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51

    执子之手51    褚七月闻言,怔了半晌,压根儿没想到会去南川。

    “真的?”

    她喃喃地问。

    肖桐隔着盖头,看不到她的脸,只听到柔软的声线,心中有如猫在抓,嘴里漫不经心答道:“是啊,锦雾城的肖府才是我们的家,没人住,都冷清了。”

    褚七月皱眉思索片刻,又问:“那你的师兄,南川帝也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了?”

    肖桐“嗯”了一声,嘴角扬起:“我还没有告诉他这件事呢,信今天才发出,不知道他展信后会是个什么态度。”

    褚七月愕然,半晌,闷闷道:“我娘家背景如何你也看到了,不能为你的事业添臂加膀,反倒惹你看笑话。”

    肖桐舒畅的心情一滞,脸色严肃起来:“小七,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褚七月轻叹一声:“哪有什么意思?”

    便偏过了脸。

    肖桐明知她看不到自己,还是伸手扳正她的脑袋,望着红艳艳的盖头,眉头轻拧。

    “这场婚事是有些仓促,我并非不愿张扬,而是时机未到,你是我认定的人,我一颗心都扑在你身上,你又不是不知道,何曾在乎过你的家境?”

    褚七月默然,她自然知道,只是嘴上说的与心里想的又有不同。

    肖桐继续道:“再说了,你家里条件于我何用?我已是四国首富,做生意做到烦,更不想做那劳什子的官臣,若说做官,我可官拜丞相,也不需要你为我帮忙。”

    褚七月听着听着,赶紧摇手道:“你想多了。”

    她确实有那么一点顾忌,也不过是想到这种时代,女人的身世背景决定着男人的面子而已,没有他想得那么深远。

    肖桐脸色微微一笑:“但愿是我想多了。”

    褚七月忽地想到此番能见到南川皇后,心中也不由多了几分期待。

    迎嫁马车足有数百辆,浩浩荡荡,吹镯打鼓,丝毫没在意这是长途,排场做得十足。

    肖桐成婚的消息一夜间天下皆知,一路过来,前来庆贺送礼的宾客数不胜数,肖桐多半时间在外应酬,褚七月则与杏儿缩在马车内。

    是的,从褚家山庄出来后没久,她就弃轿换车了。

    肖桐说的一路换抬不过是跟她开玩笑,抬轿的累,坐轿的可更累,哪有马车坐着舒适呢?

    饶是如此,褚七月也觉得条件够简陋了,坐马车,和坐汽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呐!颠得她都快吐了。

    这样颠簸二十天后,姗姗来晚,一行人抵达了日照城。

    离得城门几十里处,肖桐高骑在马上,远眺着沉沉暮蔼中的日照北城门,眉宇微蹙。

    “抄小道绕过日照城,连夜前往锦雾。”

    肖桐一马当先,冷沉着声音,传下这个命令。

    这些暗卫都是忠心耿耿的下属,不问缘由,当即调转马头,沿着丛林草径赶了下去。

    褚七月刚刚睡醒,在马车内坐了片刻,精神头很好,脆声呼唤肖桐。

    没有听到肖桐的回答,倒是一位管事应了她:“夫人,公子刚去了队伍前头。”

    杏儿掀开车帘,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在帘缝外打了个转,突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褚七月奇怪地问。

    若不是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能揭盖头,她早就扯下来了。

    杏儿将帘子挑得大了些,一手指向擦肩而过的日照城门,狐疑地问:“不进城吗?”

    这些天,他们是到得一所城门旁,便进城歇息。

    人虽然很多,可肖桐的产业也多,还容不下这么些人吗?

    隐隐约约中,杏儿看见那所城很是威武雄伟。

    管事的简洁答道:“不进城。”

    此刻,肖桐骑着白马,一骑赶了回来,见杏儿还揭着车帘,不由不悦道:“小心冻了你们家小姐!”

    褚七月却将红盖头顶到了杏儿脖侧,问道:“怎么,赶夜路吗?这里是哪?离锦雾很近了吧?”

    肖桐沉默了会儿,说道:“不远了,你且好好歇息。”

    褚七月“嗯”了一声,坐正了身体,杏儿也合了车帘,两人闭目休息。

    突然间,褚七月被前方一阵喧闹惊到。

    她与杏儿刚睡过一觉,本就毫无睡意,一听到异动,两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出什么事了?”

