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军人与政客

    叶乘风的肩膀伤口被包扎好了,沐无思和叶乘风说,杰斯特想和你聊一些事情,他如果问你一些什么问题,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和他说。

    沐无思话说一半,搞的叶乘风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和这个杰斯特军官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他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的?

    带着一丝疑问,叶乘风和沐无思还是去了杰斯特的木棚,这个时候穆斯特已经准备好了一桌酒宴。

    严格的来说,算不上是酒宴,只是简单的几道摩加迪沙的特色菜而已,不过相对于离这不远的贫民窟来说,就算是海天盛宴了。

    杰斯特见叶乘风和沐无思来了,立刻拿出了摩加迪沙本地才有的酒,给叶乘风和沐无思斟满。

    这是一款用乌贼汁和本地的一种独有的植物酿制而成的酒,一般都是用来款待重要客人的。

    不过叶乘风并不知道,杰斯特摆设这一桌酒席,完全是将他奉若上宾了。

    杰斯特端起酒就起身先敬叶乘风和沐无思一杯,叶乘风感觉这酒味道有些怪异,实在有些喝不惯,浅尝后就问杰斯特,找自己有什么事。

    没等杰斯特说话呢,沐无思就先和叶乘风说,你现在已经是以太会的总理事了,也就是外面所说的大元首,你手里掌握着以太会成立这么多年来的所有基金资源。

    杰斯特此时正看着叶乘风和沐无思,见叶乘风看向自己的时候,就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友好。

    沐无思则继续和叶乘风说,现在的摩加迪沙是什么情况,甚至整个索马里是什么情况,你应该也清楚。

    叶乘风听沐无思说到这里,还是不明白杰斯特和沐无思是何用意,他立刻和沐无思说,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就直接说吧。

    沐无思这时和杰斯特对视了一眼后,沐无思和叶乘风继续又说,索马里现在几乎是处于无政府状态,而杰斯特将军呢,目前是首都摩加迪沙最大的官方武装力量,这一点我希望你能先了解。

    叶乘风不禁多看了一眼杰斯特,没想到这个军官居然是将军?这意思他是掌握着摩加迪沙所有官方武装力量的?

    沐无思继续和叶乘风说,这么多年来,我们以太会是一直支持杰斯特将军的,每年都会资助他们扩充武装力量,所以我们以太会的总部才能长时间的不受骚扰。

    叶乘风听到这里才知道,为什么以太会的总部居然能在摩加迪沙这样的局势下还能相安无事,就和世外桃源一样。

    沐无思接着和叶乘风说,杰斯特将军接下来的目标是先清剿所有摩加迪沙的非官方武装力量,然后逐步是索马里全国。

    叶乘风不禁点了点头,和沐无思说,的确应该这样,虽然武力镇压看上去有点血腥残忍,但是为了索马里能够回复成正常的国家,这种手段是必须的,要想长治久安,就必须以暴制暴。

    杰斯特见叶乘风一直没吭声,这时说了几句话,立刻问沐无思,叶乘风说了些什么,等沐无思将叶乘风的话翻译给杰斯特听后,他立刻点头说了一堆话。

    沐无思给杰斯特翻译说,杰斯特将军说你说的没错,但是这种军事冲突是需要资金作为后盾的,整个摩加迪沙的经济系统近乎瘫痪,国家也根本没有什么财政收入。

    叶乘风顿时明白了杰斯特的意思,他不过就是想自己这个以太会新总理事上任后,能和沐无思一样继续支持他的政府军而已。

    想到这些,叶乘风立刻和沐无思以及杰斯特说,既然以太会有资助索马里政府军的传统,我当然也不会说什么,当然是一如既往的支持。

    沐无思将叶乘风的话翻译给杰斯特说后,杰斯特立刻又给叶乘风斟酒,敬叶乘风酒,真诚的向他道谢。

    杰特斯和叶乘风以及沐无思饮酒之后,放下酒杯,满脸都是愁云,完全没有任何开心的样子,他嘴里嘟囔了几句索马里的话。

    沐无思和叶乘风翻译说,杰斯特将军的意思是,只要我们以太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他们政府军,他敢保证能在三年之内清剿干净所有索马里的地方武装力量。

    叶乘风点了点头,诧异地问沐无思,既然他这么有把握,为什么还愁云满布?

    沐无思则和叶乘风说,杰斯特将军犯愁的不是如何清剿这些地方武装,而是一旦索马里的地方武装被全部清剿干净之后,索马里将何去何从?

