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第117章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云紫洛眉头微蹙,这个女人怎么还在元京?

    姚玲玲已经拉过她的衣袖,悄声问道:“那女人是谁?”

    云紫洛抿抿红唇,她也不太清楚这个女人跟摄政王的关系,只听她叫“赫连哥哥”,其他的资料,她没有掌握,暂时也没兴趣掌握。

    陆承欢终于找到了目标。

    她一扬脸,凤眸中挑衅的眼光直直射向云紫洛,眸光放肆之极。

    云紫洛目光微冷,眯起杏眸望向她。

    姚玲玲并没注意到身旁电火雷鸣的视现相碰,只是津津有味地看着各处龙舟。

    陆承欢已经回过了头,不再看云紫洛,扬手冲石阶下面叫道:“赫连哥哥!我来为你喊号子啦!”

    摄政王与楚寒霖、楚子渊等好几个穿着黑衣黑裤的青年男子便站在石阶下的一块圆石头上。

    摄政王当先站定,负手看着江上龙舟与比赛人选,听得叫唤,回过身来,抬眸望去。

    陆承欢眼中满满都是柔情,挥舞着手中不知哪来的黑绸带,大声道:“赫连哥哥!”

    摄政王眸光微沉,踏步走了上来,跟陆承欢说话。

    四周人声太吵,云紫洛并没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就瞧见陆承欢笑容含娇带怯,抓着摄政王的黑色窄袖,轻轻摇了一摇,似乎是在撒娇。

    而后斜斜朝云紫洛瞄了一眼。

    云紫洛心中就有怒气腾起了,她可不喜欢看到别的女人这么千娇百媚地去勾/引自己的男人!

    好吧,跟自已同床共枕了一夜,就算是自已的男人了!

    摄政王不动声色地甩开她的手,微微朝云紫洛这边看了一眼,转身跟陆承欢说了一句,便走下石阶。

    陆承欢连连点头,得意回头瞟了云紫洛一眼,跟在摄政王身后下去。

    而后,便看到鬼形从哪搬了张梨木椅走下台阶,放在圆石头上,便让陆承欢坐了。

    “天啊,她怎么那么好的位置?”姚玲玲抓着云紫洛的袖子猛摇。

    “那块圆石百米,却只有裁判能坐,可以沿着出发点跟着龙舟跑到终点,比我们这角度还好,她怎么能坐那里!她跟摄政王关系好像不一般啊,她是摄政王的妾吗?”

    “妾……”这个词让云紫洛心中极为不舒服。

    明知陆承欢不是他的妾,可看到摄政王亲自带着陆承欢下去,又给她安排最好的座位,她心里还是非常地不快。

    “那位置好吗?”云紫洛低低问了一句,反手牵起姚玲玲,“那我们也过去。”

    “你,你开玩笑吧?”姚玲玲已经被她拉得起了身,跟在她后小声道,“云紫洛,那里我们进不去的。”

    云紫洛沉着脸,不说话,只是拉着她下了石阶,桃儿赶紧跟着。

    当即有几个侍卫拦了过来,“闲杂人等回避!”

    云紫洛微微昂着下巴,眼睛瞟都不瞟他们一眼,淡淡道:“是摄政王让我们坐这里的。”

    姚玲玲的腿一软,幸亏拉着云紫洛才没有摔倒。

    “姐姐啊,你骗人也不能撒这么大的谎吧!”

    摄政王此时已经看到了两人,赶紧奔过来,喊道:“让她们进来!”

    几名侍卫吓得赶紧走开。

    云紫洛狠狠地挖了摄政王一眼,也不答理他,昂首挺胸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再也不看他了。

    摄政王颇显尴尬,心里又躁动起来,不知道她因何生这么大气?

    眼光瞟到了陆承欢,微微一动。

    姚玲玲与桃儿则是紧闭着嘴,一句也不多说,紧紧跟着云紫洛,没想到她们竟然还真混进来了。

    “洛儿!”楚子渊颀长的身材裹在一袭黑衣里,别显俊俏英挺,瞧见她,笑米米地迎上来。

    “子渊,加油!”云紫洛脸上总算见了点晴色。

    陆承欢正架着二郎腿靠在梨木椅上,看见云紫洛也来了,脸色便是一变,冷冷哼了一声。

    “赫连哥哥!”她爬起来朝后头的摄政王跑去。

    摄政王避开了她,脸色很是不渝,“回椅子上坐着。”

    这时候,他总不好开口将陆承欢赶走吧?

