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2

    权澈带着乔夏羽回到别墅时,已经是傍晚了,看着她一身伤痕累累,权澈窝了一肚子的火,他想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隐藏什么人?他的理智快要丧失了。

    把乔夏羽带上浴室,给她洗澡,看着她身上那因尖锐而刺破的肌肤,他的心禁不住害怕,这种担忧已经不是第二次了,他想起上次她差点受辱的情景,再结合这次,他发誓一定要查清楚,任何敢给予她这种伤害的人,他都不会饶恕。

    而此时,在门外不远处的公路上,一辆红色跑车飞速而来,车上的权菲看着哥的别墅就在眼前,她感到一股强大的畏惧,她觉得自已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这个错误的后果不是她能承受的,也许这个错误她要背负一生。

    权菲懊悔的眼泪溢出眼眶,她咬紧唇,身体因为害怕而颤抖,她在内心里对自已责骂了一千遍,一万遍都不能形容她的后悔,如果时间还是回到今天早上,她愿意只是去和乔夏羽打一个招呼,而不是把她带走。

    她打心底不想承认,却必须承认这个女人已经是哥的全部,如果她出事了,哥会有多么的痛苦,小乖会有多么的痛苦,她不敢想像。

    “对不起。。。对不起。。。”权菲将车停在一旁,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哭得不能自已,她觉得手足无力,这个时间了,乔夏羽一点消息都没有,也许已经被那两个混蛋杀了,也许已经不在世界上了。

    想到她冰冷的被抛弃在大山之间,想到她被蹂躏时绝望而无助的表情,任何最遭的情况权菲已经想到了,这更加让她恐惧,她一生之中,虽然傲慢娇横,但从未犯过这样天大的错误。

    看着前面的别墅,权菲的眼泪终于止住了,她用了这一生最大的勇气走过去,她知道如果自已快一点告诉哥,也许哥有能力找到她,也许,至少能让她还活着。

    卧室里,乔夏羽穿着睡衣侧卧在床上,蜷成了了一团,权澈爱怜的从身后环抱住她,轻轻在她的额际吻下,“以后我绝不会让你受这样的苦了。”

    乔夏羽听不见,但能感觉得到他的爱意,她像只小猫一样在他的胸膛里噌了噌,然后闭上眼睛,今天乔夏羽也吓得够呛,但是,如果她只是之前的她,恐怕会吓疯,但是,她已经经历过了两次生死交战,所以,今天只是受辱,受到了惊吓,有了权澈在身边,她已经平静了很多。

    而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权澈微微吃惊,他摸了摸怀里闭着眼睛的女孩,起身下楼。

    下了楼,权澈透过视频看见了面容憔悴苍白的权菲,他吃惊不小,以为妹妹出了什么事情,立即打开大门去迎接。

    看着铁门开启,权菲快步跑过来,看见夜色下哥迎上来的身影,权菲的身影终于失去了力量般,她嚎淘大哭起来,“哥。。。对不起。。。对不起。。。”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权澈一把扶住她。

    权菲呜呜痛哭起来,压抑在心底的恐惧让她一时竟然不敢说出口,“哥,我对不起你。。。”

    权澈拧眉沉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夏羽她。。。她出事了。”权菲终于启口而出,再次陷入了无尽的后悔之中。

    权澈扶住她肩膀的手突然紧握成拳,用力的钳制住她,咬牙怒吼道,“原来是你。”

    权菲不明所以的抬头看他,“哥,你知道我干了什么?”

    权澈的脑子轰得震响,血液顿时上涌,黑漆漆的眸子里是强烈的愤怒和失望,他震喝一声,“你怎么能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

    权菲被吼得懵然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哥这么严厉骇人的一面,她喘息着问道,“哥,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乔夏羽呢?她怎么样了?”

    权澈骤然扬起手掌,出离的愤怒情绪让他想要扇下去,但是,看着这张同样吓得哆嗦的面容,他握拳收回,冷冷丢出一句话,“滚出去, 我不想再见到你。”

    权菲身体摇晃了一下,却还是忍不住问道,“哥。。。她怎么样?”

    权澈没有回答她,那扇门紧紧的关起,将权菲扔在寒风之中,权菲跌撞着往回走,但她的心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至少乔夏羽还没有死,至少她还活着,只是,从哥的态度里看得出来,乔夏羽现在不好,一定受到了污辱。

    天哪!权菲不敢想像,她被那两个地痞流氓污辱之后,哥会如何恨自已,也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已了。

    权菲回到车上,终于,再次痛哭起来,气自已做出这样傻的事情,她一开始只是想要报负乔夏羽,至少要戏弄她一下,却没想到差点就酿成了大错。

    权澈关起门,额际的青筋在隐隐突起,他万万没有想到乔夏羽在维护的人竟然是小菲,而差点让她受辱的人是他的亲妹妹。

    这真是让他痛心,失望,这个他一直宠爱的妹妹,竟然差点毁了她的人生,她怎么傻得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回到卧室里,乔夏羽醒了,她靠着窗目光平静,刚才她从窗户上看见了楼下的权菲,也看到了她那后悔自责的表情,乔夏羽竟然开始原谅她了,她知道这件事情也许她只是小错,而真正该死的是那两个污辱自已的男人。

    “小菲来了?”看着走进来的男人,她扬起脸蛋轻声问道。

    权澈咬着牙走到她身边,目光透着疑问,好像在问,她这样伤害你,你为什么还要维护她?

