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纨绔太子

第七百七十八章 吹牛的本事

    “想不到就是连这些狼人,也知道北冥海的事情,而且,他们恐怕也一直都想进入北冥海了。”半晌之后,周天玄感慨的说了一句。

    洛九天缓缓道:“这些狼人既然是这里的土族,那么想必他们便世代生活在这里。所有说,对于这里的环境,也一定比我们了解了。”

    “九天说的没错,这些狼人对这里的了解,的确是多于我们。”钟墨接口道,“可惜的是,我们一直没有机会联络他们,否则的话,找到他们的首领,谈妥一些条件,一定可以让他们帮助我们进入北冥海的。”

    想到今天晚上便是十五月圆之夜的时候,众人心中既是激动,又是失落。激动的是,在今天晚上,通往北冥海的道路将会打开。这个传说中的人间仙境,多多少少还是吸引着众人。而失落的是,今天晚上,他们却无法赶到那片大海,所以也没有机会亲眼目睹通往北冥海的道路,究竟是什么样的。

    半晌之后,众人商议了接下来的计划之后,便都各自回去休息。一准备在第二天,朝着北方极地的尽头,也是传说中世界的尽头前进。

    此时,明月,已经升至中天。天狼族祭拜月神的活动,也即将开始。随着狼啸声的靠近,无数的黑影,出现在了山崖的尽头。

    藏身在下方岩石背后的赵补天等人,看着那出现的无数黑影,不由吃了一惊。天狼族的数量,未免也太多些。这些狼人,足足有数千之众,简直就是一支实力强悍的军队了。

    这让赵补天等人看来,如何能不吃惊。当初穷奇一族归顺了暗影皇朝后。暗影皇朝也凭借和穷奇大军,攻占了不少他国的城池。若是这支天狼大军,能够为自己所用的话,那自己的实力,又会增强一分。

    想到这里,赵补天心中不由激动起来。不管是什么时候,赵补天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大过他的利益。

    只要是有利可图,赵补天从来都不会犹豫。眼下,他不仅思考着如何能够找到北冥海,而且还在思考着如何来收买天狼族的首领,让天狼族大军,为自己效力。

    海边断崖上的天狼族,越聚越多,到了后来,足足有数千只天狼,齐聚在海边的断崖之上。

    此时,明月正好升至高空。天狼族的祭祀活动,也随即开始。赵补天等人藏身在海边的岩石之后,目不转睛的望着天狼族的举动。

    这个时候,天狼族的狼人却是两边分开,中间让出一条道路来,似乎在给什么人留着一般。

    徐国师和赵补天都是感到十分好奇,两人均都猜测,这中间留出来的道路,也一定是给天狼族的首领留的。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赵补天和徐国师十分的震惊。因为,从那条道路上,走出来的,并不是天狼族的首领,而是另一个人,他们所认识的一个人。

    “喂,把老子放下来!你们这些畜生!”司空剑横五花大绑的被两个狼人抬了过来,从众狼人让出的那条道路走了过来。

    一路上,司空剑横嘴几乎就没有停过,不断的咒骂周围的狼人。可是由于语言不通,这些狼人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因此根本没有理会。

    自从那天晚上被这些狼人抓走之后,司空剑横便一直被狼人捆着。即使是想找个机会逃出去,也找不到适当的时机。

    直到前几天,这些狼人忽然要带他走,然后便来到了这里。也直到是现在为止,司空剑横才是反应过来,这些狼人是把他当成祭品了。

    想到这里,司空剑横更是着急起来,他可是千林仙城有名的大将,若是成了这般狼人的祭品的话,那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给笑话死了?

    当下,司空剑横便大声的叫喊起来,“放开老子!老子是千林仙城的大将!老子的主公就在后面!你们要是敢动老子一根毫毛的话,我们主公一定饶不了你们!将你们这些狼崽子全部杀死!”

    司空剑横歇斯底里的叫喊着。可是无论他如何叫喊,这些狼人都无动于衷。因为在他们眼中,司空剑横就是一个祭品。并且,他们与司空剑横语言不通,也听不懂司空剑横在说什么。

    不到片刻的时间,一路叫骂的司空剑横,便被两个狼人抬到了一块平台上。而那平台,也似乎就是狼人祭拜月神的祭坛了。等到司空剑横的命运,将是死亡了!

    远处,藏身在岩石后面的赵补天等人,哪里会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司空剑横。从听到司空剑横声音的那一刻起,赵补天和徐国师等人,便都吸了一口凉气。

    司空剑横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舒俊也跟着一起来了北方的极地?那么,舒俊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也是在寻找那传说中的北冥海吗?

    一时间,赵补天等人的心头,浮起了无数的疑问。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在这个不毛之地,遇到自己的宿敌。

    这一次,随着赵补天前来寻找北冥海的,都是暗影皇朝内一些知名的修士。修为和身手如何,自然是不必说。再加上徐国师这一个难得的高手,即使是和舒俊交手,也绝对不会吃亏。

    可是唯一让赵补天想不通的是,舒俊为何也会得知有关北冥海的事情?难道他们一路都在跟踪自己吗?

