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重生为山

第二章 真传弟子

    ()灵墟峰。

    在冲天鬏童子话音落下后,周遭的弟子们立刻哗然,议论纷纷,对燕文景的大度感到很不可思议。毕竟,在灵墟宗弟子的眼中,燕文景可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沈安心中惊讶,脸上不露声se,跟着冲天鬏童子走向灵墟殿去。

    灵墟殿。

    位于灵墟峰殿,是一座占地极大的雄伟大殿。

    冲天鬏童子将沈安带到大殿的门口,便默默退去。沈安按捺住心中的杂念,伸出双手,微微使力,将殿门给推开。

    “刷。”

    柔和的阳光,从露出缝隙的殿门照she入内,露出一个黑漆漆空荡荡的大殿,好似一个被密封起来的足球场。

    “哒。”

    沈安踏入灵墟殿,落脚声轻微,但却回荡不绝。

    “嘎吱。”

    伸手将殿门关上,阳光消失,灵墟殿重归寂静漆黑。沈安目不斜视,笔直朝前走去。身为神魔炼体修士的他,受到灵气淬体,夜视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

    正对殿门的最前方,一个高台上,燕文景盘膝而坐,双手放在双腿。看似平静,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好像一把磨得锋利无匹的三尺青峰,剑客随时都能将他拔出,挥剑斩杀敌人。那一瞬间,沈安甚至感觉到,一种与如临深渊相同的境地。

    “晚辈沈安,拜见前辈。”走到高台下,沈安微鞠躬,喊道。

    “沈安。”

    燕文景睁开眼睛,凌厉如剑的目光从沈安身上划过,让他感到疼痛。一种本能反应,让沈安掐出不跟根本印之心印,将疼痛镇压,站在那里,就像一座山。

    巍然不动。

    “咦。”

    燕文景轻咦一声,露出惊讶的神se,旋即站了起来,走到沈安面前。

    沈安依旧沉稳,静静看着燕文景。

    “你修炼不动神法,目前是如临深渊的境界,心境方面达到制心一处,年仅五岁,哪怕搁在整个秦国,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燕文景淡淡道,“我从各方面打听你的消息。有说你是被镇压在半步灵山的,有说你是金丹大修士弟子,有说你出身隐世宗派,你告诉七锦,你是jing怪化形。

    现在,我要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身份。”燕文景仿佛带刺的刺猬,随时都能将沈安扎得遍体鳞伤,浑身通透。

    沈安脑子,飞快转动。

    “先说我是天才,又问我身份,虽隐含威胁,但据我所知,他只有因为七锦受到威胁,或者有潜在危险,才会如此。”沈安心中想着,措辞恰当后,道,“我对七锦所说,才是真的。我的确是jing怪化形。但具体是什么jing怪,恕晚辈不能告知,但我敢保证,我对七锦,绝对无一丝威胁。”

    沈安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燕文景,不闪躲,不怯懦。

    燕文景轻轻点头,问道,“可是土行的jing怪?”

    “嗯。”

    “我愿收你为徒,悉心授法,你可愿意?”燕文景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期待以及痛苦。

    “嗯?”

    沈安一下子,被燕文景的问题给问住,说实话,在来见燕文景之前,沈安脑海中想过许多结局,但当燕文景说出此话的时候,沈安发现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拜燕文景为师,可以得到灵墟宗的资源,可以得到庇护,法侣地也尽皆拥有。”沈安心道,“我的目的,本就是找燕文景当靠山,站在巨人肩膀上看世界。燕文景虽然名声不怎么样,但终究是个正派人物,姑且先拜其为师,如果对我有害,到时候再想办法。”

    虽然燕文景是安七锦的父亲,但无尽大地人心险恶,沈安暂时不敢信任任何人。

    “弟子愿意,拜见师傅。”

    沈安也不矫情,直接跪拜在地,三磕响头,对燕文景作礼启谢,真心将他当做师傅。

    “好,今后,你便是我门下大弟子,每ri正午,你都可来灵墟殿听我**。”燕文景果然如先头所说,悉心授法。与李擒龙、徐惊鹤两个名义上的真传弟子大不相同。

    “我是大弟子,那李擒龙和徐惊鹤?”沈安心有惴惴,刚来灵墟峰便将大师兄二师兄的身份降低,难免会惹人不愉呀。

    “不需管他们。”燕文景眼中,露出冷漠来。

    既然燕文景都如此说,沈安自然也不争辩。表情纠结,yu言又止。燕文景看了眼沈安,没说话。最后,沈安决定,在得到燕文景真正信任,自己也信任他之前,先不将灵脉枯竭之事说与他听。

