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摄政王,您说是不是?

    第220章 摄政王,您说是不是?    周氏与云轻屏则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幸灾乐祸。

    太后心中决定的事情,祁夏怕只有摄政王一人能质疑。

    身为云家人,云紫洛当众提出异议,太后心中能舒坦吗?

    不过戏演得多了,她的表情恢复得也快。

    “确实,王侯继位,自古皆是长子。”太后说道,“但浩儿身无长技,无法胜任镇国将军的座位。”

    在她说这话时,云紫洛微微瞄眼,注意到云浩已走到了阶下,他握着自己的衣角,脸色苍白。

    云紫洛的心不由一酸,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愤怒感在心底流过。

    太后继续道:“若是没有人传袭官职,跟无后有什么区别?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也不希望你父亲百年之后没有继承人吧?”

    云紫洛还未说话,云浩已快步过来,拉住她的后衣襟。

    “二姐,太后说得有理。”

    他声音不大,透着几分惶恐,一个劲地扯着她的衣角。

    云紫洛动了动红唇,没有说话,回头看了他一眼。

    少年身姿已然修长,雪白的脸庞镶着一双圆溜溜、乌黑的眼睛,正忧心忡忡地看着云紫洛。

    云紫洛轻笑,转头迎向太后询问的目光。

    “太后姑姑,既然如此,洛儿没有异议。”

    太后缓缓松了口气。

    倒是周氏和云轻屏,疑惑地对望了一眼。

    她们可没想到云紫洛这么快就会妥协。

    有些欣喜却也有些失望。

    “这么小就让他继承镇国将军位吗?”

    楚寒霖目光惴惴,他可不知道自已无意的一间话竟被云紫洛反对了。

    他想不出理由,云紫洛会帮助云浩的理由。

    毕竟,云浩和云嘉都是周氏的骨肉,和云紫洛却是同父异母。

    这等事情,还犯不着云紫洛来操心。

    所以他才会有这么一说。

    他说,云家需要一个武才,不能百年无后,完全是出于自己求贤若渴,而母舅家族却没一个兄弟能帮得上忙。

    但若早知道云紫洛的态度如此,他怎么也不会开那个口的。

    云紫洛勾唇一笑,睨了眼他,“四王爷难道不是这么想的?”

    楚寒霖的喉头一滞,感觉到女子话中有话,他的心不由一阵紧了起来。

    太后点点头:“虽然他小,却可以更早地接受训练。”

    话音刚落,一个低沉磁性的嗓音传来,“太后已经决定了?”

    众人闻得这熟悉冷漠的声线时纷纷一惊。

    太后更是侧过头,看向摄政王。

    刚才几人的交谈有些家庭会议的形式在内,她还没有过问摄政王的意思,便道:“摄政王,您觉得如何?”

    摄政王正襟危坐,一身宽大的黑袍平铺在太师椅上,双手搭按在两边扶手上,脸色冷峻,凤眸沉暗。

    众人都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眼光中带着崇敬与惧意。

    摄政王只是随意坐着,便有一股尊贵无比、天下唯我独尊的霸势,给了周围巨大而无形的压力,让人艰难透气。

    他的目光瞟到了站一旁的云紫洛。

    女子淡然而立,胸脯挺得笔直,一头墨发自然垂下,直拖坠至略略陷进去的腰眼处,体态大方、优雅、从容。

    看不到她的脸容,只能看见,一双大大的杏眸微垂,上面是长长如蝴蝶振翅般的眼睫毛。

    给人的整个感觉就是淡定。

    摄政王转开了目光,一时心底也不是滋味,表面却不动声色,说道:“本王觉得不妥。等这孩子长大也需要十五年,云浩虽然从文,但悟性超强,若是学武有所小成,也用不到十五年。”

    “太后现在就定下接承人选,只怕会伤到了孩子们。”

    摄政王的声音冷淡而低沉,但每一个人,都认真地听着他说的话。

    云紫洛已是惊愕地抬眼看向摄政王。

    她没听错吧?

    摄政王他支持云浩?

