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章缁衣,我林般若回来了!

    ()“姐姐!你来了!”宋婉瓷,提着大包小包零零散散的上学物品,走将宋梵神的身旁,象牙般洁白的脸庞因为兴奋而泛着海棠花似的红晕,说话时那一张一合的唇瓣令人油生一股yu亲芳泽的冲动。

    “嗯!这位是?”

    宋梵神,接过宋婉瓷沉重的行李,倏地瞥见妹妹身边的男孩,不由讶异问道。

    “你好,我叫林般若!”

    林般若挺直腰杆,礼节xing的伸出右手,一米八五的身高仅比眼前的大美女高了半头,我靠!今天是不是踩了狗屎?没想到刚下山就遇到了两个绝世美女,而且还是一对姐妹花!

    妹妹清纯,姐姐成熟,姐妹花最有爱了!林般若sese的想道。

    “我是宋婉瓷的姐姐。”

    宋梵神淡淡回答,微微颔首,不过却没有伸出芊芊玉手。

    计划泡汤,想沾沾美女便宜的林般若只得回手摸了摸鼻翼,算是将尴尬掩盖了过去。

    看来,这个大美女有洁癖啊!

    林般若的目光瞥向宋梵神的芊芊玉手,这么大热的天,还戴着透明的棉纱手套,哼,典型的洁癖女!神仙姐姐就是这个死xing子,每每和她老人家牵个手,之后用水就得冲上好几个小时。

    “姐姐,你理他干嘛?他不过就是我的一个追求者。”宋婉瓷把宋梵神推进法拉利中,似乎不愿和林般若这个奇葩纠缠下去。

    宋梵神呃了一下,波澜不惊的神情仿佛在告诉大惊小怪的妹妹,本小姐早就知道,你们俩关系不深,所以本小姐才没有告诉那小子自己的真名。

    “给!这是本小姐的手机号。”想了想,宋婉瓷还是不情不愿的把写有自己联系方式的小纸条,甩给林般若,毕竟那厮武力值极其变态,ri后指不定还有用得着的地方。

    有趣的女人!

    目视奔驰而去的红se法拉利,林般若的嘴角咧开一个诡异的笑容。

    如果是三年前的自己,就算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她们,哪怕仅仅只是**躯壳!可现在,自己依然要得到她们,但手法绝对不同......有句名言说得好,流氓的最高境界,不是偷身,而是偷心!

    可惜自己明白的太晚了啊!

    想起三年前的惨剧,林般若的目光瞬间黯淡了下来,不过没多久,又she出一抹锐利的光芒,带着恨意的音调,自言自语,“章淄衣,我林般若回来了!”

    ......

    尖锐的jing笛刹那在车站响起,一群身着jing服的男女,在一个无论在气质和威严都远远压过他人的女jing的带领下,将一辆大巴团团围住了。

    “jing察同志,就是这两个抢-劫犯,不仅抢了我们的钱物,还杀了好人。”大巴司机痛心疾首的指着躺在车板已死去多时的青年男子,冲跪在身旁已被人捆住手脚的两个魁梧男子,义愤填膺的怒道。

    “虹姐,这两个抢-劫犯,好眼熟啊!对了,他们正是逃亡三年,身负数十命案,被公-安部悬赏数十万的特a级通缉犯。虹姐,这回,咱们特定要升职了。嘻嘻嘻!”小女jing何珠曼眨巴着美眸,朝着身旁神se不定的带头女jing秦珺虹喜不自禁的嚷嚷道。

    “他们二人,一个手腕粉碎xing骨折,一个手骨中弹,谁干的?”多年办案的经验,让这个重案组的副组长嗅到了一丝特别之处。

    “是一个戴眼镜的男孩干的,他看起来十七八岁,不过,他是好人.......”于是,大巴司机把刚才车上所发生的一切全都告知于秦珺虹。其实,他刚刚是准备将林般若留住,打算让林般若本人亲自给jing察解释清楚,不过那小子说自己是雷锋二世,不想留名,所以他方才作罢,毕竟他可没本事能把那小子留住。

    “他叫什么名字?”秦珺虹捏了捏眉心,成熟娇艳的脸蛋愈显凝重,真如司机所说,那个男孩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人,如果对社会有利,倒也罢了,但是如果他......想到后果,秦珺虹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也不知为什么,潜意识和第六感都告诉她那个男孩不会是善茬。

    “好像叫林般若!”

