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界王

第一百四十六章 杀李清愁

    听到秦海梦说出的想法后,林焰立即觉得可行,两人再综合了一下其他情况,估计采用这个计划杀死李清愁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不会暴露身份[原来是美男]美男颠覆之路。

    所以,两人干脆将具体的细节商量了一遍,准备今天就动手。

    不过,林焰沒有立即上幽冥门,而是与秦海梦约定好了今天碰头的地点以及时间后,便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穿过灌木,爬过山峰,最后在一棵大树前停了下來。

    已经是第五天了,林焰果然发现树洞内空无一人,但干草上却有一团触目惊心的血迹,四周还凌乱散落着一些卷毛。

    不是铁牛的头发,而是猛兽的毛发!

    尽管不愿相信铁牛已经死掉了,但铁牛背部被钢刀捅了那么大一个血洞,进树洞前就已经昏厥,在得不到及时救治的情况下,已经很危险了,更何况现在还有猛兽进入了树洞内?铁牛拿什么來抵挡?

    林焰紧咬着嘴唇,握紧的拳头狠狠砸在了树干上,“如果不带铁牛來牛头山,兴许什么事情都沒有。”

    林焰心中充满了自责,不光是因为铁牛已经死掉了,而且更觉得愧对铁牛的妻子,要知道,铁牛嫂才刚有身孕,这时候却死了丈夫,而肚子中的小孩,一出生就会沒有了父亲!

    “李清愁,夏家人的惨死与你有关,铁牛的死也与你有关,今天我不杀了你,誓不为人!”

    林焰再次一拳砸中大树,发泄完心中怒火后,连着在附近仔细搜寻了几个小时,连隐蔽的山洞都沒放过,然而却沒有发现铁牛的尸骨,眼看天色不早,快到和秦海梦约定的时间了,林焰只好带着一脸失望朝幽冥门走去。

    铁牛嫂那边,他还不知道怎么去交代,只想着解决掉李清愁后就再次回到牛头山,一定要将铁牛找到。

    不久,林焰到了幽冥门入口处的一个隐蔽位置。

    秦海梦已经在等着了。

    “林焰,你怎么了?”发觉林焰脸色不对劲,秦海梦皱了皱眉头。

    “沒事,我很好。”林焰的声音有些冰冷。

    秦海梦的眉头皱得更加明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压低声音说道:“林焰,现在是你我合作的关键时候,我不想因为你的原因而导致计划失败,那会让我陷入危险。”

    虽然早已经了解秦海梦是一个注重利益的女人,但一听这话,林焰还是有些不爽,嘴角向上翘起,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你管好自己就可以了,我不会拖你的后退。”

    秦海梦也不动气,取出一套衣裳丢给林焰,说道:“但愿如此。”

    林焰很快穿上这套衣服,眨眼间就成了一个戴着布帽的仆人,同时将心中其他情绪暂且压下,全心全意地准备对付李清愁。

    秦海梦指了指旁边的一个菜篮,随即站起身朝外走去:“菜送到厨房后,你找个地方呆到天黑,然后再到我们约定好的地方。如果出了意外,不但计划取消,而且我也不会出面帮你。好了,祝你好运。”

    秦海梦先返回了幽冥门。

    二十分钟后,林焰背起了菜篮,开始往幽冥门送菜。送菜几乎沒有危险,因为送菜的老乡刚刚被秦海梦击晕,菜篮子就是他的,林焰只是代替一下而已。

    背着菜篮,幽冥门的守卫根本不去看这个戴着破旧布帽、佝偻着身体的乡下男人,林焰顺利到了厨房。

    送完菜后,林焰当即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潜藏下來,大概一个半小时后,天黑了下來。

    接近晚上七点,林焰秘密來到了和秦海梦约定好的地点。

    “李清愁每晚七点准时洗澡,七点半习惯到院子附近逛逛,这中间的半个小时刚好可以让我们行动。”

    秦海梦说了一句,熟门熟路地带着林焰一路摆脱守卫,很快就到了李清愁和婢女居住的院子外。

    时间,刚好是七点整。

    院子里面,一个婢女捧着衣服,一个婢女拿着花篮,脚步匆匆,却大气都不敢出。

    正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另外两个婢女拿着水桶、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快步走了出來。

    一见这情景,朝正房走的两个婢女不由将头埋得更低,脸上竟然带着诚惶诚恐之色。

    四人相错而过,谁都沒有说话,走廊上压抑得可怕。

    拿花篮的婢女轻轻推开了门,两人走了进去,但随即房间内却响起了女子刻薄的声音:“春花、夏草,干嘛一副死人脸?怎么,做这事委屈你们啦?弄得好像我李清愁不通人情一样。”

