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动星河

第六十章 死人财

    ()姚步平诡计多端,刚才他一剑斩杀乾明可不单单是因为萧晨话语的威逼与利诱,也是暗暗给自己留下了后手,将乾明之死嫁祸到萧晨的头上,而且白天乾明告发萧晨,找个萧晨记恨在心,报复乾明的借口,完全成立,没有人会不信,到时候萧晨也要百口莫辩。

    而且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他的心腹,自然不会出卖他,因此姚步平感觉自己也是握住了一张底牌,打算以此来要挟萧晨。

    “萧晨师弟,你中了十ri醉,一切都是由我摆布,我才是真正的掌控者,你可要想清楚了。”姚步平道。

    然而萧晨对此却是淡淡一笑,置若罔闻,萧晨自然也有自己的把握。

    姚步平千算万算却是没有算到萧晨根本就没有中了十ri醉,而是装的,从一开始萧晨就知道姚步平不单纯。

    看到萧晨不语,反而在嘲笑他一般,姚步平的脸se渐渐不善起来,萧晨一味装傻称楞,让姚步平的耐心丧失了,姚步平yin测测的说道:“萧晨师弟,我劝你还是说出来的好,否则你杀死乾明的事情,我一旦公布出去,结果可想而知。”

    “姚师兄,你可真会开玩笑,你以为要挟得了我吗?”萧晨闻言却是丝毫也不紧张,反而是面带笑容,不温不火的说道。

    “嘿嘿……你现在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就算不交出来,我也会自己找。但是杀死乾明的罪名,我却是安到你的头上了,而且我还有证人。”姚步平yin测测的说道,他说的证人,自然就是他的那些心腹。

    “哈哈……姚师兄,你对我下毒这个罪名可不小,我若是高发,你估计谁更惨!”萧晨闻言,大笑了起来,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再也没有一丝一毫醉醺醺的样子,张口一吐,立刻之间,一道水箭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she出数米的距离。

    “你……”姚步平看到这一幕,脸se瞬间难看到了极点,刹那变得苍白起来,就算傻子也能够看清楚萧晨是装的,不仅仅是装傻,也在装中毒。

    姚步平一直认为萧晨在装傻,却不知道萧晨不仅仅是装傻,还在装中毒。如此一来,姚步平自然可以想到,从一开始萧晨就看破了他的诡计,并且将计就计,利用他杀了乾明。

    更要命的是,杀乾明的黑锅要他来背,如此萧晨不惊不动之间便是破了他那张自以为是的底牌。他以为抓住了萧晨的把柄,却不知道,萧晨一下大翻身,废了把柄,反倒是抓住了他的小辫子。

    “这小子心机好重。”姚步平此刻目光闪烁不定,脸se也是连连变化,心中越发的感觉萧晨可怕起来。

    这一刻,姚步平开始思考如何善后,现在他要挟萧晨无望,只能做到完美的善后,保住自身。

    而此刻萧晨却是没有在继续逼迫姚步平的意思,就那样将姚步平晒在了一边,径直来到了乾明的尸首旁边,蹲下身来,不紧不慢的在乾明的身上搜了起来。

    不多会儿萧晨便是从乾明的尸首搜出了一本古朴的书籍,还有三四个jing致的翠玉小瓶子,里面都是装着丹药。

    “我果然没有猜错,这乾明果然有些猫腻,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东西,先收了再说,回去再行查看。”此刻的情况也不好查看,萧晨一翻手便是将这些东西全部收入了储物戒指之中,面se如常,对着姚步平说道:“姚师兄,你这一剑真是深得三昧,一剑封侯!”

    萧晨此话却是掩盖他的真实目的,表明自己是去查伤势的,姚步平自然不会多想,而且他此刻正在愁怎么脱身出去,并没有注意到萧晨的小动作,萧晨一旦将他斩杀乾明的事情抖露出来,他的麻烦就大了。

    虽然乾明已经被驱逐出宗门,但是一天在宗门,就是宗门的弟子。现在他杀了一个外门弟子,哪怕他是院首也要遭受惩罚,而且处罚很严重。

    此刻的姚步平哪还顾及什么‘归元丹’,离火独角兽,他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更是不会去管萧晨干嘛了,他此刻满脑子都是在思考怎么挽救。

    闻听萧晨有些讽刺的话语,姚步平却是一点脾气也发不起来,他的小辫子可是攥在萧晨的手里,想要杀萧晨灭口,一来他没有那个实力,二来,他也没那个胆子。

    当下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萧晨师弟啊,师兄真是一时糊涂,可能是喝醉了……”

    姚步平最终选择了妥协,服软,希望萧晨能够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希望萧晨对待他能够坦白从宽,但是他准备好的措辞才刚刚说到一半,萧晨便是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语。

    萧晨从地面之上站起来,拍了拍手说道:“我想姚师兄也是喝醉了,肯定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刚才也喝了不少,发生了什么也记不太清楚了。哦,对了,姚师兄,乾明现在已经下山了。”

    姚步平闻言,怎能不知道萧晨话语之中的意思,立刻将头点的宛若是小鸡吃米一般,满口应道:“对!对!对!我们都喝多了,我想乾明早就下山了,现在应该都要十里坡了。”

    “呵呵……”萧晨冷冷一笑,看向姚步平的目光充满了不屑,他并非是刻意要放姚步平一马,只是就算将他杀死乾明的事情告发,姚步平也不会被处死,而且姚步平的背后还有靠山,那样反而是彻底与姚步平闹僵,逼其狗急跳墙,那种事情可不干。

    因此,萧晨干脆送个顺水人情,免得将姚步平逼到绝路,那样可就榨不出‘油’来了。

    萧晨接着说道:“姚师兄,不知道那‘归元丹’和‘狗’找到了没?”

