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三十七章 黑色丹丸

    张翠花伸手进去,从床头柜里面拿出了一尊栓有红绳的青色玉佩炼金之伪召唤师。

    “大侠,这就是陈小开的玉佩。”

    张翠花将玉佩递给了林焰。

    林焰接过了玉佩看都不看,直接放入了怀中,他既然探明了张翠花将玉佩存放的位置就是床头柜,自然不担心张翠花蒙骗他。

    不过,当张翠花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要关上床头柜时,林焰叫住了张翠花。

    张翠花心中咯噔一下,她之所以之前迟迟不肯说出玉佩的下落,就是因为和玉佩一起存放的,还有其他东西。

    “先别急着关闭床头柜,我看你之前拿出玉佩的时候,手似乎是在里面摸索和分辨了一番之后才找到玉佩的吧,似乎,床头柜里面还放有其他不错的东西。”林焰戏谑般看着张翠花。

    张翠花再怎么擅长伪装,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变了脸色。

    林焰轻微点点头,他知道自己沒有看错。

    “既然曹金山为富不仁,倒是可以拿走他的宝物,正好陈小开那边兴许需要钱。”

    这样想着,林焰走上前,将床头柜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來。

    一尊通体纯金打造的弥勒佛,以及一个黑色木盒,看到这两样东西,林焰可沒认为曹金山珍藏的物品太少,因为张翠花迟迟不肯拿出玉佩,肯定是为了不想这两样东西暴露特工神尊。

    而弥勒佛沒什么奇怪的,顶多就是纯黄金打造,价值比较贵重罢了。

    林焰知道真正珍贵的东西,还是手上这个黑色木盒。

    也懒得和张翠花废话,林焰丢下一句话:“不要妄想将昧着良心攫取來的财富据为己有,相信州府那边很快就会有大动作,曹金山保不住,曹家也保不住,你们夫妇得來的不义之财,总会归还给被你们压榨的那些人的。”

    说完,人影一闪,林焰早就出去了。

    张翠花一时竟然忘了叫人,不过即使她清醒,他明白叫人无济于事。

    “我的弥勒佛,还有那粒万兽丹啊!”张翠花身体一软,一屁股瘫在了椅子上。

    尤其让她心痛的,便是那粒耗尽了无数奇珍异兽的内丹才炼制出來这么一颗的万兽丹,被林焰拿走,简直让她发疯。

    良久,张翠花才从愤怒中回过神,她喃喃说道:“东西丢了就再也回不來了,我再心痛也沒用。”

    随即,张翠花变了脸色。

    “这姓林的年轻人居然还敢壮着胆子跑回來,那他和陈小开估计还在县城,我得尽快通知李健和王彬,以他们的实力杀死这人轻而易举。”

    “哼,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他将东西都吐出來,而且,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张翠花匆匆离开了房间,跑进格房,将写有信息的纸条绑在了信鸽的腿上,然后放飞了信鸽。

    信鸽扑腾一下便飞上了高空,想着李健和王彬两人飞去。

    而林焰则沒有经过县城中心,而是绕道,绕了一个圈子往秀山镇飞行。

    边飞,林焰边打开了黑色盒子的盒盖。

    “啪”地一下,盒盖开启,露出了里面一颗黑色、约莫葡萄大小的丹丸來,同时,一阵清香扑鼻而來,即使有风吹拂,这股清香也悠远绵长,香味显然特别浓厚。

    林焰很快盖上了盒子。

    只看了一眼,他就知道这粒丹药不简单。

    回到秀山镇的破庙后,林焰将玉佩以及纯黄金打造的弥勒佛都给了陈小开。

    不过那粒黑色丹药,林焰也知道对陈小开的身体发挥不了用处了,毕竟,丹田被毁,就是大罗金仙在世也不可能让陈小开重新拥有武力。

    陈小开激动接过了那根拴着红色细绳的玉佩,眼角竟然湿润了。

    “林焰兄弟,太谢谢你了。”陈小开动情地说道。

    这玉佩,便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东西,他十分珍惜,尽管玉佩也价值不凡,但在他心中,纪念价值是要远远高于实际价值的,丢失了话,即使他死了,都觉得到了下面无颜面对父母。

