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替身小妻子

188【9.24结局二(正文完)】

    jersey对她介绍道:“这就是那年老罗伯特生日party上我认识的朋友,也是我在江都市的合伙人,顾希城。”

    顿时,她恍然大悟。

    世界,真小。

    她现在的未婚夫居然和她的前夫成为了商业合伙人……这未免……有些太狗血了。

    她觉得自己有些扛不住,看着他们两个人在自己面前一副十分客气友好融洽、绝对合拍的合伙人姿态。

    于是,她借故不想听他们这些生意经,听得头疼,干脆把空间让出来,让他们去聊去,她端着酒杯依靠在窗子边,一边欣赏着无边的月色,一边想着回去怎么跟jersey算账,他在搞些什么?怎么会和顾希城搞在一起,她一定要问个清楚,这绝对不单纯。

    而就在她这样计划着时,突然……

    “mum。”

    是她宝贝儿子团团来了,一旁带他一起来的aaron在抱怨着:“你儿子快成猪了,睡了足足三个小时,怎么叫都叫不醒。”不然,她早出门了。

    “mum。”团团冲jane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低下头来说话。

    aaron见状,嗤了一声,“谁稀罕你的小秘密,屁大点儿事。”

    aaron说着踩着高跟就走了。

    团团冲她做了一个鬼脸,而后,一脸紧张地低低地问着jane,“mum,你说……我不会怀孕了吧?”

    jane:“……”

    “我最近突然很爱睡觉呐!不是说怀孕初期都是这样嗜睡的吗?一定都是老aaron的错,前天趁我玩游戏玩累了,抱着我睡了一下午!”

    “谁告诉你怀孕嗜睡的?”

    “你别管,告诉我嘛,我不会被老aaron整怀孕了吧?”

    “儿子,男子汉是不会怀孕的,怀孕是女性的专利。”

    “真的?”

    “当然。”

    “呼……!吓死我了,我可是还要去追阿曼达的。”

    瞅着小家伙一脸劫后余生的模样,jane被逗乐了,有个儿子,真好,有一个像团团这样极品好玩的儿子,更好。

    而就在她完全沉浸在儿子带给她的欢乐中时……

    “就这么放心你未婚夫?这里可有不少单身未婚的姑娘,不少都剩了好多年,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你未婚夫怕是会羊入虎口。”

    来人,是顾希城。

    jane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想把团团往身后一按,可是……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可难道就等着被发现吗?

    正当她进退两难时……

    “没用的,我papa才不会看上那些庸脂俗粉呢,她们哪个都没有我妈咪厉害,所以……叔叔,你少在这里煽风点火,不怀好意,我妈咪下个星期就要和我papa结婚了,你,来晚了。”团团小祖宗已经一副捍卫的姿态,仰起小脸来,对顾希城如此说道。

    就在这一大一小四目相对间,jane听到了自己的心在砰砰砰的乱跳着,比做了春/梦醒来后跳得还要厉害,她甚至不敢拿余光去瞥瞥顾希城,看看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但……应该不会一眼就看得出来吧?啊?现在的团团长得可是很像她的。

    而就在她如此胆战心惊时……

    “咦?叔叔,你额头前面也有两个旋啊!”

    什么叫做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就是。

    她只在五官上注意着,竟忘记了……还有头上漩这回事,从前她不明白怎么团团头上会有三个旋,她的头上,标准的只有一个旋。

    而团团的,后面靠右斜着一个,前面额头发线处有两个,都说旋多的孩子聪明又固执,像团团这样,长三个旋的人,不算多,而三个旋这样分布的,又可以排除掉一部分人。而现在经团团这样一提,她顿时一抬头,果不其然,顾希城是一头板寸,额头发线处的两个旋一眼可见,可偏偏她居然一直没有在意过!

    而就在她想要干脆伸手将小祖宗抱走时……

    她的小队友已经先她一步朝顾希城走了过去,指着顾希城的眼睛道,“你的眼睫毛也很长,不过,没我的好看。”

    顾希城蹲了蹲身子,“那你知道眼睫毛长那么长有什么用吗?”

    “当然,可以挡风呀!有风来的时候,这样一闭,就好了,还有……睫毛长的人长得好看!”

    “呵呵……”顾希城笑了笑。

    果然是他的儿子!

