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神秘的眼镜男

    ()宋婉瓷的余光,斜睨着身旁的眼镜男......自他上了大巴,目光从未离开手中的杂志,一本法语杂志!

    之所以一眼看出是法语杂志,是因为宋婉瓷的妈妈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法国女郎。

    于这异国语言的浸润熏陶之下,宋婉瓷对于法语有种得天独厚的敏觉和无可比拟的感情。

    正因如此,身为中法混血儿,自诩魅力无敌的宋婉瓷,才会给予身旁全神贯注盯看法语杂志的眼睛男,异于常人的注意力。

    要知道在ws,追求自己的男生,都可以组成一个加强连了,这些臭男人,但凡能得到自己的丁点瞩目,零星垂青,无不感恩戴德,感激涕零......甚而发生流血斗殴也不无可能!

    宋婉瓷,优雅自然的撩起鬓角碎发,慵懒戏谑的扫视一圈,那群仰着粗-红脖颈,涎着哈喇子的猪哥们,个个争相投来自以为充斥电力的se眼,即是最好的佐证!!

    实在不愿和这群癞蛤蟆对视,微感恶寒的宋婉瓷,重新把目光,递将眼睛男的身上,虽然他目不斜视的态度,让她感觉很受伤,但是相比其他乘客无可遮掩的猥琐嘴脸,她更愿意将注意力,倾注于身旁的书呆子。

    常言道,得不到的总比得到的撩人心神,同样,宋婉瓷也不例外。

    于是,保持这样的姿态,宋婉瓷就一直凝视着,打量着,端详着......她就不信享尽万人瞩目的自己会得不到眼镜男的丁点注意力。

    可事实是那厮自踏足这辆通往上海的长途大巴,古井不波的坐在自己身旁,乃至如今,盯看杂志痴呆若神,他的视野鲜有离开。

    是自己不够漂亮吗?

    抑或,是他故意采玩yu擒故纵的把戏?

    或者说,这书呆子眼镜男,他......他根本就是一个同志?!

    宋婉瓷的深蓝美眸,频现点点jing芒,附带探究意味的目光,仿佛要从内而外剖解他似的,毕竟和他不熟,对于他的内心是否有同志的属xing,宋婉瓷不甚了解。

    但外表嘛!宋婉瓷觉得自己还是略有发言权的。

    这厮,长相还算清秀,或许是那副很土很老帽的黑框大眼镜,及布满额头许久未理的刘海,遮住了大半面孔,宋婉瓷看不出来他有多帅,但也不算丑,用清秀形容似乎更恰当!

    他的穿衣水平,跟他的长相没啥差别,搭配和帅气完全不沾边,虽不像自己全身限量夏伊莲名牌,但也不至于都是地摊货,总体而言,还算干净清爽。不过身材匀称,倒是在宋婉瓷的眼中加分不少。

    事实上,宋婉瓷知道自己很无聊,但无聊中的调剂,是对一个无视自己的男孩评头论足,这对于骄傲如孔雀,视男人如无物的宋婉瓷而言,不啻于莫大的讽刺,可浸没其中的自己,偏偏还乐此不疲。

    看来,好奇不仅可以害死猫,还可以间接改变一个自恋兮兮的千金女。

    ......

    飕飕刮过车窗的热风,骤然而止,这时车停了,突兀走上了两位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威严生厉的脸庞,遍布大大小小,恐怖不一的刀疤,俨是触目惊心!

    大巴乘客愣然看着,无不心惊肉跳,战栗不安,似乎来者不善啊!!

    众人的想法,立刻得到了证实,只见这二人咧嘴冷笑,露出一口黄牙,充满命令的口吻,刹时响起,“打......劫,把钱统统都交出来......”

    拉长的yin森音调,让在场乘客意识到他们遇到打劫的了,但是秉着人多势众,有位胆大勇敢的正义之士,挡在他们二人的面前,有一种“你死定了!”的口气说道:“就凭你们,想打劫我们这么多人,朋友,这活不好干啦!”

    语毕,磨拳霍霍,以示威胁。

    嘭!顿地一声枪响,那个正义之士,还没进一步的英雄动作,便应声倒地。

    刹那间,目睹此景的乘客个个目眦yu裂,尖叫连连,愤怒和恐惧交织在一起,让他们忐忑无边而有无计可施。他nainai的,对方有家伙啊!

    两位魁梧男,其中偏瘦的,早已用手枪控制住了司机,而偏胖的则是刚才开枪的那位仁兄,他轻蔑的撇了一眼躺在地板已是进气多出气少的出头鸟,抬头打量着蜷缩在座位上,大气不发一声的乘客们,yin冷诡谲的笑容,伴随不容反抗的语气,“把钱都乖乖拿出来,否则,他就是下场!”

    嘭!又是一响,地上那位英雄彻底没气了。

    堂而皇之的杀人!在座某些兀自想要挺身而出的乘客,甫一听到惨无人道的枪响,坚强的意志瞬时崩溃了。

    “给,给,这......这是我所有的钱财,求......求你饶了我!”

    不知是谁带头,余下的人,也不再犹豫,毕竟,钱财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这才识相!免得浪费老子的子弹。”

    偏胖抢-劫犯,微眯眼缝,口齿冷笑,说话间,已然开始把挨个递将过来的战利品,收刮进随身携带的挎包中,看他气定神闲,不惊不惶的神态,绝对是惯犯!

