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天生一对

    南方坐下后,全场已经安静了下来,台下灯光暗去,一刀束光灯照到台上的南泰身上。

    南泰此时正站在主席台前,对着麦克风开始说着南泰集团年会的开场致辞,台下所有人一片安静。

    不少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南泰,毕竟作为全省首富的南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传奇。

    一来作为全省首富,南泰才四十出头,和一些企业家相比,他还很年经。

    二来现在的社会已经不是七八十年代的时候,那会刚改革开放,遍地是机会。

    南泰从一个工地的建筑工人,成为现在全省最大的建筑地产公司的总裁,这就是一个传说。

    三来就是南泰坐拥亿万身价,长相英俊儒雅,居然还没有娶老婆,这是很多名媛乃至不少大家族的千金小姐所迷恋的。

    老头这时不禁点了点头,由衷的赞道,南泰这小子真是不错,想想自己四十出头的时候,还不知道在做什么呢。

    叶乘风和李天峰以及周安山三个小伙子闻言都是略有所思,他们虽然都才二十多岁,但是四十岁看上去也不是很远,然而他们和南泰想必,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南方也是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己的大哥,台上的南泰这时正在说,“我一直认为我是幸运的,在我无家可归的时候,遇到了爷爷奶奶和我妹妹南方!”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南方这边,都是一脸的惊讶,看样子南泰也是第一次在公众场合说自己和南方不是亲兄妹。

    周安山更是一脸诧异地看着南方,“南方,你哥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在无家可归的时候遇上了你?你们不是……”

    李天峰立刻用脚踢了一下周安山,周安山似乎也意识到说错话了,立刻笑了笑说,“南方,你今天这套晚礼服真漂亮!”

    南方和周安山笑了笑说,没什么,这件事其实是我要我哥公开的,省的那些记者媒体整天要挖我们兄妹的过去,与其让他们捕风捉影,不如自己说出来呢。

    老太太握了握南方的手,满眼是泪,虽然和南方兄妹不是直系亲属,但是自从收留这兄妹之后,就一直当成自己的孙子孙女了。

    而这些年来这两兄妹一直都在忙自己的事业,很少去看他们老夫妻了,南方还能在节假日过去看看,南泰近年来都几乎看不到了,没想到今天在公众场合,南泰居然还记得当年的事情,说明南泰不忘本。

    南泰在台上这时说,南泰之所以能成立,除了他一干创业的朋友和同事之外,最要感谢的就是他的爷爷奶奶和妹妹。

    说着南泰便将手伸向南方这一桌,束光灯立刻朝着这边照了过来,南泰请三人上台。

    老头老太太见束光灯照来,有些慌神了,连忙站起身来不知所措,南方则挽着两人的胳膊朝台上走去。

    等南方和爷爷奶奶上台后,李天峰才朝叶乘风说,这不是你爷爷奶奶么?还是说,是你爷爷奶奶当年收留了南方兄妹?

    叶乘风没说话,他当然不想告诉李天峰,自己叫老头老太太爷爷奶奶是随南方的,估计他听了这话要嫉妒死。

    等三人上台后,南泰一一给了三人各自一个拥抱后,服务员端来酒杯,台上四人都拿上一杯,南泰率先举杯朝台下众人说干杯。

    台下所有人都端着酒杯起身,和南泰喝了一杯后,南泰说今晚是南泰集团周年舞会,大家尽情跳舞吧!

    南泰说着将手伸向南方,邀请她跳第一支舞,南方优雅的将手搭在了南泰的手上,和他一起走下舞池。

    此时大厅里音乐响起,灯光打在了中间的无耻上,在灯光的照耀下,南泰就像是一个儒雅的国王,而南方则像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一样。

    台下不少人都被舞池中间的男女所吸引了,男人清一色地看向南方,她就是就像是一个偏偏起舞的九天玄女,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而女人则都是看向南泰,南泰此时就像是一个英国的王孙贵族,一举手不太足都透入出一股绅士风度,显得那样的儒雅温和。

    不少人感叹,这对兄妹简直就是羡煞旁人了,要钱有钱,要样貌有样貌,好像上帝的不公在这一刻被展现的淋漓尽致了。

    但是他们很少有人想到,当年两兄妹流过街头的时候,连续一个月多没有一天吃上饱饭,大冬天的还穿着秋季的衣服的时候。

    这时台上的老头看着有些按耐不住的朝老太太伸出了手,邀请老太太共舞一曲,老太太会心一笑,将手搭在了他的手上。

    等老头老太太也进入舞池后没多久,其他宾客也纷纷邀请自己的舞伴进入舞池。

    叶乘风和周安山、李天峰三人则坐在原位未动,周安山不禁看了一眼李天峰,“你怎么不带一个舞伴来,也省的在这做冷板凳了!”