    他小时候,奶奶也问过他同样的问题,他的答案是——羡慕吧?睫毛长的人都长得好看,所以,我比你儿子长得好看多了,还可以挡风,所以风一来,我就不会被吹得哭,不像你们,动不动就红眼睛。

    而其实,那个时候只不过是大人伤心难过想哭了,但又不想跟他说为什么,于是才骗他,说是因为风吹的。

    “叔叔你的舌头可以这样子吗?”团团说着,长舌头一伸,跟蛇的舌头一样,打着个勾。

    “当然可以。”顾希城说着,也学着他做了起来。

    “那你一定也可以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了?”团团有些兴奋,他终于发现有人可以和他一样,有那么多旋,又是长睫毛,还长舌头会打勾的。

    顾希城直接从果盘里捻了一颗樱桃来,不一会儿,就只用舌头,给樱桃梗打了一个漂亮的结。

    “awesome!”团团顿时眼珠子亮了,“快教我,他们说会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的人天生会接吻,我也要学!”

    jane:“……”

    老天,降一道雷下来,劈昏她算了。

    偏偏顾希城还饶有兴致地跟着团团继续道:“你要学接吻?”

    “当然了,等我回到西雅图,我要阿曼达当我女朋友!”

    “阿曼达?”顾希城说着,瞥了瞥jane。

    “他在学校的老师,长得很漂亮,不过人家有男朋友了。”jane说着,对团团小祖宗道:“你不是说你要娶aaron吗?那你就不能去追阿曼达了。”

    “为什么?”

    “老婆只能有一个。”

    “可是我没说我要娶阿曼达呀!”

    “男人要专一,三心二意小心哪天你的jj被人给切了。”

    团团小祖宗立即一脸惊恐地双手捂着他的小宝贝,“mum,你恐吓我!我告诉papa去!”

    说着,撒着丫子就朝那正被众多姑娘们‘围观’的jersey那里走跑了。

    “他很可爱。”

    “简直就是一祖宗,不知道是哪只妖穿越投胎过来的,该懂的他都懂,不该懂的也瞎懂了。”

    说着,jane笑了笑,可是……看着顾希城那一直目送团团的模样,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告诉他?

    尽管她不记得了,可是不等于可以抹杀他是小祖宗亲爹的事实,何况……听说他一直派人在泰国找寻他的孩子。

    可是……如果他知道了,怕是会把团团抢走吧!小祖宗虽然难伺候,可是……她乐意,如果生活中少了团团,她会觉得自己半条命都没了的,毫不夸张,当初支持她快点从病魔中挣脱出来的最主要的动力,就是她的小祖宗。

    “你和jersey下个星期结婚?”顾希城突然道。

    “请帖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你觉得我会去?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

    “那要问你自己,你曾经对我做过什么,我曾经连续做了两年的噩梦,太痛苦了,我不想再经历一次。”

    顾希城一阵心痛,虽然早知道她是这样选择的,可是当她亲口说出来……,他发现自己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要怎么做你才会原谅我?”

    jane微笑着摇了摇头,“你做过的那一切,我都已经忘记了,所以我不知道要如何去原谅,一切就这样吧,简单已经在六年前死了,现在活着的是江荻,而江荻要嫁给jersey。”

    顾希城用尽全身的力气,努力地笑了笑,“似乎……我没有再反对的理由。”

    这个话题已经没有继续的必要,于是,jane转移话题道:“你和jersey怎么走到一起的,你们要做什么?”

    “大概四年前,在英国找你……找我妻子时认识了彦玲的养父老罗伯特,在他的生日宴会上遇到你的未婚夫jersey,范泽西,他倒很直接,聊久了后发现我们有共同的一个目的,于是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顾希城道。

    jane想了想自己在网络上搜索到的以前关于顾希城的新闻,以及她在江都市的亲历,“你们是冲着m公司?”

    “我和简森的恩怨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至于范泽西和简森的……这个恐怕你要去问问他了,m公司是江都市的龙头企业,他想进军江都市,以他那样的野心和胆识,拿简森开第一刀不足为奇,但我觉得似乎还有其他别的原因,不过只是感觉而已,在商言商,我们只是利益上的合作伙伴,他个人有什么事我不大了解,我只需要知道他不会拆我的台半道上反水就可以了。”

    而就在顾希城话音刚落下没多久,忽然有人举着酒杯过来道:“顾董,好久不见,听说从m公司手里抢下那块地的华盟国际是你的公司,真不可思议,你比当年更加风头强劲了……”

    jane识趣地走开,在人群中穿梭时无意间听到了许多关于m公司和华盟国际的事,谈论着最的还是说——这一回m公司怕是凶多吉少。

    而在他们的言语里,她还捕捉到了一个讯息,那就是——六年前,金手指j。m曾经帮助简森一夜之间覆灭了简家王朝。

    这不禁令jane惊讶万分,因为……别人或许不知道j。m是谁,但是……她很清楚。

    j。m就是jersey。morton的字母缩写。

    jersey拥有多国护照,其中他的英籍护照的名字,就是jersey。morton。

    既然六年jersey曾经帮助过简森,为什么现在又和顾希城联手要对付简森呢?

