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生离死别

    仗剑逼退宫卫,巴特尔靠近梅良辰。

    一双老眼布满了惊痛和哀伤,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宁可死也不会答应公主的请求。“带他。。。带走。。。。回闵。。。闵辽。。。快。。。。快。。。。。。”下身阵阵割裂般的疼痛席卷而来,血水不停地涌出,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休想再离开我!”耶律清歌的吼声惊得远处忧心忡忡的龙云泽后撤一步。

    哪怕当年面对着贺兰皇宫的血腥浩劫,巴特尔也从未像此刻一般犹豫挣扎过,他摸着怀里公主给的奇怪铁器,在犹豫着要不要抗命带走她和耶律清歌。。

    梅良辰何等聪慧,早就猜到他会有此举。清澈美丽的黑眼睛里透出凌厉的气势,她微微晃动着头,示意巴特尔不要冲动。。

    孩子,她和耶律清歌最珍爱的孩子还在他们的手中,她不能贸然行事,尤其是,还有另一个生命等着她来拯救。。

    “巴特尔”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梅良辰拂开耶律清歌的手,把他推向巴特尔。。“走”

    “梅恩”

    “梅恩”全凭意志支撑的耶律清歌揪着巴特尔,“给我解药。。。解药。。。。。我不能走。。。不能走。。。”他的爱人和孩子身陷魔窟,他却要独自逃生去吗?不,不可能。。。他再也不会傻傻的放开她的手了,再也不会让她承担命运强加的苦难。。

    巴特尔铁了心,不再应他的话。剑指黑压压的宫卫,托起耶律清歌沉重的身子朝寝房大门靠近。

    “给朕拿下”良辰恢复自由身,龙云泽自是没了顾忌,他一边命令宫卫拿下耶律清歌,一边在枫生的保护下抱起锦榻之上奄奄一息的纸人,“太医太医”

    “放他。。。。走。。。。放他。。。皇上。。。。求你。。。求你放他走。。”视线里那抹不断挣扎怒吼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她的心痛如刀绞,流下的泪水糊满脸颊。。

    “梅恩。。。。。。。”“梅恩。。。。。。。。”“巴特尔,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霍中廷暗中相帮,巴特尔终于把失控疯狂的将军带出血气弥漫的寝房。他一直别着脸,不敢看那张被绝望和忧伤笼罩着的坚毅脸庞。。。

    将军,巴特尔也不想啊。。。

    龙云泽对梅良辰的恳求恍若未闻,他关心的是她的病况,是白色布巾下面犹如决堤般的血水,何时能止。。

    “太医。。。。”

    太医院德高望重的老太医噗通跪倒在地上,“皇上,姑娘恐怕无救了。。。”

    “无救?!怎么可能无救!”龙云泽闻言大怒,情绪失控一脚踹上老太医的心窝,太医在地上翻滚呻吟,龙云泽面无表情地指着其他伏地求饶的庸碌太医说:“救她,给朕救她!给朕救她听到了没有!”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一众太医吓得手脚哆嗦,冷汗扑簌簌落了满地。

    “皇上。。。。”梅良辰拉着龙云泽金丝绣线的锦袖,无助地恳求道:“皇上带我去院子。。。带我去院子。。。。”只是想再看他一眼,最后看他一眼。。。。

    僵持不过数秒,许是她的泪水软化了君王的心,龙云泽长叹口气,用锦被包裹着她抱起来到寝房外的屋檐下。。

    “梅恩梅恩”眼神执着到想把敌人怀中的爱人抢夺过来,可是缓缓抬起的臂膀,却终是无力地垂了下来。。。

    “梅恩。。。。。。。”生离死别,人世间最难以承受的痛楚莫过于此。

    他的爱人,他一生挚爱的女子。。。

    梅恩吉雅。。。

    龙云泽默默地拥紧怀中女子颤抖哭泣的身体,她的悲伤具有强大的传染力,哪怕他的心早已经冷如坚石,可是面对着怀中唯一让他动心的女子,他的心竟感觉到一丝丝拉拽般的痛楚。。

    她的痛苦是无声的,手臂,向耶律清歌即将消逝的方向,固执的伸着,想要抓住那抹人影。。。。

    时光停滞,纷沓杂乱的世界里,唯有对方的眼眸刻在彼此的心灵深处,再不会磨灭。。。

    枫生急速奔回禀告:“皇上,霍将军帮耶律清歌逃遁,宫卫死伤大半,恐怕拦不住了。”

    事情在预料中,又在预料之外,幸好龙云泽并未继续发怒,“由他们去吧。”他抱紧怀中女子,眉目敞开,语气淡淡地命道:“把朕交予你保管的锦囊拿来。”

    枫生大惊,抬起头看着龙云泽,“皇上。。”自幼跟随皇上长大的枫生,一看皇上的眼神,就能猜度出龙云泽的用意。

    “拿来!”语气不容置喙。

    枫生跪在地上,求道:“皇上,那是仙药,是关键时刻救皇上的圣药,不能给了良辰姑娘啊。。”救命的仙丹是江宋皇宫的至尊宝物,据说是老祖宗从海外仙山上求来的宝贝,历代传承,如今仅剩下一颗,就为了关键时刻能救皇上的性命。。

    为了留住生气全无的良辰,一颗仙丹又算得了什么。。“给朕拿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