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734章 我的洛阳

    辉煌的太极殿内,东都诸人都在翘首以盼,期待着陈克复的同意。

    陈克复面表情的扫过殿中诸人,最后目光落在韦寿及杨侗、杨倓三人身上。这是一桩**裸的利益联姻,如今的杨侗等人早已经明白了杨家终于没落,昔日高高在上的皇族,也即将沦为阶下臣。

    虽然陈克复的侧妃出云公主杨吉儿是杨侗兄弟的亲姑姑,但杨吉儿与他们兄弟的关系并不算是太亲密。特别是杨吉儿自去北方后,早已经与他们中断联系许久了。相对的,韦寿是他的外公,而且韦寿与整个东都的贵族官员集团都是联络一体的。如果陈克复肯娶韦寿的女儿,也就等于和整个东都的贵族官员集团结亲,进一步亲近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杨倓、杨侗、韦寿马上就能成为陈克复的亲戚,在末来的新朝之中,他们至少也能取得一席之地,而不至于马上沦为千夫所提的罪臣,失去一切。

    答应还是拒绝?

    陈克复心头思量,不过这个问题并不用思量太久。爱美人,陈克复更爱江山。身外于此时位置,他早看透了许多东西。站的越高,看的便越远。很多时候,贵族门阀之家的婚姻,也不过是一场利益的交换。早在数年前,陈克复与李秀宁定亲时,他就明白这一切。

    到如今,不过是让他看的更透彻一些罢了。他与李秀宁订亲之前总算还见过面,心有好感。而到现在,那个韦寿的女儿,他不但没有见过,甚至到现在连名字也不知道,连年纪几何,长相如何,更是通通不知道。不过这些妨碍不了这桩联姻的本质。一场东都集团与河北集团之前的妥协与利益交换。

    陈克复并不抗拒政治联姻,他考虑的是值不值得与这些人联姻。

    思虑了许久之后,陈克复还是渐渐倾向于与他们联姻。东都这些人虽然在军事上一事处,不但被李密围困,甚至被王世充所左右。但实际上,这个集团在中原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甚至在整个大隋,他们的影响力也依然很大。东都的这个集团也属于当初隋朝的上层统治阶级关陇集团。在杨广死后,这个巨大的政治集团分成了河东李渊一派。关中宇文化及一派,和东都洛阳留守一派,及江汉的杨暕一派。

    陈克复当初虽然挟皇太子杨杲在河北立朝,但实际上,他那边却少有关陇势力归附。少数的几个,也者是些关陇集团中失势的家族。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虽然隋朝已经腐烂透了,但做为从西魏一直到北周,最后到大隋数朝以来的上层统治阶层。关陇集团从最上层到各地方乡间,他们都掌握着极大的权力与影响力。当初陈克复虽然在河北、辽东等地清洗世族。但辽东、河北等地,正是关陇势力比较薄弱的地方。

    如今他已经南下中原。即将掌控中原,而中原与河东、关中正是关陇势力最强的地方。就算河北军再强,能击败李密、王世充,占领河南。可是想短时间内,就把这些地方牢牢掌握在手中,让他们不再起动乱,这却是个真正的难题。

    而如果陈克复接受东都这些人的提议。与他们联姻,也必能很大的缓和河北与东都两大集团之间的矛盾。东都一方极需得到陈破军的认可,而陈克复也需要得到东都一方的支持。

    妥协与交换。能换来更好的发展。而如果使用当初河北那样的强硬策略,在中原这块与河北不一样的土地上,只怕会取得很大的麻烦。更加迫切的是,一旦河北军入主中原,陈克复就需要在洛阳登基开创新朝,以稳固人心。

    而那时,他也将直接面对着天下剩下的各方群雄,江南陈朝、江汉荆襄,关中陇上,陇右河西,巴蜀汉中,到时他有可能得面对所有势力的共同反击。到那时,做为最前线与河北军新的政治中心的洛阳,地位将更加重要。

    陈克复起身走下丹墀,迈步上前,扶起滑国公韦寿。“既然诸位都看好这段姻缘,都愿意建言附和,吾自当顺从,以遂大家之愿。滑国公,迎娶令嫒,实乃本王之幸,也属两家上之喜。”他主动拥住韦寿,重重的拍打着他的背部,欢呼在周围响起。

    等恭贺之声渐熄,诸人重新分列立好。

    卢楚、元文都两人开始代表东都留守一方,向陈克复汇报东都的各处防守,以及东都各处的仓库存储、钱粮武器、马匹数量,甚至是工匠,各式材料等零零总总。陈克复坐在龙椅上,十分耐心的听完了长达一个多时辰的奏报。然后重新对洛阳各城的防守力量做了分派,由他带入城中的一万守军接管各城城门及城墙。而原来皇甫逸出征前留下的三万东都守军,陈克复则下令从中挑选精壮勇猛者一万人打散编入河北军中。至于剩下的两万人,则列为东都守备部队,专为管理东都各城各街治安。做为治安队,他们只能配备横刀,其余弓弩长矛、投石车等器械通通不得装备。甚至这两万人被分成了四十个守备队,每队五百人分别驻守在各处。

