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217章 不能躲的事情

    “真的那么太平吗?”李雪疑惑的问。

    “要不我们明天就去下馆子,永明要走了,我们就算为他践行。”雨春一说,李雪的脸色又暗淡了。

    雨春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李雪,看起来李雪说的坚强,心里这关还是不好过的。

    “雪儿姐姐……”雨春的话还是顿在了嘴里。

    李雪看她一眼,就浅浅的一笑:“春儿,你不要担心我,我这个人都遇到了什么你也是知道的,我不会再被人打击到了。”

    “只要你不被伤害就好,我是觉得真的对不起你。”雨春是感到愧疚的,她也是一心为永明着想,才给李雪和永明牵线,既然永明是个糊涂的,自己是不会帮永明坑害李雪的。

    “雪儿姐姐,你说我们去馆子让不让京娘姐去呢?”不让京娘去雨春怕京娘失落,让她去还担心遇到登徒子。

    “有柴老在没有人敢捣乱的。”李雪知道雨春说的意思是京娘太漂亮,会招人觊觎的。

    “我也不懂后周的礼仪是怎样的,女子是不是可以满街走,在镇上倒是看到了不少女子,可是没有京娘这么美貌的。”

    想想雨春的话,李雪就说:“我们戴个帷帽,就不招贼眼了。”

    “对,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法子。”雨春高兴,自己是个小孩子可没有忌讳过别人瞅,在烧烤店还不是天天和人打交道。

    自己逐渐大了,以后是得注意了。

    二人高兴得就找京娘商量。京娘并不眼馋下馆子:“我看家就好,你们几个和柴老去吧。”

    “不行!不行!有我义父跟着怕什么,哪个坏蛋在我义父面前都是屎蛋,京娘姐姐,不能缺了你的,我们这叫全家大聚会。”

    “雨春想到了现代的照相机,和摄影机,这要是来个全家福,是多美的事。保存几十年自己的青春模样,一年一年的留下自己的容貌,是多好的事。

    可惜那个愿望是实现不了,发展到那个时代可是得要一步一步来,那种深奥的东西自己是造不出来。

    “雨春,你怎么了?”京娘看到雨春一阵的沉默。是不是自己不答应去雨春不高兴了、

    京娘就急忙答应了:“我去我去!春儿,我答应了。”京娘拉了雨春一下:“你发什么呆?”

    雨春方才醒过神来:“没什么,没什么,我想到了一些事情。”

    李雪说:“春儿就好发呆,你成天想那些什么发明的,费不费心?”

    “雨春!雨春!不好了!……”小丫儿急火火的跑来。

    “啥让你慌这样?”李雪佯怒。嗔了小丫儿一句。

    “真的不好了!县衙来了传票,这可不是好事。”小丫的脸色焦黄。眉头皱的狠。

    京娘伸手接过小丫儿手里的传票,一看就脸色大变:“春儿!传你上公堂!”京娘惊叫一声。

    “该来的必须来,可算等到了。”雨春也没看传票。

    几个人都凝视着雨春:她怎么还愿意上公堂?那是抛头露面的事,对女子是很不利的。

    “春儿!雨春!……你不能去!……”三个人齐齐的阻止。

    “怎么去不得?我喜欢。”雨春好似很开怀。

    真的理解不了雨春的心态,三个人纳闷极了,还有喜好上公堂的?

    “春儿妹妹,你要是被陶家认回可就惨了。你别不信大秋的话,她们一定是那样打算的。你没了师父的庇护,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李雪觉得雨春还是个孩子,想事想的简单,那天李雪拿荷包给大秋,就是感谢大秋告诉雨春那些话,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总是对雨春有好处的,对于陶家人的狠辣不得不妨,有柴老护着可以不去县衙,为何还要去公堂呢?

    “我想去一次公堂和陶家就会择清了,也免得他们纠缠不放手,一劳永逸的结局是最重要的。”雨春的想法是捡把握的干,快脱离了陶家的掌控,也只有上公堂是最有利的武器。

    小丫儿就快速的到了柴老的书房:“老先生,衙门要传雨春和陶家打官司。”

    “哦?你叫雨春过来。”领了柴老的话,小丫儿又跑回雨春的房间。

    “雨春,你义父叫你。”小丫儿一喊,雨春就知道是小丫儿汇的报。

    “就你的嘴快!”雨春瞪了小丫儿一眼,就去了书房:“父亲!您找我?”

