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483章 幸运

    等了一天多,去寻人的总算回来了,按照李从镒的人带去的地点仔细寻找,并没有发现子均的尸骨,又到当地政府查询有没有接到那处的杀人案件。

    一切全都否定,这一处是没有尸骨了,经过李从镒的人肯定了此处绝得没有找错,难道尸首被狼虎吃掉了?就是吃掉也不能一块骨头不剩。

    雨春的心虽然沉到了谷底,可是也涌出了一股希望,找不到尸骨最好,自己要亲自过去,一个一个村庄的找,就是到了天边也要找到他,就是钻了地缝也要把他挖出来。

    赵二劝雨春:“我看你还是不要去找了,几千人像篦头发一样找了个遍,他们都搜了五十多里,附近二十多里没有人家,一个重伤号,怎么能爬出这样远遇到人家?活的希望一点儿没有,要是遇到狼群连骨头都不会剩。”赵二火大,这样瘦得无形的人再去折腾就是死路一条,她也就没有希望活着回来。

    赵二既心疼又憋气,钟离子均真是气死人,你死了还想把她也拐走,等到了阴曹地府本王也会找你算账。

    雨春没有听赵二的求告,带领大宋两千侍卫军开拔到了南唐,找李煜要了战马两千,车辆三十,满载粮草,开拔进山,他要是钻了山,用铁锹也要把他挖出来。

    子英说:“公主,我们不能这样没有目的的乱找。”

    雨春一想也对,这样乱找恐怕是有遗漏的村子。山里有的小村很隐蔽,不知道那里有个村子也是找不着。

    雨春吩咐侍卫带着府衙公函到县衙索取附近几个镇店的户籍,从县里只是一过捎带户籍就进了镇子,雨春坐在车上翻看了这个镇的户籍,小小山村竟有三户人家的村子,这样的村子一定会漏掉的。

    把那些小山村标上了记号,就从小山村开始寻找,就像查户口一样,一家也不漏过。

    三个镇概括了方圆百里。古时的村庄稀少,二十多里地一个村子,方圆百里也就五六十个村子,差了一个来月到一点信息没有。

    真是失望到了家,想放弃雨春不甘心,继续找没有了一点线索。如果他是被远处的人救走了呢,雨春想到了古书里说的贴皇榜,就立即派人找李煜让他贴皇榜找人,在南唐贴,雨春要求他赏万金为酬资。

    李煜哪敢不答应,立即贴皇榜。人哪有不爱钱的,见到皇榜冒充来的也少不了。

    真让雨春料到了。一说丢失的是南唐郡马,还是大宋的驸马,赏万金也是诱惑力极大的,有的女人把自家丈夫都送来冒充想领赏金,明摆着是成不了的事也敢干,雨春倒没有责难他们,每人给了二两银子走了。

    如果震唬这些人。怕别人不敢来了,因为谁也不认识钟离子均是哪个。惩治那些人会让知道救了钟离子均的人担心不是郡马而被惩治,雨春留了个心眼。

    折腾一个多月,雨春累得就快垮了,看起来这也是个幻想,雨春失落到了极点,环燕劝道:“公主,远处还有来不到的,再过一个月再找不到或许是没希望了,现在我们不绝望。”

    “不绝望有什么用,这人是在人间蒸发了。”雨春也不会再哭,要能把他哭回来,她是要拼命哭的,无益的事情她不想做了。

    雨春的恨意无处发泄,她要进山找狼群报仇,在这里她不想等下去,她要进山杀狼群。

    留下子英等着京城认人,和李煜要了五车弓箭,被二十匹马驮了,进山剿狼,杀了一路也没有遇上大的狼群,雨春郁闷无比,大约走了有二百里,只杀了一个三十的狼群。

    找不到大狼群,只好往回返,临去是走了五天,回来走了四天,又杀了一些狼,还是没有遇到大的狼群,这口气终究是出不来了。

    走得又累又饿就坐下休息打间,侍卫燃起了火把猎得的山鸡野兔扒皮去毛,很快就炖到了锅里,一会儿就散发出了香味。

    这几天在山里吃多了这东西,已经吃得腻烦,这个侍卫厨子炖肉的技术很高,皇宫御厨都没有他的手艺好。

    多好的手艺也会吃够的,子英给雨春舀了一碗清泉水,喝了倒是很败火,

    就着清泉水吃了几口油茶面,为了躲那股油腻味儿,雨春带着小芳和子英走出那片崖下清泉,来到了大树阴凉处,就听到了不远处的喊声:“你给我站住!臭就像!。”听着是个女子的声音,瓮声瓮气的机绣铜钟一样,听到这个声音,雨春想到一个人。

    和柴荣的声音差不多,区别就在于男女的声音还是不一样的。

    就听到一个男声的呼喊:“你不是我媳妇!别追我!”

    雨春心中抖了一下儿:这个声音像……

    雨春嗖地站起,正待去追那个声音,就听到那个粗壮的女声又喊起:“你再跑!我就收拾了你!”

    只听那个男声叫起来:“你敢,我媳妇会砍你脑袋。”

    女人喊起:“去你妈的,我***怕你媳妇?小脖儿一掐脑袋就给她揪下来!”

