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819章 绝杀

    赶到山谷之前,张勇迅速下令让两个弟弟张猛和张彪各领三千骑兵往两翼包围山谷。然后又派出了四千骑兵在后面布防,阻击前来增援的突厥兵马。

    随后他一边令一部份兵马开始向谷口溪边的突厥兵射箭,一边让军中的随军工兵们迅速下马组建各种轻式远程器具,准备强攻山谷。

    因轻骑突袭,随军的工兵营也法携带重型器具,带的都是些可迅速拆卸组装的器具。一支支火把点燃,工兵们迅速的将分散的零件组合起来,不片刻间,已经组装出了数百具的伏远弩,几十架小抛雷车,还有数十具猛火油柜。

    一切都准备好了,张勇猛的一挥手:“动手!”

    一声令下,士兵们开始将一个个炸药包放上抛雷车。将一支支铁弩架上伏远弩,还有的士兵们则在给猛火油喷火柜加入猛火油。更多的士兵们则在为自己的弩箭点火,上万把弩箭都装填完毕,一支支弩箭头被点燃。

    “放!”张勇猛一挥手,下一刻,小小的山谷口上空突然升起数的火流星雨。上万支火箭组成了暗夜里壮观比的火雨流星,箭如雨下,星火燎原。

    在谷口严阵以待的数千突厥护粮兵一下子遭受到了致命的打击,漫天的火箭落下,不断的有突厥士兵中箭倒地,少数几个用小皮盾摭住火箭的突厥兵,却也没有高兴多久。

    一轮火箭刚停,第二轮火箭又至,陈军人人装备的连弩,此时成了突厥人难以抵挡的致命武器。

    箭雨之中,更有大弩,雷车不断的将巨大的铁弩射来,往往一弩穿透数人之躯,突厥人的皮盾根本法抵挡。比起弩箭,突厥人更惊惧的则是些今晚听了一夜的雷声。被抛雷车不断抛过小溪的炸药包不断的在突厥人的身边爆开,爆炸包中的那些破钉烂铁四下溅射,虽一时杀不死人,但那巨大的致伤率却让成片的突厥人失去战斗力。

    猛烈的打击持续了不到一刻,已经有近半的突厥人或死或伤失去战斗力。

    正当陈军的猛烈攻击暂停了一会,突厥人以为陈军已经没了那恐怕的武器之时,刚刚组装完毕的几十架巨大的猛火油喷火柜却被众多陈军呼喊着到了阵前。

    那仿佛一个个巨大的木箱配上了一根根竹筒的猛火油喷火柜,让突厥人有些不明所以,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玩意。但是下一刻,所有的突厥人都后悔没有在见到这玩意时马上逃跑。

    只见那一根根竹筒之中,突然之间就喷出一股火焰,仿佛火龙降世。炽热的火焰喷出许远,直接越过了小溪喷在了小溪后面的那一排排拒马、鹿脚、木栅之上。

    猛烈的火焰瞬间引燃了那些木制工事,更有数躲在木栅之后的突厥兵一下子被喷着点燃。

    猛烈的火焰一瞬间就把那些突厥兵给整个点成了火把,暗夜之中立时不断响起数凄惨的嚎叫,随着那一个个不断奔走乱舞的火人响彻山谷。

    有的突厥士兵还欲上前帮同伴扑灭身上的大火,可那猛火油猛烈比,并且经过陈军火器局的研究,加入了不少特殊之物,一沾上身,就算跳入水中都还能燃烧,就算用土埋住,也一样能燃烧。基本上,身中这种火焰,除了被活活烧死,基本上都是没有救的。那些救火的突厥兵往往一不小心,不但没把同伴的火灭了,还让自己也引火烧身。

    烧火油燃起的大火烧的猛,去的也快。片刻不到,小溪后面的谷口那些木制防御工事,已经大半皆毁,只剩下了遍地黑烟。而先前在谷口列防的突厥人,此时五千人马也剩下了不到一半,死伤惨重。剩下的那些,也全都被猛火油所惊惧,全都退入了谷中。

    “杀!烧光谷中所有粮草,一颗粮食也不要剩下,一束干草也不要留下,一块干肉也不留下!”张勇拨刀向前一指,陈军近万精锐骑兵们纷纷翻身上马,策马前冲,踏过浅溪,向着山谷中迅疾杀去。

    小山谷三面环山,只有小溪这边的一处出口。本来选择这样的山谷为囤粮之所,也正是因为这山谷地势,易守难攻,且安全可靠。只是此时,这山谷的地形却一下子让突厥人成了瓮中之鳖,被陈军一包围,就算突厥人赶来援救,一时也难以救援的到了。

    近万骑兵冲入山谷之中,那些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般的剩下两千余突厥护粮兵根本没有抵挡几下,就全都被一一钉死在了箭下。

    望着如一座座小山一般堆满了整个山谷的粮草,张勇也有些感叹。看那规模,这山谷之中的粮草不下百万石,看来突厥人为了南征,早就在做准备,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囤积了如此之多的粮草在此。以这规模,别说供养二十万突厥人,就算四十万大军全到了这里,这些粮草也能供养突厥四十万大军半年之用了。有了这些粮草,突厥人完全可以不用顾及陈军先前的坚壁清野之策。他们完全可以坚持到明年的夏收,完全不用担心如统叶护南征那样的中途断粮之忧。

    “烧,烧光所有的一切!”

