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65节 堵门!

    【求月票】

    李元兴在身上摸了摸,想摸出烟来,可今天穿的是大婚的礼服,那里有地方装烟呀。

    再看这门口骂仗的架势,真的象是后世结婚那堵门。

    只是这个气势太足了,后世现代堵一次门,最多就是三五人躲在新娘家门内扛住,然后要了十个八个讨喜庆的红包罢了。

    再想一想刚才那些小孩子,不正是后世那些新娘家附近看凑热闹的小孩子们。

    传统,不是那么容易被遗失的。

    李元兴身体微微向崔敦礼那一侧斜了一些:“崔长史,这个是不是应该拿出些红线铜钱来,堵门的也要讨个喜庆!”

    “自然是准备好的,这头道门准备了钱八百贯。刚才撒下十百八十贯,在这里至少要留下三百六十贯。这个数额是参照武德三年,我博陵崔氏嫡长子长孙娶太原王氏嫡长子长孙女时的规格,加了十倍!”

    李元兴默默的点了点头。

    心说这加十倍,只要我秦王府负担的起就好,千万不敢欠了债务。

    崔孰礼又说道:“殿下,这个规格已经写入大唐律条之中。曰后一等士族嫡长子长孙,还有现大唐承乾太子大婚,以殿下六成数额计,如双方都是一等士族长子长孙,那么再加两成,就是八成!”

    李元兴心说,你们七世家是不会把女儿嫁给李承乾的,所以肯定是六成了。

    崔孰礼似乎猜到了李元兴的心思。

    “殿下,后由礼部王尚书,既然皇族为特等,那就给太子加二成。其余皇子依次递减,各士族也是一样。最低的九等士族嫡长子为百之一,最低的士族庶子为千之一!可以少,但不可以更多!庶民为百之一,只有一个规格!”

    崔敦礼的话还有几句没有讲。

    那就是李元兴这个大婚的规格,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已经没有可能那位亲王级别再大婚。

    就算是家中有巨大变故,年少之人也不可能继承到一字王的爵位。

    再说到皇家,历史上是有幼帝登基的,可登基没有及冠,没有正式掌权的话。也绝对没有可能在大婚的规格上超过这位秦王殿下。

    而且身为帝王,也不可能等到掌权之后再大婚。

    所以李元兴的大婚规格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两人聊天的时候,那边的叫门似乎已经有结果,比箭,双方各出三十人,每人三箭。每十人一组,每组箭靶要再加十五步,以五十五步为起。也就是最后一组要射百步远的靶子,这可比的真本事。

    “本王加个彩头如何?”

    李元兴不懂规则,自然要问崔敦礼这位长史了。

    “自然是大吉大利!”崔孰礼笑着回答道。

    “好!”李元兴笑着给身旁的亲卫说了几句,那亲卫飞马上前高声大喊:“今曰新郎君加了大彩头,胜的一方将会有秦王庄五彩细绒冬衣每人两件,青蓝绿红黑,五色可自选。”喊罢了,又冲着秦王庄这边的同伴大喊:“秦王庄的兄弟们,可把别彩头让他们抢了去!”

    “好!”

    又是一阵欢呼声!

    出阵的全是兵,没有将,但一边是秦王庄近卫,一边是皇宫禁军,个个都是百战老兵。

    八轮都是平手,全部都是箭箭上靶。

    这样的箭术在普通军士之中,绝对是顶尖的,最后一组的每人最后一箭,箭靶再后移十五步,达到了百步之远,这一次用的不是圆靶,而是竹杆上挑着一只刀鞘,刀鞘细长,绝对是极难射中的。

    “全中!”报靶上高声大叫着。

    尉迟恭来了脾气,准备要求再比过,那边李元兴的亲卫已经冲到近前:“秦王殿下令,大唐军士威武,箭术超群。双方都有彩头,新年之时长安大竞技场,箭术大比之时,各位军士再一比高下!”

    总之一句话,别打了,两边都有彩头。

    尉迟恭这时扯着嗓子大喊:“秦王殿下要在新年之时,拿出重宝,天下第一宝弓落在谁手,儿郎们,回去苦练拿本事出来!”

    “大唐威武,殿下威武!”

    不知是谁挑的头,又是一阵乱喊。

    明德门终于打工了,城门内哗的一下跑出两百名健妇来,每人手上都拿着一个红布包着的长棍。

    “殿下,过棍阵吧!”

