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不好的预感

    监房里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待梅良辰从酣睡中醒来,身边的人已经走了。

    什么时候走的,她没知觉。但是四周隐隐飘散着的清冽熟悉的味道和搭在身上犹自带着他的体温的黑袍,却令她在黑暗中,长久的静默无言。

    他还是走了。

    没有说一句话,趁她熟睡时离开了监房。

    热情和渴望的火焰已经熄灭,而她的身心,却被刻满了耶律清歌的名字焚毁成了灰烬。。

    其实,很早便猜度到他把自己关进死牢是想保护她。毕竟,他是铁骑军的主帅,主帅的女人背叛铁骑军助敌军获胜,他不对她做出惩戒的举动难以服众。一直为他的绝情找理由的她,经过昨夜的缠绵和他不告而别之举,却生生把她坦然的情绪变得紧张起来。

    一定发生了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刻意躲闪的深邃眸光,历时最久的一次缠绵,被掏空的肢体,都让她的心里升起不安的感觉。

    “咣!”牢门开了,光亮照进来。她眯着眼睛蜷缩在黑袍里,看着苏谷娜擎着微弱的油灯走进来。“咣”牢门关了。

    “姑娘姑娘”苏谷娜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梅良辰伸出白光光的胳膊,无力地朝她挥挥手,“苏谷娜,你回来了。”

    “嗯。”苏谷娜蹲在草席边,用油灯来回照着梅良辰,浓黑的眉毛一会蹙起一会放下,但是唇角一直是带着笑的。

    “恭喜姑娘,将军大人一定会尽快把姑娘接回王府的。”

    梅良辰淡淡一笑,翻转过身子,面颊埋进他的锦袍。“他不想放我,定有千百种理由。苏谷娜,你可听阿古拉大人讲了些什么?”

    苏谷娜说道:“阿古拉大人说,将军的心思,不是我们寻常人能够轻易猜透的。连大人也猜不透将军,我们还是不要劳神费力的去想了。不过姑娘可以放心,将军大人一早就原谅姑娘了,不然,也不会深夜到死牢来看姑娘不是!”

    见梅良辰的面上并没多少喜色,她压低声音道:“我刚才听送我回来的狱监讲,死牢全因有了姑娘才祥和平静的,姑娘有所不知,之前的死牢哀声遍野,每日都有行刑的死囚犯在牢里喊冤。可是姑娘来了之后,将军大人不仅下令延缓了他们的刑期,连拷问犯人的刑房也被关了。”

    “噢?怪不得死牢如此安静呢。”原来是耶律清歌在背后做的。

    苏谷娜掩着嘴,哧哧笑道:“还有呢,姑娘不知,死牢的饭食也好了许多呢。狱监讲,往时的饭食不是嗖的就是白水煮的,哪里能见到荤腥,可是现时却不同了,老牢头每日要准备两个饭桶,给我们这边监房的都是新鲜的饭菜,给过道那边的还是以前的伙食!”

    “他倒是什么都给你讲!”狱监不是个好东西,但却是个识时务的机灵人。

    苏谷娜不屑道:“见风使舵的小人,懒得提他!”见梅良辰起身,她赶紧把挂在草床边的亵衣拿来。梅良辰见状脸蛋一红,扯过来自己穿上,“你去打水吧。”趁苏谷娜去里间的水桶舀水,她把棉布袍拿来,准备起身。

    头重脚轻,大腿酸困,私处也感觉到一丝肿胀。

    当她掀起身上宽大华美的锦袍时,手指却忽然痉挛疼痛,紧抓着袍服边缘金色的滚边,她竟放不下裹在身上的温暖。。。

    苏谷娜拿着简陋的木盆出来,看到她的模样,不禁吓了一大跳。“姑娘,你别光着啊!地牢阴湿寒冷,小心着凉!”她放下盆,过来拿开将军的袍服,把棉布袍帮她穿上。

    “苏谷娜。”

    “姑娘。”

    “要是他背着我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怎么办?”她的预感总是很灵验,许多害怕发生的事,总能在幸福的时候,忽然降临。

    “不会的。将军大人那么喜欢你,又为了你做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怎么可能背叛你们的感情。”苏谷娜对将军的为人深信不疑。

    梅良辰点点头,叹息道:“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呀!啊”她忘了身子酸困,起身时猛了些,腿根一阵锐痛,苏谷娜赶忙扶着她。“姑娘别瞎想了,我去找点热水来,姑娘且洗洗,会觉得舒服些!”每次和耶律清歌行房之后,身体纤弱的梅良辰都需要沐浴暖水,才能减轻身体的酸痛。如今身在死牢,没了享受的条件,她只能将就着用木盆兑些要来的热水洗洗了事。

    日子着实平静得怕人。

    自从耶律清歌留宿在梅良辰的监房内,对面关押苏琴的牢房始终静得怕人。牢门上的四方小窗,除了老牢头送饭时开启,平常都关得死紧。

    梅良辰无聊时叫她们的名字,或者用有趣的话题逗弄她们开口,那扇窗也再没传出来一丝声音。

    苏谷娜劝她,“姑娘,别喊了。她们肯定恨透了你,不愿意和你说话了。”

    梅良辰耸耸肩,有些遗憾地说道:“少了乐子,以后可要难熬了。。”话音刚落,外间的通道里,响起了送饭车的吱吱呀呀声,“咳咳。。。”老牢头沉闷的咳嗽声令监房的梅良辰身子剧震。

    她抑制不住心头的悸动,一把扯开了牢门上的窗板。。。

    来人竟是巴特尔老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