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806节 秦王开店

    商会街,距离秦王庄步行也只有几里地。.

    在中心花园盘道,靠近秦王庄方向,商会街第二条小巷角落处,原本有一家小酒楼。以一个精致的小吃为主,生意也算不错。

    年前一场竟外的大火把这里给烧了,倒是没有伤人。

    重新装修之后,新店又一次准备开张了。

    一个精壮的年轻人将门板拆了下来,旁边的店主笑呵呵的送来一篮点心:“恭喜发财,小哥当过兵,这身板真不错。”

    “同喜,同喜!”拆门板的年轻人笑着接过篮子,这种礼他是收的。

    很快,商会街距离这个店铺三百步之内的铺子都多少有些心意送到,多是些点心,瓜果,之类。也有几家店铺的主人,送来了一些字画。

    店铺的门板全部拆下了来,店铺也正式开始营业。

    许多来道贺的掌柜看着店铺却是一脸的古怪,因为这店里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说是店铺,却没有货架。说是茶楼,可整个一楼只有两张桌子与正中的一张茶海。

    当下就有人问了:“小哥,你们这店是作什么生意的。”

    “学问,我们卖的是学问!”年轻又强壮的伙计笑着答了一句。

    这时,有人从楼上走下来,穿着一件天蓝色的棉布长衫,见到众人围在门前,笑着抱了抱拳,然后坐在茶海的后面,两个漂亮至极的丫头一个在烧水,一个却在写着什么?

    “嘶……这掌柜的面相?”说到这里,这人不敢说下去了。其余的几人仔细看过之后,都张大嘴巴,却是一个字也没敢吐出来。

    面相怎么了,长的象谁呀。

    精壮的个伙伴暗笑,那不是象,本身就是了。

    这伙计就是裴喜,秦王开店他自然就来当伙计了。两个女子,烧水的是秋香,坐在那里写字的是秦王英妃。

    又有两个伙计抬着一个铁桌子出来,就摆在门前。

    然后陆续的有伙计摆着东西也出来了,就在门前摆开铁桌子,上面摆着书。然后旁边有一口大箱子,上面有一个洞。

    一块牌子也立了起来:“今曰发售,论棒球之防御重要姓!总量一千本,每人限买一本。每本十文钱。买者自己投钱入箱。”

    旁边店铺的掌柜拿起一本,最后的著作人写着名字:李元兴!

    再看看店里那位,掌柜的倒吸一口凉气,飞快的莫出一个大钱扔在箱中,拿着那一本就跑掉了,其余的几人也回过神来,每人扔了一个大钱进箱子,然后拿起一本就跑。

    开店,秦王为什么要开店?

    别说是这些商人们想不明白,就是长安城之中,能想明白的也没有几个人。

    倒是在快到午时的时候,从长安那里涌过来的许多人,却是没有乱,依次排队买了书,然后就走,就算是认识的也没有相互打招呼。一千本书,不到一个时辰就全部卖完了,堆书的桌子,放钱的箱子,从开始到结束,也没有人过来看管过。

    “殿下,一千本已经卖光了。”裴喜在李元兴身旁小声的说着。

    李元兴把茶倒在嘴里,咬着茶叶,眯着眼睛看着裴喜:“你说,有没有人没给钱,偷偷的摸走了一本?”

    裴喜眼睛一瞪,正想回答说,谁活不耐了,敢?

    可马上就回过神来,笑着回了一句:“怕是钱会多些?”

    “我赌商会街南口胡氏点心铺的迎春糕两盒,钱数会不多不少?”秋香在旁边清洗着茶杯,一边对裴喜说着。

    李长英也说道:“我也下注一盒。陪秋香!”

    “哈哈哈,翻箱子,数钱。看看今天开店挣了多少?”李元兴大笑着。

    长安城,房玄齡亲自到了李二书房,将李元兴真的开店一事汇报,也告诉了李二,今天权贵们几乎全部都派人去了,那一千本棒球防御术根本就不够,但也没有人去抢,没买到有些去高价收,也有一些去抄录。

    汇报完,房玄齡又说道:“秦王殿下的用意,臣依然看不懂!”

    “你不懂,因为你眼中只有政务,只有大唐。”李二的表情非常严肃,走到房玄齡身旁后,小声说道:“五郎的眼中,是整个天下。五郎卖的不是书,五郎那店里所售卖的物品,大到兴国治邦之策,小到一份点心的作法都有。所以说五郎卖的是学问,卖的盛世大唐的学问。”说到这里,李二也轻轻的摇了摇头。

    “圣上?”房玄齡感觉到了李二自己的疑惑。

    李二再一次轻轻的摇了摇头:“五郎那店,朕也只能看到这些。再深了,怕就要去问五郎了,朕感觉还有深意?”

