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般.若

第七百二十章 敌人,利益

    第七百二十章敌人,利益

    李三生本对马家没有多大的仇恨,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做一个贴近现实的选择,更何况马家又不欠自己什么,自己是救了马强马存蕴兄妹无误,但救了别人就得让别人觉得欠着你,不顾一切的站在你这一边,没有这个理,更何况白鹏和马强是认识多年的老友,相比于和自己,他两的关系自然会更加亲密。

    就算是自己后来被逼离开西安,马强和白鹏继续往来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白鹏的身份解开之后,侯爷的背景让马家不得不如此做,除非以后想让白鹏给民生集团穿小鞋,在得知马家和白鹏的关系亲近的时候,李三生只是有点生气,仅仅只是生气。

    所以李三生很奇怪马强在见到自己的时候反应为何如此之大,他也只不过想测试下马强和白鹏之间的关系有多亲近,才会马强说告诉白鹏我回来了,如果马强真告诉白鹏自己回来了,那李三生不介意在收拾完白鹏的时候顺便教训教训马强这个白眼狼,但马强并没有告诉白鹏自己回来了,这也让李三生的气消了不少,对于此次马家家宴邀请自己,李三生尽最大的揣测觉得马家的意思只是怕因为自己导致和赵姨的关系触礁,毕竟很多事情,他们还需要赵姨的关系,但现在一切都明白了,原来当初马强在自己找过他之后给白鹏偷偷报了信,这下,李三生对马家的怨气在这一刻全部爆发。

    李三生离席而去,马林马强马存蕴三兄妹面面相觑,马存蕴只是停顿了片刻,下一秒便追了出去,喊道“李三生,李三生”

    李三生并没有停顿,径直下了二楼询问了马家的佣人之后来到马劲东的收藏室,敲了敲门,没有等里面人的回复便推开了门,马劲东夫妇和赵姨疑惑的看着李三生,李三生平静道“姨,我们该走了”

    赵姨并没有询问李三生发生了什么,放下马劲东的瓷器,没有迟疑的向着李三生走来,马劲东夫妇似乎知道上面的谈话谈崩了,这个结局他们早有预料,和马强一样,只是难以接受。

    “年轻人”马劲东放低姿态叫道。

    李三生转过头,犹豫了片刻回道“马叔,不早了,改天再来拜访”

    赵姨则对着马劲东夫妇古怪的笑了笑,笑容里有种怒气,看来五年前马家确实做了对不起三生的事情,自己却不知道,马家欺骗了自己,这五年来,她没少帮马家,这对赵姨来说真是个笑话,别人把自己卖了,自己还帮别人数钱,赵姨不生气那才意外,她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骗她,让她在马家和三生之间选择,赵姨自然毫不犹豫的选的是三生,就如同马强选白鹏和选李三生一样。

    李三生和赵姨刚出收藏室,便碰上了追下来的马存蕴,马存蕴焦急的说道“李三生,那只是一个误会,我哥并不是故意的,他也是关心你”

    “关心我?”李三生冷笑道“那你可知道,马强的一个电话差点让我和我的兄弟死在白鹏的手里?”

    赵姨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玩味的看着紧随而来的马家兄弟以及马劲东夫妇说道“你们马家真没让我失望”

    李三生的一句话让马存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更何况已经发生了五年了,难道还能有回旋的余地,更何况如今的李三生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李三生,他是回来报仇来了,有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量和手腕。

    李三生和赵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马家别墅,只留下身后马家一群人面面相觑,今晚马家众人估摸着很难入眠了,他们要迎接的是被欺骗的赵姨和王者归来的李三生的盛怒,谁能想到当年普普通通的李三生五年之后却是天壤之别,三爷没想到,王二愣没想到,他们马家自然也没想到。

    这生活就是一场荒诞无奇的闹剧,沧海桑田有,一夜暴富也有,儿时流着哈喇被你打骂的窝囊废,长大后也有可能开着大奔搂着你只能意yin的美女站在你的面前,只要奋斗,谁都有可能得到命运女神的宠幸。

    回到赵姨曲江的别墅的时候,晚上出去玩的明月还没有回来,赵姨给别月打电话,李三生则抽空洗了个澡让自己冷静下,每当提到五年前发生的那些事他都有种克制不住的冲动,总是去奢想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会是什么样?也许二龙和薛幡现在已经结婚有了孩,也许自己正在驶向另一条道路。

    明月回来的时候,李三生只穿了件了毛衣坐在楼顶的阳台上发呆,不远处就是大唐不夜城和大唐芙蓉园,灯红酒绿好不热闹,明月蹑手蹑脚的上楼,站在门口偷偷的盯着李三生,过了会,早已经发现这丫头的李三生瞪了眼说道“偷偷摸摸的,过来”

    明月边往过走边冷哼道“你才偷偷摸摸的”

    李三生收回思绪,轻笑着问道“晚上去哪玩了?”