    “你真的去公堂?”柴老觉得这个孩子好像什么都能对付,一点都不知道担忧,是不是还是年龄小心里不盛事,忘记了陶家要卖掉她的阴谋。

    “不去问题永远解决不掉,陶家的纠缠何时会了,如果得到了他们相反的答案,他们也就会死心了。”雨春说完柴老就是一怔。

    “怎么能得到他们相反的答案呢,除非你真的不是陶家人。”柴老疑惑,莫非雨春真不是陶家的?

    “义父,您也真信那个滴血认亲?”雨春觉得柴老见多识广,怎么回信那个把戏。

    “公堂断亲都是那个法子,还有不准的吗?”柴老更疑惑。

    “义父,那个破招儿一点儿不准,您放心和女儿去看一场好戏。”雨春这样说,柴老也不信,很多认亲案都是这样断的,莫非雨春有什么好招儿破解。

    “你有办法不让血融合?”柴老疑惑的问。

    “义父您别不放心,要是两个人的血融合了可就是有鬼了。”柴老越听越糊涂。

    “给为父交个底,为父就放你去。否则有为父挡着他们,你可别去冒那个险。”

    雨春一听真是不好办,给义父讲了那些道理,自己也是解释不了的,不讲明白义父还担心,只有和义父打马虎眼了:“父亲,女儿办事你还不放心吗,那是随机应变的事怎么好说的清楚,到时候我什么事都没有就是了。”

    雨春坚持要去,柴老也没有办法,雨春要是打赢了官司就罢了,如果输了,自己就不会对陶家客气了,就是请出了皇后的懿旨,也会救了雨春的。

    去就去吧,柴老是不怕任何人的,只是不想让陶家人得意。

    安排隔日上公堂的事,这回京娘可急眼了,雨春有难她不会袖手的,自己虽然没什么帮忙的能力,可是陪雨春,给她助威还是可以的的。

    李雪也是不放心的说什么要跟着去,雨春极力的阻止二人:“义父和我去就成了,出远门是很受罪的。”

    李雪说:“我是去过的,我才不理会车颠,不让我去,我也要去!”李雪坚持着,雨春也没了法子。

    “要不京娘姐姐留下看家,和小丫儿你俩作伴。”雨春这样说,小丫儿赶紧接话茬儿:“谁都不去,我也要去的,我要监视陶家人搞什么鬼。

    京娘说:“我是一定要去的,雨春你说过,朱县丞断案就搞了什么鬼,我最会观察人的动向,我怕他们再搞鬼。我是一百个不放心的。”

    说了半天哪个也劝不下,这可怎么办?就义父这一辆车,可载不了这么多人。

    一直争到天黑,永明三个也回来了,四夏一听雨春会被陶家认走,心里就发了毛,雨春只要被陶家认回去,四夏知道自己就完了,妥妥的是被卖的命了。

    四夏说什么也要跟着去,雨春说:“你跟着起的什么哄。”四夏哭了一阵子就跑了,来到了魏四婶家就是大哭:“我三姐要被我娘卖了。”哭了半天一句话也讲不清。

    魏四婶正在做饭,听四夏的意思是雨春有了麻烦,魏四婶的饭也做不下去了,让秋秋看家,自己就奔了雨春家,院子里的哥几个一听说雨春出了事,都追在了魏四婶的身后。

    魏四婶也没有往回撵他们,是愿意让他们跟着帮雨春的忙。

    到了雨春家,客厅里正争竞。只听是永久的声音:“我一定跟着去!我去监视衙役们捣鬼。”

    雨春说:“你们都别去,不能耽误读书,咱们又不是去打狼的,去那么多人也无济于事,车盛不下这么多人。”

    “我们自己走着去!三十多里地不算啥。”永明决断了最后的决定。

    “春儿!怎么回事?四夏在我们那儿哭半天了,说你们俩都要被卖了。”魏四婶担忧的问。

    “四婶,啥事没有,您别担心,我们就是到县城逛逛,不让四夏去她瞎闹腾。”雨春这样说,魏四婶还不明白雨春是怕她担心,安慰人的话。

    李雪就和魏四婶详细说了,魏四婶一阵无语:世上竟有这样是父母,只想把自己的孩子往火坑里推,这样的心肠是怎么长的,难道孩子不是她十月怀胎生的,莫不是生孩子是专门为了卖的?

    魏四婶激凌凌打了几个冷战,想起来这几天的传言,是真是假魏四婶并不知道,听说是刘氏把秋雪卖给了镇上七十五岁的王老财主,雨春要是被陶家认回去,还能有好下场,是谁这么黑心出了这个妖蛾子,滴血认亲可是很准的。

    魏四婶想到此一阵的慌乱:“雨春!你义父没法让你不去吗?”

    “方法是有的,可是我愿意和他们对簿公堂。”雨春惨淡的一笑“他们愿意,我一定成全他们,让他们死了心好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