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贫道有礼

001章 小试牛刀

    清晨的一场小雨,将天空洗得湛蓝透亮。

    阳光也就显得格外明媚,穿梭在高楼林立的庞大基地城市中,寻找到反光的物事,便肆无忌惮地折she着。于是整个基地市的繁华世界,就多了许多斑驳的光斑和耀眼的光点,光怪陆离。

    刺目的反光透过车窗晃过了余文生瘦削的脸颊,一闪而过。

    他稍感不适地眯缝起眼睛,抬腕看看时间,快到十点了。内心里越发焦急起来,眼巴巴地看向悬浮客车外——如果十点钟的时候还无法抵达学校,就会错过每学期一次的异能考核机会。

    下次?

    没有下次了。

    因为余文生现在是高三学生,而高考,也只剩下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待高考结束一切都定下来时,再想进入大学里的异能系学习,唔……难度很大,机会渺茫,除非被特招。

    ……

    此时,灵关基地市第二高中的校园里,一些学生们三五成群,或站或蹲在教学楼一侧的树荫下闲聊着,一边流露出羡慕和向往的神se,关注着不远处那道拱形的朱红se大门。

    大门,修建在校园内垒砌的一道墙壁上。

    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这道门和这道高墙的另一侧院校,同属于灵关基地市第二高中。只不过,院墙的这一边,是普通的文化系科班。院墙那边,则是异能学院——只有异能基因觉醒且异能力达标的学生,才有资格进入建筑规模不足整个学校十分之一的异能院校内,就读除却正常文化课之外的异能系课程。

    当然了,在这个残酷而现实的年代,即便是文化系院校,体能训练和格斗搏击课程也是每一个学生必修的科目。

    异能院校的门口处,几名在其他同学面前得意洋洋神se骄傲的学生,正排着队走过去,把准考证递给守在门口的副校长李守先检查。得到允许后,就会带着略显紧张和兴奋的表情进入异能院。

    今天上午十点十分,二中异能院校将准时举行异能考核。

    有资格参加考核的,都是近期异能觉醒后,体能和基因进化发展状况良好的学生。如果考核达标,下学期就可以进入异能院校,在学习文化课程的同时,接受更完善的异能力教育培训。

    十点整,参加考核的学生都已经入场。

    李守先打了个哈欠,准备关门。

    就在这时,一个中等个头,身材瘦巴巴的学生急匆匆跑来,蓝白相间的高中生校服套在他身上显得宽松肥大,奔跑中甚至都鼓荡起来。

    他一边跑一边喊:“校长,校长……等等我!”

    “嗯?”李守先看清楚这个跑得到自己面前气喘吁吁的学生后,顿时眉头微皱,面露不喜之se,道:“余文生,你有什么事吗?”

    余文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校长,我,我想,参加,参加异能考核!”

    “你?”

    “嗯!”气都喘不匀的余文生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李守先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咧开嘴想放声大笑,不过旋即觉得有些厌恶和恼怒,一个普通的学生敢随便跑到副校长面前开玩笑,成何体统!于是他板着脸挥手叱道:“胡闹,去去……”

    不远处观望着这边的学生们,看到余文生竟然跑过去请求进入异能院参加考核,不由得轰然大笑起来,指指点点着,这厮绝对是胡闹来了——全校师生谁不知道这小子的底细?别说异能觉醒了,丫连最基本的优选xing遗传基因都没有,身体还排斥基因改良进化药物,综合体能更是被评为极其罕有的零级。

    就这资质,还想进异能系院校?

    不过,没想到这出了名的怂包废物,胆子竟然变大了,敢调戏一向以古板严谨暴力而著称的副校长李守先,后果很严重的。

    余文生眼巴巴地请求道:“校长,给个机会!”

    “你异能觉醒了?”

    “没有。”

    “身体基因接受药物改良进化了?”

    “没有。”

    “有准考证吗?”

    “没有。”

    李守先暴怒吼道:“那你跑这儿废什么话?”

    余文生表情极为认真地说道:“校长,我如今道法修行已经略有小成,虽还未至大成,但也可以施展出堪比异能的道术,ri后必然……”

    “滚!”