    乔夏羽读出了他眼神里的疑问,她抿了抿嘴角道,“也许小菲不是故意的。”

    权澈怎么会不懂得她这样做的道理?她想保全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可她太傻了,任人欺负成这样,她还好心做好事?她知不知道这样的性格会让她陷入危险之中,她这样好善乐施的性格,只会让那些用心险恶的人有可趁之机。

    权澈叹了一口气,将她轻轻的拥紧在怀里,突然想到什么,他从枕头下摸出一个盒子,从里面拿出那枚被曾经乔夏羽退回来的戒指重新套回她的手指里,与她十指紧扣,握紧,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乔夏羽的泪水轻轻的滑下,这段时间她真得太多的感激,感动,因为他而起。

    乔夏羽抽了抽鼻子,抬起头弯唇笑了起来,有泪有笑说不出的娇媚,两人的头,不自觉地靠地很近了。她轻轻的覆盖上他的手,将光洁的额头贴在了他宽大的额头,睁着璀璨明眸,无声地笑了。

    权澈也笑了,略微加重额头上的力量,与她贴地更紧,然后大掌抓住了她的小手,反握紧她的手,两个人就如两个大小孩一般,就这么互抵着额头,笑着,且看着。

    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除夕是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时间,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万花齐放,那锦蔟的烟花灿烂升天,各种颜色,各种美丽,各种姿态,映出了人们过年的喜庆笑颜。

    今年,权家意外的少了一个人,权菲在十天之前就出发去了美国,这惹来权家两老一通埋怨,可权菲就是不回来,而这其中的原因只有两个人知道,他们互看着对方的眼睛,权澈则是冷淡的,乔夏羽却不免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件事情权澈短时间里不打算原谅权菲了。

    吃过年夜饭,乔夏羽与权澈返回了别墅,乔小乖很乖的没有跟回来,这个儿子像个人精似的,知道什么时候该缠人,什么时候该离开。

    夜,是滋生旎情的温床的!

    今天在权家忙了一天,又是买礼服又是帮忙做事,乔夏羽回到别墅,已经累坏了,趴上床就脱掉外衣钻了进去,权澈在床沿坐下的时候,她睡得正埋着脸睡着一般。一盏离床稍远的壁灯在暗夜中开放着,让室内不至于完全的漆黑。他瞧着她张着小嘴,露出两颗大门牙在那低低地呼吸的样子,嘴角就有了一点笑。

    这段时间她瘦了一点,还真是让他心疼,但她天生丽质,皮肤一直犹如牛奶般白皙,看着她自顾自的睡了,也不管他,不由在心里低哼,他拿手,开始轻轻地摸她的脸。

    南方的冬天,湿冷湿冷的,特别容易冻皮肤。在他的抚摸下,她皱起了眉头,挥开他的手,似乎不愿意遭受这等骚扰。

    权澈勾唇一笑,难道他的除夕之夜就要这样白白的浪费掉吗?他本意就是要弄醒她的,自然继续逗着她玩。摸她的眉,摸她的眼,扯扯她的面颊,拎拎她的小鼻子,又捏捏她的小下巴。

    “唔——”她重哼,从被窝里伸出了小手,去驱赶这讨厌的家伙。眼睛一直闭着,实在是不愿意醒来。

    他开始摩挲她的唇,力道一点一点加重,眼看着唇瓣在他的手下,也变得一点一点加红,犹如怒放的玫瑰一般,隐隐约约地也开始散发出清香,微微地撩人。

    乔夏羽终于不堪其扰,勉勉强强地略睁开了眼,抱怨地咕哝:“别闹!”软软的红唇砸吧了两下,重重地刷过他的手指,让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深沉。

    “小羽。”他的心一下子有点发软,低下头,贴着她的脸,低低地喊。

    “唔——”她轻哼了一声,“好想睡了。”她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

    “嗯……先别睡。”他在她的嘴上啄了一下。顿了顿,开始轻轻地吻她。

    黑夜容易让人迷失自我,也容易让人放纵,乔夏羽应付一下回吻他一口,然而就只是这样怎么能满足他的兽欲呢?他强行将她压在怀里,重重的刷过她的小嘴,逼得她用嫩嫩的小嘴,回亲自已,然后将她的双手放到他的脖上子,却只得到她慵懒地轻哼了一声。

    他立刻张开了了嘴,引诱着她的小粉舌进入,“嗯。”乔夏羽迷迷糊糊地,还真是一下子钻入了他的嘴里。他立刻火热了,有些控制不住的吮了她的小舌一下。她皱了皱眉,受惊般地立刻缩回了舌头,他不愿意放过她,继续低下头,打算采取主动,她却低哼了一声,噌到他的怀里,讨好道,“陪我睡嘛!”半眯着的眼,眼瞅着就又眯上了一半,一副完全不设防的样子!他心头乐了一下,这个女人也就迷糊的时候,才看上去像一幅乖得不得了的样子!

