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八十九节 秦王威武

    两将飞马向李元兴扑来,李元兴依然还是那副平静的样子。

    伸手一指罗艺:“罗艺,你是从泾州过来的吧。这点路程你走了这么多天,难道说你一路上在看风景吗?”

    两将已经从最初的二百多步杀到一百步之内。

    “罗艺,下马自绑吧!”李元兴说完这句话,右手在左侧腋下将那把号称稳定姓与准确姓世界前三的手枪拿了出来,抬手对准了两位自称是薛家的骑士。

    已经抬起手,准备让床弩攻击的秦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李元兴在干什么,那件东西难道可以克制这两名骑士吗?秦琼有些犹豫了,这时李靖却说道:“信得过老狼吗?”

    “众军戒备!”秦琼再一次下令,让负责床弩的士兵提高警觉,却没有攻击。

    三十步,也就是距离李元兴大约五十多米的距离。

    这个距离有些远,李元兴不知道手枪的威力是否可以击穿这两个骑士的铠甲。

    此时的李元兴也有一些紧张了,毕竟这是他头一次对准人开枪。用现代的话来说,这是在杀人。

    二十步!

    李元兴不敢再犹豫了,狠狠一咬牙,对着最近的一个骑士连开六枪。

    三枪打偏了,一枪打在肩头,一枪打在胸口,还有一枪打中了骑士的眼睛。这是爆头一枪。骑士被枪的冲击力打的向后飞去,马则向着城墙的方向冲了过去了。

    另一匹马惊了,马上的骑士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听到快速的几声爆响,然后一名骑士就死掉了。

    那是什么?

    罗艺不知道,他也猜不到,莫名的恐惧感已经占据了他的心。

    程魔头最兴奋,对身旁的副将大声的说着:“秦王那兵器好,老程一定要借来耍上一耍。不过似乎秦王腕力不行。”借着望远镜,程魔头看到李元兴的手在发抖。

    杀人算什么?

    这里的将军那个手上没有百十条人命,所以没有人会去想因为害怕而手在发抖。

    李元兴的手在发抖,不仅仅是因为手枪的后座力,更多的是害怕。他近距离看那脑袋被自己一枪爆开,就在头盔之中变的血肉模糊,强烈的视觉刺激让李元兴感觉到了害怕,同时也有一些发狂。

    那名骑士从地上爬了起来,扔掉了手中的长矛,将腰刀抽了出来。

    李元兴的护卫白二娃的手也按在刀柄之上,这样的对手他自然一招就可以砍掉对方的脑袋,更何况自己的刀还是秦王赐予,现在还没有见过血,这是一名军士对刀的亵渎。

    而老狼却侧目瞪了白二娃一眼。

    白二娃立即恢复到刚才扶旗的姿势,如铁枪一样竖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元兴的右手在颤抖,几乎已经无法握紧手中的手枪了,那怕他清楚的知道手枪之中应该还有十发,或者是十一发子弹。这个只有不到十步距离的敌人,只要自己抬手就可以轻易杀死。

    可手却在颤抖。

    “走上黄泉路记得本王。”李元兴将手枪一松,一弯腰将腿上的散弹枪抓住,然后交在左手上,由左手握枪柄,右手扶住枪管。眼神从那种紧张变的血红,必须要杀,这是自己带兵立威之战,杀此人,逼降罗艺,保数万大唐军士的活命。

    杀!

    李元兴心中一发狠,抠动了扳机。

    嘣!一声巨响,震动的老狼脸色发白,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可怕的感觉。

    那个骑士整个人飞了出去,老狼的仔细,那人全身上下喷出了无数血箭,就象是同时身上百箭的恐怖样子,最可怕是那骑士的头,象一个摔在地上的瓜一样就那么碎了,连同他的头盔一起,变的粉碎。

    七步,大约十米的距离。

    真正的爆喷子,在这个距离杀伤半径至少是二米,一枪打出数百个钢珠打进了身体之中,绝对没有半点活路。

    卟通一声,罗艺下马跪在地上,将自己的佩刀高高的举起。

    论武艺,死去的薛家两兄弟不亚于自己,这联手骑士夹击就是尉迟恭都会加倍小心,可就这么死了,被李元兴轻描淡写的杀死了。

    随着罗艺跪倒,整个大军响起连绵不断的武器落地之声。

    数里范围内,几万军士全都跪倒在了地上。

    李元兴被吓呆了,他想不到散弹枪在近距离竟然有这么恐怖的威力,那个人的脑袋比西瓜还脆弱,李元兴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李元兴默默的看着远方,他自己是在发呆。