    次曰,天不亮商会街就多了许多排队之人。

    这些人有世家的管事,也有一些想收藏的人。唯独没有黄牛。秦王府的权势摆在那里,这些东西黄牛党都是一些小混混,可以倒球票,但绝对不敢倒卖秦王店铺的东西。

    裴喜又出来拆门板了,拆完门板四个穿着伙计服色,内穿秦王府劲装的伙计出来给店铺挂上了对联。绝对是不伦不类的对联。

    左边写着,一万贯后室奉茶,十万贯楼上品茗。

    挂上对联后,门口再一次摆箱子,然后是桌子。今天却是五本书,还是老规矩,每人一样一本,每本十文钱,五只箱子依次排开放在桌旁。

    摆好桌子,裴喜将外面套的褂子一脱:“你们留心些,某去买迎春糕!”

    “多卖两盒,让兄弟们也尝尝!”有军士笑着对裴喜说道。

    裴喜也笑了笑,快步往南街那边跑去。

    裴喜输了,那箱中正好就是一千枚十文的大钱,丝毫也不差。

    这一次摆桌卖书,卖的是两小球、除棒球之外三大球的最基础的战术教程。放在后世,就是教练的入门教材罢了。

    时至中午,第一位客人走入了店铺,双手将一只装有一万贯银庄本票的木盒入在裴喜手中,然后才说道:“代某家主人花一万贯,买一个方子。吕宋诸岛,虽然蕉麻的产量喜人,但些物贱,远不比雪糖的收入,愿求一方?”

    裴喜拿着那一万贯的银庄本票上了楼,很快秋香便走了下来。

    “出多少钱,买多在的点子。一楼可,二楼亦可?”

    “十万……,不十八万贯!”那男子将自己身上所有带的银票全部拿了出来,双手捧着。这个男子打的是吕宋的旗号,却是王家极有身份的主事之一,他这一次来,可以受到了四家所托,作为探路而来。

    十八万贯,只买一个点子。

    这放在后世,就相当于用五千万买一个方案,可以算是巨资了。

    秋香没有接那银票,只是说道:“去户部上升九成,其余的一成交到店里来。三天后拿着户部开出的收款单,过来拿你买到的货品!”

    “有劳!”说罢,王家这位当事人长身一礼,恭敬的退了出去。

    十八万贯,只买一个点子,这消息如风一样的传遍了长安城,所有世家,权贵都盯紧了这间小店,他们想不出来什么点子值这么大的价值,难道是矿区的分布图吗?

    三天时间,整个长安城连同普通百姓到世家门阀,甚至皇宫都关注着李元兴的小店。

    三天之后的清晨,依然是门前有人排队买书,这小店卖的书,已经不仅仅体育运动了,今天多了一样,就是论高度酒的制作原理及心得。

    书,只是要摆在这门口,肯定会被卖光,钱也不会多一文,或者是少一文。

    一直到那位王家的当事人来到了店里,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这店铺。

    一楼,摆着三口大箱子,以及一只用精钢制作成了盒子,加上了一道机械密码锁。秋香过了八千贯的本票,然后就是户部收钱的单子验证之后,这才向裴喜点了点头,裴喜将一个信封交在对方手中。

    接下来,是三口大箱子,以及那个精钢盒子。

    会是矿区图吗?所有人都在问这个问题。

    王家主宅、王及善在,还有秘密赶回来的王霸、李道宗,右武卫一军的将军,还有程魔头也亲自过来了。右领卫三军的将军来了,左令卫的主将正在北方镇守,所以不可能能到。

    在所有人期待之下,从信封之中找到密码之后,那只精钢铁盒被打开。

    “没有矿?”程魔头怪叫一声。

    “别小看秦王,矿区在秦王眼中才是最普通的。仔细看好了。”

    那精钢铁盒之中有几张彩色的,非常漂亮的照片,全是风景照。然后是一份手书,李元兴写的:“论旅游收入!”

    “先看别的,再看细节。”

    接下来,还有两份,一份是《论蕉麻之深加工》一份是《论吕宋着农业果业发展》

    老程不懂这些,只是在一旁急急的团团转。李道宗读了那个论旅游收入的细则,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个收入,近一两年怕是没什么钱挣。但从现在开始算起,三年之后,每年少说也有五十贯的营收。”

    李道宗看完,将其中细节与精华与王及善等人讲了。

    “三年,这是在等咱们那把里建设好,也在等长安到华亭的铁路通了。道宗高明!”

    “是秦王殿下高明!”李道宗回应了一句。

    王及善轻轻的摇了摇头:“秦王殿下世间盛传,那是天上的星君,活着的神明,用高明一词来形容已经不足,某观那蕉麻深加工,头一年就能让我等有超过八十万贯的营收!”(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