    “校长,您如果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示范给您看!”说着话,余文生伸手从兜里摸出一张五公分宽十公分长的黄se符箓,道:“我可以凭借术法和符箓,掩盖自身气息,还可以做到瞬移……”

    “滚!”

    砰!

    大门关上了。

    余文生一愣,急忙上前使劲拍着大门:“校长,真的哎,您看看,我可以给您演示出来的,有道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吱嘎。

    大门打开了。

    余文生心里一喜:“校长!”

    李守先抬起一只大脚猛地踹了过来:“滚!”

    砰!

    噗通!

    余文生被踹了一个跟头,大门再次重重地关上了。

    在不远处围观的学生们笑得前仰后合,余文生这家伙太逗了,虽然挨了李校长一脚猛踹,但他敢于且成功地调戏激怒了李校长,真可谓我辈的楷模呀。至于余文生刚才所说什么自己道术修行有成……

    别说是李校长,一些学生们都想上去抽他几个耳刮子把他打醒——这厮被现实打击得神经质了?

    道术?

    都什么年代了?

    导弹都他妈信不过了!

    当今时代,聚集生存在基地城市中的人类,看似社会状况基本和平稳定。然而事实上,全球各个国家的任何基地城市,数十年来始终都把安全现状,定在最高级别的战争jing戒状态。

    注意,不是jing备状态!

    因为,基地城市外,乃至全球的生存战争,从未停止过,也远未结束……

    所以,全球人类现在都是唯物主义者,信仰的是残酷的血淋淋的生存法则,信赖的是科学技术高速发展下,不断提升效果的基因进化改良药物和体能增持药物;尊崇的是优秀的身体遗传基因,彪悍的体能,强大的超能力和绝对的战斗力!

    道术是什么东西?

    简直是荒天下之大唐,滑天下之大稽!

    被踹倒在地的余文生,显然没有任何思想觉悟,他站起来拍拍屁股,龇牙咧嘴恶狠狠地嘟哝道:“妈-的,给你们得到天才强者的机会不要,等将来八抬大轿请贫道时,道爷我还不去呢!”

    说罢,他心有余悸地打了个哆嗦。

    瞅瞅大门紧闭,李副校长没有出现,余文生这才松了口气,恋恋不舍地又看了眼异能院校的大门,转身低着头有些沮丧地往教学楼方向走去——多年来因为身体资质缺陷,受尽欺凌鄙夷,不得已只能抱着唯一的希望苦修如梦中花镜中雨般虚幻的道术,梦想着有朝一ri道法修行小成,可以成为异能院学生,不再被人小视。

    不曾想,当这一天到来时,竟然不被认可,唯一的机会就这样被生生挡在了异能院的大门外。

    咫尺天涯吗?

    “喂,余文生,校长不让你进去,你穿墙而过呗!”

    “是啊是啊,要不你飞进去得了,那多拉风……”

    “大仙,你好!”

    “大仙,再见!”

    “余文生,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一帮学生们纷纷起哄嘲笑着余文生,神se间充斥着鄙夷和不屑。而且,他们当中还有许多都是低年级的学生。这一点都不奇怪——在这个比拼基因进化优势的年代,就算是初中生,甚至是少数基因体能进化优秀的小学生,也可以仗着绝对的体能优势,轻易地把余文生打得遍地找牙!

    所以,拿余文生取乐,没人会觉得有压力。

    心情很糟糕的余文生停下脚步,看向刚才嘲笑他时话里带出“妈妈”两个字的人。那是一名坐在花坛边上,身材魁梧的男生。

    他叫曹天,高三5班的学生。

    据说曹天的身体基因已经顺利通过了第四次改良进化,个人体能素质相当高。而且他还有些小小的家世背景,其兄长也在二中异能院校做一名合同制教员。所以有了这些倚仗的曹天,平时在文化系学院里颇为跋扈。

    余文生眯着眼语气不善地说道:“曹天,你刚才说什么?”

    曹天愣了下,似乎没想到余文生敢当众质问他。

    继而,曹天肆无忌惮地大笑两声,yinyin地说道:“我说,你妈妈喊你这只废物回家吃饭呢,赶紧回去,以后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怎么着?你耳朵有毛病了?哟,还这副忿忿的表情,你想咬我啊?”