    两个婢女急忙挤出笑脸,当然,还得一个劲说李清愁的好话。

    幽冥门的人,几乎都知道李清愁对婢女刻薄无情,要求极严极苛刻。在这座院子做事的婢女,需要遵守的规矩非常多,而且一旦有什么做错了,往往就会遭到李清愁的破口大骂甚至一顿毒打,甚至于,在李清愁心情不好的时候,毫无过错的婢女也会莫名其妙地被当做出气筒军刺(军文)。

    眼下两个婢女显然成为了李清愁出气的对象。

    不过,她们却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满,下人们都偷偷在说,以前服侍李清愁的一个婢女因为愤怒而顶撞了一句,立即被李清愁一记耳光抽过去,两排牙齿被打落了一大半,而有一次一个婢女因为偷了李清愁的一支普通簪子,被发现后硬是活活被李清愁逼死!

    像这样恐怖的传闻,还有很多很多,总之,在李清愁的院子做事,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万万不能出什么岔子,否则,沒有人可以救自己。

    好在今天李清愁只是发了一顿火,自感逃过一劫的两个婢女慌忙退出,掩上门,在门外等候。

    二十分钟后,李清愁洗澡完毕,两个婢女慌忙进去清理房间,搞定这一切后,两个婢女松了口气,因为今天总算平安过去了。

    服侍李清愁,真的会感觉度日如年,而且指不定就会飞來横祸。

    这两个名叫春花和夏草的婢女匆匆回到了居住的偏房,可才推开门走进去,就被埋伏在门后的一人轻轻击中了后颈脖,飞快晕倒过去。

    正是趁着李清愁洗澡时溜进院子的林焰和秦海梦。

    看了看晕倒的两个婢女,林焰问了两个问題。

    “你的声音能够模仿她们中的一个?”

    秦海梦很自信地答道:“下午我特意偷听了春花说话的声音,能够模仿个大概,不会让李清愁察觉。”

    “她们能够在十五分钟后醒來么?”

    “当然,”秦海梦点点头,“现在是七点二十左右,再过十分钟李清愁就会在院子中走动一番,那时我们就正式行动,留给我们的只有五分钟。”

    林焰放心下來,眼中闪现出复仇的火光,冷冷道:“五分钟,只要李清愁中计,我保准杀死她。”

    “好,出发。”

    已经套上婢女衣服的秦海梦重新拉开了房门,瞅准外面沒人,飞快和林焰两人朝院子偏僻位置的草房悄然跑去。

    李清愁对待婢女极端苛刻严厉和狠辣无情,但对饲养在院子中的一匹黄骠马却疼爱有加,不但准备了又大又舒适的马厩,还有专门的草房囤放草料,用婢女们私下的话说,就是李清愁拿畜生当人看,而对她们,却连畜生都不如。

    不知道今晚计划成功、李清愁死后,这些饱受李清愁摧残和折磨的婢女们会不会拍手称快。

    七点二十五,林焰和秦海梦顺利进入了草房内,之后,林焰开始默默计算时间。

    七点三十一分,这时候按照李清愁极有规律的作息时间,应该是在院子中四处散步的时候,林焰揭开草房的一扇窗户,手指发力,一粒小石子攒射而出,直接击中了对面威风凛凛的黄骠马。

    力道不很大,黄骠马不会惨叫,但在骤然受惊下,马蹄却是不安地踢在了食槽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隔马厩并不很远的花园处,李清愁刚好散步到了这儿,耳力远胜婢女的她听到了心爱的黄骠马似乎有些不开心,心想这几天为了寻找林焰尸体的事情自己忙得焦躁不堪,倒是忘了看它了,看來它也有些想我了,所以正弄出动静吸引我的注意呢,嗯,我这就去看看。

    于是,李清愁嘴角荡漾出一抹柔和的微笑,向着马厩而去,这副温和的表情如果落到婢女的眼中,不知道她们会怎么想,但这时候,是不会有任何婢女的房门打开的,躲李清愁这个主子还來不及呢,哪里却知道李清愁正在走向死亡之路。

    李清愁慢悠悠走着,在七点三十二分的时候,离马厩也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

    但李清愁嘴角上的一抹笑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双眼睛像两把刀子,狠狠戳向了马厩旁边的草房。

    “大牛,我真的快坚持不住了,服侍李清愁总是提心吊胆的,今晚又一次挨骂了,差点就遇上一顿毒打,这样的日子,我真的熬不下去了。”

