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556毗海城又危六

    那妖孽万分的脸上,简直找不到一块好的地方。

    “……”龙跃抿唇,看向虎生的眼底有着歉意,“虎生,你知道我的,不去招惹那就等于没有了乐趣,下次大不了你看着我点,不要太过就成!”龙跃挠头,他真心不知道‘过’这个字到底怎么理解。

    虎生深深的看了一眼龙跃,没有说话。说实在的他一直以来都觉得挺正常的,不过分,而且很好,这会子被沐涯告知过了,他其实也不知道什么叫做过了。

    但是若是龙跃的要求,那么他会好好的把关看着点的。

    海风轻抚,樊若愚舒适的窝在锦榻之上,缩在涯的怀里。[

    不知道何时龙马已经脱离了樊若愚的肩旁。落在甲板的栏杆之上,观看着海面。小白亦是伸长了自己的‘脖子’向海面看着

    眼睛眨也没有眨一下,只见那海面之上一片平静,好似根本没有人跳下去一般。

    “咦,”龙马发出疑惑,“小白,你看到人了吗?”

    “没有!”睁大珍珠大小的眼睛,“好奇怪!”

    小白的声音刚落下,樊若愚的声音慵懒的响起,“潜下去了!”涯侧身看着樊若愚的侧脸,俯身薄唇覆了上去,轻声道:“若愚,你身上的伤需要给蓝澈看看!”

    樊若愚勾唇,“不急,一时半会还没事!”若是没有拿那所谓的‘烧刀子’清洗了一边伤口,现在她只怕也是顶不住了。

    但是偏偏当时的一个简单的想法留了下不是吗?所以现在,她需要先把这烂桃花给解决掉才行。

    “现在,我们先来煮一只‘青蛙’!”樊若愚淡淡的道,深吸了一口气,“小白,精神力锁定,龙马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龙马和小白应允,相视一笑,俱是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一抹兴奋和期待。

    涯撩起若愚的一缕发丝缠绕自己的手指里,有些不解,轻声询问,“青蛙?”

    “嗯!”樊若愚应了一声,有些困倦的打着哈欠,吸了一下鼻子,“可不是一只绿青蛙自己跳到了海里!”那她不顺便煮一煮岂不是太对不起她卖力的表演了?

    “……”涯凤眸微眯,此刻他才把之前看到的事情从头到尾理了一边。俊颜之上面色有些黑沉,薄唇轻启,“那是该好好的煮一煮!”

    听着涯有些冷凝的声音,樊若愚又打了一个哈欠,勾唇,“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说过的话吗?”

    涯听言,不免想起和樊若愚第一次相见的场景,是那样的让人难忘,所以才会忍不住的跟了过去,却不曾想听了那样一段惊世骇俗之话。

    她说:做我的男人首要的条件就是唯我一人妻,不但要负责我的衣食住行,还要帮我收拾我留下的残局;纵使我把这天给捅了个窟窿,他也要把这窟窿给我堵上。我的男人只能是我的,若是有其他女人,我只给他们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亡。”

    那般的霸气,那般的无畏,仿若她说的就是天经地义。

    薄唇的唇间弯起一朵花来,“记得,一辈子也忘不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