    “哎呀,我好害怕!”

    “余文生,来打我们呀……”

    曹天身旁的几个人都跟着起哄。

    其他观望的学生中,有少数人心软露出同情不忍之se,大部分则是一脸幸灾乐祸看戏的表情。

    余文生低下头,稍稍沉默,然后不急不缓地从兜里摸出一沓黄se的符箓,大概有二十几张的样子——这是他今天在家里匆忙画好之后拿来的,本想着能够在校长或者老师的面前显露下道法能力,从而有资格参加异能考核并顺利通过。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用在实战上了。

    若是以前,确切地说,是三天前!余文生遇到这种情况还真不敢把曹天怎么样,毕竟个人实力差距太大,上去用拳脚理论铁定会挨揍。

    不过现在嘛,余文生只是习惯xing有些小怕。

    但今天,必须揍曹天!

    一是为了面子,二是为了拿曹天做实验,检测略有小成的道术实战能力如何;三是……要立威!

    任何人都可以把我踩在脚下随意欺凌嘲讽的ri子,从现在起,将一去不复返!

    贫道,早就受够了!

    被欺负多年,终于熬出头来的余文生,今ri又出师不利,让他在霎那间压制住本xing的胆小怯懦时,内心里陡然爆发出了一种近乎于病态般的疯狂执念。

    看到余文生沉默着,所有人都认为他会一如既往地怂下去——怂了不要紧,曹天不会当众没完没了地欺负余文生这样一只废物,那很无趣——而事实上,余文生也曾无奈地自嘲过:“一个人如果不想经常被人踩,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变得比别人强,还有一种就是把自己变成屎!”

    众目睽睽之下……

    距离曹天有七八米远的余文生抬起头来,笑了!

    他笑了!

    他竟然笑了!

    不待众人反映过来,判断这家伙露出的笑容代表的到底是讨好还是示弱抑或是要拼命前的冷笑时,就见余文生左手中突然闪出一簇微弱的火光,然后整个人陡然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

    下一瞬。

    余文生出现在了正愣神儿的曹天面前。

    他挥起右手,劈头盖脸地甩了过去:“去你-妈-的!”

    啪!

    脆生生,极为响亮的一记耳光!

    “你……”

    “去你-妈-的!”

    啪!啪!

    紧接着又是两个大嘴巴子!

    所有人都傻眼了。

    天啊,余文生那个废物,竟然在众目睽睽下打了曹天三个耳光!

    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目睹这一幕发生的学生们,这一刻全然疏忽了刚才余文生是如何诡异地消失又出现在了曹天面前。

    “cao!”

    曹天从震惊中反应过来,陡然起身向已经急速后退的余文生扑去。

    他的速度很快,眨眼工夫就要追上余文生了。

    然而,诡异的一幕再次发生!

    只见余文生左手上火光一闪,整个人瞬间消失。

    曹天和所有人都惊讶疑惑地扭头四顾寻找,几秒钟后愕然发现,余文生竟然奇迹般地出现在了四十米开外,校园广场旁边的小路上。

    “余文生!我要撕了你!”曹天大吼一声,发疯般冲了过去。处于暴怒中的他根本不想去考虑余文生是怎么做到的,只想着抓住余文生,把这个可恶的公认的废物揍得所有人都认不出来!

    余文生弯腰,右手使劲从路沿旁掀下一块板砖攥在手中。

    然后,左手火苗一闪。

    他又消失了。

    下一刻,余文生出现在疾奔的曹天身后。他yin沉着脸,恶狠狠地挥起板砖,重重拍在了曹天的后脑勺上。

    砰!

    啊呀……

    曹天一声痛呼,左脚点地身体猛然旋转,右腿狠狠往身后砸去,反应速度可谓极快。

    但余文生早就防着了,他一击而中后就立刻掉头逃跑。

    曹天后脑勺流血,越发气恼不已,拔腿便追。

    毕竟是身体基因通过了四次改良进化的人,被余文生这种体质力量弱到掉渣的人拿板砖砸一下,即便是流血了,造成的实质伤害也可以忽略掉。但曹天丢不起这个面子啊,今天如果不暴揍余文生,以后在学校里还能抬得起头么?

