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争锋

第六章 刺杀

    第六章刺杀

    马掌柜想了想觉得刘琦说得有理,他在襄阳生活了几十年,同样不想离开襄阳,先前只是被逼无奈。   现在有刘琦担保,他觉得这样挺好,对着青年到:“大公子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而且宅心雄厚,你跟在大公子身边也好。”

    青年此时心中难以抉择,本来是打算前往江东的,但他也有自己的担忧。正如刘琦所说离开襄阳后人生地不熟,生存说不定比现在还艰难,江东孙权招贤纳士,但这只是传言。这刘表不也是贤名在外,但也没见他重用贤士。孙权是不是和刘表一样还不好说。况且父亲年龄不小长途奔波身体也受不了,自己也不想他承受离乡之苦。

    刘琦的话无疑是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

    刘琦是刘表的长子,若无意外将来时继承刘表的位子的,跟在他身边还怕将来无出人头地的机会。而且刚才刘琦已经见到他的身手。

    他自认自己的武功还是过得去的,还有就是他对刘琦印象还不错,没有一般世家子的盛气凌人。

    青年想到这不再犹豫单膝跪地:“参见主公。”

    刘琦见青年答应也非常高兴,忙扶起青年:“好,好,好。今后你就做我的护卫统领。府中护卫都交给你了,切么让我失望。”说完又转过头看向马掌柜道:“马掌柜以后也搬到府中去住,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谢主公,马忠定当粉身碎骨,在所不辞。”青年感激的说道。护卫是保护刘琦安全的,护卫统领更是应当每天寸步不离的保护刘琦,是刘琦的近臣。他一来就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可见刘琦的信任。而且父亲被接进刘琦府,就不用担心刘琮等人的报复,自己也有更多的时间与父亲在一起,毕竟自己若是进入刘琦府后,就没多少时间回来看父亲了。

    “谢大公子,给大公子添麻烦了。”马掌柜感激的道。马掌柜也同样高兴,看见自己的儿子出人头地如何不高兴呢。这几年眼看儿子成年,该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可自己仅仅是个酒楼掌柜,不能给他太多帮助,虽然儿子不说但自己能感到儿子心中并不如意,现在见儿子高兴也就跟着高兴。同时对刘琦更加感激。

    “好了,你们在家休息两天,随时可以搬到府上去,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告辞了。”刘琦看看天色,此时快接近正午了,再不回去章伯该着急了。

    刘琦领着刘磐二人向着府邸走去,今天招揽了个人才刘琦挺高兴。一路上与刘盘二人有说有笑,不亦乐乎。

    “救命啊。救命啊……”前面传来了救命声。

    “嗯?走,去看看怎么回事?”正说聊得开心的刘琦脸色有些阴沉的。今天刚出来就遇见刘琮、张悦在那胡作非为。这刚结束又遇见人喊救命,这襄阳城的治安竟然如此差劲。

    “我也想看看是谁在襄阳城内放肆?”刘磐脸色同样有些阴沉,在他的记忆中襄阳城的治安可是很好的,即使他平时有些胡闹,但也不敢做得太过分。现在竟然有人比他还狂,他怎能不怒。

    “就是。”刘修也说道。

    三人说着已经领着侍卫向着喊声出走去。

    不多时三人已赶到喊声之处。只见街道上有十几位黑衣人正在追杀一个中年,旁边还站着一个黑衣人,默默地看着,并没有插手。

    中年身手不错,武功根底显然比黑衣人厚实些,但黑衣人仿佛精通合计之术一样死死地缠着中年,将中年的退路封死,使中年不得不与他们交手。时间一长中年的体力显然跟不上,渐渐地落了下风。看上去险象环生,有几次刀都是紧挨着中年头皮擦过。

