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零四节 火计 二

    李靖也有两个竹筒,李元兴可不敢在李靖面前卖弄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锦囊妙计,所以李靖两个竹筒里装的一本书,上下册,线装,古文版本的《三国演义》。

    “火计!”李靖将书轻轻的放在桌上。

    火烧博望坡一战,却是诸葛妖孽出道第一战。

    不仅仅是精彩,而是智计卓著,就是熟读三国志的李靖都佩服其高明。

    但是!李靖心中却还有其他的想法,拿起一张纸写了几句话,然后装入竹筒当中交给了李元兴:“五郎不如等怀远的军报来了之后,打开来看一看。”

    李元兴带着疑惑将竹筒接了过来,心说难道是自己的火计会失败吗?

    看到李靖笑而不语,李元兴将竹筒交给了白二娃:“你收好,怀远的战报送到之后,再将此竹筒交给我!”

    白二娃将竹筒绑在腰上,一言不发的退到了一旁,李元兴又问道:“突厥不是要来攻朔方城吗?他们的先头部队在何处?”

    “不急,他们一定会来。”李靖信心十足的回答着。

    “好吧,我去看一眼坑挖的如何了!”李元兴站了起来,向外走去。秦琼这时正从外面进来,见到李元兴要出去,立即说道:“已经得到探马的消息了,如果突厥一路不停,今天深夜就可以来到这里!”

    李元兴的脸上多了一丝兴奋:“好,我去看看坑挖的如何?”

    看着李元兴离开,秦琼一脸疑惑的看着李靖。

    李靖微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对秦琼说道:“秦王此计,却是高明。谋也喜欢这个坑,此坑果真是好坑。”

    “是个好坑!”秦琼也认同李靖的说法,也接着说道:“咱们这位秦王,似乎不喜欢与敌军面对面的拼杀。某从末听秦王提及过军阵,或者是对攻之法!”

    李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秦王高智,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秦琼追问道。

    “可惜有一计,选人不当。更可惜的是,某思考再三,却无将可调。”李靖有些失落。

    秦琼心中明白了,李靖担心的是怀远之战,每个将军都有重要的任务,特别是主要的任务上,谁也无法代替其他人。

    怀远城北七十里,开战在既。

    巴豆果真是喂给了挑出来的五百匹马,尉迟恭正在不安的四处走动着,不时的回头问道:“那突厥人真的会从这条路过来吗?”

    “某以项上人头作保!”说话的是那个伙头军,此时以亲兵的身份跟在尉迟恭身旁。

    他说话之后,当下就有一个校尉喝斥:“你的人头,可以顶上大军胜败吗?”

    “他能!”尉迟恭沉声应了一句,尉迟恭既然开口了,那么其它的军校自然就无话可说了。

    这个伙头军是谁?

    要说,此人也是大唐一位名声显赫的名将。

    只是初唐时他却是大唐的敌人,在隋末时,造过反,拉过山头。后又跟过窦建德、刘黑闼。在刘黑闼被唐灭之后,他回归乡里算是隐居起来了。之后大战在既,北方各州接到李靖密令,征集辅兵,精选战兵。

    曾经上过战场的这位又当上了伙头军。

    苏烈、苏定方!

    尉迟恭信他,因为曾经一起打过仗,作过战友,也作过敌人,苏定方的军略与武勇,在大唐年轻一代的将军当中,怕只有李绩可以一比高下,就是候君集都逊色许多。

    “报,与突厥探马交锋,我军三死十七伤,斩突厥五人。突厥大军与将军只有十里!”

    “迎战!”尉迟恭手中马槊一举,身边三千部卒齐声高呼:“战突厥!”

    苏定方,身上无甲,手中无刀。

    尉迟恭解下配刀:“出战!”说罢,将配刀扔给了苏定方。

    一千骑兵分为两翼,二千步兵卒居中,这两千步卒当中除了战兵,还有五百奴兵。

    这些人,要么是囚犯,要么是当年反唐势力的军卒,其中也有许多是当年反唐势力的校尉,副将。奴兵之中,人数最多的,还是玄武门之变时,隐太子一党的残余军士。

    “某领奴兵!”苏定方双手过接过横刀后,语气坚定的对尉迟恭说道。

    尉迟恭有些迟疑,苏定方是个人才,而且此战奴兵是要殿后的,九死一生的战斗。

    “某领奴兵!”苏定方再次说道。

    “好!”尉迟恭也不好再劝说了,接着说道:“此刀,秦王采天降神铁请神匠打造而成。除宫中之外,只有十余把流传在外。如果你能活下来,带此刀去请秦王殿下封赏。”

    苏定方将刀抽出三寸,刀刃临近刀柄处,天策二字,却是名家手笔。

    再将刀抽出几分,刀光寒芒!