    这太匪夷所思了,她看着不远处,jersey在团团的‘帮助’下已经突破重围,正朝这里走来。

    这个她最信赖的朋友、亲人,怎么突然间,会令她觉得……有些陌生了呢?

    他一直站在商业金字塔的顶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样的一个人,到底要些什么呢?

    正当她眉头微蹙时,团团喊了一声热情的‘mum’扑了过来,叽叽喳喳地跟她讲述着他如何‘灭掉’那些企图对他的papa行不轨的八爪章鱼,炫耀完了后,还问了她一句‘那个和我一样聪明的叔叔呢?’

    jersey依旧笑容满面,却看不出悲喜。

    “他去找漂亮的阿姨接吻去了!”jane胡诌道,其实……也差不多了,只不过,是刚才围困jersey的那群女的似乎是碰了钉子了,转投他路,跑去围困顾希城了,所以……他这会儿还在脂粉堆里挣扎着呢!

    “那他一定很快就搞定了阿姨,然后带着她去开房了,电视上都这么演的。”团团说着,有些惋惜地道:“可惜他虽然聪明,但眼光不好,这里有那个女的可以比得上我妈咪,不过还好他没眼光,妈咪可是papa的。”

    小家伙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堆。

    jane跟着附和了一句,“是呀,妈咪是papa的。”

    灯光下,jersey的目光一瞬璀璨,可是,也只是一瞬而已。

    不远处,一直矗立着一道人影。

    是那个在jane的胡诌种应该在和女人接吻的顾希城。

    今夕的顾希城不是往日,送上门来的女人他只会一个字‘滚’,动手动脚的女人,别怪他把她手脚给卸了,除了他老婆,哪个女的也别想挨着他!这是他这六年里的一贯原则。

    所以,其实很快的,那些女人就做鸟兽散了。

    而顾希城一直站在一个无人注意到的安静角落里,静静地隔岸观望着她。

    那些女人不是突然过来的,一定是刚才jersey对她们说了什么。

    但是,无所谓。

    利益上的合作人,情感上的敌人。

    他不会认输。

    但现在,他也不会过去。

    操之过急,反而不占优势。

    *** ***

    回到酒店,jane好不容易把团团小祖宗伺候睡着后,jersey也很自觉地关了电脑,准备离开,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去,不过在这之前……

    “想问我什么?”

    jane表示无奈,和jersey的相处,她从来不需要去费心里掩藏什么,因为……在他面前,怎么藏,都是无用的,他的洞悉力,比顾希城还要厉害,毕竟是智商高达200非常人的金手指。

    于是,她干脆直接道:“我问了,你就会告诉我答案吗?”

    jersey一脸平静,眼眸淡定无波,道:“我只能告诉你,我帮简森的时候是真心的,现在要摧毁他,也是真心的。”

    都是真心的……发自心中的仇恨。

    “就知道不会问出什么,你不想说,也不想骗我,算了,随便你吧,什么时候结束?会影响婚礼吗?”

    “快了,不会。”

    “股市操盘?”

    “那太不彻底了”

    jane不是学经济的,她懂的只是如何用手下的笔勾勒出一件件美丽的衣服,选用什么布料,怎么裁剪,等等。

    所以,她对jersey口中的‘快了’并没有什么概念,但她知道,既然不是股市操盘,那么这个期限估计至少得几个月的,或者一年半载?

    可是……她没有想到,准确的时间,是一个星期后,她婚礼的前一天。

    她不知道,早在六年前,皇鑫没了,顾家败落,邝美兰离婚得了乳腺癌,仇恨本该尘埃落定,jersey一直以为的母亲范德娴飞来了西雅图,做了骨髓配对,结果……他无意得知了一件事,他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她骗了他,他背负了别人的命运,她早知道配型不会成功,但又怕他知道一切,放弃报仇,于是……她故意地说除非仇报了,否则她不会来,没有用的人,不如死了算。

    这是她从小对他的教导。

    他以为她只是在激励自己,然而……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而这时,她回到了西雅图无意间地又对jersey说起了简森的身世,jersey顿时明白了一切,凭什么他要得绝症等死,而她的亲生儿子却呼风唤雨自由自在?

