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突发意外!中毒!

    第232章 突发意外!中毒!    他伸出一只大手,攫住她瘦尖的下巴,脸现痛苦之色,“谁说不要你了,我说过吗?”

    说着叹气,“看看,你多瘦,怎么有这么瘦?”

    云紫洛冷冷一勾唇角,道:“你自然是没说过,可你的动作已经是在嫌弃我,我不可能为了等你一句说‘不要’,就一直等你。”

    “是我的错。”

    摄政王低下了头,很是懊恼。

    “洛儿,我不想失去你。”

    他揽紧了她,声音低喃,“不想离开你,也不想没有你。”

    “那陆承欢呢?你未来的摄政王妃呢?”

    云紫洛红唇微动,一字一句地问他。

    摄政王一怔,脸色立变,道:“她?我不会娶她,摄政王妃,赫连夫人的位置是你的,也只是你一个人的。”

    云紫洛没再说话。

    半年前,曾以为,他们会一直那样的如胶如漆,以为自己无法承受他的离开。

    可结果,她发现自己也能适应没有他的生活。

    不再像当初的甜蜜,离开这么久,她实在有些不习惯。

    见她不说话,摄政王也不开口,只是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女子那娇嫣的红唇,倾身覆了上去。

    云紫洛杏眸一抬,却也没有躲开。

    甜而软的唇,多久没有尝到的味道,摄政王满足地叹了一声,贪婪地探出长舌,在女子如花的唇瓣上舔弄挤压。

    而后,撬开云紫洛的唇齿,长驱直入。

    如蜜般的津液让他如痴如醉,身体如火般烫人起来,摄政王尽情吮/吸吞咽着,如同饿极了的人,享受着最美味的大餐。

    云紫洛的双手攀上了他的肩,紧闭着眼睛,却没有配合。

    她唯觉,那熟悉的男人的气息让她感到无限的安全。

    啃着女子香软甜蜜的红唇,摄政王的双颊红得怕人,是兴奋的,是激动的,是狂乱的。

    心,更是软得能滴出水来。

    再也无法离开她,离开她……别说离开她,就是对她说一句重话,都说不出口。

    所有伪装出来的强硬嘴脸轰然倒塌。

    云紫洛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着摄政王的神情变化,不由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声。

    她不会告诉他怎么做,也不会告诉他自己想要些什么。

    她需要的是一双成熟的肩膀,是个知道自己在他心中占有什么样的份量,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对自己说放弃的男人。

    她只希望,自己能够引导他渐渐明白……

    摄政王深入的吻渐渐慢了下来,睁开那双旋转着迷人旋涡的凤眸,轻轻地在她唇上啄了几下。

    “走吧。”

    云紫洛很快回过了神,低声说道。

    “好。”

    摄政王的薄唇微微一弯,很快恢复了原状。

    她没有拒绝,那就好。

    从袖子里取出一块白色的面纱给云紫洛戴上。

    他可不想她的美貌娇艳被别的男人看去。

    早就在外面窃窃私语的三鬼一见宫门开了,连忙凑了上来。

    待看到自家主子满面绯红、凤眸含春的走出来时,他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快就搞定了?

    主子这么快就克服了那所有的别扭?

    惊神之后,俱是大喜。

    “王爷——”

    “去乾清宫。”

    摄政王有些不自在地说道,还特地与云紫洛保持了一点距离。

    鬼魅召出一顶大软轿,让两人坐上去,往乾清宫而去。

    路上,一骑飞马朝这边冲冲撞撞而来。

    “什么人这么慌慌张张!”

    走在最前头的鬼魂一声厉喝。

    马上那人不曾想路上还有人,毕竟这会儿所有的人都在乾清宫那边,一惊之下收住马。

    “嘶——”

    马儿前蹄朝天,一声长鸣。

    “大胆奴才,敢惊摄政王的驾!”

    鬼魅和鬼形同时抽剑,怒声喝骂。

    “摄政王!”

    那人此时才发现说话的几个竟然是摄政王面前的红人——三鬼大人,当即吓得屁滚尿流地从马上翻下来。

    “出了什么事?”

    摄政王今日的态度相当地好,微掀轿帘,淡然问道。

    那人穿着御前侍卫的衣服,不是急事不会在宫中如此造次。

    “云家公子中了毒,太后命小的急去请太医!”