    士兵们开始倾倒火油和投掷火把,一时之间,山谷的数粮草仓库开始燃起熊熊大火,猛烈的大火直冲天际,那巨大的火光将附近十余里都化为白昼。

    伴随着大火烧灭的不但是突厥人的百万军粮,更有驻守山谷的五千突厥守军。

    “将军,有大队突厥人向这边赶来了!”张彪策马赶到山谷口,正碰到张勇率兵从山谷中撤出。

    张勇回头望了一眼那已经如火山一样的山谷,笑道:“可惜,他们来晚一步了!传本将命令,咱们撤!”

    两万陈骑来去如风,瞬间远去。

    陈军刚走,一片剧烈的马蹄声已经赶到,欲谷设率着数万骑兵刚刚赶到,在马上看见已经成为了火山的存粮山谷,不由的面色发白,差点从马上掉了下来。身为汗国十设之一,他当然知道为了这次南征大可汗准备谋划了多久。甚至为了避免如始毕可汗的兵败,统叶护早早从各部族中征发粮草,为大军准备了半年的粮草,从征粮到运粮,这其中的艰辛难以想象。

    可是现在,上百万石的粮草就这样化为了大火。

    “快救火,救火!”欲谷设跳下马就要冲向火场,特勒阿史那、思摩一把抱住他:“没的救了,这火势如此之大,救不了了。没了,所有的粮草都没了!”

    欲谷设面色铁青,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来,他复又纵身上马,咬牙切齿大吼道:“都随我来,跟我一起追击那些烧我粮草的可恶陈军,抓到他们,本设定要让他们碎尸万断!走!”

    靠近中军大营的方向,罗士信和秦琼还在率部猛冲。一万精锐骑兵,此时已经折损了近二成。虽然伤亡惨重,但两位将军却丝毫没有后退之意。他们接到的命令是猛攻中军,只进不退。虽然杀到现在,突厥人的中军附近已经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兵马,甚至突厥人已经完全从慌乱中反应了过来,正在迅速的调集兵力要将他们包围。但是这,依然没有让他们后退。

    西北方向猛烈的大火,那冲天的火光,让方圆十余里都亮如白昼。这巨大的变化,不但突厥人看到了,正冲杀之中的罗士信和秦琼也看到了。

    看到那大火的第一眼,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大致知道了大帅让他们猛攻突厥中军的本意。但虽然如此,两人未收到新的军令之前,却并没有自作主张后退的想法。

    坐在马上正指挥兵马包围绞杀这支敢直冲中军的陈军的乙利小可汗突然面色一变,满脸苍白的望着西北燃起的大火。如此的大火,他当然明白唯有那边山谷的粮草才能烧的起来。

    心神剧变之际,一名满身是血的卫兵冲了过来,慌乱大喊道:“可汗,陈军烧了我军粮草,百万之粮,颗粒存!”

    “谁?是谁?”乙利小可汗大叫道:“是王仁恭亲自率部烧了我们的粮草吗?”只是他的心里却也不相信自己的话,王仁恭总共不过五万人,这里已经有一万人马。剩下不过四万骑兵,他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从南营杀到了北营,而且居然还这么清楚的就找到了突厥人的粮草大营。要知道,突厥人将粮草存在那山谷中,不但是因为山谷地形安全,也是因其地形隐秘。

    这陈骑杀到不过一两个时辰,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了粮草大营,且一下子烧了所有粮草,要知道,那山谷中可是还有五千精锐的附离狼兵守卫。更何况,从南营到西北营一路上,还有那么多的部族兵马扎营。

    “不知道大人,那些陈军烧了粮草,已经又向中军杀了过来了!”

    “这怎么可能?”乙利小可汗震惊到,难道王仁恭不要命了吗?以五万骑袭二十万突厥大营,侥幸烧了粮草还不知足,居然还敢杀到中军来?

    就在他震惊之时,那名满身是血,头上戴着顶大狼头盔的传令兵突然暴起,以电光之迅一剑刺向了乙利小可汗的喉咙。正震惊失神之中的乙利小可汗完全没有想到,万军之中,一夜之内,他居然遭遇了两次刺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