    “林般若!林般若!林般若!”

    秦珺虹轻轻呢喃三声,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虹姐,我知道林般若是谁?!”记忆力过人的何珠曼收敛笑脸,皱起琼鼻,凝声说道。

    “谁?”

    “林家纨绔!”

    “是他?三年前害的花季少女跳楼成了植物人,后又被浪莎集团的接班人章淄衣甩掉而失踪三年的林般若吗?!”

    “嗯!是他!”

    “那好极了!三年前的案件还没有结,我还得去拜访拜访他,我倒是想看看三年的时间把一个纨绔子弟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秦珺虹的唇角勾起一个志得意满的弧度,看在何珠曼的眼底,霍然觉得这个时候的虹姐漂亮极了,就是相比四大美女也不逊se,只是有点不明白,她老人家,为什么快到三十岁都还没男朋友呢?!

    再回阔别三年的城市,林般若的眸中泪光闪动。

    往ri的一幕幕的如放电影般呈现脑海,那些堕落的过往,黑暗的记忆......仿佛一柄柄杀人的利刃直贯心脏,顿起的剜痛,让林般若的胳膊,双双鼓胀了起来,纹理分明的肌肉,似蕴含强大的力量。

    我林般若回来了!

    那些我伤害过的女人,我林般若会十倍百倍的补偿于她!而那些伤害过我的女人,我林般若则会百倍千倍的还给她!

    三年的封闭生活,三年的魔鬼训练,三年的生死考验,已让三年前那个逃避现实的纨绔子弟变成了一个敢作敢当,爱恨分明的妖孽。

    林般若知道这一切全都得感谢神仙姐姐:是她,让自己重生了;也是她,让自己脱胎换骨了;更是她,让自己掌握了圣门密令,有了逐鹿天下的雄心壮志。对于神仙姐姐的大恩大德,林般若早已想好以身相许。

    当年虎落平阳失势被犬欺,而今回归必将血染半边天!

    林般若打了一辆的士,“司机,浦东新区丁香路小柳巷。”

    阔别三年的时光中,那从酒店愤恨跳下仿若流星一闪而逝的靓影,曾无数次让林般若午夜惊醒,魂牵梦绕。

    她的家就在小柳巷!

    坐在车后座,望着熟悉而陌生的城市建筑,望着曾经醉生梦死的奢靡场所,望着熙熙攘攘以利相往的茫茫人群,林般若突然感觉今时今ri的自己,或许有点不属于这座号称“东方之珠”的时尚之都。看来和神秘飘渺的神仙姐姐呆久了,竟也会有远离世俗的的想法。

    ......

    小柳巷。

    林般若从出租车上下来,扫了一眼周边仍然残存旧上海遗迹的房屋,依稀可以看见当年十里洋场的繁华,心儿忽然有种落到实地的感觉,今天,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不是戴舒望笔下寂寥的雨巷,也非刘禹锡眼中乌衣巷口的那一抹斜阳,这里的小巷显的幽深而古朴,沧桑与隐逸。

    似乎也只有这种地方,才会孕育那种天生灵xing的女孩。

    林般若的心情略显有点低落,每每想到那个从酒店一跃而下,那个宁愿选择一死也不愿和自己好的女孩,林般若都会自责不已,悔不当初!

    不过当走在这条长长的小巷时,再多的自责和悔恨都会被幽深的巷子里的古井、青藤、老屋和坐在巷子里那些老人淡然的眼神而归于平静。

    或许这就是小柳巷的灵xing!