    这侍卫急速说道。

    “云家公子?”

    云紫洛一震,也不顾别的了,直接掀开帘子探出了头,“哪个云家公子?”

    “就是云浩公子。”

    侍卫一惊,不曾想摄政王轿内竟然还藏个女人。

    “你说什么?”

    云紫洛惊得握紧了轿门框,大声再问。

    不等那侍卫回答,她感到腰上一紧,身子已腾空飞出了软轿,两旁景物急速倒退。

    摄政王将云紫洛揽在臂弯中,将轻功提到了极速,朝乾清宫的方向飞去。

    云紫洛的脸上出现了少见的惊恐,紧紧抓着男人的衣袖。

    直接进了乾清宫的前殿,殿中所有人都唬了一跳,就见摄政王抱着一名女子从天而降。

    男人锐利的眸光在殿中一扫,准备无误地朝云家人所在地走去。

    几个人或蹲或站,围着地上的少年。

    “浩儿!”

    云紫洛挣扎着下来后,直奔人群。

    周氏与云轻屏几人也被她掀了开来,她径直蹲下身,看向躺在毯子上的云浩。

    云浩脸色苍白,嘴唇泛着不自然的紫,眼睫毛急速地颤动着。

    听到这声呼唤,他努力地睁开了眼,眼中闪过惊喜,薄唇微动。

    “别说话!”

    摄政王蹲了下来,把住他的脉。

    看见摄政王,他的眼睛陡然瞪大,惊喜却是更甚。

    “这是怎么回事?”

    云紫洛攸然起身,一张脸沉如寒冰,冲着一群云家人声问道。

    她的杏眸内闪烁着骇人的可怕,剧烈的暴风雨汹涌而出,整个大殿,因她这句破天劈地的一句话而抖了三抖。

    谁也不知,云家二小姐竟还有这样的气势!

    冷厉的目光扫过哭哭啼啼的周氏,抹着眼泪的云轻屏,和脸色发白的云建树,以及,身边一些不相干的人。

    “云将军,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一声怒吼在云浩身边传出。

    云紫洛才注意到,吴大正趴在云浩旁边,额上的汗正层层往外渗,可见他也是束手无策。

    “吴大,你说!”

    云紫洛冷冷睇向他。

    吴大抱住头,一脸的痛苦,“属下不知道,刚才少爷让我出去寻找小姐,我回来后,少爷就中毒了。”

    他的声音满含着担忧与害怕。

    旁边人听得心惊肉跳,一时忽略了为何云府一个小奴才竟自称“属下”。

    太后从座椅上下来,脸色极度不好看。

    声音尖利,带着怒意与不悦:“都给我闭嘴!一个小姐,一个奴才,都这么大吼大叫的,是想把我们云家的脸都丢光吗?”

    云紫洛胸间的怒气“蹭蹭”而上,想到云浩到底怎么中毒的还没问出来,她哪里能忍?

    当即接着太后的话大声道:“云家的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清不楚地中毒,我看云家也没有脸了!”

    “你!”太后气得身子猛颤。

    这种身份、地位、年纪的人,向来是最重面子的。

    “真是混帐!”

    她怒得抓起身边桌上准备供奉的一只茶盅摔在了地上,“哗啦”一声粉碎。

    云紫洛赶紧身子一闪,挡在云浩前头,生怕会有一丁半点的碎片溅到他脸上去了。

    “给我跪下!”

    太后厉声指向云紫洛。

    云紫洛傲然昂首,丝毫不理会她的盛怒,冷声道:“先把我弟弟治好!”

    “云建树,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竟敢和哀家对板!”

    太后怒而将火气转到云建树身上。

    “太后息怒!”

    云建树身子往前一滑,整个身子从轮椅上滑了下来,腿部无力,软软地趴到了大理石地面上。

    “洛儿,跪下来,给太后认错!”

    云紫洛心里已经将这个老太婆恨死了,先是逼她嫁楚寒霖,再是拿她父亲威胁她,现在连自己担心弟弟中毒,调查事情真相也被她斥责!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有亲说赫连懿也没瘦也没长胡子,确实不算虐他,后头再虐他一下!哈哈,让他也为洛儿付出些什么,哼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