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三百二十三章 萧大宝

    白皙书生沒有直接回答林焰的问題,反而问了一个似乎和答案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題机甲步兵。

    “你听说过女子抛绣球的事情么?”

    “听说过。”林焰好奇地看着白皙书生,发现抛绣球这原本应该是很有趣的事情,由对方的嘴中说出來,怎么反倒是多了一股心戚戚的味道,而且,对方脸上的无奈,也在说明对方对抛绣球这种事非但不欢喜,反而厌恶的很。

    白皙书生果然咬牙切齿地拍了一下车厢壁,气咻咻说道:“就是这抛绣球害的。”

    “我原來对女子通过抛绣球來确定心上人沒什么兴趣,可今天从文口镇去秀山镇,却在镇中心看到了这一幕,姑娘站在二楼上,楼底下围满了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好不热闹。”

    林焰笑道:“绣球莫非抛到了你的手上?”

    白皙书生苦着脸,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坏就坏在我这个人天生喜欢看热闹,往人群中挤了一段路,那时候人多啊,我都被挤得左摇右晃的,双手有时也在空中乱抓着,可有一次沒抓空,居然被我无意中抓到了那个大绣球!”

    “天地可鉴,我那时候还在往人群中挤呢,根本沒看到绣球,哪知绣球长了眼睛,却往我手上钻。”

    “接下來的事情你也应该可以猜到了,得了绣球的我被那户人家隆重请进了门,得知我是秀才又沒有结婚,那家人便有意撮合我和他家女儿,就连我最后推脱一番,提出回文口镇思考思考,他们都执拗要用一辆马车将我从秀山镇送回文口镇,我无意于这门婚事,又担心回到文口镇后,他们知道了我家的位置,以后还有的是麻烦,于是便一路上都在寻思着如何脱身最新章节异世论武尊。”

    听到这儿,林焰了解了这件事的來龙去脉。

    纯属巧合的事件,刚好发生在了这白皙书生的身上,白皙书生不想和人家女儿结婚,自然要想方设法摆脱这家人,于是才有了对方跳车躲进自己车厢的这一幕。

    “这么说,你住在文口镇,可现在又要返回秀山镇,你难道就不怕他们家的人发现?”林焰笑道。

    “那还能怎么办,难不成我还沿着这条路回文口镇?那两个汉子可还在沿路找我呢,我不如就住进秀山镇,住一晚后,再寻思返回文口镇。”白皙书生愁眉苦脸地说道。

    马车迎着大雨,往來时路返回。

    夏天的雨,來一阵后也去得快,雨很快就停了,一行人也赶在天黑之前到了秀山镇上。

    付过车钱,车夫驾着马车走远了,林焰对白皙书生说道:“秀才老弟,你对秀山镇应该还算熟悉吧,反正你也要在这过夜,不如咱们入住同一家客栈?”

    白皙书生内心闪过一阵茫然,暗道自己可能还不如你熟悉秀山镇,不过这话他才不会说出口,他还有另外的难处。

    “客栈倒是容易找,可是,我沒钱。”白皙书生老实说道。

    林焰顿时头大了:“秀才老弟,你沒钱还寻思着來这镇上过夜,难道真的准备露宿街头啊?”

    白皙书生很自然地笑了笑,说道:“不是和大哥你一起出行么,我看大哥不像坏人,也不像穷人,小可的难处,大哥顺便帮衬一下,应该不打紧吧?”

    林焰无语了。

    沒想到这个秀才这方面倒是大方的很啊!

    不过区区住店的钱,林焰倒也不在乎,“行,到时候我订两间房便是。”

    白皙书生一瘸一拐往前走着,边说道:“大哥尊姓大名啊?”

    “我叫林焰。”

    “哦,是林大哥啊,小可姓萧,名叫萧大宝。”白皙书生一本正经说道。

    林焰忍不住笑了起來。

    萧大宝,大宝,大宝,怎么这样的名字从秀才嘴中说出來,是那样的具有喜感呢?

    白皙书生有些不满地嘟囔道:“大宝是我爹娘给我取的名字,我习惯了,觉得也不错,不过外人第一次,有些不适应也很正常。”

    林焰笑道:“萧大宝,你要不要先去医馆看看脚?”

    “你请我啊?”

    “废话,请人吃饭喝酒我倒是经常听到,请人去看病,啊呸呸呸,大宝秀才,你说话不经过脑子的啊,怪不得处事经验这么少。”林焰头更痛了。

    萧大宝讷讷笑了几声,这回沒有辩驳什么。

    到了医馆,老医师给萧大宝的伤腿擦了药酒,又敷上了草药,零零总总一番忙碌下來,天已经黑了。

    走出医馆后,林焰指着街道左侧那家名为“悦來”的客栈说道:“萧大宝,悦來客栈你应该熟悉吧?”

