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田园五兄妹

第35章 小糠生活

    杨氏赶紧挣理,眼光闪烁:“娘,三春抢米有人看见,我可是听大嫂说的。”

    变得真快,一下就糊到周氏身上,永明初次认识了这个杨氏:好阴毒,比周氏还坏。

    揭露了杨氏的诡计,永明也懒得搭理这俩人,袖子一甩,大步出了谷氏房门。

    四夏已经饿懵了,正吃三春喂的麸子粥,真是饱了不好吃,饿了甜如蜜,四夏没病,就是饿的,进嘴就咽,不管什么一劲儿往里吞。

    吃完麸子粥,又吃糠饽饽,别说,这丫头嗓子眼儿还真粗,糠饽饽咽得也顺溜。

    这都是三春的恶做剧,本想给她带回几个菜包子。但一想让谷氏知道也是麻烦,再者就是想教育一下四夏,谷氏不能动,是个最好的时机,大娘们儿,二娘们儿不可能伺候她,没有麸子粥,糠饽饽,四夏只有饿着,就是让她吃点儿苦。

    永明把杨氏的话告诉三春,面带疑问:“三春,为何杨氏诬你抢米?”

    三春就笑起来,一副能掐会算的模样,多简单的事情,这种伎俩她也使,谷氏但是个明白一定儿的人,也不会被她糊弄。

    抢米的事情怎么瞒得住人,一思索就明白是周氏杨氏两人干的,谷氏她们三人是管做饭的,谷氏倒了,厨房就只剩了她二人掌管,看不透杨氏,还看不透周氏?妯娌之间哪有相让的道理,周氏抢,杨氏就干瞪眼挨饿?

    “杨氏的好算计,她知道了没她们那份钱,两口子都是有心计的,这是在耍手段,说我抢米必然招来娘的记恨,以娘的脾气会不顾爷爷的反对,强硬行事,他们担心娘被爷爷管住不敢卖我,是在将娘一军。

    这一次又显出了她们两口子的孝心,感化娘,他还又要考秀才,是陶家的希望,卖我的银子岂不大部偏了他们,可是杨氏狂妄了,怎能当着你说,她是认为你不会插言,她是这样想的,卖了我你也得力。”

    “是这样的,你分析的没错,大嫂二嫂怎么都这样恶毒?”永明狠眯着眼,眼里全是杀人的凶光。

    “人大多数是贪婪的,再者他们哪里见过银子,想功名,想银子都想疯了,没有银子怎么能有功名,哪里不需要钱。”三春两世为人,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杨氏给谷氏吃了碗米粥,第二日就再也没有登门,说是要到娘家借粮,一家三口全走了。

    周氏以为卖三春没望了,一顿饭也不给谷氏送,自己吃饱就抱孩子串门子。

    谷氏吃的还是麸子粥,但每到晚上能吃到一个菜包子,连续七天,是不是麸子粥营养力强,谷氏竟然精神起来,眼里充满了疑问:“永明,我问你,包子哪的钱买的?”

    永明早想好了说词:“娘,你这次能活下来,全靠了三春,她天天到镇上乞讨,才买几个包子,给我们几个和娘吃,我们才没被饿死。”

    谷氏“噌!”从床上戳到地上,脸色通红,眼睛瞪得像小山包,磨牙的声音“嘎吱嘎吱”地:“我惜得她乞讨,我饿死也不会吃她的东西,她败坏我书香门第的名声,我就和她没完!”

    永明就要气乐,娘一点儿不懂道理,这人真混,自己想感化她一下,好放弃对三春的狠劲儿,怎么啥都是她的理。

    “娘,抢走米的你不怪罪,反来怪罪救你命的人,你怎么能这样偏心。”永明气得脸红脖子粗。

    “她乞讨养我是应该的,她的命可是我给的,讨好我?想不让我卖她?做梦!你爷爷管当个屁!软盖儿王八……”谷氏连老公公都骂了,永明直气得眼前发黑,就是捡软柿子捏,她怎么不敢骂刘氏?

    爷奶的短处是你做儿媳的该揭的?,要不是自己的娘,永明真想抽她,卖三春的妄念她还没打退,简直就不是个正常人。

    永明气得再也不理她,第二天连麸子粥也不给她送,四夏自然不懂疼她,永辉永久都坐立不安,永明呵斥他俩不许动,没见过这样的混人,使劲饿她,连说话的力气让她没有,省得她这样混横不讲理。

    这哥仨都是善良的,谷氏把永明气这样,都不想给她饭吃了,这娘当的,真没味儿

    三春知道永明是气,他心里哪能想饿谷氏,心里一动:气谷氏一顿去。

    “我去吧。”三春端起麸子粥碗,永明没有拦她,三春脚下轻快地来到谷氏房间,把碗放在床边,二话不说就要走。

    谷氏看她转身,就气懵了,这样的饭食以前都是她个这个臊丫头吃的,今日轮到她给她吃,这不是羞辱她吗?

    臊丫头竞不去乞讨,让她光吃这麸子粥,没天理了呢!

    抓起枕头,就砸向三春,一下子砸到三春后背,倒不是有多疼,这种行为让人气愤,每天专钻缝打人,麸子粥也不该给她吃,饿得她半死,看她还有没有力气折腾。

    “你这人知不知好歹,给你送饭还挨揍。”三春瞪大眼睛朝谷氏呲牙,像个小老虎,好像要吃了她。

    谷氏的怒气腾腾的,自己实在是没劲,以她的性子,早就打断了她的腿:“今日天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去镇上?”

    三春一听乐了,想包子吃了,今天你就别想了,糠饽饽等着你呢:“到镇上干什么?你都好了,自家有的是糠饽饽,怎么还让我给陶家丢人去?”

    “糠饽饽怎么能吃?”谷氏气得眼球都冒了,给她吃糠饽饽,丧良心的。

    “糠饽饽好吃得很,很有营养的,是养身体的好食物,我从小吃到大,看我长的个子多高。”三春说完这话,扭头就走,不再理她,她就是想来气谷氏的,倒不想虐待她,只是想让她尝尝糠饽饽的味道,一会儿三春就要给谷氏送糠饽饽。

    谷氏气得暴跳,端起麸子粥碗砸向了三春,三春腰一猫,碗从头顶上飞过,砸到门槛上,摔了个粉碎。

    三春就是一笑:“好哇,有本事你就天天摔碗。”

    最后听到谷氏的叫声:“把讨来的钱给我!……”

    三春骂了一声:“疯子。”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