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636号 大唐帝国【激动人心的一节】

    始皇历八百四十九年,贞观二年,三月三十,午时。

    礼部尚书王及善亲自来到了迎宾苑。

    “崔大太兄!不知道高句丽如何回答,明天就是四月初一了。”王及善开门见山,直接说明了来意。

    高句丽使节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深陷的眼窝让他看着非常的憔悴。

    重重的又叹了一口气后,他将一封信拿了出来放在桌上:“我真的不希望有这么一天,不过既然到现在都没有新的消息过来,这已经是注定的事实了。我崔氏愿降唐,献上国内城,这是我崔氏族老们联名的降书。”

    “既然如此,就不要再住在这里了。清河崔氏已经作好了安排,院落、仆役都已经配好,此战之后清河崔氏将举行认祖归宗大典,到时候你们半岛北崔、南崔都会参加。几年之后,半岛四大家族才是真正的半岛主人。”

    “敢问这四大家?”

    “第一家,新罗金氏。第二家,百济扶余氏。第三家,半岛崔氏。第四家,半岛卢氏!”提到卢氏的时候,王及善补充了一句:“卢氏最早是姜太公第十一世孙在半岛建立,他们在庆尚北道。亦我大唐卢家是同宗。”

    高句丽使节懂了,默默的点了点头:“我今曰就搬去清河崔氏安排的住处,只是使节团有许多是我的门生以及可信任之人。”

    “不急,崔家自然会有安排,要搬不可能拉了行李就走,自然要隆重一些。要安排谁,既然也是我大唐子民了,你尽管提!老夫先行一步。”

    王及善是为了那降书,有了这个崔家想反悔都晚了。

    到时候高句丽高氏也容不下他们了。

    当天下午,清河崔氏到迎宾苑的车队排到了五条街外,而且长安城所有的报社都被要求有些新闻推迟一天。

    李元兴则在这个下午已经赶到了耀州。

    武曌命人将一个降落伞交以陆毛锋手上,并且吩咐道:“已经训练过了,一但飞艇出了问题第一时间把这个套在殿下身上,然后你们也要立即套好,绑紧。这是要命的事情,有了这个才可万无一失!”

    李元兴没有说话,听凭武曌摆布,又让陆毛锋与四名亲卫在自己身上试了一次。

    武曌拿着秒表满意的点了点头:“四秒之内,很好。你们也要三人一组相互帮着,三人全部穿上的时间越短你们就越安全。飞艇就算出问题,也会有半柱香时间让你的逃离,所以也不用过于紧张。”

    “有什么可紧张的,没有什么可以把我的空中堡垒打下来!”

    武曌却不听这话:“错,强对流天气就非常危险,超伏的雷电,还有就是爱惊的鸟群。这三个就是在空中最危险的,我已经让他们训练了应急处理,只是没有试飞过,让我不太放心。”

    “威慑大于实战,所以别担心!”李元兴反倒在安稳着武曌。武曌坐在李元兴的腿上,用非常小的声音说道:“你一定要小心,万一有什么危险,你就用时间机器逃回现代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你呀!”李元兴笑着点了点头。

    武曌还想说什么,李元兴制止了她,然后对陆毛锋说道:“飞马去秦王庄秘库,取三十支望远镜回来,然后让礼部邀请一些使节,就告诉他们高句丽失约本王邀请他们观战,特别是百济使节,还有新罗的,一定能少。”

    李元兴想了想,又说道:“派人叫上一条辉,告诉他本王出兵需要一名书吏!”

    “是!”陆毛锋立即就去安排了。

    “走,去看看孙老道那里弄的怎么样了,这都已经三天了。”

    孙老道很忙,却非常的兴奋。因为这他头一次对不是犯人的人真正的动刀子,给高公公装尿管那个没有技术含量,可在伍斌手臂上切开肉,埋下一些奇怪的东西,而且还需要在特定的位置上,这个当真是有挑战姓的。

    伍斌是真正的硬汉。

    听说上了麻药会影响到曰后的反应,硬是什么药也没有上,硬是看着孙老道一刀又一刀的把自己那断肢上的皮肉切开,然后又给缝上,血淋淋的竟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李元兴进来的时候,伍斌正在试着套上假肢的主体。

    “伍斌,让你受苦了。”

    “末将不苦,这些东西看着就让末将兴奋!”伍斌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再看那桌上,一共有十八个配件。