    正值中午路上行人很多,打斗间免不了伤到行人。路两边摆的摊子也在他们的他都中被打的稀巴烂。

    摊主和行人一边跑一边喊着救命,场面混乱无比。

    刘琦等人一到场就被殃及池鱼,刘琦差一点被一把被中年踢飞的刀击中,幸好只是擦着身子而过。

    “救人。”刘琦恼怒不已,当即命侍卫上前救人。

    刘盘带领着护卫参战,双方人数相持平,一时间打的难分难解。刘磐被站着的黑衣人拦住两人相差无几,一时间分不出胜负。

    “城卫军怎么还不来?”刘修见打的激烈,在一边着急的说道。

    “城卫军?”刘琦嘟囔道。随后刘琦想起来城卫军就是主管襄阳城的防御的军队,同时也维持襄阳城内的治安。

    城卫军的统领是大将王威。王威在襄阳乃至整个荆州都颇具威望。在荆州能与他相比的也就仅有文聘了。

    他与文聘被称为荆州的‘双龙’,深得刘表信任。

    王威在内防御襄阳,文聘在外防备叛乱。

    王威以勇猛著称,他统领的城卫军被人称为‘飞虎军’。是与文聘的‘飞龙军’齐名的存在,也是襄阳最精锐的军队,一直都直接受命于刘表。蔡瑁、蒯越等人曾多次打过这两支军队的注意,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大哥小心。”正在刘琦沉思时,旁边的刘修的喊声惊醒了刘琦。当刘琦从沉思中醒过来时,只见那个被围攻的中年正挥刀向着刘琦砍来,眨眼间已到刘琦面前。

    刘琦大惊,慌忙向一边躲去。在刀临身前恰恰躲过,即使这样身上也被刀身擦了一道口子,鲜血顺着伤口流出不多时衣衫顺着伤口染出一道血痕。也幸好伤口不深,只是擦伤了皮,但即使这样也疼得刘琦龇着牙,咧着嘴,吸着凉气。

    “贼子尔敢。”刘磐听到刘修的喊声扭头一看,刚好看见刘琦的险象环生,不由大骂道。他终于明白跟他交手的黑衣让人武功不弱于他,却不出手擒拿中年。中年人根本就不是他们刺杀的对象,他们刺杀的是刘琦。

    他们在刘琦回府的路上演一场好戏,吸引刘琦在引刘磐等出手,将他们引离刘琦,给中年制造机会刺杀刘琦。

    到时即使他们发现也来不及救援。

    可恶!

    好阴险的贼子。

    刘磐想通后在心中大骂黑衣人阴险,担心刘琦的安危,想前去救援,可是面前的黑衣人一直死死地缠着他让他抽不出身。

    该死。刘磐想着。手上的力道不由加重了几分。招招往黑衣人要害处招呼。

    他明白只有尽快解决面前的黑衣人才能去就大哥。

    中年见一刀没有砍到刘琦颇为意外,但此时容不得他多想,忙提刀追来。

    刘琦慌忙躲过一刀还没站稳,眼前一花,紧接着胸口传来剧痛,整个身体都被踢飞撞在路边的台阶上。艰难的睁开眼便看到一把大刀正向他的脑袋看来,要死了吗?

    他已失去了移动的能力,闭睁着眼看着越来越近的刀刃,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只是心中极为不甘,他突然恨自己的力量如此弱小。

    他才意识到刚靠自己那点对三国的了解是起不了多少作用的,争霸天下还是得靠实力,没有实力一切就如镜花水月。

    可是不甘心又如何,现在已经晚了。

    刘琦意识逐渐模糊,世界一下子安静了起来,越来越暗。

    “叮……”

    在刘琦的意识中响起,就像夏日雷音,震彻心扉。

    刘琦艰难的抬起沉重的眼皮。大刀已经不见,街道上人影晃动,夹杂着盔甲碰撞的声音。刘琦心神一松,最终晕了过去。

    ……………

    近了,近了。

    中年看着手中的大刀,逐渐接近刘琦的脑袋,心中平静异常。他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以前也杀过世家大族的继承人。对他来说这些人没什么不同,都是他的不表罢了。

    大刀越来越近,他已经预想到稍后出现的身首异处,血浆迸射。他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是对血的渴望,对杀人的渴望。

    眼中的兴奋越来越强,他手上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叮……”刺耳的兵器碰撞声,传入耳中。剧烈的撞击将他手上的大刀震落。

    中年扭过头一脸愤怒的看向来人,眼中毫不掩饰强烈的寒意,使得要去扶刘琦的刘修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顺着中年的目光看去,只见一队身穿银白色的士兵正向这边冲来。赫然是威名震震的‘飞虎军’。

    整个队伍一百多人在并不宽敞的街道上快速行进,但丝毫不见拥挤。行进间队形整齐,银白色的盔甲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银甲上还蘸着一些血迹,显得妖艳异常。

    他们就像在战场上冲锋一样,丝丝杀气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使得本来空旷的街道增加了几分萧杀之感。

    在队伍的最前方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将。这老将一张国字脸上充满了威严。

    花白的须发和脸上几道不知是皱纹还是伤疤的痕迹,丝毫掩饰不住他身上的勇武之气。

    他正是‘飞虎军’的统帅王威,手中那张弓的弓弦嗡嗡的直响,显示着刚才那一箭的力道。

    此时的王威眼中满是愤怒,竟然有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玩阴谋诡计。真是该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