    她抬头的时候,摄政王那双幽深的凤眸中散出来的眼光与她正好碰上了。

    看到那双既大且亮、水灵灵的杏眸中望过来的视线,他的心狠狠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他赶紧躲开脸,那颗如死水般的心被几颗小针扎了上去般,痛得纠紧。

    云紫洛红唇轻弯,唇瓣形成一抹讥诮的狐度。

    不避不让,她极自然地转开视线。

    摄政王又偷偷朝她看去,看见女子薄凉淡定的神情举止,俊脸,不由被一阵灰暗所笼罩。

    这又能怪谁呢?

    从来不曾忘过,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刻意去做,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将她忘了。

    那两百多个日夜,他将那份思念压抑在了心底最深处,浮出水面的,便是故作出来的疏离和冷漠。

    不止一次的后悔都被他深深压了下去。

    直到现在,他已经茫然到了极点,不知道路该如何走下去。

    云紫洛感觉到那道视线的异样,目光不由一冷,侧过头,冰冷如刀的眼光毫不退缩地朝摄政王射去!

    看到那双突然看过来的杏眸,眸中冷气深深,摄政王一呆,后背不由发凉。

    “摄政王说得是,哀家还没考虑到这个问题。”

    太后强颜欢笑,附和着。

    摄政王没有回答,他的心思不在这里。

    云紫洛鼻子里轻哼一声,大脑却在飞快地转动,心中主意已定,她跨前一步,笑盈盈地挑起杏眸。

    即使看不到脸,也能想象得出那张杏眸配上神彩飞扬的杏眸有多么犀利!

    “太后姑姑,浩儿身体虚弱,即使练两个十五年,也绝不成气候!摄政王,您是习武之人,知道的比我们清楚,您说是不是?”

    她话锋一转,目光已凝向了摄政王。

    摄政王身子一颤,没想到她竟会主动和自己说话。

    多长时间了,八个月了,他都没有面对面跟她交谈过,突然间,有些别扭不自在起来。

    更多的,是愧于面对。

    他低低“嗯”了一声。

    不知道云紫洛想干嘛,反正知道她跟云浩亲密如同胞姐弟,是不会害他的。

    云紫洛挑眉看向太后,“太后姑姑,现在可以放心地将镇国将军的位置传给云嘉了,我相信,他一定做得比云浩好!”

    太后眉头深深地蹙着,云紫洛,似乎一直在跟自己唱反调!

    自己决定的时候她反对,自己放弃的时候她却坚持!

    太后的心底浮出无限不悦来,可碍着现在的身份并不好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而云紫洛,感觉到后衣摆处一松。

    她回头,就看见云浩小跑着出了前厅,一面跑还一面抬袖在脸上拭着什么。

    “浩儿!”

    云建树醇厚的声音响起。

    云浩却没有停,径直跑了出去。

    云紫洛嘴角轻抽,额头黑线。

    “我去追!”

    站得较近的楚子渊急忙说了一声,也跟着跑出去。

    太后薄唇微动,看了眼云浩跑走的背影,直到背影消失不见,众人的视线又渐渐集中。

    “建树,镇国将军的宝座以后就让云嘉来坐,你要好好培养他,可知道?”

    太后严厉地开口,脸现重视之情。

    “好,我知道了。”

    云建树坐在轮椅上回答。

    云紫洛见这件事告一段落,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前厅中。

    鬼形正躲在厅的侧门柱后,乍见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二小姐什么时候会的轻功啊?

    而且,身姿竟如此灵活快捷!

    连摄政王的表情,在看到这一幕时,也不由有了钧裂。

    长廊的尽头,能隐约听到低低的哭泣声。

    云紫洛快步飞了过去。

    长廊转过的下面,草坪被洁白的雪铺上一层薄薄的雪装,冷风,刮得枝头的小雪条往下簌簌直坠。

    楚子渊一身紫袍负手而立,面带微笑。

    “浩儿!”

    云紫洛忍不住叫了发呆中的云浩一声,快步冲了上去。

    云浩看到她,咬了咬唇,唤了声“二姐”便垂下了头。

    “浩儿,这么沮丧做什么?是不是怪二姐推掉了你的将军位?”

    云紫洛试探地问。

    云浩摇头,却又点点头,答道:“我没有怪二姐,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他们都不问问我的意见!”

    评论会在白天抽空回,都看过了!昨天是henkidolls亲滴生日,偶才知道哦,么,生日快乐!想要加群的同志请加二群:2*1*5*0*1*7*8*6*7,一群已满,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