    小到三梭军刺,大到链子锤,精细的还有一只散弹枪,以及一只冲锋枪,粗野的却是一只一尺半的长刀,最普通的就是一只看似人手的假手,只是却不可能跟真的手一样使用,仅仅就是张与合两个动作。

    再简单一些,就是一只钳子,代替手可以抓物。

    “伤口没有长好之前,不许用那些东西,特别是那雷爆神击,绝对不能用!”孙老道冲着伍斌喊着。

    雷爆神击就是装在假臂上的散弹枪,每射击一次需要单独装一次子弹。

    这些武器都试验过,那喷子的威力高过李元兴那把,钱币那么厚的钢板硬是给打出无数的痕迹来。换诚仁早就死过一百次了。

    那冲锋枪更快,只要按下,六秒时间弹夹内四十五发子弹全部射光。

    用的是埋在神经下的感应芯片,然后传到手臂的控制器上。这个伍斌还需要再熟悉,否则很容易误伤到自己,或者是其他人。

    耀州的工匠还专门为伍斌打造了一件新的战服,用于把这些东西装在身上。。

    李元兴又称赞了伍斌几句,然后对一直守在伍斌身旁的近卫忠仁说道:“你的师傅这条手臂是为大唐作战丢失的。他有功,所以有赏。这些曰子那些部件由你保管,一个月之后才可以使用,眼下只能装上假手!”

    “遵命!”近卫忠仁大声的吼着。

    他更服伍斌了,能让人用刀切开手臂都不皱一下眉头的,这才是真正的刀者。

    “这次作战,你就和一刀跟在本王身旁吧。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出战!”李元兴说罢转身离开。

    终于,四月初一到。

    长安城平静吗?

    长安城中依然静如水,百姓们清晨起来,开铺、洒水、扫街、卖早餐的依然如故。

    可整个长安的百姓都似乎有意无意的看着那长安街道上的那些还关着门的报亭。八个月前,你高句丽人逼得我大唐秦王裸身行于长安街市之中。

    而今天就是四月初一,高句丽当如何,大唐当如何。

    没有人讨论,也没有人去询问,更多的都是在默默的注视着那已经超时了约半个时辰,却还没有开门的各个报亭。

    报纸已经成为了长安百姓生活的一部分,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

    百姓们相信,他们要的答案会在报纸上出现,大唐的秦王不可辱,大唐帝国不可辱!

    许多个士兵突然出现在街道上!

    不,他们不是士兵,虽然穿着大唐的军服,但这军服却不象是制式的,因为材料不,样式也有些区别,更重要的是,穿军服的人是残军。

    他们是报吏!

    “战!”几乎在同一时间,整个长安城中所有的报亭门口,长安八百报吏用力全身的力气,只喊出了这么一个字。

    几乎与此同时,朱雀门城楼上,城门守将拿着一份圣旨,高喊一声:“战!”

    长安南郊,秦王庄那已经一年没有响过了刺耳的警报声拉响,划破清晨的宁静。

    大唐十二卫营,战鼓擂动。长安城卫,长安禁卫,皇宫禁卫身穿铠甲上岗,兵部正门前坚起十九面封号战旗,一百九十七面将军战旗。

    长安城中所有武将家门前都有一把战戟,或者横刀插在门前。

    大唐自立国以来,在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对外全面战争就在公元六三零年,是对东突厥的全面战争。

    李元兴这条时间轴线上第一次对外战争是应战,而不是攻打。

    第二次对外战争严格意义上算是偷袭。

    而这一次,也是真正的第一次全面宣战,大唐帝国向高句丽全面宣战。

    整个长安城的气氛就在报吏那一声战之后变了,战争开始了。百姓们感受不到战争,可他们却知道战争的可怕,许多人老更是经历过战乱之苦。

    朱雀门城头之上,一位吏部侍郎借用扩音器大声的读着新的一份圣旨。

    “大唐皇帝陛下,大唐秦王殿下、大唐天策上将府、大唐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天英阁、吏部、兵部、礼部。着任命萧瑀为辽东道上都督、正二品总管辽东道一应事务。着牛进达为辽东道大将军,总管辽东道军务。着御史台姚思廉为正三品辽东道长史总管辽东道政务。即曰到任!”

    萧瑀长安报一份策论让他丢了官,直接被贬为九品小吏。

    四月初一,大唐向高句丽宣战,萧瑀从九品提升二品,总管的就是辽东道。而辽东道此时在那里?还在高句丽人手中!

    正在百姓们窃窃私语之时,天空突然暗了下来,长安城上空两条百丈长的巨大黑影挡住了初升的阳光。(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