    他要报复。

    而刚好,他发现顾希城正在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当初简森给皇鑫埋下了一个为期一年的毒瘤,于是,顾希城也给m公司埋下了一个一旦催动就会把m公司拔得连根都不剩的大毒瘤,而他的作用,只是提供充足的财力,把这颗毒瘤的发作时间缩短到六年。

    于是,jane穿上婚纱的那天,因为m公司的‘城堡’陷入分崩离析,整个江都市的经济格局发生变动,而m公司的总裁,那个风流不羁创造了不少‘悍举’的简森已经消失了整整一天,就如此动荡之下,教堂里,婚礼在音乐声中稳条有序地进行着。

    jersey是基督教徒,所以宣誓选择在教堂里,完了后,再去酒店,酒店只是大家一起吃喝庆祝的地方。

    jane穿着自己设计的婚纱,身后有两对花童,一对她的团团小祖宗和彦玲的大女儿,还有一个是顾正睿以及那天他在麦当劳遇到的小姑娘,当时她不过那么随口一说,没想到顾希城居然立即去打听人家小姑娘的情况,把顾正睿给转到了小姑娘的学校去,一个班,还整成了同桌。

    这到底是缘还是孽?

    看着顾正睿和那小姑娘有说有笑的模样,但愿是缘吧!自从上学后,顾正睿的自闭明显好了许多。

    婚礼进行曲已经奏起,jane捧着花束,一步一朝前,环视四周,没有看到顾希城!而实际上,准确地说,她应该是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见过顾希城了,却整整地听了他一个星期。

    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团团居然加了顾希城的微信,据团团说,是那次聚会是加的,他问顾希城会不会打游戏,于是话题展开,刚好团团最近在玩微信里的天天连萌、天天爱消除、飞机大战,于是,加了微信,再于是,顾希城在团团的游戏排行榜里总是高居不下,他说这些游戏根本就是小儿科,他当年可是整个江都市cs大赛的冠军,所以,顺其自然的,团团被拉进了cs的世界里,不过一天只准玩一个小时,不然,顾希城说他不陪他练了。

    而也就是这样,团团和顾希城熟络了起来,时不时地就在她的耳朵,说着什么‘顾叔叔太无敌了,他的大狙好酷!’、‘顾叔叔这张照片拍得好臭屁啊!’、‘这是顾叔叔的儿子吗?长得没我好看诶!’、‘顾叔叔家里的园子里种了好多好多的蔷薇花啊!’、‘顾叔叔说他当过兵的,难怪cs打得那么好!’……诸如此类。

    她听着听着,很想打电话过去冲顾希城喊一嗓子,“玩儿这么多花招有意思吗?赶紧从爷的生活里消失干净!”

    可是,她还是没有打。

    一来,是jersey在,二来,她如果真的打了,那么没意思的人反而就是她了,那等于承认了……她是在意他的,三来,是jersey说,毕竟是父子。

    于是,她作罢。

    而说实话,她其实有些害怕在婚礼上看到顾希城,因为……就在婚礼的前一个晚上,她居然梦到自己在教堂前宣誓时,竟当着神父的面,把jersey的名字念成了顾希城,当即,把她给活生生地吓醒了。

    可是,真没看到他时,她心里又忍不住地有些小小的失望,或许……他真的是放弃了,不过,这样也好,她想不起来过去,就应该去迎接新生。

    耶稣在上,神父在捧着圣经一阵诵念,而后,询问着在场的,是否有人反对。

    环视四周,虽然有人不悦,其中以彦玲的老公利兆南为主要代表,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微笑祝福的。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逆光之中,踏着日月星辰而来,眉眼含笑,闲庭信步地走到她面前,冲她微微一笑,而后,当着神父的面,他走向jersey,用彼此才可以听到的声音说了句,“她是我睡过的,她没有告诉你吗?”

    jersey面色一白,绽出一抹笑容,“我知道。”

    “j。m,范泽西,范德娴,江荻就是简单,团团是我儿子……这些消息得到得如此顺利,都是你故意让我知道的吧!”

    “当初你答应会帮我做一件事。”这是他入伙的唯一条件。

    “我记得我也是对这件事有约束条件的,她可是我老婆。”

    “so?”

    顾希城粲然一笑,“对不起了。”

    说着,一个响指一打,顿时冲出一帮子人来,有人高喊道:“这是要抢新娘?!”

