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党Angel太霸气

    另一边,angel一脚踹开包厢,完全脱去了淑女的外衣,跳着性感的jazz,真真可以当得上“魔女”这个称呼。

    包厢内一干人等四处乱窜,完全被angel的霸气所威慑到了,只余下油光满面的大叔。

    angel一脚踢向他的裤裆,痛得他眼泪都流出来了,指着angel破口大骂,“臭婊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噢——?”angel晃了晃手中的迷你小刀,不屑地笑笑,“你谁呀你——?”

    问的时候,她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大叔的西装口袋里,在闪烁的灯光下,上下摸了摸,终于看清了名片上的黑色字体,逐字念道:

    “s市xx公司的sluan总裁……呵呵,原来是条地头蛇啊,黑道老大当惯了,跑到我们夜海来耍大牌,你活腻歪了是吧?”

    “你……你,我一定会让黑白两道通缉你——”

    sluan说的支支吾吾的,实在是没胆量移开,谁叫这个女人的腿还踩在自己的要害上呢,更重要的是那把刀子像是美国的进口货,锋利程度不容小觑。

    “噢吼吼——我好怕怕哦,威胁人也不带这样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竟敢动小玫?”

    slaun压根就不知道angel嘴里的小玫是谁,更不知道面前这个舞女跟自己有何仇怨,可是他至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突然出现的舞女纯粹就是找自己麻烦的。

    心里早就打好了算盘,只要自己那伙人一到这个女人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啪啪——”

    两个巴掌扇向了slaun胖嘟嘟的脸庞,angel一脸鄙视地瞪着他,“你看什么看?给我好好听着——”

    “啦——”地一声,明晃晃的刀子出现在两人的眼前,angel问道,“你是哪只手碰的小玫给我老实交代。”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说的小玫是谁,”

    slaun被吓得喘口气都觉得是种危险,心里紧张地不得了,这可是刀剑无眼啊,自己虽然是黑道组织的头目,根本就是用钱买来的,哪有真功夫,现在只能祈祷自己的保镖闪电般出现了,

    “不过……你开个价吧,多少钱?”

    他心里就是觉得这种敢挑战自己权威的人,要么就是图财,要么就是图命,有钱能使鬼推磨嘛,这图命他也能给他搬回图财的轨道上来。

    “呵呵,”angel冷笑,心里更加恼火了,惹了她们这些极品特工还没个自觉,简直就是活的不耐烦,欠扁啊,

    “真是黑心钱赚的够多哦,‘开个价’呵呵……说起来都脸不红心不跳,挺淡定的嘛……既然你想不起来哪只手碰了小玫,那我帮你——”

    “你怎么帮我?”slaun一句话还没问完,就只来得及歇斯底里,“啊……救命……救命……”

    angel瞥了一眼sluan被割断的双手,眼睛便定在了沾上了血色的小刀上,“进口货就是不一样,够快够锋利,我喜欢——”

    “嘭——”

    门砰地一声撞开了,接踵而来阵阵枪声,angel嘴角上扬,冷眼看着冲进来的保镖,“没想到来得这么晚啊,我倒真是高估了你们的能力了。”

    angel随意地跑给他们一个媚眼,一抹冷笑浮上嘴角。

    “砰砰砰砰——”

    枪声响起,刚刚才涌进的保镖不可置信地望着金光闪闪的angel,身子前倾,倒在了她的面前,死不瞑目。

    他们死都不敢相信面前的金衣女子竟然能用嘴巴接上他们那么多子弹,更不敢相信的却是她双手中竟然突然出现了两柄小型号从美国进口的m9a1手枪。

    angel只斜睨着地上痛得缩成一团的sluan,很是轻松地说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一撩裙摆,两柄手枪迅速地隐藏在她的衣服内。

    白亦斜倚在门口,脸上挂着认真地神色,定定地看着掌心里的精确秒表,淡淡说道,“快了3。37秒,厉害!”

    “呵呵,”angel扯下头上的发夹,如瀑的墨发倾泻而下,“要得到小玫的夸奖还真不容易呢。”顿了顿,对着白亦笑道,“相信嘛,下次我一定秒杀,呵……”

    angel转身,从窗口跳下,隐没在黑夜中,不见踪影。

    ……

    “angel,慢着——”

    “啊——雪儿,你弄疼本王了。”

    夜寻萧的手臂被白亦抓得生疼,像是对待敌人一样毫不留情。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仅仅笑着说些抱怨的话语。

    听到有人的抱怨声,白亦这才睁眼,一抹红色映入眼帘。

    眼睛慢慢上移,再上移,哇,熟人耶!