    听着这个男声特别的耳熟,雨春等不了,感觉这事就像与自己有关。

    刚迈了一步,就听到那个粗野的女声骂道:“你个王八蛋不听话,我玩够了就卖了你!”

    雨春震惊得不行,这哪像个女人,干脆一个色狼。

    那个女人又开骂:“哪来的王八蛋敢在姑***地盘抢食,敢炖我的山鸡野兔,作死呢!”

    雨春听到脚步声,是往这里跑来,雨春就站住脚。

    飞奔过来的是一个肩宽赛簸箕,腰粗如柳斗的大身板儿。整个脸蛋子就像个半斗子又圆又大。

    浓墨的粗眉,眼睛瞪得溜圆,突脑门大嘴岔,挺大个蒜头鼻子海口嘴。

    这人长得简直就是一个夜叉现世,母老虎也没有这样凶恶。

    侍卫看到这个女人奔了肉锅,呼啦就围上了一群,人人都看着这个人发憷,他是个女人,侍卫不好对她下手。

    女人大叫一声:“哪里的野猫。敢抢我们五虎山的牙祭,一个个都是找死。”

    雨春看女人奔了肉锅,闪身就奔了前边,她不看看说话的男人是谁,后半生都是遗憾的。

    小芳和子英急的不行,赶忙奔了侍卫群。公主不让她们跟着,万一出事是很后悔的。

    雨春几步冲过去,看到一个身穿黑色短衣的男子正低头坐着,听到脚步声并没有抬头,雨春咳嗽一声,那人没有理。

    雨春只有问了:“你是谁?是住在这里的吗?”

    那人才缓缓抬头。见着雨春神色怔了一下,雨春却是震呆了。望着那个熟悉的脸,他虽然很瘦,却是容颜不变。

    不是他能是谁,他怎么到了这里?

    雨春也是要慎重的,不能认错人:“你是山里的猎户?”

    那人就那样瞅她:他她太瘦了,瘦的都不像她,到底是不是她。她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那人开了口:“姑娘是这个山里的人吗?”

    雨春的声音很嘶哑,那人听不出有像雨春的声音。

    两年多不见。面目生疏了许多,这个姑娘可比雨春老的多,没有润泽的面容,没有她那样的光彩,虽然模样像,却不是真像。

    眼前的男人变化也是极大,没有了眉梢眼角的喜色,没有他那样的精气神,脸上的微笑已经消失,有些发呆的样子。

    “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是从东京来的。”雨春的话让那人眼神有了光彩:“东京?是大宋的东京吗?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来找一个人。”雨春看着他的眼神变化,她的眼神又亮了一些。

    “到这里来找人?你知道这里是哪儿?”那人看看四周:“你带了多少人来的?”

    “子均!……”雨春尖叫一声:“呜呜!”就哭起来:“你没死?”

    “别喊!这里很危险,你们有多少人?”

    子均急切地问。

    “一千多人。”雨春哭着说:“你死在这里干什么,都以为你死了,你真坑人。”雨春想大骂了,可是她没好意思骂出来。

    “一言难尽,快,我们赶紧准备,被那些山贼发现就危险。”子均拉住雨春边走边和她说:“这里山贼两千多,都是厉害茬,来这些人恐怕是得被他们发现了。”

    “山贼乌合之众,怕他什么,我们一千人还有弓箭,立即把他们消灭。雨春突然想到:”是这些山贼救的你不,那样我们还不能杀他们。”

    “现在说不清楚,我是不会杀无辜的,没有这些山贼我还不会流落在外这么长时间。”

    “那就听你的,”二人跑到侍卫群里,跟侍卫说明了情况,那个胖女人看到子均就破口骂:“你个混蛋!还不帮我!跟他们瞎扯什么?”

    雨春吩咐人把她绑上,女人对着雨春就大骂,雨春上去就给了她俩嘴巴:“再骂人就割你舌头!”

    这个女人才算老实。

    把这个女人绑结实,塞紧了嘴,想挣扎都没有机会,往大树桩子上一绑,就让她自生自灭,狼虫虎豹是饶不了她,子均让怎么干侍卫就执行。

    雨春看子均上马的时候,腿有些不方便,就担心不已,二人同乘一匹马,子均坐在后边抱住她,雨春就问:“你的腿受伤了?”

    子均怕雨春担心,只有把话题扯开:“你们怎么会找到这里了?”

    “我进山杀狼了,不是专门来找你的,今天这是巧遇。”

    “你以为我被狼吃了?找狼报仇来了?”子均就笑起来:“你真是与众不同,我要是死在山贼手里,你也一定会找到仇人的。”子均开心的笑了:“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别拽文了!”雨春掐了子均腰眼儿一把,子均“嗷!……”一声。

    “怎么了?”雨春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可别学那个母夜叉。”子均狡猾的一笑:“你要是和母夜叉一样爱我那有多好。”

    说着大手就伸进雨春的裙子里,惊叫了一声:“怎么这么瘦!”

    雨春突然挣脱子均的手,“嗖!”地就跳到地上:“你找那个母夜叉去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