    是春花的声音。

    “花儿,那个李清愁又乱发脾气了?哼,这个女魔头,大变态,根本就不拿你们当人看,反而对面的那头畜生都比你们过得好十倍,像她这样的恶人,简直不得好死,俺呸!”一个带着乡下土音的汉子气恼地说着。

    “嘘!”春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大牛,你小心一些,万一被她听到了,可不是一顿毒打,而是直接丧命了。”

    “哼,有什么好怕的,这个比狗还不如的东西,俺呸死她!”乡下男人狠狠吐了一口唾沫。

    李清愁脸色铁青,飞快绕过了马厩,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草房门口,一脚直接踢开了木门,面带杀意冷笑道:“好一对偷情的狗男女!春花你个小贱人,不但违抗我的命令在这儿私会臭男人,居然还敢背后诅咒我!”

    李清愁像一尊凶悍杀神出现在门口,“唰”一下抽出了长剑。

    “大牛,你快走!”

    昏暗的光线下,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春花”拦在了李清愁和“大牛”的中间,惶恐地大叫。

    “哪儿跑。”

    看到两个下人居然如此诅咒自己,李清愁已经动了杀心,先是一脚直接将“春花”踢到一边,然后长剑笔直朝背对自己、惊慌失措的“大牛”刺去。

    不过是两个身份低微如草芥的下人,李清愁根本不会动用元气,认为凭借这把新近得來的锋利长剑足以应付。

    李清愁推着长剑向前,然后听见“大牛”惊恐大叫了一声,哆嗦着身子跌跌撞撞往后门跑去,李清愁冷笑一声,暗骂了一句“废物”,继续推着长剑,准备将长剑送入这该死下人的身体内。

    然而,剑尖离“大牛”后背不足十公分时,情况急剧变化。

    “大牛”沒有了任何的惊恐,迅速低头、转身、扑向前,几个动作做得流畅至极,果断至极。

    李清愁还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一根黑色铁棍突然出现,重重砸在了她的肩膀上,直接将肩胛骨砸得粉碎。

    几乎是同时,铁棍主人的左手化为铁拳,大力击中了她的丹田,直接将丹田击碎。

    紧接着,这只拳头变为手掌,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巴。

    她终于借着昏暗的光线,看清了一张冰冷而又熟悉的脸。

    “李清愁,我为五夫人、为夏家、为铁牛报仇來了。”

    林焰用只有他和李清愁能听见的声音低低说道,随即铁棍戳进了李清愁的胸膛,而捂嘴的左手同时爆发出一团白光,击在了李清愁的脑袋上。

    丹田被毁坏,心脏被破碎,灵魂被轰烂,即便是李清愁,也不可能再施展什么“幽冥还魂**”死而复生。

    林焰冷冰冰看着李清愁的尸体“趴”一下落在了干草上。

    “快走。”秦海梦已经脱下了婢女的衣服,对林焰说了一声后,从前门迅速出去,临走时不忘说道:“这边的事情不会露出任何破绽,我们第一次合作已经顺利完成了。”

    林焰快步上前,将几张纸递了过去:“这是《幽冥玄功秘籍》第八重的最后部分,至于第九重,等我们的第二次合作开始再说,记住,关于我的事,你不要说。”

    对这个女人,林焰沒有什么好感了,但承诺还是得履行。

    秦海梦接过珍贵的几张纸,头也不回,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五夫人,你可以安息了。”

    林焰将尸体放进了鼻烟壶这个空间储物容器中,拿上失而复得的战剑,带上混铁棍,飞快从后门出去,进入了秦海梦指点的密道。

    七点三十四分的时候,春花和夏草幽幽醒來,却只记得被人弄晕了,一分钟后,她们听到马厩那儿传來了震耳欲聋的一声爆炸,接着一团火光冲天而起。

    半个小时后,她们得知那个无情毒辣的主子已经离奇死掉,心中畅快的同时,也偷偷将自己被人秘密弄晕一事隐瞒了下去。

    秦海梦顺利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中,她知道李清愁的死,肯定会和胡姬扯上关系,毕竟,李清愁和胡姬的明争暗斗是幽冥门上下皆知的,至于胡姬怎么摆脱麻烦,她才不管,有了《幽冥玄功秘籍》,她宁愿先隐忍一段时间,等到实力大大提升后,再崭露头角也不迟。

    而林焰则在秘密通道中飞奔,很快出了幽冥门。

    林焰在一家小旅馆住了下來,决定先过完这晚,明天再重上牛头山,寻找铁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