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围堵

    西装男一番对金钱的概念,搞的叶乘风觉得好像人生在世,就应该这么花钱一样,一个人的钱在除去保障自己的基本生活。

    或者改善自己的生活之后,每一分钱都是多余了,而这些钱,只有在用的时候才是钱,不用它,它就是一串没有任何意义的数字符号而已。

    西装男没等叶乘风反应过来,立刻就和一旁的沙玛阿依说,“阿依,以后叶先生将是你的新老板,以后你有任何问题都和他汇报!”

    叶乘风刚要说话,沙玛阿依立刻朝叶乘风鞠躬说,“老板,我是沙玛阿依,以后将是您在以太会的贴身秘书兼助理,您有任何工作甚至是私人生活上的需要,都可以随时二十四小时找我!”

    西装男也拍了拍叶乘风的肩膀说,“沙玛阿依也精通多国语言,而且精通经融、管理等学术,而且她已经在以太会工作六年了,对于以太会的一切业务都非常的熟悉,可以帮助你尽快上手一切关于以太会的业务!”

    叶乘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西装男坐回了办公椅上,长叹了一口气后,和叶乘风说,“这些年我很累,而且精力越来越跟不上了,我这辈子,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以太会了,接下来的一两年时间,我想为自己做点事,我不想走的时候留有遗憾!”

    叶乘风立刻和西装男说,我刚才看见你咳出血来了,是不是您身体有什么问题,这种情况下,我看你还是戒烟吧。

    西装男笑着摇了摇头,又点上了一根烟,和叶乘风说,已经没有用了,我已经是肺癌晚期了,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了,医生也和我说过,只要我戒烟,再接受化疗的话,还能多活几个月甚至一年。

    没等叶乘风说什么,西装男立刻又说,我本可以这么选择,但是这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如果我选择戒烟化疗的话,那么我接下来的时间都将在病床上度过了,如果能治好,也就罢了,但是仅仅是延续了几个月的生命而已,而这种在病床上苟且的生命又有什么意思?我还不如,乘着这段时间,做点有意义的事不是更好?

    叶乘风一阵唏嘘,他没想到西装男会这么看的开,一般情况下,求生是人性的本能,一般人一旦有了一丝能活下去的希望,都要尽万分的努力。

    他不敢保证自己如果到了这一天的时候,会作出什么样的抉择,唯一能肯定的是,自己绝对不会像西装男这么潇洒。

    西装男这时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几件东西,又从一侧拿出了一个箱子,将自己的东西放进去,随即和叶乘风以及沙玛阿依说,“这里以后就交给你们了!”

    叶乘风连忙和西装男说,“你这就准备走,是要去哪?羊老三还想着要杀你呢,你就这么走了,岂不是一点保护措施都没有?”

    西装男神秘的一笑,拍了拍叶乘风的肩膀说,“你误会了,羊老三不是要杀我,他要杀的是以太会的大元首,而现在,我什么都不是,以太会的大元首是你!所以,他要杀的也许是你,你要小心才对,更何况,我本就是一个将死之人,死于癌症还是死于枪子,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叶乘风闻言心下不禁一动,但还是有些不放心西装男,“我看还是让专人送你走吧,这样比较好!”

    西装男和叶乘风说,你放心吧,虽然我不怕死,但是也没傻到明知道会死,还要去送死的程度上,我已经做好了妥善的安排。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塞到叶乘风的口袋里,“这是我的卫星电话号码,以后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拨打这个电话给我,当然了,是在我还活着的情况下!”

    西装男说着笑了笑,一个能拿自己的生死开玩笑的人,显然是真的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他说着又走到沙玛阿依的面前,伸手和沙玛阿依拥抱了一下,用手拍了拍她的后背,“以后以太会就靠你们了!”

    沙玛阿依并没有显得格外的沮丧,甚至脸上一点悲伤都没有,依然还是一副冷静的模样,等西装男松开了手,这才和他说,我尊重您选择的自己最后的生活,祝你愉快!