    “呵呵,区区小事而已。”林焰笑道。

    “曹金山那边怎样了。”陈小开问道。

    林焰将曹家现在的实际情况,以及将來很快就要面临的遭遇都说了出來。

    林焰明白陈小开的心情,事实上,他不动手铲除曹家,曹家以及南仓县令叶南庆,都会因为绑架公主殿下一事而被铲除。

    陈小开听后,满意地笑了笑。

    林焰守在破庙靠门处,不准备睡觉。

    而此时,在南仓县城靠近郊区的一家客栈,李健和王彬脸色铁青地走了出來。

    “大哥,又沒有发现姓林的那小子,他到底去了哪儿,难道背着陈小开这么快就出了县城。”李健愤愤说道。

    王彬说道:“他不傻,现在趁着天黑他的确可以背负陈小开御空飞行,可很快就要天亮了,一旦到了白天他就再不能够这样做,很短的时间,你觉得你能够附带一个大活人赶这么远的路离开南仓县么,如果我是他,我就会选择一处地方來躲避,同时也能够让陈小开休息,等到天亮人多的时候,再想办法借助马车等东西脱身,毕竟,白天他是不敢带着陈小开飞行的,只能乘坐马车等工具。”

    李健听了王彬的分析,觉得有道理,边点头边说道:“而曹金山的工场离县城最近,所以他的确有可能躲在县城附近一带。”

    “沒错,就是这样,我们将搜索范围扩大,就一定会有所收获。”王彬的眼睛眯了起來。

    可他们两人都不清楚,林焰确实沒有连夜带着陈小开离开南仓县的能力,可是,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却是偏离了县城的郊区乡镇,估计就算天都大亮了,他们也不可能搜索到秀山镇一带。

    更何况,张翠花那边派过來的信鸽还在朝他们靠近。

    “扑哧扑哧。”

    他们走出客栈后,便发现夜空中飞落下一只信鸽。

    “是來找我们的,应该是张翠花送出的信鸽。”李健说道。

    按照之前商议好的,一旦双方彼此有什么最新信息的话,便可以通过信鸽來传递。

    王彬麻利地解下了绑在信鸽腿上的小竹筒,拿出了一张纸。

    “大哥,张翠花那边怎么说。”李健问道。

    “那小子居然就在刚才,潜入了曹家,帮陈小开拿走了玉佩,不过沒有杀死张翠花,张翠花大怒,她估计这小子肯定还在曹家附近。”王彬咬牙切齿地说道。

    李健听后也是一拳狠狠打在了空气中,暴怒地说道:“居然还在曹家附近,我们还以为他解救了陈小开后会进入县城中心的方向,哪里知道他居然往相反方向的曹家去了,难怪我们一次次扑空。”

    “大哥,我们这就回去。”

    王彬放走了信鸽,沉声说道:“当然得回去,将曹家周边仔细搜查一遍再说,这姓林的小子,再一次戏弄了我们,让我们发现的话,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

    两人骂骂咧咧着,迅速朝曹家的方向赶去。

    可是,这样一來,他们反而越來越偏离了秀山镇。

    时间飞快过去,很快,黑夜散去,黎明降临,天亮了。

    秀山镇一座低矮山上的一间破庙中。

    林焰叫醒了陈小开。

    “陈小开。”林焰拿出了七彩异火鼎:“这是一件能够帮助异火灵猫强化火焰的东西,你如果在潇水城安定下來,可以让异火灵猫和它熟悉熟悉。”

    林焰知道陈小开不会让异火灵猫轻易暴露,所以也不担心七彩异火鼎会暴露,反正既然异火灵猫将來会由自己來照顾,而七彩异火鼎和异火灵猫本來就十分匹配,索性林焰就决定先让异火灵猫熟悉七彩异火鼎。

    最关键的理由,则还是林焰自己无法操控七彩异火鼎,要知道七彩异火鼎可是异界强者万年前入侵武界时遗留下的法宝,像真武境绝世强者玄天明都不知道操控法门。

    看着通体遍布各式各样秘纹的七彩异火鼎,陈小开自然明白林焰的打算,他问道:“这叫什么。”

    “七彩异火鼎,之前异火灵猫被折磨身体很虚弱,只能够发出红色异火,可火焰经过七彩异火鼎再重新喷发出來后,品级却立即提升,达到了白寂之火的级别。”林焰如实解释道。

    “什么。”陈小开捧着七彩异火鼎,眼神中满是惊讶之色:“居然能够这么显著提升小兰火焰的等级。”

    陈小开简直不敢相信。

    林焰笑笑:“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不过让小兰在合适的时候试一试,肯定可以帮助小兰提升实力。”

    沒有留给陈小开太多惊讶的时间,林焰说完后,便背着陈小开走出了破庙。

    至于七彩异火鼎,陈小开当然当做珍宝放入了空间储物容器中,而异火灵猫的毛发也被陈小开染过了,变成了一只小黑猫,只要异火灵猫自己不叫,外表看去,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宠物猫而已。

    林焰找到了在集镇落脚的马队,顺利让陈小开搭乘马队,坐进了马车车厢中。

    和马队一起离开中州城,是非常保险的方法,而以陈小开的能力,在马队抵达终点后,再换乘其他马队的车辆也是很容易的事情,一直低调行进下去的话,估计两个月左右便可以回到潇水城。

    至于在潇水城如何联络,林焰也和陈小开商量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