    明月本想说不告诉你,话到嘴边还是收了回去,撅着嘴说道“去给爽爽买礼物了,她明天下午回西安”

    李三生愣了愣,小爽爽那魔女要回来了,,好像远山打电话说已经考完试了,过两天就回来,看来这西安还真要热闹起来了,李三生摇头道“她跑回来是准备过年在西安过?”

    明月不以为然道“爽爽这几年过年都是和谢姨在西安过,只有肖叔才是大年初二回西安”

    李三生想到好像爽爽还有个哥哥,皱眉问道“爽爽的哥哥呢?”

    明月一想到这个就来气,冷哼道“死了”

    “好好说话”李三生呵斥道。

    明月没好气的说道“跑英国去了,三年都没回来了”

    “呃”李三生颇为意外,自己从来都没见过爽爽的哥哥,知道一直在bei jing,只是没想到现在又跑英国了,和谢姨肖叔这冷战打的时间真够长的。

    “爽爽明天几点的飞机?”李三生问道。

    “三点半,点了明让你和我去接她,大小姐脾气越来越大了,没办法,人家现在是省委副书记的女儿,有这个资本,回来我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明月故作恼怒的样张牙舞爪道。

    李三生下意识的摸了摸明月的头,和当年一样,只是刚刚碰到明月的头发,手便如同触电般的弹开,回过神,苦笑,明月已经不是当年跟在自己身手的跟屁虫了。

    明月似乎也明白了李三生的反应,尴尬道“我去睡觉了,妈妈在下面等你”说完便起身下楼睡觉去了,只是眼睛微红着。

    李三生无奈的叹了口气,停了会,等到明月的背影消失之后,这才起身下了楼,二楼的客厅里面,赵姨刚端着一碗面上来,马家的家宴她没怎么吃,刚回来就发现有点饿了,估摸着李三生也一样,于是便去厨房下了点面。

    “这碗是你的,估计你也饿了”赵姨将保姆端上来的另一碗面放到李三生的面前笑着说道。

    李三生嘿嘿的笑道“姨怎么知道我饿了?”

    赵姨笑骂道“我都饿了,你那饭量还能不饿?”

    李三生呵呵的笑着端起面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有时候,越是简单的东西越能打动我们的内心,普普通通的一碗面却让李三生吃的比任何山珍海味都舒服,回归最原始的味道,这才是每个人毕生追求的东西。

    李三生的是一大碗,赵姨只有一小碗,所以等赵姨吃完的时候,李三生还在吃,赵姨给两人倒了杯水,轻笑着看着李三生吃,等李三生放下碗的时候,赵姨低声问道“马家的事情,你该怎么处理?”

    李三生微微抬头道“其实马家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马强所做的一切都是人之常情,唯一对我不利的应该是那个电话,这也是马家担心我对他们出手的原因,不过那个电话也不能算是马强的过错,只能说白鹏的心思慎密”

    “你的意思是你对马家并没想做什么?”赵姨疑惑道。

    李三生点了点头,从一开始便是如此,影的情报告诉他马家和白鹏是有往来,看似马强和白鹏一如既往,其实马强都是点到为止,由此可见马强注定做不了白鹏那样的人,其次自己回来的消息马强并没有告诉白鹏,这便已经是最大的证明了,就算是现在有这个电话,但李三生也觉得没必要对马家做什么手脚,当年的事情起因又不是马家,马家更没有参与,冤有头债有主,王二愣三爷德叔侯爷白鹏这些才是自己的仇人。

    “那你晚上都是演戏?”赵姨惊讶道。

    李三生回道“不对付马家并不代表我待见他们,不是敌人我也不愿意跟他们做朋友”

