的?”

    “毛孔比纸要薄,且相互之间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隔着一段距离,能够保证每一个毛孔都是独立的,使得每一个毛孔分担各自的压力而不会给整处身体带来压力,自然,我的身体也就相当于由无数张纸构成的,不用去担心压力会将身体压裂。”

    林焰一下变得非常兴奋,隐隐觉得自己真的找对了方法。

    很快,林焰就为实施这个办法而理清了自己的思路。

    首要做的,就是让毛孔主动去“吸收”压力,来达到分担的目的。

    依旧保持着平躺的姿势,林焰却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放松一切身心,仔细而平静地利用毛孔去感受、去捕捉身体上方无处不在的压力。

    投pk票支持作者获赠积分和k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