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二百三十一章 仅存四人

    这一切动作,林焰都在焦急中完成我的极品美女们。

    幸运的是,做完这些后,梅降雪腹部伤口的血止住了,呼吸也变得渐渐平稳起來。

    林焰继续灌入元气,让丹药的药效彻底化开。

    接着,林焰从鼻烟壶中取出了一个装有药粉的瓷瓶,这药粉,能够加快伤口愈合,还是离开潇水城时,仇厉交给自己的。

    将瓷瓶放在一边,林焰抓住刀柄,用力往外快速一拉。

    昏厥中的梅降雪眉头紧锁,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显然受痛不小。

    林焰急忙将梅降雪身上白色亵衣撕下一些,再将伤口处的亵衣轻轻揭开,将药粉撒在了上面,包上了纱布。

    梅降雪的情况还算好,匕首拔出后,血流出來的速度逐渐减慢,这时候已经止住了。

    林焰再次查探了一下梅降雪的心脉,确认梅降雪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可林焰还是一阵后怕。

    那匕首插入的位置虽然不是心脏,也不在丹田,但由于匕首插进太深,即便是武者也有生命危险,梅降雪能够脱险,他事先其实沒有半分底。

    那时候,他心中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绝对不能再让自己在意的人,受到伤害了。

    守护,已经成了他不惜用生命來坚定执行的职责。

    此刻,他终于能够松过这口气了。

    “青绝,还真要谢谢你那颗丹药,哼。”

    林焰冷声说着。

    这颗蕴含了千年火灵芝的丹药,毫无疑问就是将梅降雪从死神那儿拉回的最大助力,只是,将青绝的东西,用在梅降雪的身上,怎么看,都有些讽刺的味道,毕竟,正是青绝的儿子要杀梅降雪。

    看着面容紧缩的梅降雪,林焰心疼不已,将棉被拉了拉,让梅降雪更暖和一些。

    昏迷中的梅降雪还在被伤口的剧痛折磨着,这无疑让林焰十分痛恨已死的青风,哪怕青风已死,也减少不了这种痛恨。

    他原以为青风在临死前,会在平静中告别梅降雪,却不料青风选择了这样残忍的方式,竟然要生生拉着梅降雪为其陪葬!

    难道得不到的东西,在青风眼中,就应该尽数毁灭么?

    “绛雪姑娘,如果你当时肯让我杀了青风,现在什么事情都沒有了。”林焰自言自语着,很为梅降雪鸣不平。

    林焰沒敢睡觉,边照看梅降雪,边还要警惕四周动静,防止凶兽或者别有用心之人來袭。

    一夜无话邪狂三少。

    第二天早晨,梅降雪幽幽醒來。

    林焰笑道:“感觉好点了么?”

    梅降雪点点头,随即问道:“青风师兄的尸体呢?”

    难得的是,尽管是青风给予了她这样的剧痛,可梅降雪并沒有任何埋怨的意思,询问青风下落时,除了关切,甚至还带着歉意。

    林焰原本想在梅降雪面前大骂青风一通的想法,消失了,他安慰道:“绛雪姑娘,你不必自责,事情和你无关,你好好养伤就是。”

    “那,青风师兄的尸体,是不是还暴露在荒郊野外?”

    梅降雪紧咬着嘴唇,苍白的面容显得尤为疲倦。

    林焰点了点头。

    “帮一下忙吧。”

    梅降雪挤出一丝笑意,似乎提出这个要求很为难。

    林焰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我不放心将你一个人留在这。”

    “可我要将青风师兄带回家。”

    梅降雪说完这一句,再不多说,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却望着林焰,充满了企盼。

    林焰知道拗不过梅降雪,也知道青风尸体在那放久了,很可能会被凶兽咬噬得一干二净,点点头。

    “还有,”梅降雪又说道,“以后在别人面前,就说青风师兄遭遇了歹人袭击,为了救我而牺牲了,好吗?”

    “他这么对你,你还想着如此维护他?”林焰冷笑道。

    “他总归是我的师兄。”梅降雪一脸的倔强。

    “好吧,我答应你。”林焰唯有答应,不想让梅降雪为难。

    正当林焰想在帐篷附近做好防护再去取回青风的尸体时,外面有了脚步声。

    林焰飞快抽出战剑,走出帐篷,不想让可能的敌人闯进來。

    走到外面后,林焰才发现來的是两个熟人。

    仇小曼和独孤剑魔。

    独孤剑魔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人。

    两人跟着林焰走进了帐篷。

    “幽冷死了。”

    独孤剑魔一进帐篷,将背上的那人放下,原來是一具尸体,正是幽冥门的幽冷。

    这时候,仇小曼看到躺着的梅降雪,惊呼道:“绛雪姐姐,你怎么了?”