    “找到了,找到了。”姚步平连连说道,萧晨言下之下他自然是明白,如果说没找到,那么萧晨就要去告发他了。

    “那真是恭喜姚师兄了,夙愿的偿。”萧晨说道:“对了,姚师兄,萧晨还有一事想要请姚师兄帮忙。”

    “萧晨师弟尽管说,师兄旦凡能够帮得上的必然要帮。”姚步平立刻表现出一副豪气干云的模样,将胸口拍得邦邦作响,生怕一个说不好,惹得萧晨不悦。

    “其实也没啥大忙,素闻姚师兄富可敌国,师弟刚入门不久,这便要去了飞龙院,身上的财富少得可怜,想请姚师兄‘借’点黄玄丹来应急。”

    萧晨不急不缓的说道,难得抓到这种机会,萧晨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自然要狠狠的敲一笔,否则就这么放过了姚步平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未免太便宜他了。

    黄玄丹是一种一品丹药,能辟谷,还蕴含有纯阳之力,疗伤极为有效,还可以辅助修炼,有快速恢复真气之功效。对于武者来说,这种丹药相当于普通人手中的粮食,金钱,算是武者人群之中的通用货币。

    现在是在出云剑宗,因此并不凸显黄玄丹的珍贵,若是出了宗门,到了世俗之中,购买秘籍,法宝之类,都是需要使用黄玄丹,至于金币,那些东西武者都不用,那是普通人用的。

    姚步平闻言,牙齿发颤,萧晨这明显是在敲竹杠啊,既然是敲竹杠,自然是不会少了,姚步平有些颤抖的说道:“不知道萧晨师弟需要多少,师兄最近也穷得很呐。”

    姚步平哭穷起来,如果现在能够杀了萧晨,姚步平必然会立即动手,此刻姚步平对萧晨恨得要死,但是偏偏拿萧晨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委曲求全了。

    “既然姚师兄最近穷,萧晨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就三千枚黄玄丹。”萧晨很随意的说道,实则却是狮子大开口。

    如果将黄玄丹与黄金来兑换的话,一枚黄玄丹相当于一两黄金,那么萧晨这一张口,就是三千两黄金。

    姚步平的地位若是放在世俗之中,撑死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小富商,让一个小富商拿出三千两黄金,绝对是倾家荡产的事情。

    萧晨就是要狠狠的宰一刀姚步平,反正他和姚步平之间是不会成为朋友的,他也不屑和这种小人做朋友,宰一刀是一刀,绝不留情。

    而姚步平在听到萧晨一张口,蹦出三千枚黄玄丹的时候,整个一个趔趄,眼睛一黑,差点栽倒在地。

    “哎呦!我滴个活祖宗啊,萧晨师弟,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拿不出来啊。”姚步平用着哭腔说道,暗道今天算是倒了大霉了,竟然遇到了萧晨这个煞神。

    “姚师兄,你当院首也有十几年了?我可是听说你这些年可是积攒了不少财富,你竟然说拿不出来,看来很没有诚意啊,那我也不必有诚意了,萧晨告辞了。”萧晨目光顿时犀利起来,看向姚步平,使得姚步平身如筛糠。

    与此同时,萧晨的语气也是不善起来,“明ri,我去见戚长老,会顺便帮姚师兄‘问好’的。”

    姚步平一听这话,脸se瞬间大变,连忙急走两步拉住萧晨,急道:“萧晨师弟且慢。”

    “姚师兄有了?”萧晨冷冷的道。

    “萧晨师弟,我是真的没有那么多啊,你看是不是可以少点?”姚步平央求起来:“或者我拿别的东西抵换给你。”

    “难道他真的没有那么多?”萧晨心中暗道:“不知道他拿什么抵换,如果给我几把法剑玩玩,那到也行。”

    心中想到此处,当下道:“不知道姚师是要拿什么抵换,可别拿扑街货糊弄我啊。”

    “自然不是。”姚步平一听似乎有戏,当下连忙说道:“萧晨师弟,我这里有一门法宝,是一个弟子为了讨好我,进贡给我的,我抵换给你如何?”

    “法宝?”萧晨闻言,不屑笑了起来:“姚师兄,不是这么忽悠我?那个弟子肯定是外门弟子了?他能有什么法宝,你还不如给我几柄法剑来得实在。”

    “萧晨师弟不妨看看再说,价值绝对在法剑之上。”姚步平很是自信的说道,好像知道萧晨看了之后一定会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