    “某,当不辱命!”苏定方是一个将军,一个带领过数万大军作战过的将军。武德年前,有小吏来招募过他。可苏定方宁可选择隐居,他在等一个一鸣惊人的机会。

    尉迟恭一挥手,事先安排好的各路兵马立即分头行动。

    十里!

    双方先头部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相至看到对方。

    尉迟恭带兵走在前面,他派出前卫百人队已经立住马头,搭弓射住阵角。

    一亲卫飞马来到尉迟恭面前:“将军,前方似是突厥大将,那脑袋上满是鸡毛!”

    “屁,那是鸟毛!”尉迟恭用马鞭在亲卫身上轻轻的挥了一下,然后拍马上前,远远的看去。对方为首一员大将,身高九尺开外,裸着上身,身上画着那些鬼符一样的图案,脸上也涂着油彩,头上却是有着一只鹰羽。

    如果是别的将军在这里,或许还可以分清此人在突厥的身份。

    尉迟恭不行,他没兴趣研究这些,也不需要。

    策马上前,手中马槊一横,轻蔑的指了指对方,然后作了一个拇指向下的动作。

    不需要语言,不需要叫骂,原本就是敌人。

    突厥将军手持一把弯刀飞马上前,尉迟恭单手持马槊,飞马迎了上去。

    “击鼓!”一副将大喊一声,大唐军阵之中立即鼓声震天。

    突厥那边也不示弱,弯刀与盾牌的敲击之声震天而起。

    杀,杀,杀!…………大唐军士齐声高呼,三千人的呼声传到极远。

    耶特!耶特!耶特!…………….突然人也跟着高呼了起来。

    锵!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两马擦身飞驰而过,突厥将用弯刀架开了尉迟恭的马槊,两人同时挥出一拳,拳头对拳头,硬碰硬的一拳。

    两将身体都是轻微一晃,擦马而过。

    五十步外,再次调转马头,尉迟恭高举马槊,而另一只手却在向腰前摸去。那里有一把匕首,是李元兴交给他的一把三棱军刺。

    而突厥将也在身上摸出一只链子锤。

    两将都打算在这一回合结束了战斗,突厥大军已经可以看到狼旗了,那是先锋官的旗帜。来的正是颉利可汗手下第一猛将,阿史灵!

    “杀!”尉迟恭一声高呼,催马再战。

    两马靠近,链子锤先一步飞了出来,尉迟恭用马槊一挡,却让马槊失去了直刺的机会,只好改刺用打。用马槊横着打了过去,突厥将身高体重都优于尉迟恭,双手握住弯刀硬架了这一马槊。

    两骑再次接近,尉迟恭突然双手枪了马槊,一探手将那军刺向着突厥将的肋下刺去。

    左肋,这里是死穴,在双手持刀的时候这里会空门大开。

    尉迟恭记得李元兴说过,这把军刺只要刺中这里,任何人都只有一死,就在大罗神仙都难救。光着上身的突厥将,没有丝毫的防护,他必死!

    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声响,没有什么华丽的动作,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刺一收。

    尉迟恭拉马转了一个小圈,捡了起插在地上的马槊放在马鞍上,再次来到那突厥将的背后,此时突厥将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那一刺虽然有些偏差,但八寸长的军刺全部刺入身体之中,内脏已经是大出血了。

    尉迟恭一只手揪住了那突厥将的头发,另一只手用障刀架在突厥将的脖子上。

    “唐将,尔敢!”一声暴喊从远处传来,阿史灵飞马来到阵前。

    此突厥将正是阿史灵的亲弟弟,此次随军出征,为阿史灵打前锋。

    哈哈哈!

    尉迟恭放声大笑着,手中刀没有丝毫的犹豫划过了突厥将的咽喉,血箭喷出足有一丈高。尉迟恭再一刀将那人头割下单手高高的举起,手中障刀一指阿史灵:“来将报名,你黑爷爷刀下无名鬼太多了!”

    “可恨唐将,拿命来!”阿史灵怒号着飞马而至。

    尉迟恭将人头挂在马头之下,单手拉着马槊迎了上去。背后大唐军士鼓声再震响起,军士们齐声高呼:“将军威武,将军威武!”

    锵!锵!锵!连续三次对砍,尉迟恭手中横刀与阿史灵的手中弯刀齐断。

    两将都是暗吸一口凉气,都为自己的宝刀受损而惊讶。

    尉迟恭拉马回转,一边观察着阿史灵,一边也在留心着自己一方军阵的列阵!

    阿史灵也是同样,拉马回转,此人长的粗野,可为人却不鲁莽,也在留意双方布阵!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