    可在其他人眼中,那深远的目光看着的是大漠,是既将来到的突厥之战。

    “秦王威武!”老狼将手中大旗高高的举起。

    随着老狼一声高喊,先是豳州城内,然后是两侧隐藏的军士都开始欢呼起来,无数的旗帜也立了起来,罗艺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被击碎了。就算是真正打起来,大唐精兵已经包围了起来,自己能作的,无法就是杀一个不赔本罢了。

    李靖骑着马从豳州城中出来,站在凉棚之下:“秦王此役,将美名传!”李元兴已经回过神来:“不知道李绩将军第一个任务办的如何?”

    “李绩作事,秦王安心!”

    李靖说罢,拿起李元兴写的那副字读了起来,看完后,他与老狼想得不同,他认为李元兴没有把**放在心中,李元兴的目光是在西域,打通那里才是等于是真正打通了丝绸之路。

    李元兴重商,重农,这已经不是秘密。

    长孙无忌站在罗艺面前:“泾州,李绩已经拿下。既然你降了,你的生死自然是由圣上决定了,秦王说留你家小一命,一定会留!”

    罗艺一言不发的跪着,这败得太离奇,他想不通。

    罗艺军中的许多将领都被绑了起来,长孙无忌早已经有了详细的名单,谁必须要抓,绝对不会少一个。

    “不甘心吗?”长孙无忌在罗艺上囚车的时候又说了一句:“秦王惊为天人,他说杀人未必用刀。对突厥,秦王殿下最强的战力不是大唐军士,对付你,秦王说几根舌头就够了!”

    “某服!”罗艺想到了军中那杀也杀不干净的流言,正是这流言让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部下,更是无法控制那些军士们。自己败的不冤。

    接下来,罗艺只求秦王说留自己家小的话圣上会准许。

    杀不杀罗艺?

    李元兴思考过这个问题。

    其实罗艺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对于李元兴来说,眼前对突厥的战争才是最关键的。

    杀不杀罗艺,这是一个政治游戏,李元兴相信华夏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之一,大唐皇帝李世民以及那些智慧超群的人文臣们,会非常完美的处理此事。

    “命令各部,依计划行动!”李元兴的心终于跳的不那么剧烈了。

    程、尉迟、段。三位将军带领兵马不需要与李靖大军汇合,立即按照原订计划开始行军,程咬金走东路,目标云州城。(注:云州为现今的河北省与内蒙交界处赤城县位置)

    尉迟恭走中路,目标是达到夏州的位置待命。

    (注:夏州约为现今陕西北部靖边县附近)

    段志玄走西路,目标是达到灵州的位置等命。

    (注:灵州约为宁夏吴中市)

    三路大军,加上辅兵都至少有五万人,李元兴也不指望可以完全隐蔽不被人发现。他原本就是两套方案作战,突厥无论来不来进攻,这最初的进兵计划都可以灵活变动。

    李靖与秦琼两部已经开拔,李元兴随军一起行动。

    长孙无忌所部负责接管罗艺部下,是杀还是绑,或者别的什么,李元兴不会过问,也不会去艹心了。长孙无忌也是带过兵的人,虽然现在身为文臣,可身上武卫大将军的头衔还在,本部兵马也多是悍卒。

    当晚扎营,李元兴、李靖、秦琼围坐在大帐之中。

    有快马送来军情,李靖正在地图上作着标注。

    “老程可能会是三路大军中最慢的,他最快四天之后才能到达云州。根据我们的计划,六天之内到达就不成问题。”李靖读着幕僚推算出来的报告,又提到了柴绍:“柴附马眼下已经到了朔州五十里处,想来今明两曰,就会有信件送来!”

    李元兴也在看地图:“原本想让柴将军将梁师都顺手灭了。但现在看来,如果能在这里坑上突厥一万精锐,却也是一件好事!”

    “应说谋划,坑不好听!”秦琼在旁边附和了一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二十七号了,还有四天。

    我自己也期待着上架。

    谢谢大伙长期以来的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