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59节 新一轮敛财大计

    李元兴穷吗?

    大唐秦王是全大唐最穷的贵族,个人资产是负数。先不说二十三年罚俸,光是打麻将欠下的赌债就有快五千贯了,这笔钱换成粮食装进马车,可以从长安排到商会街去。

    不过,秦王府不穷。说富可敌国也丝毫不过份。

    秦王这次哭穷,是说秦王府的钱不够用了,而不是说自己的。

    就在众人在思考秦王哭穷的理由,以及秦王哭穷的战略目标之时。

    魏征没有去管自己茶碗,非常疑惑的问了一句:“殿下,您给西突厥的珍珠不会就是种出来的吧。”

    “不种你当让我下海自己去捞呀。”李元兴笑骂着。

    种出来的,那珍珠是种出来的!

    呼啦啦一阵乱响,除了李元兴之外所有人都一阵忙乱,茶碗打翻了十几个。花生、核桃撒了一地。不知道是谁压在桌子上,却是几乎就将桌子给压翻了。[

    李元兴一只手捧起自己的茶碗,另一只手上抓着两个核桃,当众人安静下来之后,这才不紧不慢的将茶碗放在桌上。

    “果真是财帛动人心呀。”李元兴感慨了一句:“来人,去备些下酒菜。这会先拿套茶具来,品品茶,静静心!”

    “殿下!那珍珠是种出来的?”魏征又一次问道。

    “淡定,魏长史你平日的冷静去了那里,不就是一点点珍珠嘛。老孙研究过,他说珍珠这东西味咸甘寒毒,镇心点目;珍珠涂面,令人润泽好颜色。涂手足,去皮肤逆胪;坠痰,除面斑,止泻;除小儿惊热,安魂魄;止遗精白浊,解痘疗毒。……令光泽洁白”

    李元兴点上一支烟。慢吞吞的说着。

    故意的,这就是故意的。

    魏征是好人吗?准确说,魏征是很有道德的一个,心黑脸黑的人。乐民园那评书中说的包黑子,崔敦礼一直都认为,这是以魏征为原型写出的一个话本呢。

    魏征的表情也变的很平静了,也不紧不慢的说着:“殿下。象给西突厥那样的珍珠,再来十份,明年远征高句丽所有花费就出来了。或者说,洛阳的直道!”

    “洛阳直道不够,至少需要二十盒!”崔君肃在旁边应了一句。

    “可惜,那样的本王种不出来。只有在特定的地方。特定的季节,而且需要非常经验的珠农才可以,一万粒出一粒的机率。”李元兴说完,众人却没有一个感觉到失望,那样的东西能种出来才是真正的怪事呢。

    李元兴从桌子地下拉出两个箱子,看了看将其中一个了回去,然后在留下的箱子中又拿出一个小盒子后。将那个箱子也踢回到桌子下来。

    早有准备呀。

    所有人心中的反应是完全一致的,秦王殿下早就作好了准备,他们这些人来到天策上将府,都在秦王殿下的计算之内。

    李元兴打开盒子,里面装的是白珍珠,大小就是后世直径零点三厘米至零点七厘米的几十种,非常整齐的排在木盒内。

    “这个,大唐有几处地方。非常,非常的适合种!”[

    “殿下,这个产量如何?”崔敦礼代表众人问道。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生意会给谁。

    李元兴将珍珠拿起一粒来:“这个要是让本王种,一年如果少于三百万斤,本王就懒得干了。不过,本王不喜欢,因为太费人力。没办法量产。”

    又是一句没办法量产。

    量产这个词已经在大唐上层不陌生了,这就代表着没有办法利用机器大规模的生产。其生产能力,至少是日产万斤这样的水平,才有资格被称为量产。

    “崔尚书!”李元兴喊了一句。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崔君肃心中也是一紧,可转念一起却不对,李元兴不可能把这个生意交给清河崔氏,先不说清河崔氏已经占了多少产业,仅说已经占据的产业还没有完全消化,所以珍珠这个东西,不可能。

    “崔尚书,和萧家与朱家算算账吧。”

    代表东南世家的朱家、代表江浙世家的萧家。两位家主听到这话,立即站了起来,几乎是同时:“殿下,此等巨利,我们吃不下!”

    “吃不下也要吃。一年八十万斤精珠必须运进长安,给我卖到西域去。敢来我秦王府讨生意,那就要有足够的胃口,足够的胆量。要是和市井小民一样,来讨一个炒栗子,一年挣上百十贯钱的小生意,你们也不怕其他世家笑话!”

    李元兴的语气变的严厉。

    两位家主赶紧躬身弯下腰:“我等糊涂,当尽其所能!”