    叶乘风闻言不禁也是一愕,这个问题对于自己来说有点大,自己并不是政客,所关心的层面也没有到如何去治理一个国家。

    不过叶乘风还是发表了意见,他和沐无思说,这有什么好担心的,等索马里武装力量统一后,杰斯特将军就等于是重新建国了,他出任索马里新国都的首位总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不是么?

    沐无思把叶乘风的话翻译给杰斯特听,杰斯特苦苦一笑,摇了摇头,和沐无思说了几句,沐无思翻译给叶乘风听,杰斯特将军的意思是,他只是一个军人,做军事领袖还勉强可以,但是国家领袖他万万不能做。

    叶乘风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了,不做国家领袖,那杰斯特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

    沐无思继续和叶乘风翻译着杰斯特的话,杰斯特将军说了,索马里之所以陷入今天的局面,就是应该军事力量太乱导致的,如果一旦全国统一后,还由军人当政,那索马里依然还是一个军政府,实质问题根本得不到解决,杰斯特将军说他也许是一个打仗的人才,但是绝对不是一个治国的人才,由他当政的话,实非索马里人民之福。

    叶乘风闻言不禁一阵沉默,他不得不多看杰斯特几眼,本来他根本没多注意这个摩加迪沙唯一的军事领袖,此时再看他,感觉他的身后都有光环了。

    一般情况下,叶乘风的理解是,杰斯特这么竭力的统一索马里全国,无非不就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但是这个杰斯特偏偏不愿意做国家领导人。

    这让叶乘风不禁响起了美国的开国功勋华盛顿,他也是打完仗后就放马南山,开始做自己逍遥的农场主去了,之后出任美国第一任总统,也是因为国内太需要安定和一个威望能镇住所有不安分因素的人。

    叶乘风不禁感觉这个杰斯特也颇有华盛顿的遗风,是一个实心为索马里人民着想的人。

    想到这里,叶乘风不禁问沐无思,那杰斯特将军的意思是什么,就算他不愿意当总统,全索马里这么多人,肯定也有政治人才吧,到时候选举一个不就得了。

    沐无思朝叶乘风一笑,这个谈何容易啊,索马里的乱局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了,常年的动乱,导致这个国家人口骤减,而且文盲率已经居世界之首了,就连杰斯特将军,他也不识字。

    叶乘风不禁也是一阵惆怅,索马里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是有点难搞,毕竟这么多年的动乱了,在这种国度里,只会出现想杰斯特,扎克这样的乱世英雄,哪里来的什么治世能臣?

    沐无思继续和叶乘风说,杰斯特将军本来的意思是,希望等索马里平定之后,我能出任索马里的首任总统,但是我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我根本等不到索马里平定了。

    叶乘风闻言心中一动,怔怔地看着沐无思,随即站起身来,朝沐无思说,你们不会是想让我来当索马里的总统吧?

    沐无思也站起身来,摁着叶乘风坐了下来,朝他一笑说,杰斯特将军就是这个意思,他说以以太会的能力和资金,完全能带领索马里人民奔上安定幸福之路。

    叶乘风立刻和沐无思说,我当这个以太会的总理事,都是被赶鸭子上架的,现在还想要我做索马里的总统,你们在开什么国际玩笑?你们哪只眼睛看我像是一国的领袖?更何况,我是中国人,我连索马里人说什么,我都一个字听不懂。

    沐无思立刻和叶乘风说,你也不要着急,杰斯特将军也没让你立刻出任,他收复索马里实地还要至少三年,难道你在这三年里就无所事事么?你也肯定会成长的,而且这三年你也可以考虑一下杰斯特将军的意思,三年后,你也许就不是现在这个意思了,到时候如果你还是不愿意出任的话,杰斯特将军也绝对不会勉强的,到时候再另选旁人就是了。

    叶乘风一阵沉吟,不自觉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酒水的怪异味道了。

    他这时见杰斯特正用期望的眼神看着自己,现在如果自己一口回绝他的话,估计会寒了他的心。

    更何况正如沐无思说的,自己有三年时间考虑呢,说不定在这三年时间内,杰斯特在索马里国内就发现了什么治国人才,到时候就算自己原来来,人家也未必肯要呢。

    想到这里,叶乘风和沐无思说,我只能说我考虑考虑,一切还是等杰斯特将军平定索马里再说吧。

    沐无思将叶乘风的话翻译给杰斯特听,杰斯特闻言立刻开心的举杯与叶乘风碰杯。

    叶乘风又喝了一杯后,问沐无思说,“现在以太会总部被炸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沐无思则和叶乘风说,现在你是负责人,你说了算,等吃完这顿饭,我可就要离开这里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