    鬼形又搬了两张椅子下来,还留了心,特地离陆承欢远了些,请云紫洛与姚玲玲坐下,桃儿侍候在一边。

    云轻屏陪着周氏坐着,看着这下面的一幕,云轻屏的眸光中满是恨意,侧头与周氏低低说起话来不题。

    一柱香后,摄政王、楚子渊、楚寒霖等八人开始上龙舟了,将龙舟划向水中心,与另外七只龙舟并排在红绳一侧。

    皇家这只船上,由于摄政王来了,所以楚子渊退到第三位,由摄政王与楚寒霖两人把头橹。

    号角声响,桨橹纷飞,八只船若离弦的箭冲了出去。

    岸上欢呼声爆起。

    云紫洛的眼光只追随着那几个熟悉的背影。

    摄政王身材高大,手臂也长,占尽了优势,他微俯身,膀子一动,便是一阵清脆的击橹声,一声接着一声,皇家的龙舟便将其他龙舟甩开了一段距离。

    楚寒霖与楚子渊的力气也十分大,几个人的桨越划越快,就像飞了似的。

    随着岸上一阵高过一阵的喝彩声,半柱香后,龙舟开始往回划了,越来越近,云紫洛能看得清,几个男人的额上都渗出了滴滴汗水。

    口哨声响,皇家的船第一个触翻红线,到达终点。

    八个人一齐扔了橹桨,奔上岸来。

    摄政王当先上岸,黑色的上下衣紧紧贴着他魁梧匀称的身体,墨发被挽在头顶,额上被一层汗珠密布。

    “赫连哥哥,你累了吧?快坐下来歇歇!”

    陆承欢的身子如一只鸟般飞了过去,手里淡淡幽兰香的帕子已经主动地挨上他的额头,动作利落地为他擦拭汗水。

    云紫洛刚站起来的身子有些僵硬,看着这一幕实在不爽,转头朝楚子渊走去。

    拿出丝帕,见楚子渊叉着腰喘气,便为他拭额上的汗珠,夸赞道:“好棒,第一名,划得也太快了!”

    楚子渊笑起来,表情很是享受。

    而摄政王,凤眸则冷冷地瞟着云紫洛与楚子渊的方向,眸光暗沉下去,并没推开陆承欢。

    陆承欢心喜若狂,极小心、极温柔地用帕子从男人宽润的额头擦过,轻拭他弧度优美的下巴,而后到脖颈……

    云紫洛斜眼看来时,不由死死咬住了下唇。

    摄政王别开了视现,低低道:“走吧。”

    与陆承欢两人一起从楚子渊与云紫洛身边走过,没有再侧头看一眼,便如往常在公开场合见面一般,装作不熟悉。

    只是,这一次,云紫洛的心里酸酸涩涩的,很想叫住他。

    可摄政王连余光也没向她瞟来。

    倒是陆承欢,从她身边走时特地放慢了脚步,凤眸满是自负地朝她一挑,嘴角轻勾,得意而笑。

    跟着摄政王便离开了。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云紫洛有些恍惚。

    本来说好了她来给他加油的,可结果,却成了这样。

    “洛儿,我们也上岸去。”楚子渊温声唤她。

    云紫洛茫然点头,和楚子渊、姚玲玲三人一起上去。

    摄政王的事情还没完,他还要在现场忙碌一阵才能离开,当百姓们都纷纷离开,他的眸光才扫向茫茫河水。

    她的心,还在楚子渊那里么?

    他以为,自己很努力了……

    也许,是自己看得太紧了,或许,该给她一点静心的时间。

    龙舟比赛轰轰烈烈结束了。

    这天晚上,按照惯例,家人要在一起吃个团圆饭。

    云建树不在,云紫洛自然不会回云府,四王府,自然也没有她的参与,虽然楚寒霖一早就派了人来叫她也去,可是,开玩笑,让她跟云轻屏同桌吃“团圆”饭?还有楚寒霖,她跟他也没熟到那个程度吧?

    至于子渊,从水文桥回来的路上,便说了几次约她去四王府吃饭,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推托了。

    或许,她心中还有一些别的期待。

    月上中天,一件珍珠粉绣淡色兰花的褙子,玉白色长裙,云紫洛静静站在窗前。

    从傍晚到现在,她点滴未进,吃不下去任何东西。

    希望也慢慢变成失望。

    为什么,他不来呢?

    即使平时,这个点,他也会过来给她上药了,可是今晚,在这个异世异节,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没来……

    谢谢changyaming(2张)、siyuwubian(2张)、jilain-ly的月票!群抱!求咖啡,求鲜花,求荷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