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风流官王

刺杀2风流不做鬼

    吕青云抡起一只拳头,这一只拳头重重打在那个小洞上,这一只拳头上发出一种钢铁的声音,这一只手放石头上,这一个手发出一片电流,这一道蓝色的电流打在那一块石头上,这一道蓝色的电流打那一个石头上,发出一声声音响。那个女人在里面说话了。“吕青云,你还是走吧,我就是打算杀你的,你就是救我,我也会杀你。”

    吕青云瞪着眼睛。“我不救你,你就会烧成灰的。你会把那个人放在铁锅里煮成人肉汤。”女人在里面婆婆的哭着了。“你这个男人,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难道,你不害怕,我再次杀你。”

    吕青云摇摇脑袋。“我就要救出你。无论,你怎么样对付我。”他害怕那个狼妖修成了那种功夫,那么,自己就打不过他了,到时候,恐怕,就没有人能对付他了。‘’

    吕青云的两只手慢慢推出一道强力的烈火,这一道烈火烧在那一片石头上,这道红色的烈火烧着这一片石头,过了一会儿,就烧出红色 的圈子,吕青云用一只手在这一红色的圈子上,旋了一圈了了。这个石头就一下子弄出一个窟窿来,这一个窟窿有人头大小,吕青云一下子伸进脑袋去,可是,他的脑袋刚刚伸进去,就看见一个美丽的女人,这个美丽的女人,就是那个酒精美子。

    酒精美子的两只手紧紧捆着,衣服被推开了,两个粉身的小内内闪着着,发出显显的光芒 ,高高的山头顶着。

    吕青云的脑袋一下子顶在那个软绵绵的肉山上,这一下子,让酒精美子瞪了眼睛。“你这个人,和那个人一样,就想占便宜,你就想怎么占便宜,就怎么占吧。”

    “我发现,你真是一个壮实的男人。人家就喜欢这样壮实的男人。”这个酒精美子的脸色一变,变成一片回头一笑百媚生的脸,这一笑,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动情。这一笑,任何男人会丢了魂。

    半松的酥胸,半闪的腿,女人在地上颤抖着,每一个扩增就是一个吸引。吕青云的眼睛几乎不动了,他的身子慢慢钻进来。

    “你这个女人,真是正点,你这样的女人,真是要人命。迷死人偿命。”

    人家有名子,人家叫酒精美了、你就这样绑着人家。你不会给人家松开?“”

    吕青云一把托起她的下巴。“我凭什么要放开你,我的脑子有毛病。我放了你,你就会杀我的。”

    “你,这个男人实在过分了。你这样欺负我,我不会放过你。”酒精美子挣扎着,可是,她一挣扎,她一下子滚进他的怀里。

    那两座大山一下子撞在那个的身子上,酒精美子的眼睛闪出一种妩媚来,这一种风情 让男人销魂,让男人抬不起脚。

    女人是温情,特别是黑夜里的女人最温情,这样的女人,就在这样在他的怀里抖动着。别说,是一个雄壮的男人,就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会忍受不了。“”

    酒精美人轻轻吹出一口气来,这一口气喷在吕青云的脸上。同时,她的 身子一晃,她的两只手一下子滑下来,原来,这个女人已经自己解开了绳子,她是一个高级特工,这普通的绳子根本捆不住她的,她只是受伤了,为了减少伤害,才故意让那个马路杀手捉住的。她的手顺着他的身子滑下去。

    她的眼睛闪出一种光芒,这一种可怕的光芒 ,一闪不见了。

    这种光芒 是一种杀人的光芒。

    吕青云是一个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他感觉到这种危险,他明白,这个女人是一个危险的女人,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丢了自己的命。

    “酒精美人,你别这样子,你就是脱了,衣裳,我也不会看一眼。”

    这一回,吕青云倒是正经起来了。他的眼睛还是不停地闪烁着。晃动着,盯着这个美丽的女人,恨不得一口吞吃了这个女人。

    吕青云一把推开她。

    可是,这个美丽的女人又一下子扑上来,她的背上有几把枪,其实,一个真正的杀手,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一种杀人的武器,任何东西,都能变成杀人的武器。

    她的一只手能折断一只老虎的脖子。她一条腿能打断老虎的爪子,可是,这一回,却是如水一样的温情。

    女人温情起来,也能迷死人了。

    吕青云感觉 这个女人的温情。吕青云又想起那个女杀手。那对姐姐和妹妹。杀人的时候,永远是微笑着。致死都不知道为什么死亡。

    吕青云的心里始终保持着一种冷静。

    酒精美人的脸上笑容更多了。

    “吕青云,你这样的男人,我一眼看中了,你就是人家的梦中情人,人家做梦,都要找一个这样壮实的男人。”