    西装男点了点头,这才走到办公室的门口打开了门,而门外正站着刚才进来的几个人,他们好像都在等着西装男出来。

    西装男走出去一一和这些自己的老同事拥抱告别,没有人显得沮丧或者悲伤,他们都和沙玛阿依一样冷静,只是稍微有一些不舍之情。

    这个时候,叶乘风才明白,并不是沙玛阿依冷血无情,而是他们很可能早就知道了西装男的身体是这种情况,而且一直都在找接班人,现在已经找到了。

    而西装男可以在人生的最后阶段,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不为任何人,只是为了自己,他们不应该伤心,应该为他高兴才对。

    其实叶乘风如果往深层去想,这些人能在摩加迪沙这种地方做这种事,本身就已经不是非常人了,他们都有了一种刚毅的性格,或者说是被磨练成了刚毅的性格。

    西装男和最后一个人拥抱后,这才朝着大家一笑,挥了挥手用英语说了一句拜拜,这句最简单的英文,相信在场无论是什么皮肤,什么种族的人几乎都能听懂。

    最后西装男看向叶乘风,和他郑重的说,“我相信你能做的比我更好,你也要相信自己的能力!”

    他说着又和其他人说,“以后叶先生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你们要向支持我一样支持他,以太会会在你们的手里发扬光大,拜拜!”

    正说着呢,这时就听外面传来了一声枪响,听枪声应该就是在附近,一个黑人立刻走到窗口看了一眼,随即朝西装男说了一句什么。

    叶乘风没听懂,立刻也走到了窗口,一看之下,心中顿时一凛,只见围墙之外,有六七辆军用卡车,车上满是荷枪实弹的黑人,将这座建筑团团围住了。

    他从众多车辆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露天的驾驶室里,正是羊老三。

    羊老三从车上下来后,和身边一个穿着神色迷彩服的黑人说了一句什么,那黑人立刻朝着身后的武装人员大声吆喝着。

    车上顿时下来了上百号人,所有人都将武器上膛,有两个黑人拿着几枪走到了铁门前,先是用手拍门,后又用脚踹门,最后又用枪托开始砸门。

    叶乘风立刻和西装男说,是羊老三带人来了,显然他是知道我们任务失败,所以才带人来了。

    西装男站在窗口看了一眼后,回头和叶乘风说,现在你是这里的主人,接下来该怎么办,完全听你的。

    他说着还和叶乘风说,我们这里有一些武器设施,让扎克和你介绍一下。

    这时一个黑人过来和叶乘风介绍建筑里的武器设置,叶乘风认出了这个扎克就是带领自己和高鹏志进来喝水的那个黑人。

    叶乘风完全听不懂扎克在说什么,一侧的沙玛阿依给叶乘风翻译,说三楼四个窗口都有重机枪,武器库在地下库,里面有各式的火器。

    叶乘风立刻让沙玛阿依和扎克说,现在重要的不是武器,而是建筑里有多少武装人员,外面起码有一百人,我们即便是守方,起码也要有二十个武装人员才行。

    扎克立刻和叶乘风说,这里有一个三十人的护卫队,随时听后调令。

    叶乘风立刻先让三楼窗口的机枪手准备,其他人全面武装,护卫在一楼的大门口。

    扎克立刻下楼去调遣护卫队,没一会上来四个黑人,立刻跑到窗口,开始架好机枪,枪口全部对准大门口。

    叶乘风和西装男站在窗口,见门外的黑人没有罢休的意思,还是在不停的砸门。

    羊老三此时正双手叉腰,抬头看向三楼这边的窗口,脸色很是冷静。

    叶乘风立刻让沙玛阿依吩咐几个枪手,先对门外砸门的人进行枪击警告。

    几个机枪手立刻对着门口附近的空地进行扫射,突突突声响,门口几个砸门的黑人立刻吓的往后退去。

    不过枪声一停,门外的黑人首领,立刻大叫大囔,朝着黑人手下一阵呼喝。

    立刻有两个黑人上了一辆军用吉普车,立刻脚踩油门,朝着铁门这边冲了过来,砰的一声撞在铁门上。

    叶乘风这次则让机枪手直接对着吉普车扫射,还让沙玛阿依问四个机枪手里谁的枪法最好,让他对着吉普车的油箱射击。

    一阵枪响后,吉普车的油箱立刻被打穿了,油哗哗的往外流,又是一阵枪响,立刻的油立刻起火了,和火龙一般朝吉普车上蹿。

    车上两人见状,吓的立刻从车上下来,两人刚跳下车,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吉普车立刻变成的废铁,不过吉普车的冲击力也把铁门被炸开了。

    黑人首领见状,立刻大喝了一声,外面一百多个武装人员立刻开始朝大门口冲了过来,一个个嘴里都喊着叶乘风听不懂的非洲语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