    李天峰也朝周安山一声冷笑,“还好意思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没带舞伴么?是想着请南方跳舞呢吧?”

    周安山也是冷哼一声,这时几个女人走来,主要邀请李天峰和周安山跳舞。

    李天峰完全就当没听到,端着酒杯和叶乘风喝酒,周安山则先看了看舞池中间的南方,想着还是和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携手进了舞池。

    等周安山走后,李天峰不齿的说了一句,饥不择食的家伙。

    叶乘风却和李天峰笑着说,周安山那可不是饥不择食,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李天峰先没明白叶乘风的意思,看向舞池后见周安山正搂着舞伴,想方设法的往南方那边靠呢,这才明白了叶乘风的意思。

    他转头朝叶乘风说你怎么也不带个舞伴?不会也是想着和南方共舞吧?

    叶乘风笑着和李天峰说,我是临时来的,根本就想过舞伴的事。

    正说着呢,这时舞池里的南方身边多了一个男人,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南泰立刻和南方说了一声抱歉,说自己要去接一个重要电话,让她另寻舞伴。

    周安山一直搂着舞伴围着南方兄妹,这时见南泰有事走了,立刻就要过去邀请南方跳舞,不想身边的舞伴却牢牢的搂住他的肩膀。

    南方这时也看到了周安山,朝着他礼貌的一笑,便走出了舞池,周安山一脸焦急的看着南方走远。

    叶乘风和李天峰这时正在扯淡呢,南方走了过来问,“你们怎么不去跳舞?”

    李天峰闻言立刻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冠,准备说自己就是在等你,想邀请你共舞一曲呢。

    不想他刚站起身,南方就朝没什么动静的叶乘风说,“请你来不是坐着喝酒的,走,陪我跳舞去!”

    叶乘风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不太会跳舞,别踩着你的脚!”

    李天峰在一旁心中偷乐,这货居然不会跳舞,这不是便宜老子了么?

    没想到南方这时却说,“谁天生就会?你以后这种场合肯定也会经常参加,来,我教你跳!”

    叶乘风没有说话,这时看了一眼站在南方一侧的李天峰,见他满是嫉妒之色。

    而南方则是看着叶乘风,等着他起身呢。

    叶乘风无法,只好起身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也不知道这话是说给南方听的,还是李天峰听的。

    李天峰一脸嫉妒加失望地坐在一边,看着叶乘风和南方去了舞池,这时一个服务员端着酒水走过,他立刻端来一杯酒,一口喝干后,又换了一杯满的。

    他正闷闷不乐地看着舞池中间叶乘风正和南方在一起跳舞呢,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呢?”

    李天峰回头一看,脸色顿时一动,站在他身后的居然是曹志华,他此时也正端着一个酒杯,朝自己邪笑着。

    他自从昨晚在酒吧遇到王公子那事,觉得这个曹志华和王公子就是一伙的,打心底最这种人有排斥。

    不过李天峰又想,这个场合这个曹志华应该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吧,想着冷哼一声,“我和你很熟么?”

    曹志华却端着酒坐在了李天峰的一侧,“昨晚的事我也听说了,其实我和王富春也不是很熟,他做的事和我可没关系啊!”

    李天峰心中暗道,得了吧,周安山都说了,你这货挖了周安山的女朋友不说,还把人家女朋友带着吸毒了,还敢说和王富春没关系?

    曹志华也不在乎李天峰相信不相信自己的话,这时眼睛也看向了舞池中间,嘴里却在和李天峰说,“南方小姐可真是动人啊!”

    李天峰立刻朝曹志华说,“我警告你,可别打南方的主意,不然我绝对饶不了你!”

    曹志华却笑了笑说,“放心吧,我对南方这样的女强人不感兴趣,我还是喜欢比较温顺的!”

    他说着看向李天峰,“我倒是觉得南方小姐和李公子你才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李天峰冷哼一声,装作不搭理曹志华,不过心里却在暗爽。

    又听曹志华说,“李公子,我倒是有办法,帮你泡到南方,关键是你想不想!”

    李天峰想的就差头发都要白了,但是表面却一脸无所谓。

    曹志华见状起身说,算了,看来你对南方小姐没什么意思,我看周公子好像更有意思,我找他聊聊。

    李天峰见曹志华说完还真要走了,立刻说,“你先说说你的办法再说!”

    曹志华嘴角露出一丝邪笑,立刻又回头坐到李天峰一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