    早已明白个中轻重的宋婉瓷,也把钱包里的现金都拿了出来,对于一个出身豪门家族,挂着公主头衔的千金小姐,这点钱,还真不算什么。

    可是,这时,她美绝人寰的混血脸蛋,却明显透着一股氤氲的焦se。

    这书呆子,到了这个时候,怎么还没晃过神来?他不要命了?!

    “喂!喂!喂!......”

    宋婉瓷轻轻捅了一下身旁捧着法语杂志一声不吭的眼镜男,算是表示善意的提醒,可这厮就像自以为是的大腕,没有给予丁点回应。

    气急之下,宋婉瓷撅起红唇,赌气般的别过臻首,打定主意,决定再也不管这厮了,但是瞅到渐渐靠近的抢-劫犯,心房又隐隐溢出一丝不忍。

    “小妞,长的挺漂亮的嘛!”

    不知何时,偏胖的抢-劫犯已走近宋婉瓷的身旁,当看到她混合东方和西方极致之美的脸蛋,yu-火喷薄的眼神,肆无忌惮的游弋在她火辣辣的魔鬼娇躯,一时之间,竟忘了收刮财物。

    “给你。哼!”

    宋婉瓷颇感厌恶的挖了他一眼,对于这个流氓饱含男人yu望的直视和亵渎,有种作呕的强烈冲动。

    “要不是现在时间紧迫,老子真想在这里干了你,妈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小妞,真几把遗憾!”

    偏胖抢-劫犯,边将宋婉瓷手里的现金塞进挎包,边yin-荡的伸出舌头,示威xing的舔了舔肉嘴大唇。

    侮辱!**裸的侮辱!

    宋婉瓷咬牙切齿,咯吱作响,悄悄把他的模样记在脑海,哼,侮辱自己的男人,别想有什么好下场。

    想到爷爷手下那群武力超群的保镖,宋婉瓷心绪稍平,“臭流氓!等我告诉爷爷,你就准备等死!”

    “臭小子,该你给钱了!”

    越过宋婉瓷,偏胖抢-劫犯的目光,落到了眼睛男的身上,见他一幅无动于衷的活死人贱样,偏胖抢-劫犯,怒火顿起,一把抓住眼镜男的衬衣领子,恶狠狠的威胁道:“狗ri的,哑巴了,再不给,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说完,还真将枪口抵在眼镜男高挺的鼻梁上方。

    “你不要胡来,我替他给不行嘛!”

    宋婉瓷挺身而出,替眼镜男解围,好歹漫漫长途,被自己当木偶看了半晌,替他给点也算应该!

    “不行!每个人都必须出自己的份子钱。”

    偏胖抢-劫犯大声咆哮,他是个偏执狂,他不容自己的威严遭受触犯,对于眼镜男的无视,他想到一句话,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不过自己虽不是黎叔,但比黎叔更狠。

    刹那间,其他乘客的好奇目光,纷纷投了过来,他们想看看还有哪位不怕死的大虾仍在负隅顽抗?!

    “小兔崽子,还真不怕死呀!”偏胖抢-劫犯咧嘴一笑,粗狂的嗓子透着索命的味道,“老子今天就他妈的送你上西天,反正老子也背负了数十命案,也不多在乎这一条。”

    “真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偏胖抢-劫犯正yu扣响扳机之际,面前呆如木头的眼镜男,忽地吐出一串不耐烦的音符,见他旁若无人的伸了个懒腰,似乎大梦初醒。

    “睡?......睡觉!”听到这话的宋婉瓷当场石化,敢情先前那小子之所以不理自己,全是因为在睡觉,可睁着眼睡得着吗?瞎扯!

    “狗东西,你吼什么?你算个傻吊玩意?!”

    偏胖抢-劫犯也下意识愣住,不过没多久,就回过神来了,当他发觉自己被这个土鳖眼镜男震住的时候,愤怒冲脑不由挥出砂锅大的拳头,击向眼镜男的面门。

    “大哥,你这是干啥?”

    眼睛男漫不经心的扣住偏胖抢-劫犯的手腕,好整以暇的问道,可他的模样,怎么看都有点调戏“良家妇男”的赶脚。

    “你......你?”

    偏胖抢-劫犯,心惊不已,刚才那一拳他实是用了七成力道,对于一个杀手而言,普通人在这一拳之下,早就血骨迸裂了,而现在,却被眼前这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男孩,轻而易举的扣住了。

    简直活见鬼了!

    “你......你......你什么啊?大哥,你另一只手拿的是什么东东啊?”眼睛男学着他的口气重复了一遍,天真烂漫的神情仿佛第一次见到手枪这种玩意儿。

    “那是要你命的。”威严频遭触犯,偏胖抢-劫犯,怒火填胸,再也无法忍耐,另一只手,瞬间抬起,食指勾住扳机,似乎,下一刻,他已经看到这厮血溅当场的惨景了。

    “咦!不......可能......不可能!......”

    只见偏胖抢-劫犯,连续按了数下,黑漆漆的枪口硬是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大......大......哥,你要找的是这个!”

    眼睛男咂巴着嘴,摊开手掌,数颗金光闪闪的子弹头,竟然毫无征兆的横躺在上。

    静,死一般的寂静!整个大巴车厢,就连头发丝落地的声音都若隐若现了。

    呆坐一旁,兀自为眼睛男的命运揪心不已的宋婉瓷,彻底僵住了!这是变魔术吗?可她揉了揉雾气氤氲的眸子,脸se,惊愕依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