    她不由问杏儿。

    前方至少有七、八个人的声音,尖锐之极,显然,不会是来庆贺的客人,他们也不会在晚上来的。

    杏儿惊疑不定:“不会是抢劫的吧?”

    新姑爷有钱有权,这一路上她是体会得十足十,不过,也担心着会不会招来歹徒的觊觎。

    “我去看看。”她挑起门帘便跳下马车。

    管事的忙去拦她:“杏儿姑娘,你还是回马车吧,免得遇到危险。”

    杏儿也不托大,问他:“前头出了什么事?你去打探一下。”

    那人不敢不从,答应着去了。

    而此刻,一身大红色新郎喜袍的肖桐望着马车前几个女人,很是头痛。

    “我肖桐自问不欠你们什么,我和她们几个之间的事也不是你们所知道的这样,今天我大婚,若是想来喝一杯喜酒,我很高兴,可若是莫名奇妙地来砸场子,也别怪我不给情面!”

    头痛归头痛,他仍是冷下声音,吐着坚定的话语。

    这几个女人穿金戴银,打扮得十分贵气。

    其中一个哼道:“好啊好,肖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趁着你五位夫人不在日照,竟然偷偷娶妻了!”

    “是啊,我就说嘛,他选的好日子娶正夫人,正是几位姐妹回乡省亲的时候,肯定不怀什么好心!”

    还有人阴阳怪气地说:“我们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我们可是做了这十多年的邻居,你金屋藏娇的事还瞒得过我们吗?”

    “就是,那几个小姐妹平日待我们如亲姐妹一般,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把美娇娘娶回去!”

    肖桐很无奈,心里也暗藏着怒气。

    他不想从日照过,也是潜意识里不想惹麻烦,却没想到这几个大姐级的人物拦到了这里!

    她们是谁呢?

    正是肖桐藏纳五位夫人的别院旁边的几户人家。

    这几户人家也是富贵之家,相公们在官场上厮混,不敢不卖肖桐几分面子,也不敢将他的事拿出去说。

    但这几个女人却是深闺怨妇,和肖桐的五位夫人处得特别好,一听说肖桐趁她们不在,偷偷娶妻,心里的憋闷全涌上来了。借题发挥,将男人们骂个狗血喷头。

    肖桐哪有心思听她们在这胡扯,若是叫小七听到了,还不知道怎么误会他!

    若是那五位夫人在还好,能向小七解释解释,这些邻居却都是不知内情的,只会越描越黑。

    “敬酒不吃吃罚酒!”

    肖桐的声音一阵冰冷,吩咐四周,“将她们拖下去,关个几天,不容她们出来闹事!”那几个女人听得肖桐如此说,不由都呆住了,没想到肖桐竟然来真的。

    “你敢关我们?我们好歹也是命妇!”

    肖桐掏掏耳朵,佯作没听到。

    不要看他长期出入青楼,对女子很有耐心,又长了一幅无害的脸庞,就敢登鼻子上脸了。

    他的脾气,并不比赫连好多少!惩治起人来,手也绝不比他软!

    管事站在不远处,将女人们一席话听得分明,眉头飞快皱起。

    他转身回到马车旁,杏儿急问他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几个要饭的。”

    管事的吱吱唔唔掩饰了过去。

    这一风波就此平息了,肖桐心里却种下了深深的不安。

    回到马车旁,他跃上马车,褚七月闲闲问了他几句,他盯着褚七月的盖头,心虚得不敢开口。

    唇一张,想将那五个人的事情说出来,可又怕褚七月因此不嫁给自己了。

    思量良久,他最终选择了闭口。

    第二日午时,马车才抵达南川国都——锦雾城。

    南川皇宫,亦是喜气洋洋。

    几日前,赫连懿便下旨,交付信任之人,一手操办肖桐的婚事。

    云紫洛带领着后宫宫女,姚玲玲从旁协助,几人将肖府彻底地装扮了一下。

    清冷的肖府,因这人来人往、欢声笑语一下沸腾起来。

    “这人呀,结婚就是快,前头还没听到一丝消息,今个儿就告诉我们说要成亲了。也不知道是个怎样标致的新娘子,把眼高于顶的肖大公子给拿下了。”

    云紫洛一面欣喜地取笑肖桐,一面将新剪的大红双喜字小心翼翼地贴在墙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