    “灵枢,带你大师兄下去。”燕文景挥挥手,殿门打开,之前的冲天鬏童子,引着沈安出了大殿。

    片刻后。

    灵枢带着沈安来到两幢jing美的院子,安排其中一处作为沈安的寝处,询问之后,才知道,另一处乃是安七锦的寝处。

    将沈安安排好之后,灵枢转身离去。

    沈安步入其中,在修行静室发现身份铭牌,灵墟宗发放的衣物,一些告知详细事宜的玉简,……等等等。

    坐在静室中的静心蒲团上,沈安深深呼了口气,将之前发生的事,在心中捋过。提醒自己,燕文景心中绝对有大秘密,不能挖掘,不能轻视,顺其自然,默默修行即可。

    …

    “铛!——”

    “铛!!——”

    “铛!!!——”

    灵墟峰巅,三道震耳yu聋的钟声响起,像是水波般,扩散向四面八方而去,整个灵墟洞天的弟子全部听到。

    钟声余音绕梁,响彻不绝。

    此钟声,乃是有大事宣告,提醒灵墟宗弟子倾听用的,是一阶绝品法宝水纹钟和水纹锤联合敲响。

    听闻钟声,灵墟宗弟子们纷纷抬头,眼中露出惊讶来。

    水纹钟自建宗以来,从未响彻,今ri,是为何事?

    伴随着钟声落下,灵枢童子的声音,响彻整个灵墟宗,也是因为法宝之故,都是经过燕文景灵气灌注,只要催动即可使用。

    “今ri,宗主收沈安为弟子,为灵墟宗大师兄。李擒龙、徐惊鹤等师兄的排位,依次下降。”灵枢童子的声音落下后,整个灵墟洞天都寂静无声,仿佛落针可闻。

    “轰!”

    李擒龙的住所,轰然炸响声响起,整个寝处都炸得粉碎,露出浑身青筋暴起,仿佛怒目金刚的李擒龙。

    周围弟子,纷纷散开,不敢靠近暴怒的李擒龙。

    与此同时,徐惊鹤也露出惊愕的表情,旋即是笑。心中,对自己之前的判断赞了下。刚来灵墟宗便得到燕文景的青睐,加上他自身的资质,ri后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整个灵墟宗的弟子震惊,不消多说。

    此时。

    山巅两幢jing美院子,安七锦从其中一座走出,表情平静。作为燕文景的女儿,她早就知道燕文景的决定,但具体原因,她也是不知。从小到大,在安七锦的眼中,燕文景都是个神秘而爱护他的父亲。他相信,燕文景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伤害沈安的事情来。

    院落外,一张竹木做的椅子,摆在那里。

    安七锦坐在上面,等待沈安。

    不多时,沈安从院落中疾步走出,看到安七锦后,露出喜se来。但转瞬被担忧给掩盖,问道,“七锦,灵墟峰的后山,有人么?”

    “没人,只是偶尔有师弟会去,怎么了?”沈安急切的表情,让安七锦有些担忧。

    “没事,我有事先离去一下。”话落,沈安匆匆忙忙离去。

    原地,安七锦心中微微有些失望,绞着双手,心中很是不解。自从认识沈安到现在,他一直都是神神秘秘的,似乎每天都会做不完的事情。到底是为什么呢?安七锦心中,好奇得很。但如果沈安不告诉她,她是绝不会去追根究底的。

    …

    灵墟峰,后山。

    茂密的树林当中,一座斜躺着的人形石雕,渐渐与山峰融合。

    山腹。

    沈安吞吐玄妙雾气,用灵识去炼化整座灵墟峰。

    炼化灵墟峰,是为了掌握主动权,以及搞清楚灵脉枯竭的秘辛,但沈安不会吞噬。毕竟,此处是安七锦的家。作为一个朋友,寄住在别人家中,有偷人家东西的道理么?

    炼化山峰的时候,沈安很小心,不敢靠近燕文景的所在,免得惊动他。

    对于沈安来说,其实也不难。他的灵识施展灵钻术,好像是手电筒,在黑漆漆的大殿里面扫she,只要避开燕文景的视线即可。

    灵识覆盖在山巅两幢院落,看到安七锦失落的样子,沈安心中,有着歉意。

    下一刻,收回灵识,炼化山峰,抓紧时间修行。

    灵墟殿大师兄易位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清丘修仙界。不加掩饰的宣传,让人们知道了,沈安便是那个在半步灵山让山河宗,清丘道人吃亏的人。或者jing怪。

    jing怪拜师,在无尽大地并不少见,但一般资质都很高。

    倒是无人多说什么。

    只是,听闻此消息,清丘道人的反应,有些异常。

    任何人都有逆鳞,清丘道人也不例外。他的儿子便是他的逆鳞。一旦逆鳞被触动,那么将引得清丘道人疯狂反击。

    在得知燕文景收沈安为徒后,清丘道人下定决心。

    飞剑传信,冲向未知的某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