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54节 史上最强大的新规

    耀州制作了火车,但耀州只管制造,却不管经营。百万斤精钢的投入,最贵的一张车票才十文钱,魏征计算过,要按这样计算,至少要四十年才能够让这一段火车收回投资。

    再算上各种意外,五十年肯定能够收回投资。

    李元兴不用算,在他的心中这火车是开一天就赔一天的。

    如果不是自己这边精钢的成本低,换个人,早就赔死了。

    “殿下,无论是那一种方法,都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把火车修到渭水码头,这样的话收益会增加十倍,甚至是百倍。工坊这里出产的货物,通过火车运到码头上,仅货运一项就足够了!”

    魏征的话李元兴懂,而且李元兴比魏征整的更长远。

    所以李元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等魏征继续。

    “殿下,火车必须由工部、户部、兵部、联合,由国库出钱,因为火车的出现是为了整个大唐的需要,而不是某个人的利益。”

    “老魏,你说把铁路修到伊州如何?”李元兴一开口就把魏征给镇住了。

    好半天魏征才回过神来:“殿下,铁路到伊州,那么西域就如同在长安城下,我大唐对西域的控制将如铁筒一般!”

    “元春,将本王的那几本书取来,名字是《铁路与国民经济》,《铁路与国家战略》,《铁路与国家发展》,《铁路与政务控制》四册书拿来,交给魏长史!”

    元春应声,叫了两个亲卫抬着一口包着铁皮的木箱子,打开之后又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箱子,这才大小箱之中许多本书中拿出四本书,然后又锁好的箱子。这才将双递给了崔壹叶。由崔壹叶交给了魏征。

    这是礼节,自己是保管书的,而崔壹叶则是秦王府的正式官员。

    “殿下,不如讲那一箱书都给臣下!”魏征脸黑,心更黑,看到那一箱子书比看到一箱黄金还兴奋。

    “不,有些东西对你没有用,而且有些东西还是草稿,本王需要修正!”

    “殿下……”魏征还想说什么,被李元兴制止,李元兴说道:“成立单独的铁路部,兵部下属。以后的铁路全部是双轨制,路远的话自然应该有去有回,自己样考虑保养铁路,考虑调度等问题,先修那一条,后修那一条,天英阁议事。作出五年规划来。”

    魏征捧着四本书:“臣下领命,臣下问殿下,这书可以抄录吗?”

    “可以,如果有必要的话,翻印都可以。”

    铁路有什么可保密的,大唐周边的这个小国,你们想修铁路,要能够拿出足够的精钢来。铁路的轨道可不是普通的铁条子,如果没有足够的弹姓就会被折断,没有足够的耐磨,用不了多久铁路就废了。

    “再给你一个任务,让工部成立路桥司,好好研究一下铁路用的桥。”

    “臣下明白!”

    “钢筋水泥巨桥,让李春用心去想吧,眼下先在长安周边的河上试一试,就依你所说,把那个铁路直接修到渭水码头。不过,现在的码头太小了。”

    “臣下明白!”魏征心中感觉有一团火,他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激情了。

    这种感觉,就象是他刚刚参加反隋大业时的感觉一样。

    “接下来,说本王的事情。”

    魏征也坐下了,崔壹叶与元春换上了新纸准备记录,李元兴那碗面也吃完了,这会捧着茶碗慢吞吞的喝了一口茶,这是今年的新茶,上等的龙井呀。在纯天然无污染的大唐,绝对比后世现代的顶级龙井,只好不并。

    茶碗用是盖碗式,李元兴喜欢这种,特别是用这种半透明的冰瓷,真正的太奢侈了。

    “本王有几条政令,仅针对本王所管的几地,这并不是朝廷的政令。”

    魏征的心提起来了,他突然有一种感觉,李元兴要有大动作。

    秦王府,天策上将府在大唐有着非常巨大的权利,甚至可以说,有什么政令需要实施,都可以在全大唐适用,能仅仅针对自己的地盘,那么就代表着这个政令绝对不会普通了。

    “第一条,无论是士族、平民、奴隶。其个人财产不可侵犯!”

    听到这一条,魏征开口说道:“殿下,其实这一条怕就是针对奴隶吧,因为唐律中已经有,盗窃、抢夺他人财物者,不足一贯者鞭刑,并罚劳作一月。超过一贯者流行二千里,恶盗,惯犯加倍!”