    李元兴心说,这一批妇人乱棍打下来,自己能不能活命都是未知数,还娶老婆呢。

    崔孰礼在一旁笑道:“这是长安的风俗,娶了人家的女儿,总要受了教训。这风俗在汉末之时就已有,近些年倒有一些真打的。”

    李元兴策马过了桥,翻身下马。

    这时有亲卫拿过一件长袍给李元兴穿上,这长袍一上身,李元兴就感觉奇重无比,至少也有七八十斤的重量,用手一摸,里面竟然串满了铜钱,而且双肩都是用钢板护着的。

    “殿下,这风俗是民风。你如果大步向前,这就表示您身为大唐秦王,威严自在。他们会在你腰间轻打,毕竟您身为秦王,身份自然不同。但如果你选择抱头向前冲,自然就是是遵守风俗,也不会有人说半句您不顾威严之类的闲话!”

    崔敦礼在一旁小声说着。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某当年娶妻,就是抱头冲进去的。不过那时某年少,也并不官职,想来拥有官职身居高位才娶亲的,您是第一位了!”

    “冲!”李元兴大叫一声,抱头向前冲去。身旁两位穿着红衣的亲卫作为伴郎也紧紧跟上。他们的任务很简单,万一那个健妇失手的时候,或者不小心手重了,再或者就是往头上打去的时候,他们负责挡下。

    这个规矩后世没有,李元兴却感觉很新奇。

    看着大唐秦王竟然选择抱头往里冲,城墙上,城墙里,还有外面看热闹的,包括秦王府军士都响声了震天的欢呼声。

    秦王,果真如传闻之中那样的仁厚,亲民。

    笑声之中,乱棍打下,李元兴那长袍之上铜钱掉落。

    似乎这也是有什么讲究与说法的,李元兴还计划着回去问一问崔敦礼呢,可二百人短短五十米的通道就已经冲完了,那些健妇让开道路,迎亲的队伍开始入城。

    “自是传家彩笔真,择婚闺秀辩琴人,郎才女貌桃华宴,珍重同心达道身。”

    一位年轻的文士迎了上来,念了一道诗。

    李元兴冲的太快,韦挺带着的一百文士还在后面没有赶上来。李元兴可不想让对方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要是站在这里没有反应,一定会被这些小家伙们嘲笑。

    好在来之前有了准备,在上搜了几首背了下来。

    光辉凤烛乐怡怡,女貌郎才俊俏奇,好学精明通哲理,耽吟风雅幕唐诗;

    鸳鸯注定朱丝结,锦帐花开玉蕊技,对镜画眉纤细细,双双丽影美丰仪。

    李元兴背完,心中有一些小得意,可周围全冷场了,所有人都呆住了。

    李元兴心中疑惑,难道是自己的诗太好了,震惊了这些人吗?不,绝对不应该是震惊,肯定是出糗了,只是不知道错误出自那里。

    “咏!”韦挺终于赶到,清咳一声后小声说道:“殿下,您这首诗极是美妙,只是此时对方出的题目是贺新婚。所以咱们一方对应的,也应该是一道贺诗。”

    “我这个……”李元兴都不知道要怎么问了。

    “这个,应该属于房内所用,勉强也能算是催妆诗。”韦挺有些尴尬的解释着。

    啊!李元兴很是意外,这个不算是贺诗吗,房内用?难道是古时用来**的诗吗?李元兴真的糊涂了。

    “殿下高才,不如再来一首!”对方也给了李元兴一个台阶下。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李元兴再来一首,场面上更安静了,韦挺脸都红了:“殿下,这完全就是你写给王妃私下读的,连催妆诗都算不上了。所以,此处以贺诗言,绝对不合适!”

    李元兴怒了:“这不对,这是描写人间有情的,本王要改一改!”李元兴那里会改,原本就是把一首宋词硬是没有背全,弄成了唐诗,这会被逼的下不来台。只有硬着头皮强撑了。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李元兴念完这完整版的宋词,韦挺脸上也不红了,这种传世精品放在唐朝就算不被人接受,但词句美妙却是值得一读。

    对方那位年轻文士也说道:“殿下高才,这词牌虽然古怪,但节奏唯美。确是书写男女之情,是好词牌。殿下过关了!”

    再纠缠也没有意思了,毕竟这是秦王大婚,不是市井胡闹。

    可是,就在李元兴的队伍重新整队,向内城而去的时候,世家的几个年轻人已经开始宣布他们大胜,他们的突然袭击却是逼得秦王殿下拿了内房小情诗还有情词出来,已是大胜!(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