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世败家子

第四十三章:军士,无情?

    “对了,你刚才那三剑,是怎么做的?为什么你武士实力,三剑一出,那武者连还手能难?”行走片刻,许飞最终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不光许飞想不明白,就连轻舞与许良也不明白。

    正因为三人都不明白,许良二人才没阻止许飞的询问。毕竟,在这个世界,贸然询问对方的秘密,是不道德的。

    “这三剑,也不是不能说,只是……嘿嘿。”许明嘿嘿一笑,搓了搓手,意思不言而喻。

    他倒要看看,从这两位哥哥手上,能得到什么好东西。

    许家,真如许明了解那么简陋?

    “你要什么,我帮他们出了。”正当许明期待之时,轻舞突然开口,声音清脆,却让许明差点呛出声来。

    “什么?你,你出?”许明惊讶地看着轻舞,有些不明白了,这轻舞和许家,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许大他们都认识,而自己不知道?

    当初父亲得知两人看了密信之后,也不再追究。

    她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许明不解地看着轻舞,仿佛要看出对方的内心一般。

    “只要你说,以后你要丹药,还是各种材料,甚至毒药,你都可以来提出来。”轻舞并不在意许明的疑惑,也没打算回答,淡淡地道。

    许明沉默了,看了三人一眼,发现三人面色平淡,没有丝毫惊讶。

    显然,三人很熟悉,熟悉的程度远超许明想象。

    “我要三尺青锋剑,到时送到我大哥许明那里。”许明没有犹豫,也不再套些什么。

    “可以。”轻舞爽快点头,一柄三尺青锋剑,只不过一句话的事情。

    “好,我告诉你们,为什么我能三剑杀武者,至于你们能否学会,那看你们自己了。”许明淡淡笑道,心中却隐隐有一股怨气。

    虽然深受宠爱,但被隐瞒的更多,任谁想来,都会不爽,不过,许明不是心胸狭窄之人,他不也隐瞒许家很多么?

    “莫兄弟,我们只是问问,想要了解了解,并不是想学你的武技。”许良急忙开口解释。

    他们只是惊讶,想借此了解一些,推测出许明那诡异武技出处,身后的势力而已,可没想过学习这些高阶武技。

    “是啊,我们只是好奇,想了解一下。”许飞亦是急忙解释,若是被误解,那他们可就成了小人,许家也成了小人。

    轻舞虽然未言语,但看许明的眼神,却多了一丝变化。

    许明这么说,无异于是对许家的侮辱。

    “你们误会了,我对这三剑还未领悟到精髓,粗通皮毛,不知道怎么讲出,只能和你们说说招式的记载。”许明解释道。

    “这样啊。”三人有些迟疑,这若是听了,岂不是窥探他人秘密?

    可若是不听,如此神秘的武士巅峰,还和他们关心的三弟扯上干系,若不能知道莫行动的身份,许明的人身安全,便无法保证。

    而且,若真如许明所言,粗通皮毛,就能杀掉武者,这武技,难道是玄阶?三人心中都有些热了起来。

    “唔,这样吧,反正你们答应帮我打造一柄三尺青锋,那我就说给你们听吧,这就当一场交易。”许明见三人有些为难,迟疑,便开口笑道。

    正如他所言,对这三招,还未领悟精髓,他也想听听武者修为的轻舞,有什么不同看法。

    三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愧疚,但为了摸清对方身份,还是厚着脸皮应道:“对,这是一场交易。”

    许飞感觉,自己说出这话时,脸皮通红,面上无光。

    许明却是淡淡一笑,无视了许飞的尴尬:“这三招,其实就是一套完整剑法,不要惊讶,也不要问什么剑法只有这三招,因为,我也不知道。”

    看着三人略带不信的神色,许明耸了耸肩,自顾自道:“这套剑法,需要十年如一日的修炼,每天练习三招剑法:拔剑、出剑、收剑。”

    “如果就这三招,就算是每日修习,也不可能有这么大威力吧?”轻舞蹙眉,许明这说了等于没说。

    “也不是,每一套武技,都需要力量的配合,才能发挥出威力来,而这三招不同,修炼的时候,不能使用丝毫力量,单纯的拔剑,出剑,收剑,而且,速度要快,能有多快就多快。”许明回道。

    顿了顿,知道这不能取信二人,继续道:“我敢发誓,我就是这么练习的,而书中要求,只有真正战斗的时候,才能用力量来发挥这三招。”

    三人沉默,这世界,还从未听闻过如此修炼的剑法。

    每套剑法,都有心法配合,可许明根本没说,如果真如许明所言,只需要练习那三招,那是个人都能修炼。

    只是,如此强大的剑法,难道真的是谁都能修炼的?