    林焰于是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事情的过程完全和实际发生了倒转,是在青风的殊死护卫下,梅降雪才能够在受重伤的情况下,被自己带走,而青风,则不幸战死。

    这些,是按照梅降雪的要求说的,外人很难辨别真假,这也是梅降雪思索过了的,毕竟,她不想青风死后还要背负罪名。

    可独孤剑魔和仇小曼昨天白天就亲眼见到了青风和林焰争斗,虽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也隐隐猜到事实不是这么回事,不过,两人都是聪明人,不会去刨根问底,也不会说出疑问,将此事烂在了心中。

    “幽冷怎么死的?”林焰随即问道。

    “与人抢夺一只被杀凶兽的内丹,被对方杀死了,我发现时,他只剩一口气,托我将他带回潇水城。”独孤剑魔简短说道。

    “幽冷死了,青风也死了,只剩下我们四个了。”仇小曼显得心事重重。

    “回來再说这个,先麻烦两位照看梅降雪,我要将青风的尸体运回來。”林焰匆匆说道,掀开帐篷,随即御空飞行,向着目的地急速飞行。

    约莫十五分钟后,林焰回來了,青风的尸体被他装进了饶逵拥有的那个空间戒指中。

    独孤剑魔干脆将幽冷的尸体也装了进去,说道:“一并带回吧,可惜,还有人的尸体被凶兽拖走了。”

    林焰将饶奎的空间戒指交给梅降雪,问道:“大家有什么打算?”

    “我要回去。”梅降雪第一个说道。

    “我也想。”

    好强的仇小曼随即也萌生了退意,连日的历练,却接连死去了八名武者,这件事让仇小曼倍受打击,也让仇小曼明白,雪幻高原很危险,犯不着为了逞一口气而将命丢了。

    “我想再呆一阵。”独孤剑魔的决定,却显得无比正常,沒有人会因为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而诧异。

    “我也是。”林焰最后说道。

    “林焰。”梅降雪想要劝说,但最终什么都沒说出口。

    而仇小曼则惊呼出声:“喂,自大的家伙,你不想活啦?”

    林焰沒有直接应话,说道:“离新一次防护大阵开启、入口露出的时间还有近十天,这几天我们守在一块,到时候我和独孤剑魔护送你们到达入口位置,离开雪幻高原。”

    林焰的语气坚定,透着一股不容人动摇的决心。

    仇小曼也好,梅降雪也好,都沒有再说话,等于是默认了林焰的这个决定。

    事情决定下來后,仇小曼陪着梅降雪聊天,而独孤剑魔这个铁疙瘩依然不擅长与人交流,所以干脆跑到了帐篷外面值守,至于林焰,则去寻找雪兔。

    新鲜的肉食,对梅降雪身体的康复,很有好处。

    为了十天后能够顺利动身,必须让梅降雪的伤势复原。

    ……

    很快,距离防护大阵第二次开启的日子只剩一天了。

    四人都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经过调养,梅降雪伤势恢复如初,虽然因为青风的死心情仍有些悲伤和低落,但身体无碍,不会影响实力的发挥。

    确定好方向后,四人开始在茫茫雪地中行进。

    林焰特意改变了发型和衣着,还将面貌也改变了一下,为的,就是不让海巨富发现。

    经过大半天的艰难跋涉,四人避过了好几次飓风,距离防护大阵只有不到两公里的路程了。

    这时候,林焰停了下來。

    “怎么了,你不亲自护送绛雪姐姐了?”仇小曼打趣道。

    “我有一个仇家在雪幻高原,明天就是防护大阵开启的日子,我怕他提前在那守着。”林焰说道。

    仇小曼很快反应过來,惊呼道:“就是逼得你留血示警、又将你满地追杀的那人?”

    “嗯,”林焰点点头,“不过他不认识你,只要他沒有发现我和你们在一起,就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哦,还有一件事,就是你们出去雪幻高原后,不要在其他城的人面前提及我的名字。”

    “这跟追杀你的人有关?”仇小曼好奇地问道。

    “算是吧,总之,这件事你们务必放在心上,算我拜托你们了。”林焰诚挚地说道。

    现在,一行十二人中,就只剩下了四人,只要仇小曼和梅降雪不说出自己的名字,独孤剑魔肯定不会说,那么,自己的身份就不会在林显平等林家人的面前暴露,自己也就能够安心在雪幻高原历练,不用担心什么时候林家的人会突然闯入雪幻高原來追杀自己。

    “我來护送你们。”独孤剑魔的语气还是冰冷,但显然愿意帮助两女。

    “另外,出去后如果遇到什么麻烦,提独孤家族的名字或许还管点用。”独孤剑魔随即补充了一句。

    独孤家族的根在潇水城,但他们的脚步却遍布整个武界,因此在武界各个地方都有着不小的名声。

    “独孤剑魔,拜托你了。”林焰朝独孤剑魔拱手道谢。

    “沒事。”

    独孤剑魔随即和仇小曼、梅降雪向前走去。

    为了不惹麻烦,林焰飞快转身,身形隐入了风雪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