    “顾四!上!”人群中,利兆南吆喝了一声。

    然而……出乎大众的意料。

    混乱之中,顾希城居然是一记手刀打昏了新郎,扛进车里,油门一踩,消失不见。

    而新娘……则目瞪口呆地站在耶稣像下,满脑子都在凌乱。

    这是……演的哪一出?

    顾希城居然把jersey给抢走了,所以……

    有人说着,“原来这不是两男夺一女,而是……一女第三者插足,两男才是真爱?”

    *** ***

    不管是上演的哪一出,可以确定的是,三个月后,被抢婚的新娘带着儿子愤然离境。

    同时,m公司换了新的谋事人,简森依旧下落不明,流传最广的说法,是说他经受不住破产的打击,自杀了,可是,也有人说自己在曼谷的街头看到简森和那个被抢婚的新娘谈笑甚欢的样子。

    而西雅图,jersey刚完骨髓移植手术,aaron进来问着他,“她又来了,想要见你。”

    “告诉她,她儿子死了,是亲生的那一个,装进麻袋里沉了江。”

    就在简森被传说自杀身亡的那天清晨,范德娴收到一个快递,里面是一张照片,是她和她亲生儿子的照片,她把儿子从窗口推出去时塞在他手里的,让他记得妈妈,记得报仇,照片上的女人模样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那就是她自己从前的模样。

    陌生,是因为大火之后她毁了容,为了报仇,她顺应天意,整了容,以一张全新的美丽面孔成为了当时江都市有名的帮派老大的夫人。

    而现在,照片突然出现在了她手中,随着一起的,还有一份dna鉴定,一打开,她瞬间,容颜苍老,凄厉地长喊了一声,“不……”

    她的亲生儿子居然被她一手养大的狼崽子给弄得倾家荡产生死不知了!

    这个打击太过巨大。

    可是……

    “因果报应,本该如此。”病床上,jersey如是道。

    aaron又道:“只要恢复得好,平时多注意,你自然老死没问题,至于jane……”

    “顾希城不是去追了吗?”

    “就因为他捐骨髓你,所以你把jane让给了他?”居然当初还和顾希城串通着抢婚!aaron想想就觉得怒,连她都瞒,尽管事后他说他是为了jane好,他是一个快死的人,无法继续照顾jane,而顾希城在jane忘记他的情况下,还可以让她重新地他产生感觉,说明他虽然是一个混球,可是……却也是唯一可以的人。可是jersey又说,他没料到顾希城一早就顺着他故意泄露给他的那些消息,查到了他生病的事,更没料到,顾希城的骨髓居然和他的匹配上了。

    尽管这样,aaron还是一口气消不下去,在她的认知里,jane和jersey才是一对。

    “从来就没有属于过我,说什么让呢?你看顾希城和简森,这六年里都成了什么样子,他们都在看着心理医生,我不想有一天变得和他们一样,丧失理智,为了得到她不择手段,结果深深地伤了她,不过……如果我出院了,顾希城还追不回她的话,你帮我送一个东西给她,告诉她,我在等她回来,这一回,肯定一辈子。”

    “什么?”

    “保险柜里,你打开就知道。”

    ——一份公证过的属于范泽西和江荻的结婚证。

    当然,是他使用一些非常手段弄到的。

    然而,jersey不知道,此刻正在日本准备入关离境的jane正被海关拦了下来,理由是她始终的护照身份信息已经被注销,江荻被查无此人,因此她不能出境。

    天杀的!谁把她的护照给注销了!

    而就在这时,去往日本的飞机上,顾希城接连打了两个了喷嚏,都说一想二骂,是谁在骂他?难道……是她?

    想及,他笑了笑,他已经把简单的户籍重新上上去了,而六年前,他并没有离婚,所以……他的妻,乖乖地呆在日本海关,迎接他的大驾吧!

    ending……

    (完结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凌晨一点十五分,搁笔。)

    ————————————————————————————————————

    【题外话:说了上周日完结的,结果一拖再拖,拖到现在实在是过意不去了,为了不再拖延,吊人胃口,所以设置了一个开放式结局,可能大多数人会觉得不甚美好,有些草率,不过……我尽力了哇,姑娘们,有番外的,番外里会把细节都补充齐全的,不过容许我歇息两天,最近赶得实在是太累了,有些吃不消了,顺便让我理清一下思路,看看番外里需要交代哪些,另外,也欢迎大家留言帮我数一下,漏掉了哪些支线没有交代清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