    脱了外衣裤,他爬上了床。她哼哼唧唧着,像小动物似地蹭到了他的怀里,拿脸蹭他的胸膛。然后,又一条腿就横了过来,放肆地放在了他的长腿上,夹上;一手也伸了过来,横过了他的腰部,搂住。

    这火辣的姿态,很让人欲火上身的!

    权澈低沉的笑了,眉眼间也跟着变得柔和了起来。伸手,搂住她的腰,他略翻身,就将她整个人都带到了自己的上方。她整个人就像被子一样地盖在了他的身上,不过这个“被子”可比普通的被子要香软多了。尤其那柔嫩的两团浑圆没遮没拦地压在了他的胸膛的时候,那柔软的让人全身发酥的触感,让他心中一荡,舒服地低哼了一声。他顺势张开腿,她小半个下半身就落在了他的双腿间。

    如此,她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身上,他却不觉得沉重,反而觉得这重量让他觉得莫名的舒心,有一种她是真真正正地属于他的感觉。

    男性的身子,怎么可能和平整舒服的褥子相比,乔夏羽皱着眉头,有些不舒服地在他身上蹭了蹭。两团让大多数男人都招架不住的浑圆,像小白兔似地在他的胸口跑跳。

    他粗喘了一声,伸手,顺着她纤细的腰肢往下,抚摸上了那浑圆挺俏的小屁股,重重地掐了一把,再度觉得这个热乎乎的真人玩偶真是太让他满意了。

    任凭她在他身上折腾着,他一手护着她的左右,就是不让她从他身上爬下来,双腿也夹着她的下半身,让她不乱动,恶意地享受着这一番甜蜜的折磨。

    “不要啦!”乔夏羽埋怨道,他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难道他不知道她已经很累了吗?

    权澈突然就像操作一个布娃娃一样让她坐到他的小腹处,眯着眸恳求道,“帮我。”

    乔夏羽当然知道他说的是哪里,脸一红,鼓着腮不乐意,她可是洗了手的。

    权澈眼底顿时染上了惩罚的色彩,他一只大掌开始沿着她幼白的背,隔着她的毛衣,一下一下地抚摸,仿佛入手的是上好的丝绸一般。手指碰到近腰处的时候,乔夏羽顿时一惊,小腰一扭,嘻嘻的笑声,控制不住地逸出了她的红唇。

    那里是她的敏感带啊!

    “不要……”她娇声嬉笑,伸手去抓他作乱的大掌,差点就跌落他的怀里。

    他眼神一亮,像个任性孩子一般,不顾她的阻止,恶作剧地又去逗她。她受不住,嘻嘻笑着,在他身上扭来扭去,去躲他,嘴里娇声讨饶。

    “不要了……嘻嘻……不要了……权澈……唔……咯咯……”

    很快,笑得气喘吁吁的她,就感觉到有硬块,在那重重地抵着她。那触觉太熟悉,熟悉到她瞬间就明白了那是什么!

    她一愣,大惊失色,僵住了笑,他终于饶了她,却伸出了手,压下了她的脑袋瓜,吻她。一开始的吻,轻柔的犹如一场和风,然后吻的力度一点一点加重,他逐渐变得不耐烦了起来,一举突入了她的小嘴,狼吞虎咽地吻了起来。

    压着她的后脑勺,他根本不让她逃开,只觉得那品尝着的丁香小舌软滑的不可思议,比他吃过的任何东西都要来的嫩、来的香。咬上了,就不愿意松开,都恨不得直接吞了它。

    乔夏羽终于妥协了,回吻着他,看来今晚不玩够了,他是不会让她睡觉的,而且,今年是除夕,如果只是睡觉,那还真是太可惜了,被他这样一弄,她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她突然从他吻上探起头道,“权澈,我们去看烟花好不好?”

    “哪里看?”

    “难道你看不出来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权澈眯眸,她还真是会挑时间挑意见。

    “可是,我现在真得好想看。”乔夏羽撤娇道。

    却被他大力的按住脑袋进行了一个长达两分钟的深吻,接着,他放开了她的小嘴,立刻有一抹银丝在两人的唇上拉开。她瞧见了,脸上一阵燥热,急急忙忙伸手抹去。

    他低低笑,笑她的故作遮掩。炽热的唇瓣时不时地在她的脸上、脖子、锁骨间游移,还有越来越往下的趋势。

    她见势不妙,立刻伸手,撑起了自己的上半身,娇呼。

    “我真得要看,我要看。。。。”说完,就坐在他的腰上扭动着屁股,压着他。

    权澈没法,她就像个小孩子要糖的坚持不懈,他投降道,“好吧!回来之后继续。”

    乔夏羽没有意见,她对一会儿看烟花才感兴趣呢!

    黑色的越野车如闪电一般离开了别墅,朝最佳看烟花的地方走去,沿路也可以看见很多烟花,乔夏羽探着头,一张小脸在烟花下面灿烂生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