    另外对于原东都的这些官员们,陈克复保留了原来所有贵族们的爵位,但是所有人的爵位降两级,并没有食邑。而对于东都的官员,陈克复挑选了其中少部份精干之员,临时充担洛阳各处的府衙官员。而对于那些原来小朝廷的中央官员,陈克复通通取消,所有官员按原职降三级授予散阶待职。

    不过也有些例外,入洛阳之初,陈克复就早有了一张特勤司所拟的名单。上面尽是洛阳城中比较有能力的官员,或者有才名的士人。如著名的河东三凤,河东三凤才名传于天下,薛收、薛德音、薛元敬三薛。三人都是河东人,其中薛收是大才子薛道衡的儿子,而薛收与薛德音又为堂兄弟,薛元敬则是薛收的侄子。

    这叔侄三人才名惊于天下,人称三凤,其中薛收为长雏、薛德音为鹜鷟,薛元敬为鵷雏。当初李渊在河东也曾经招揽过三人,不过李渊南下后,三凤留在太原。结果李渊一去不复返,三薛最后也就离开了太原,到了洛阳。

    陈克复早听过三人的才名,房玄龄和杜如晦两人都曾极力向他过这三人,说他们的才能甚至在他们二人之上。房谋杜断,这两人是陈克复的宰相,能力陈克复自然清楚。而现在有三个能和房杜相当的人在自己的面前,陈克复如何会放过。

    太极殿上,陈克复当即授命薛收、薛德音、薛元敬叔侄三人皆为正五品文学院大学士。用三人为他参赞军机,商议政事。给三人安排了一个极重要的职位,引得殿中诸人艳羡。

    除了薛家三凤外,陈克复还任用了大量原本只是洛阳城中七品以下许多出身普通的小官。在门阀政治的隋朝,朝廷选官首先看重的并不是才能,而是家世出身。而现在陈克复用人,则首重才能,那些在底层担任实际工作的官员,虽然以前因出身太低而难以升迁,但是此时陈克复却是大力提拔。

    而对于军中同样如此,对原军中的那些世族子弟,陈克复大量革除,而在军中大量提拨出身不高的平民底层军官。而贵族出身的军官,除非是十分优秀,否则一律挑除。

    不过为了笼络人心,陈克复大大刀阔斧的改革东都军政等方面的同时,对于最上层的这些贵族们,陈克复也是手下留了情。不但如此,陈克复还对其中一些代表人物进行了很丰厚的赏赐。

    “于此国难当头之际,诸位精忠报效,奋不顾身,令陛下和本王深为感叹,因此,决意着力嘉奖。由是,遵照陛下意愿,本王决定,滑国公韦寿改封淮阳郡公,加封司空,实食邑五千户,辽东赐永业田五千亩。”

    “皇甫逸加封为上柱国,镇军大将军,兰陵郡公,加太子太傅,实食邑五千户,辽东赐永业田五千亩。”

    “段达加封为太子太保、金紫光禄大夫,高密郡公,实食邑五千户,辽东赐永业田五千亩。”

    “越王杨侗,实食邑两万户,韦州赐庄田五万亩!”

    “燕王杨倓,实食邑两万户,琉州赐庄田五万亩!”

    接下来,东都的大小官员,贵族王公,世家豪强,商贾名流,大都受到封赏。有的得到的是散阶勋官授予,有的是实职,还有些各大家的家主等大贵族,则得到了爵位封赏。除此之外,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得到了金银赏赐。

    这一天,东都有多达一百人得到高贵的爵位封赏,有一千多人得到实职官吏任免。有三千多人得到朝廷授予的散阶,有上万人得到了勋官的授予。而得到陈王赏赐财物的,则有包括许多将士在内的数万人。

    就连随着皇甫逸出征在外的十万东都军,也全都被每人赏赐了一大笔钱。

    而东都洛阳城内,多达几十万之数的百姓,这一天也同样得到了来自陈破军的赏赐。陈克复下令,东都各大粮仓向城中百姓放粮,所有的百姓都可以得到一石粮食的赏赐。而京中的所有囚犯,也得到了大赦的命令,尽皆放归。

    这一天,长久笼罩在洛阳城上空的乌云终于散去。全城的百姓官兵,终于抛去了一直压抑在心头的恐惧担忧,兴高彩烈的得到了陈王的恩赏。以及城头那一面面陈字旗所意味着的保护!

    洛阳城头,陈字大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先顶后看好习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