    踩着古老的青石板,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巷子,来到了记忆中的地址,林般若发现她家的古旧四合院红漆圆门门口,莫名其妙拥堵了很多花花绿绿的小混混,隐隐约约的女孩呜咽声传来,林般若忽地有种不祥的预感。

    “求求你放过我的女儿,欠你们的钱,我一定会还给你们的。”

    人群中心,一个浓妆艳抹的成熟美妇,伸出双臂,挡住身后娇俏玲珑的女孩,泪水纵横的冲着面前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哭诉道,看他叼着烟斗,梳着板寸,胸前手臂都刺着各种狰狞刺青,一脸居高临下的不屑神气,想必就是这群混混的带头大哥!

    “方丽芸,我已经给过你无数次机会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虎哥,再给我三天的时间,就算砸锅卖铁,当掉房子,我方丽芸都会把在赌场欠给你的二十万一子不差的还给你。”方丽芸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道。

    “方丽芸,你好像搞错了!你欠我的可不止二十万,每天利息三千,现在超还账期限约莫三十来天,按利滚利都有三十万了!”李虎喷出一口袅袅绕绕的烟雾,肉大的黑脸充斥着算计的味道。

    “什么?三十万?你们这是**裸的敲诈!”方丽芸顿觉眼前一黑,下意识的跌落在地。大女儿瘫痪在床,光护理费用每天都得好几百,二女儿刚刚考上复旦,每年的学费就需大几千,若是在加上这凭空高筑的债务,天啦,这还要不要人活了!<花季的女儿,方丽芸又没了自杀的勇气。

    “方丽芸,我们有签字为证,你想耍赖都不行。”李虎se眯眯的目光落到方丽芸身后瑟瑟发抖的小女孩,掐掉烟头,jing明的语气再起:“只要你把你的二女儿抵押给我,我或许可以考虑赦免你的债务。”

    “休想!我二女儿刚刚考上复旦大学,她应该有更美好的前程,怎么能当货品抵押给你?”方丽芸咬着牙,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复旦大学?有趣!我李虎活了这么多年,似乎还没开过高等学府女学生的处女苞?!”李虎se魂授予,一把推开方丽芸,粗糙的手掌,伸向犹若惊弓之鸟的美少女。

    “虎哥,我求求你了,这是我唯一安好的女儿,你就行行好,放过她!欠你的钱,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的。”方丽芸跪在李虎面前,双臂死死抱住他的大腿,神情悲恸,泪水汹涌。

    “怎么叫我放过她,应该是她跟着我享福才对!再说你欠我的钱早就过了还账的期限,我容了你这么长时间,也算仁至义尽了。滚开!”李虎黑着脸,一脚踹开方丽芸,yin手继续摸向少女梨花带雨的俏丽脸蛋。

    “臭流氓,滚!不要碰我!”柳琳琅厌恶的打掉伸来的贼手,小碎步走到方丽芸的面前,把她扶了起来,“妈,你没事?!”

    “琳琅,我没事!是妈妈不好,是......妈妈......连累了......你!”汩汩而出的泪水把脸上的浓妆冲刷的乱七八糟,方丽芸已泣不成声了!

    “妈,我不怪你!”柳琳琅一把擦拭掉美眸溢出的泪珠,两片仿若弯月的唇瓣倔强的噏动着。

    “你们母女的感情还挺感人的嘛!”李虎说完顿地敛去笑容,大手一挥,跟班的数十小弟,立刻蜂拥而上,把她们母女团团包围了,那架势,敢情是要强抢民女!

    围观的群众,大都是邻居街坊,本来看到霸王李虎,大家都抱着不想惹祸上身的心态而不敢作声,但见证了她们伟大的母女深情后,有位正义之士,站了出来,嚷嚷道:“光天化ri,强抢别人家的女儿,你们这是违法!”

    “在小柳巷,我李虎就是法!”

    狂傲自大的李虎瞪了一眼那个出头鸟,叫了几个小弟,当场把他狂扁了一顿,这一下来,想出头的又把头缩了回去。

    倏地间,喧闹的人群鸦雀无声,李虎满意的看了看自己营造的氛围,然后大跨步走到柳琳琅的面前,痴呆的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美少女青chun四she的胴-体,yu-火灼烧的眼神,**裸的表明此刻的他已经jing-虫上脑,大有遇神插神,遇佛干佛的xing冲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