    想到这里,赵补天不由惊了一身的冷汗。若是这一路舒俊等人都在后面跟踪自己的话。那可就有些不妙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恐怕,就是连徐国师也没有觉察到后面有人跟踪他们。

    “国师,这人是舒俊的得力手下,此时却被天狼族当成了祭品,这其中一定大有文章啊。”赵补天脸色凝重,沉声道。

    徐国师缓缓点头,白眉也是微微一皱, 道:“这件事情的确是蹊跷,若是舒俊等人这一路都在后面跟踪我们的话,我应该能发现他们。可是我却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人在跟踪我们。”

    事到如今,就是连徐国师有些不明白了。舒俊等人,是否真的就在附近?否则的话,他的手下司空剑横,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

    一时间,众人的心头萦绕了无数的疑问。但不管是什么疑问,都和舒俊离不开关系。

    “国师,要想搞清楚眼下的事情,我们也只有向司空剑横亲自问一问了,否则的话,就是掉进舒俊的陷阱中,我们也不会知道是怎么回事。”赵补天忽然道。

    徐国师缓缓点头,却是拉着赵补天没有让他向前去找天狼族的人,“补天少爷,这件事情还不着急,若是舒俊就在这附近的话,他也一定注视着天狼族的一举一动。所以,当天狼族要杀司空剑横的时候,以舒俊的为人,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而我们若是在这个时候就出去的话,难免会被舒俊发现。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是不如试一试,看看舒俊是否真的就在附近。”

    听罢徐国师的话,舒俊也是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点了点头,道:“国师说的没错,如果舒俊真的就在附近,那他一定会现身。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试试!”言罢,赵补天又忍住了心中的冲动,目光紧紧盯着断崖上的天狼族,一动不动。

    此时,司空剑横已经被扔在了祭台之上,等待着死亡命运的降临。虽然司空剑横不断的叫骂,可是却没有人来理会他。

    看到自己这么开口大骂,也没有人理会自己的时候,司空剑横只能开始求饶:“各位好汉,我不过是随着我们主公一起来这里寻找北冥海的,并不是有意要闯进你们领地的!”

    直到现在为止,司空剑横都以为,自己被这些狼人抓住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小心进入了狼人的领地。因此才会被狼人误会。

    虽然狼人一直都听不懂司空剑横的话,但是当他说出“北冥海”三个字的时候,狼人中,走出了一位老者,显然,这位老者狼人,在天狼族中,很有威望。

    “你刚才说什么?”狼人老者忽然开口问道。

    这一次,可将司空剑横吃了一惊,足足半晌之后,他才惊喜的叫道:“原来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啊?”

    狼人老者没有理会司空剑横的废话,而是开口问道:“你刚才说了什么?”

    司空剑横不敢再多什么废话,将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当他说到寻找北冥海的时候,那名狼人老者的脸色微微一变。虽然司空剑横没有洛九天那般非凡的才智,可是一看狼人老者的脸色的变化,司空剑横几乎就可以肯定,这些狼人也一定知道北冥海的事情。

    当下,司空剑横脑海中闪过了无数念头。那就是先用北冥海的事情稳住这些狼人,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去理会,这些狼人知道北冥海的原因了。在他看来,这个时候,能够保证自己不死,那才是他最需要关心的事情。

    “你知道北冥海的事情?”狼人老者有些诧异的问道。

    闻言,司空剑横心中一喜,暗想,果然没有猜错。这些狼人对北冥海的事情,的确是很感兴趣。当下,司空剑横叫道:“当然知道了,我不仅知道北冥海的事情,而且我还进去过!”最后一句话刚说完,司空剑横便有些后悔了。自己说知道北冥海的事情也就行了,干什么还要吹一句。万一这狼人老者真的问起北冥海内的事情的话,那自己一个支吾,岂不是全都露馅了?

    想到这里,司空剑横心中忐忑不安,思考着狼人老者接下来要问的问题。

    不想,狼人老者则是直接否定道,“胡说,你怎么可能进过北冥海!你连前往北冥海的道路都不知道,怎么会进去过!”狼人老者带着一丝怒火道。

    不过从狼人老者的神色中,司空剑横也可以清楚的判断,这狼人老者也一定没有去过北冥海。否则的话,他就不会对自己说的话感兴趣了。

    当下,司空剑横更是肯定了心中的念头,据理力争道:“这种事情,我骗你做什么!每到十五月圆之夜,通往北冥海的道路便会打开。我看,倒是你像没有去过北冥海!”

    闻言,狼人老者浑身一震。不仅是因为司空剑横说对了他从来没有去过北冥海,更是因为司空剑横竟然也知道通往北冥海的道路。要知道,每当十五月圆之夜,通往北冥海的道路都会打开。这可是天狼族观察了几百年才发现的秘密。他哪里会想到,眼前这个普通的人类,竟然也知道这个秘密!

    这让狼人老者如何不震惊!“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知道我们天狼族的秘密!”狼人老者的神色有些慌乱,一览无余的落在了司空剑横的眼中。

    不得不说,吹牛,还是司空剑横的一门拿手绝技。当下,司空剑横便又开始发挥他的拿手绝技了。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便给狼人老者编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北冥海的故事。当然,这些都是他从舒俊那里听来的。虽然只是一些片段,但是被司空剑横描述的却是绘声绘色。而且,他还将自己说成了是北冥海中的人,这次只不过是奉了师命出来。却不想被天狼族的人擒在这里!

    要知道,天狼族的人世代都想进入北冥海,可惜却始终不见成功。眼下,他们得到了北冥海中的人,这如何能够让他们不激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