    “霄,真的是你,我没看错吧!”

    本来以为霄走了,可能今生真的是相见无期了,没想到现在在夜溯国都可以遇上,她怎么会不激动呢,身体先脑袋作出了反应,一下子抱上了霄的腰,哈哈,典型的吃豆腐。

    额……不对,自己现在有毒,得离霄远点,要不然会害死他的。

    这样想着,白亦立马跳出一段距离。

    易容成霄的夜寻萧这下子是又激动又桑心啦,怎么看起来本王的雪儿跟那个什么霄关系很好嘛,都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嘛。

    一方面他又很庆幸,幸好在雪儿身边的是自己,不是另外一个“霄”。

    此时的夜寻萧笑得跟什么似的,压根就忘了,其实一直陪在雪儿身边的就是霄了,哪有他这个王爷什么事嘛。

    “可是……”白亦将夜寻萧从上看到下,怎么看怎么不自在,“那个……霄,你什么时候喜欢穿红衣服了?”

    不要怪白亦转的太快,实在是霄的个人爱好转的这也太tm快了点嘛,她有点小小的接收无能,更重要的是霄的笑容有那么点说不出来的怪。

    对,她想了那么久,就只想到一个“怪”字。

    “噢……这个嘛,本……我想试试穿红衣的感觉嘛……”

    “那……”你以前不是一直穿黑衣的嘛,怎么想到现在穿红衣,红色不太适合你身上散发出的冷酷气质哦。

    未免被看出破绽,夜寻萧决定速战速决,暧昧地笑道:“你喜欢我吗?”

    白亦正准备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就听到霄很是认真地问出了这个问题,她还真有点hold不住了。

    一挑眉,一眨眼,摆出疑惑的表情问道,“喜欢啊,怎么这么问?”难道你不喜欢我?

    “你——”白亦的话还没有说完,夜寻萧气得张牙舞爪了,手足并用阿有木有,就差扑上去掐死白亦了,“你不可以喜欢我——”

    夜寻萧气呼呼,带着命令的口吻,让白亦有一瞬间的诧异。

    在她的印象里,霄好像从来都没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啊,难道不知道她嘴上的这种喜欢很纯洁吗?

    事有蹊跷,她不得不重新考量了。

    “为什么?”

    白亦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双手抱胸,目视着夜寻萧的神情变化。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夜寻萧也注意到了白亦看好戏的眼神,心里更加不爽了。

    就知道你们两个背着我干了什么好事,哼,现在是越想越生气了,脑海中竟然忙不迭闪现出雪儿和霄的拥吻啊/成亲啊……还有……非礼勿视的嘿咻。

    连忙将手一挥,很是努力地想要赶走自己脑中那些龌龊的不良思想,一个劲地灌注另一种催眠意识:雪儿还是本王的,雪儿还是本王的,雪儿还是本王的王妃。

    “呵……”看到夜寻萧沉迷于自我意识那个可爱样,白亦就很想笑,娇笑轻言,

    “为什么不可以喜欢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难道……你已经有心上人了,还是说这么久不见,已经其妻生子了?”

    “反正就是不可以喜欢我,”说着,竟开始嬉皮笑脸起来,“可是……你可以试试喜欢夜溯国的萧王爷啊,你觉得他怎么样?”

    嗯?霄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竟然牵涉到了夜溯国从未谋面的萧王爷。

    “噢——?怎么这么问?你……”白亦故意拉上音,表示自己的深思,“跟他很熟吗?”

    “也不算熟啦,你不记得我们以前在风雨楼里见过吗?”

    夜寻萧很是随意的说出来了,可是听在白亦耳朵里,却怎么听怎么有破绽。

    在她的记忆中,霄应该是在君凌国皇宫的,什么时候去逛过风雨楼了?

    “哦——他啊……”白亦装出一副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样子,惊喜与思考并存。

    夜寻萧如风一般地刷刷刷冲到白亦身边,紧张兮兮地问道,“嗯嗯,雪儿你喜欢他吗?”

    “说实话,我还真不认识。”白亦很是认真地回答。

    夜寻萧却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坐在了床榻上,不发一言,心里早就空悲切了,只差一夜间白了少年头了。

    他很失望有木有,本以为雪儿千里迢迢赶来是为了他呢,没想到阿,又自作多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