    “你给我站住!”曹天怒吼着飞奔追赶。

    眼看着就要追上余文生了,结果……余文生又诡异的消失了。

    曹天吃过一次闷亏,自然多长了心眼。眼见着余文生消失,他毫不犹豫的迅速转身,挥拳狠狠砸向身后,却是砸了个空,没人。

    “余文生,你给我滚出来!”

    砰!

    后脑勺又被砸了一下!

    曹天气疯了!

    又追……

    连续被板砖偷袭了七次之后,曹天已经绕着教学楼前的广场追了三四圈。他没有信心再追下去了,体能和抗击打能力再强,对方的力气再小,可他也经不住这么没完没了地挨砖头啊。

    更何况,余文生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在欺负人,还,还他妈有点儿调戏人的意思,这是对人jing神上地折磨!

    曹天疯了般嚎叫:“余文生,你有种跟老子单挑!”

    余文生站在四十米开外,神se间略显诧异,道:“我不是在和你单挑吗?”

    “你……你卑鄙!有种别跑!”

    余文生斜着身子歪着脑袋,左手攥着符箓,右手颠着那块血淋淋的板砖,满脸气死人不偿命的轻松写意,道:“有种,你追上我!”

    “啊啊!”

    曹天快崩溃了,气得只想拿脑袋撞墙,恨不得将余文生碎尸万段。可问题是连余文生的一根毛都碰不着——这小子就会无耻地耍赖逃跑,然后卑鄙地抽冷子偷袭拍砖,这还怎么打?

    曹刚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庆幸。

    因为这时候的余文生除了很享受这种成功带来的快感,以及被众人惊羡的虚荣感觉外,心里还在很不知足地可惜着:“唉,贫道的力气怎么这么小?手里拿着的,也不是一把刀……”

    围观的学生们全都看傻了眼。

    怎么回事?

    余文生是怎么做到的?

    他为什么会突然间消失,又突然间出现……他异能基因觉醒了吗?拥有瞬移的异能吗?

    “看来,余文生真会道术啊!”

    也不知道是谁疑惑中又有些无奈惊叹地嘀咕了一句,众人才醒悟过来,是啊,余文生之前不是对李校长说,他会道术了吗?

    可是,怎么可能?

    这时候,异能院校的大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了几名穿着天蓝se校服的学生。

    走在学生们后面的,是一个身材健硕高大,穿着黑se作训格斗服的青年。此人正是曹天的兄长曹刚,异能院校的合同制教员。他刚刚走出异能院大门没几步远,就看到弟弟曹天正站在远处,像是被人轮干了似的,气得直跳脚大吼大叫,而且后脑勺还流着血,把后背的衣服都染上了片片鲜红的血渍。

    曹刚不禁皱起了眉头,双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和狠戾。

    几个和曹天要好的学生最先看到曹刚来了,赶紧小跑着过去,把刚才发生的情况简单告知给了曹刚。

    “什么?余文生那个废物?”

    曹刚一听到弟弟竟然被余文生打得头破血流,且毫无还手之力,他先是愕然,继而是无边地愤怒。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站在不远处那个瘦得像根竹竿般,还一副臭屁哄哄得瑟不已模样的废物余文生,当即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yin沉着脸大步走了过去。

    曹天和余文生也都看到了曹刚。

    “大哥,这个废物学会瞬移了!”曹天大声提醒道。

    听着曹天这一声喊,绝大多数围观的学生们这才扭头往异能院校的大门方向看去。只见曹刚正yin沉着脸紧攥着拳头,满眼狠戾之se地盯着余文生,像是一头凶兽盯住了猎物般,边走边低吼道:“你这个废物,敢打我弟弟!”

    校园内一片安静。

    一些学生不禁为余文生捏了把冷汗。

    所有人都清楚,即便是余文生能够在短距离内瞬移,也根本不是曹刚的对手。

    因为,曹刚拥有土遁异能,而且,他是真正在野外与怪兽厮杀过的强者,其个人战斗实力评估为中段位四段,拥有青虎勋章。所以,曹刚才有资格进入二中异能学院做一名合同制教员。

    据说,这个学期结束后曹刚就能转正了。

    ……

    ……

    ps:新书上传,敬请各位多多支持,收藏红票是俺地最爱……<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