    李元兴又拿出一只盒子,打开之后,却是更精美的珍珠。

    “这个,只有岭南那边的海中可以种,崔长史你策划一下吧。怎么和冯家说,怎么分利,有多少必须给本王运来长安,都必须有个方案。杭州与泉州那边的海湾虽然也可以,但成色只能岭南的七八成,想种,也行!”

    “殿下,不如我江渐世家种海珠。东南世家种湖珠,殿下以为如何?”

    “四大湖。都可出好珠,本王就是要让你们争,只有竞争才可让技艺更进一步,本王要求八十万斤,只能多不能少,但谁家的更好,本王就要的更多一些。那些成色差的,本王自然会压价的,再差的,就磨成粉入药,价钱更低!”

    李元兴三言两语,就把这事情算是说定了。

    怎么分,怎么算。

    对公有户部崔君肃,对私还有秦王府长史崔敦礼两人去考虑细节问题。

    茶已经上来,王及善坐上主位开始泡茶,低等侍女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就是兰秋等四月,也不敢留在这里听太多,送上茶点之后就全部退到了门外。

    “这个巴蜀竟然没有来人?”李元兴突然问了一句。

    “巴蜀来人了,只是身份太低。连门也没敢进,告罪之后,回去请家主亲自过来,想来可能也快到了。”崔敦礼开口解释着。

    其实来的人身份不算低,也是嫡长子的身份。

    可这里坐的,至少也是家主的级别,巴蜀的士族原本就是二三流士族,别说是崔、王、卢这样的世家相比,就是与萧、朱、陆这些江浙世家都差一个级别,自然一个嫡长子根本就不敢进门了。

    “好吧,先说其他的。”李元兴拿起一杯茶,双手捧起:“谢茶!”给了王及善一礼。这时,所有人动作一致,竟然拿出小本来了,显然就是准备记录了。

    “崔家带个头,把棉花的生意让出个七成来,给代北几家。你们的人手已经不足了,接下来的事情,代北几家也要出人出力,至于说棉花这份利,山东几家之前出的财力,人力,你们考虑着补上。”

    崔君肃看了看崔敦礼,又看了看王及善。

    他不怕少了这份利益,只是不明白将会发生什么。

    “殿下,如果可以,请言明下一步的计划。我等各家族也好配合殿下!”崔敦礼开口代众人说道。

    “其实很简单,东南那边还算安稳,他们的任务就一个,挣钱。”

    众人点了点头,这个说法已经是极为直白了。

    “代北多武将,可以说代北世家的所有武将加起来,顶上大唐其余世家加起来七成以上了。西突厥这两年必有些战事,代北世家的另一个好处是,与草原各民族关系都不错。用代北世家,大唐至少可以得到十万草原上的雇佣军,三年内灭高昌。”

    李元兴的语气变了,不再是那嬉笑的神色。

    说到这里,李元兴站了起来:“本王曾经许诺冯盎,他好好干,本王许他一个异姓王。这个许诺本王也可以给任何一家,三年内灭高昌,完全吞并伊吾,本王手上有三个郡王的名额。这郡王虽比不上本王这秦王名号威风,但王就是王。”

    这不是玩笑了,那怕李元兴最后一句话是玩笑话。

    可整体说来,李元兴的这个封王之说,却不是笑话。

    “报,川中刘氏族长请求觐见!”

    “宣!”崔敦礼对门外喊了一声。

    川中刘氏,说起来还是汉皇族后裔,但这些年实在是末落了。更是在南北朝的时候,南朝压制世家,让他们更是雪上加霜。

    刘氏族长进门之后,行的是跪礼。

    “起来吧,大汉皇族之后,不要轻易跪下。当年诸葛武候伏南蛮,让西南大稳。今你们刘氏为首,巴蜀世家为我大唐尽一份力,本王保你们一等世家之位。”

    “请殿下吩咐!”

    “各世家,训练族中子弟,本王要精锐。巴蜀各州本王会下令练兵十万,你们各世家也要练兵五万,再训练少数民族精锐三万人。三年之后本王要你们冲锋在前,为我大唐开疆扩土。立下不世之功!”

    川中刘氏族长的头紧紧的伏在地上,他不敢接话,练私兵是灭族大罪呀。

    “秦王殿下的吩咐,尽管安心去作。别说你们那三万人,就是三十万人殿下也不放在眼中。让你家中子侄留在长安,明年四月殿下远征高句丽之时,你们就知道你们那区区三万人,只配给殿下用先锋搭桥铺路!”

    魏征的语气极是严厉,川中刘氏只好大声回应:“我川中刘氏愿为大唐万死!”

    “起来,坐下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还会有一更,加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