    “你这个男人,真是一个少找的男人,人家这样子,你不动心吗,难道,人家长得难看?”她妩媚的眼睛闪出来,闪上这个英雄的男人。

    吕青云一对高高的剑眉,一对明明闪闪的大眼,微微上扬的嘴角,一种真男人的风度显现而出,凭心而伦,这是一个英雄的男人,这是一个值得女人喜欢的男人。哪个少女不多情。吕青云想着,也许,是自己的优点吸引了这个美丽的女人。

    女人都是多情有的,女杀手 也不例外 ,女人动情的时候,智商为零。他的大手慢慢下来了。

    可是,这一只手撞上了女人的身子,又一下子缩回来。因为,女人的身子上有一些东西,一下子撞在他的手上。他明显感觉出,那是一把枪,一把手枪,一把手枪能要一个的命,虽然,他是一个高手,可是,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照样能丢了命了。

    吕青云说了。“半掩盖,半吸引,你这个女人真是吸引人了,如果别的男人,看见了会怎么样想?”

    酒精美子望了他一眼。“难道,你不是一个男人吗?”

    “你不是个一个男人?”她的手就往着下面伸过去,这一只手紧紧握住了他的下面。吕青云感觉这一只手如温情的猫。……

    吕青云一把紧紧抱住这个美丽的女人。……

    酒精美人的眼睛闪出一种阴阴的笑容,她的腿高高举起来,两条腿举起来,两条腿夹着一样东西。

    酒糟美人的嘴巴慢慢咬住了那一张大吲,小小的舌头进了那一张大嘴里,两个人咬得紧紧的,好象不愿意分开了。

    有女人不泡,就是大逆不道。有便宜不占,这个男人就是软蛋。吕青云不能做这样的软蛋。

    酒精美人闪着美丽眼睛。“吕青云,有一个女人总喜欢这样子,喜欢壮实的男人,这个男人也喜欢美丽的女人。”

    可是,有一天,这个女人发现这个男人外面还有女人。“”

    “你说,那个女人为怎么样?”

    当然会吃醋了。这个世上没有不吃醋的女人。:“”

    “错了,我就是不吃醋的女人。”

    “我会把我的男人送给别人。爱一个人,就让男人爱上别人。”她的眼睛闪出一泪水晶莹闪亮。

    吕青云摇摇脑袋。“真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女人。”

    女人慢慢倒下去,吕青云扛直了那一条腿。

    ……

    女人的手里闪了一把黑色的东西。

    这一个东西一闪不见了。

    吕青云摇晃着身子。吕青云让这个女人疯狂一样。女人的疯狂起来,酒精美人感觉一种浪水一下子冲过来,一下子把她扔起来,又扔下去,一阵高高,一阵低低,她的嘴巴慢慢张开了。……

    “吕青云,有一种动物,它总是爱是一个人躲藏在角落里。每次一个相爱后,就把那个男人吃进自己的肚子里。”

    “这个动物不是别的,就是蜘蛛。”

    这种剧毒的动物有一个名子,叫黑寡妇。“”

    在这个亲,亲,热热,的时候,讲这个事情,听着,不知道开心,还是恐怖。吕青云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讲这一个事情。

    可是,这个女人的两腿之间,一个扫射。两只脚一勾,原来,这两只脚尖前有一把乌黑的手枪。

    这个女人事先就把这一只枪悄悄地藏在这里。她已经算好了这个男人是一个喜欢动作的男人。

    她明白,凭自己的身手,杀不了这个男人,不过,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杀手。

    两只脚夹起了那一把枪,两只手还紧紧抱着吕青云。“吕青云,你真是一个英雄,一个英雄的男人。”她的笑容无比迷人。可是,这个迷人的表情下,却要杀人了。

    那一支枪慢慢举起来,这个女人竟然会用脚开枪。

    崩,一声枪响。

    吕青云的手一下子紧紧掐住了她的脖子。酒精美人嘴巴慢慢流出一片鲜血来。“你,你……”

    “做鬼不风流,风流不做鬼。”

    可是,他发现他的脚下爬着一只面盆大小的黑蜘蛛,就是那一个黑寡妇蜘蛛,这一种蜘蛛是世界上最剧毒的蜘蛛,只要一滴毒液,就能咬死十五只公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