    扫了三人一眼,许明不再言语。

    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道!

    修行探索大道,大道之本源,修行之基础,只有坚固的基础,才能承载强大的道。

    十年如一日的挥舞,将那三招,化作本能,当不需要力量,只是纯粹的挥舞,达到极致,顿悟了,便能一窥剑之道!

    这些,许明是不会说的,说了,他们也不会相信。

    这话太过飘渺,顿悟,可遇不可求,既然需要顿悟,那还练了干嘛?能顿悟直接顿悟,窥视剑道了。

    若不能顿悟,那岂不是白练了,一直无法大成?

    ……

    陈府,大门紧闭,门外站着一队队带剑侍卫,神色肃穆,手掌时刻握着剑柄,守卫着陈府。

    前方街道,已被鲜血染红,一声声惨叫,传遍整个街道。

    一名名侍卫,不断后退,那一队队身穿盔甲的军士,无情的挥舞军刀,斩杀前方的侍卫。听闻侍卫的惨叫,那流淌的鲜血,这些军士,没有丝毫感情波动,如同纯粹的杀戮机器一般,只懂屠杀!

    “陈老狗,今日不将陈听风交出来,我必灭了你陈家!”许武行孤身傲立于建筑之上,冷声喝道。

    “老匹夫,你欺人太甚!”陈府内,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传出,一队队侍卫从府中冲出,疯狂地冲向了街道上的军士们。

    军士们面无表情,看着前方汹涌如潮的侍卫,没有丝毫胆怯,军刀挥舞,没有一人后退。

    “杀!”一名军士大吼,冲进了侍卫群中,军刀劈斩,一缕灵气波动,破入了侍卫身体,军刀一绞,鲜血飘洒,已无生机。

    嗤拉

    军刀抽出,带起一大蓬鲜血,军士毫不停留,再次冲向了下一个侍卫。

    侍卫们惊惧,握剑的手隐隐再颤抖,却没有后退。

    他们虽然没上过战场,却也是生死间磨练而出的,他们颤抖,是因为怕死,他们不想将性命,丢在这里。

    军士冷声大笑,不理会侍卫们的颤抖,无情杀戮着。

    他们是军队的人,应该属于帝国,但在他们心中,他们清楚,自己属于谁!

    他们无法忘记,当初的憋屈!

    “杀!”军士们疯狂了,一柄柄军刀,笼罩着丝丝灵气,带着往日的怒火,冲入了侍卫中,无情砍杀。

    噗

    鲜血飘洒,惨叫迭起,整个街道混乱不堪。

    侍卫的长剑,刺入军士的身体,军士没有痛叫,面色不见丝毫恐惧,手中的军刀,没有丝毫停顿,狠狠地劈在了眼前人身上。

    军士们疯狂了,大部分人却露出了畅快的笑容,有的更是放声大笑。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看着身旁将死的兄弟,军士们第一次没有痛哭,没有流泪,反而兴奋的笑着:“哈哈,满意了吧?这次能走好了?”

    “哈哈,满意了,满意了,满意……”弥留之际,这些人,没有一丝遗憾,惊恐,反而比往常更加精神。

    比往日更加精神,却在临死的时刻。

    许武行看着下方的军士,双眼微闭,泪水不自觉流下。

    将屠刀,对准同胞,砍杀同胞如此畅快,这,是军人该有的么?

    许武行迷茫了,看着下方的军士们,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自己第一次接管这群看不透的军士。

    也正因为他们的存在,时刻提醒着许武行,他不懂他们,不如自己的二弟。

    “十五年了吧?”一名面上布满了皱纹的军士抬起头,抹着脸上的鲜血,发出了一声疑问。

    “十五年了。”其余军士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股怨气从心底升腾,一声声咆哮传入每个人耳内,冲向了侍卫们。

    “你们这群杂碎,十五年了,终于有机会了。”军士们疯狂大笑,完全无视了许武行的存在,他们疯狂砍杀着这群侍卫,也就是他们口中杂碎。

    陈府内,陈老爷子面色阴沉地敲击着石桌,眼中闪过一抹恐惧:“让罗家,马家派人来。”

    “是。”一名仆从应声而退,悄悄从后门溜走。

    许武行看着前方陈府,他知道陈府有后门,但却没有让人围堵。

    他现在,终于知道这群军士要的是什么,他们要的不是苟且偷生,要的只是一个交代!

    给二弟的交代!

    许武行苦涩地笑了,十五年了,看着这群人十五年了,这时才明白,他们要的是什么。

    鲜血,染红了街道,一具具尸体倒在血泊之中,无人理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