    “魏征!”李元兴很正式的叫了魏征的全名,然后非常严肃的说道:“本王要给奴隶们一个希望,有了希望他们才会真正用心的作事。这政令怎么写,你去想,有什么不足需要补充的,或者本王说的不到的,你要提醒。”

    魏征长身一礼:“为殿下分忧,是臣下的职责!”

    “好,第二条,奴隶可花钱把自己买回来,这一点你要好好考虑,因为有些奴隶身价倍增之后,主人是不愿意让他们变成平民的,所以,这一点需要你帮本王考虑的周详一些,眼下在本王的封地好办,所以这个问题你可以晚一些再考虑!”

    “臣下明白!”

    “再一条,本王认为极为精彩了,记录!”李元兴起身走到书房正中。

    这一条,李元兴可是想了很久了。

    “凡我秦王府封下子民,无论身份高低,只要是为我秦王府作事。大婚之后,女子十六岁初怀孕者,可享受三次免费的常规检查,因为怀孕而无法作事者,给予百曰的养胎期,还同样给发七成工钱。”

    元春的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笔竟然掉在地上。

    魏征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殿下仁厚!”

    李元兴没理会魏征,而是问元春:“元春,你认为如何?尽管说,说错了也有奖励!”

    “殿下,不如一百五十天如何,发五成。”

    “你这个时间可是依医理而讲?”李元兴问完,没等元春回答就直接对魏征说道:“这个时间魏长史向御医院拿个建议,也请我皇嫂提一个建议出来。”

    “殿下仁厚!”

    李元兴继续说道:“怀第二胎,加一成,以后每怀一胎,只有顺利生产。就加一成,一直加到十成。”

    “殿下是要鼓励生育?”魏征大吃一惊。

    李元兴没有解释,继续说:“第二胎开始,可发其父亲一成收入,一对夫妻超过五个孩子的时候,妻如果需要专心照顾自家的孩子,那么他的男人直接涨五成工钱。”

    崔壹叶只是记录,他还没有感觉到其中的特殊之处。

    魏征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他非常清楚这个政策一但实施,十几年之后,秦王封地的人口增长就是数倍,甚至十倍呀。

    等这一批孩子长大**,那么人口增涨会以三十年翻十倍的基数在增加。

    好恐怖的人口增涨率。

    “一对夫妻,家中有三男两女,平安活至十岁者,家中务农者永免粮税!家中作工者,工薪税减半!”

    李元兴眼睛之中闪着光,他相信不出二十年,人口问题不再是问题了。

    魏征这时问道:“殿下,如果是四男一女呢?”

    “光有男子,无女子,人口能增加吗?”李元兴笑着问道。

    魏征却不认同李元兴的说法。

    施礼后说道:“殿下,男子从军,男子劳役,这都是多死伤之数。眼下就依长安计算,女子人口是男子人口的两倍还多,这就是隋末战乱引起的麻烦,但大唐曰后不可能没有战争,所以男丁,才是国之根本!”

    魏征的话有理,

    因为大唐不同于现代,和平年代是不会轻易死人的。

    不过李元兴依然还是说道:“魏征,不要有男尊女卑的思想。至少不要严重,本王以为,无论男女都是大唐子民,所以本王发的奖励,三男两女。”

    魏征也不争了,他心中倒是认为,依三男两女这样说,男丁还是比女子重要一些。

    李元兴心中的比例,就是这三比二的比例。

    这其中,还有许多细节部分,比如娶一妻一妾的,这种补偿应该如何。或者是,家中女人根本就没有出来作工的,仅靠男人作工养家的。

    还有,那种小区域种田的承包者。牲畜的承包者。

    再然后,就是外来的,经如室韦人,靺鞨人,这些不是奴隶,却也不是大唐的子民之类。

    “殿下,请给臣下十天时间,殿下需要完善这个政令,有太多的细节需要考虑了。”

    魏征的请求是合理的,一个政令不可能拍拍**就发布的。

    魏征要考虑的有许多,这需要平衡的是各个不同阶层的利益,至少不能发生,比如耀州的奴隶们狂喜,而平民没有感觉到秦王殿下仁厚的事情。

    而且除了平民之外,在秦王封地还有一些是士族。

    “最后一条政令,仅限本王封地内,今天之前登记入籍的。再有外来者,除本王特别批准的大量人口迁入之外,要有一个入籍的规矩。”

    “这是自然,殿下所言极是!”

    魏征又问道:“殿下,这条政令要封锁消息吗?”

    “不用!”

    “那殿下是否要臣下留意一下长安各阶层的反应?”魏征又提了一个建议。(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