    “明白了”赵姨自言自语到,心里也和马家划清了界线。

    入夜,普通老百姓小市民们都已经准备睡觉了,可阳光国会里面的一场盛宴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在阳光国会最大的一间包厢里面,吴克牛和晴天黄昏正带着阳光国会的几个头牌小姐为赵兵接风洗尘,包厢里面莺莺燕燕不绝于耳,小姐们穿着暴露,黑丝高跟加制服,袒胸露ru,嬉戏笑骂好不热闹,不过赵兵此刻并不在包厢里面,只有宋龙宋虎二兄弟在,这是西北最大的夜总会,以前局限于阵营不同,宋龙宋虎二兄弟并没有来过,这次来了大呼过瘾,果真西安的最好的小姐都在这里,宋龙宋虎二兄弟左拥右抱上下其手不亦乐乎。

    有这些得心应手的小姐在,吴克牛带着晴天黄昏只要主导局面就行,有一茬没一茬的和宋龙宋虎二兄弟碰着酒,吴克牛在如此气氛下见到宋龙宋虎二兄弟颇为有趣,不知道是想笑呢还是想笑呢,但这确实却是个笑话,宋龙宋虎二兄弟在见到吴克牛的时候不停道歉道,各为其主,不得不如此做,希望吴克牛大人不记小人过,反正以后也都是自家兄弟了。

    现在他们都不是三爷的人了,都成了德叔的人,又成了自家人,吴克牛能怎么样?只能笑呵呵的点头,喝一口酒心中感慨,还真特么是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此刻赵兵在哪呢?

    楼上德叔的私人贵宾厅里面,赵兵坐在德叔的面前面se平静,很多人都坐过赵兵此刻这个位置,吴克牛坐过、二龙坐过、南方也坐过,瘦老头站在德叔的后面不动神se的瞄了眼赵兵,他对这种三姓家奴墙头草没有什么好感,德叔笑着给赵兵倒了杯茶,让赵兵受宠若惊,只是这茶可不好喝啊。

    还没等赵兵放下茶杯,德叔轻笑着问道“赵兵啊,说说,为什么投靠我?”

    赵兵知道德叔此刻不会收拾自己,就算是要秋后算账,也得等收拾完了侯爷再说,那个时候就是狡兔死走狗烹,赵叔很明白,但会有那个时候吗?

    “为了活着,王二愣死了,我只能选择一位主,很明显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会选德叔,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算不上俊杰,但至少会识时务”赵兵很是中规中矩的回道,这话虽然冠冕堂皇,但听起来却最真实,可是又有谁知道赵兵此刻心里的想法,他正在骂,特么的,三十怪蜀黍让劳资投靠你,我怎么知道为什么要投靠你。

    德叔呵呵的轻笑着,眼看就要拿下真个关中道了,他的心里满是自负和骄傲,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他自己笑到了最后,放任仍和人都会骄傲,更何况是他。

    “嗯,很真实的想法”德叔点头道。

    赵兵不忘拍马屁道“我还想跟着叔继续打天下,为叔鞍前马后,以后好享受荣华富贵”

    德叔喝了口茶,轻笑着回道“放心,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赵兵看着德叔不怒自威的眼神,似乎听懂了德叔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如果对付侯爷,自己自然是率先来出来当炮灰的。

    不过就算是如此,赵兵还是得继续表忠心,笑道“希望叔早ri一统关中道”

    德叔挥了挥手说道“给我说说王二愣那边是什么情况?”

    不说这个不来气,一说这个一身气,赵兵怒骂道“一群各怀鬼胎的小人,王二愣刚死,就各自为政想要当老大,叔现在完全可以收拾这帮目光短浅的货se”

    德叔轻笑,各自为政好,现在这些人已经无关大局,等拿下了侯爷,到时候只用一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能收拾了他们,想到清明,德叔不免担心道“清明走了?”

    赵兵若有所思道“走了,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本就厌倦这个圈,带着凤凰退隐对他来说是最完美的结局”

    虽然不知道凤凰是被谁救走的,但清明从此消失了让德叔也放下了对清明的担心,笑了笑说道“好了,你去下面和他们喝酒,你们年轻人尽情折腾,我老了,折腾不动了”

    赵兵低声道”叔一点也不老,等叔一统关中道了,这才是叔的开始”

    德叔似乎很享受这样的话,喝着茶淡淡的笑着。

    赵兵笑着起身,点了点头,转身离开,等到出了贵宾厅的时候,赵兵不忘自言自语道“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