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459夜宴,樊五晁九

    涯赶到房间中,就见到浣纱晕倒在房间内。

    而樊若愚整个人笼罩在杀气之中隐隐还有着金色的光芒闪动,一身红衣此时无风自动,墨色的发丝也飞扬了起来。此时他的小东西就像是来事黄泉地狱,比那彼岸之花还要妖娆百倍。

    巴掌大小的脸上蕴含肃杀的气息,眼眸之中瞳孔被黑幕遮掩。涯缓步走到樊若愚的身边,无视着那蕴含威压的杀意,薄唇轻启,“若愚,我在这里!”伸出双手,直接穿透那些笼罩在樊若愚身上的杀气和白色光华之中那丝丝的金色跳动的光芒,把樊若愚纳入怀中。

    原本杀气肆意的樊若愚一入那熟悉的带着淡淡的熏香味道的怀抱,杀气犹如来时一般迅速消弭了过去。涯轻拍着樊若愚的背,轻轻的道:“若愚,我在这里,有什么我们一起面对!”

    眼底的黑幕渐渐的隐去,恢复到黝黑的眸子,只是那一抹晶亮换成了忧伤,泪氤氲在眼底樊若愚睁大双眼,死死的没有让其留下来。[

    久久樊若愚才出声道:“找到了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涯沉吟了一下,“暂时没事,人还在城主府!”涯隐去了张掌柜告诉他的那些不堪的事情,抿了下唇,“今夜人就可带出来!”

    樊若愚听言没事,整个虚浮起来,若不是涯抱住她,此时她定虚软倒地。粉唇动了两下轻轻的点头,“好!”眼眸之中浮现了一抹杀意,“我要让整个城主府消失!”

    “好!”

    “我要那些眼睛,全部瞎掉!”

    “好!”

    “我要……”

    樊若愚说了很多,涯都应着。

    渐渐的樊若愚在涯的安抚下,缓缓的闭上眼睛。涯嘘吐了一口气,视线落在樊若愚手腕上的小白,见她正睁大眼睛看着,花瓣抖动。涯淡笑,“今日记你一功。”

    小白闪动了两下花瓣,“刚才吓死人了!”她的身上不但蕴含了天地之威,还有细微的雷电之压。听到涯的话,小眼睛笑眯眯的,“好说,好说!”

    樊若愚被涯放在了床-上,纤长的手指她的脸上轻微的抚摸了一下,“傻瓜,一切有我!”

    ……

    鸿运酒楼一楼,那些来吃饭的人们,被那样的杀气压的有的吐血昏迷,有的武力强些的勉强撑着没有倒下。而那些或多或少因为樊若愚的一歌得到了那么多千足金的,起了贪婪之心的宵小,此时不但精神力被毁去,现在因为那杀气威压,均是深受重伤。

    一时间毗海城内奔走相告,那个叫做涯和愚的两人,武力高深莫测,不是他们那些能比得上的。武力的世界谁强谁弱一分辨出来,很快的就省去了很多麻烦。

    比如那些人不敢再来窥视,比如青衣老头吐血昏迷,天佑亦是没有再派人前来……

    而当人们询问是什么原因让强者露出杀意来,又是一阵猜测和八卦。有的是说是因为那个叫做浣纱的婢女引起,因为小二见到那婢女一身血迹斑斑面色苍白的被强者的侍卫抱了出来。

    而在海边听到樊若愚说的那一席话的人,道出了事实。于是一阵的佩服,强者就是强者啊,这样的霸道的话说起来就是气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