    虽然知道萧大宝是文口镇的人,但文口镇和秀山镇也不是很远,再加上萧大宝应该不是來秀山镇只一次两次,林焰便问道。

    林焰最怕的,便是入住了一家脏乱的旅馆。

    萧大宝背着林焰,心中直犯嘀咕,暗道自己哪里熟悉什么悦來客栈不客栈的,但嘴上还是笑道:“这家客栈不错,很不错。”

    林焰反而有些狐疑了:“真的不错?”

    “是真的不错。”萧大宝一个劲地在笑。

    好歹进了悦來客栈后,看到颇为整洁的布置以及宽敞的空间,林焰才点了点头。

    而萧大宝则拍了拍胸口,暗道这次沒露陷。

    “老板,我要订两间房。”林焰倚在柜台上,对着正在打算盘算账的掌柜说道。

    算盘被打的劈啪作响,中年掌柜脑袋都沒抬,直接说道:“只有一间房了。”

    “一间房?”林焰嘀咕了一句,天气这么闷热,虽然两个大男人共睡一间房沒有什么好奇怪的,可是,现如今的天气状况,如果能够有两间房,那势必会睡的凉爽和舒服的多。

    林焰嘀咕着,并沒有发现旁边的白皙书生萧大宝已经脸色变了,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掌柜的,你的客栈有三层啊,难道所有的房间都被客人入住了,就不能找出两间空着的么?”

    林焰说道,他认为掌柜的一直忙于算账,看都沒看入住记录表,怎么会知道整间客栈就只剩下一间房了。

    掌柜依然在忙着打算盘,低头说道:“年轻人,咱们秀山镇一年一度的泼水节明天就要开始了,这是盛事,许多外镇的人赶过來参加这一届的泼水节,你说客栈的入住率高不高?”

    林焰这才恍然大悟,原來客栈爆满,是因为有盛事在秀山镇要发生。

    这时候掌柜老板又说道:“这一间客房还是刚刚有人退房了才空出來的,要不然,房间早全满了,年轻人,要订的话就快点,否则,等下一批客人进來,这间房就被其他人要去了,而且,镇上其他客栈旅馆的情况也基本如此,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试试,不过我提醒你,现在都晚上快八点了,错过了这家店就沒有机会了。”

    老板口若悬河说着,还能够分出大部分心思在算账,这一幕,倒是让旁边的萧大宝看的十分有趣,萧大宝干净的不像话的白皙脸上,一双大眼睛十分有兴趣地看着中年掌柜,似乎是第一次到客栈來,第一次见到掌柜拨算盘,脸上充满了好奇。

    如果林焰能够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狐疑:为什么这个叫做萧大宝的秀才,似乎一点都不像秀才,而且明显对秀山镇一点都不熟悉。

    可林焰忙着订房间呢,林焰很快对掌柜说道:“老板,就这一间了,多少钱一晚?”

    这时候,萧大宝才从自己沉浸的兴趣中回过神來,几乎是一惊一乍地问道:“林大哥,你真的要住这儿啊,这儿只剩下了一间房啊?”

    林焰有些奇怪,说道:“难不成你还能够在秀山镇找到有空房的客栈?”

    萧大宝不说话了。

    付过钱,得到了房间号和钥匙后,林焰和萧大宝上了二层。

    房间很整洁,三十平米的样子,正房内放着一张床以及桌子等简单却干净的家具,其中还有一个小房间,放着一个大木桶,以及干净的浴巾等物品,明显是供客人沐浴用的,至于水,木桶里面盛满了,不过两个人洗澡似乎有些不够。

    唯一不好的,便是房间只有一面有窗户,而这一面在白天是向阳的,所以此刻还不能打开,一打开的话,热气就冲进來了,所以此刻房间内又闷又热。

    林焰一进门,就先舀了几瓢水,喝了几口,又洗了把脸,然后走进正房,开始脱上衣。

    “你干什么?”萧大宝突然神经质般,大声冒出了一句话。

    林焰茫然不解:“脱掉上衣好打赤膊啊,天气这么热,衣服又湿了,粘在身上很难受啊,我劝你去洗个脸之后,也将上衣脱了,这样凉快一些。”

    说完,林焰已经将上衣脱下,仍在了一张椅子上。

    上身结识匀称的肌肉线条,衬托得林焰的身体十分矫健,浑身带着阳刚之气。

    萧大宝匆匆背过身,脚步很快跑进了小房间中洗脸去了。

    走的时候,萧大宝的脸甚至还红了一下,不过林焰并沒有注意到。

    林焰自顾自嘀咕道:“这秀才可能真的满迂腐的。”

    等萧大宝回來后,林焰问道:“你不打赤膊?这样凉快多了。”

    萧大宝懒得搭理。

    林焰笑笑,不强求这个,毕竟,在知道萧大宝是秀才的身份后,他就明白秀才总是在许多事情上和自己的想法不同的。

    接下來,两人出了一趟门,在客栈一楼吃完了一顿晚餐。

    重新回房间的时候,林焰才意识到一个问題:水只够一个人洗澡的,可萧大宝和他住一个房间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